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105章:慕晴自杀

马上距离程海安的‘唇’只有几公分的时候,啪嗒一声,房间的灯,瞬间亮了起来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程海安跟陆一琛面面相觑。

原因是,程海安不小心碰到墙壁上的灯开关,所以……

“那个,既然没事儿的话,出去吃饭吧,他们肯定在外面等急了!”程海安说,不等陆一琛在开头,便侧身走了出去。

陆一琛站在那里,忽然就很恼怒,他怎么就将她抵在墙上了呢?要是压在‘床’上该有多好!

这么想着,他也懊恼的走了出去。

外面,程海安已经落座,准备吃饭了,却连看也不看陆一琛一眼。

陆一琛白她一眼,怀疑,刚才这个‘女’人就是故意的。

这时,宫悦看着陆一琛,“爹地,吃饭了!”

“嗯!”陆一琛应了一声,也走过去,坐在程海安的身边,程海安当他不存在,却连看也不看一眼。

宫曜端上来最后一道菜,坐在他们的对面,他能感觉的到,妈咪进‘门’之前跟现在,判若两人,看的出来,妈咪此时已经恢复了状态。

也不知道爹地跟妈咪说了什么?

不过看来,能治愈妈咪的,也只有爹地了,果然,他们才是最般配的。

这么想着,宫曜的心情瞬间也好了起来。

“吃饭,吃饭!”宫曜说。

他们也都没再说什么,开始吃东西。

陆一琛起身,“我去洗洗手!”说完,直接朝洗手间走去了。

程海安看着陆一琛,他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,那样习惯,自然。

程海安不由的蹙起了眉头。

“他怎么对我们家里这么熟?”程海安看着宫曜问。

此话一说出,宫曜一怔,“有吗?”

“有!”

“我……我也不太清楚!”说完,垂眸,赶紧吃东西,他什么都不知道,什么都不知道。

可越是这样,程海安就越是有问题。

刚好陆一琛洗手出来,落座,程海安趁机看着他,“陆总,你好像对我家里很熟悉一样!”能准确无误的拉住她回房间,能准确无误的找到厨房,初到的人不应该四处张望一下吗,可陆总完全没有,那熟悉的,就跟在自己家似得。

她的话刚说完,陆一琛便知道她什么意思了,“是啊,住了几天,自然熟了!”

陆一琛的话一说完,这次换宫曜无语了。

他垂着眸,一副懊恼的样子,都跟爹地说过了,不要说,不要说,可他还是说了。

陆一琛是故意的。

他这是要宣布主权!

程海安别想再把他推出去。

程海安脸上的笑容,也是说不出的诡异,视线看向宫曜,“宝贝,你好样的……”

宫曜低着头吃东西,什么也没看到,什么也没听到……

“程海安,是你说过,如果我想见他们,可以随时来,随时带走!”陆一琛看着她说,这‘女’人的表情是几个意思,嫌弃他?

“是啊,我说过,我到现在也没否认啊,但是陆先森,我可没说过让你住在这里!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!”

“那如果我晚上也想看见他们呢?”

“那你就带走!”

“两个人都带走吗?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她不放心。

陆一琛就知道。

“所以,我住在这里,也是方便你我!”陆一琛笑着说。

程海安白了他一眼,这个男人绝对是故意的,不过他说的也不道理,为了安心,他来就来吧。

这个话题也没再深究下去。

看着程海安沉默,陆一琛就知道自己目的得逞,跟宫曜看了一眼,似乎在说,看到没,搞定了。

宫曜暗暗的给伸了一个大拇指。

能治的了妈咪的,看来也只有爹地啊。

……

而另一边。

已经是夜晚,慕晴从医院出来之后,一直沿着路走,不知不觉,到了海边。

刚流产的她,脸‘色’苍白到吓人,不过那一头的长发披在身后,却给她增添了一份病态美。

她还是穿着医院的病服,就那样出来的。

站在海边,她一脸的绝望,家里被封,父母被双规,只剩下她一个,无处可去,就连那未婚夫,却也是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别人……

想到这里,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。

她已经绝望到没有任何的感觉。

她很程海安,恨陆一琛。

恨所有的人……

可是,她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!!!

脚步,慢慢的往前走,晚上,有些风,海水涨‘潮’,一‘波’一‘波’的朝她袭来,很快就将她半个身子淹了,她还是往里走,很快,海水将她整个人淹没……

因为是晚上,海边根本就没有人,也没有人看到这一幕,很快,她便消失在海里……

……

慕晴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似乎从医院出去那天之后,就再也没有过。

陆一琛让人找过,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消息,索‘性’也没有再找了。

一切,生活到了正规。

慕天青夫‘妇’经过彻查,属实,已经正式被判刑。

而程海安则是安心的在家里养伤,宫曜跟宫悦说了,伤不好,不能去公司,而陆一琛也很同意,然而还能休息,工资还照发,不休息是傻子。

程海安当然很享受了。

每天睡到自然醒,醒了就有宫曜做好现成吃的,日子好不逍遥。

这天,她正在家里看电视的时候,却接到一个电话。

因为之前手机丢失原因,很多号码都没有了,来电也没显示,她直接接了。

“喂,海安,是我!”

程海安一时没听出来是谁,“不好意思,你哪位?”

“我是陆梓煜,你没我的号了?”

一听是陆梓煜,程海安这才恍然大悟,“学长?”

“不是,主要是之前手机丢失,不见了,刚补办的号,所以……”

原来是这样。

陆梓煜刚才心都差点凉半截。

“没事儿,我刚从外面出差回来,听说你出事儿了,怎么样,你没事儿吧?!”陆梓煜问。

“哦,我没事儿,只是一点小意思!”

“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,我可以上去么?”

呃?

程海安怔了一下。

“楼下?”程海安朝阳台走去,果然,楼下夏梓煜就站在那里。

“嗯!”

“学长,你上来吧!”

“好!”

说完之后,就挂断电话,陆梓煜朝楼上走了上去,‘门’铃一向,‘门’就被打开了。

程海安看着他微笑,“学长!”

在看到程海安的时候,陆梓煜还是免不了惊讶了一下,见过多少名媛美‘女’,但是像程海安这样不化妆还让人感觉到惊讶和舒服的,却只有她一个人。

“这个是给你的!”陆梓煜带着一束鲜‘花’还有水果。

“谢谢!”程海安笑着,邀请他走了进去。

“我去了医院,可他们已经说你出院了,没办法,我才过来,没打扰到你吧?”陆梓煜问。

程海安摇头,“没有,学长,你随便坐,要喝点什么吗?”

“不用了,你还受着伤,过来休息!”陆梓煜说。

话虽然这么说,程海安还是端了一杯咖啡走了过去。

“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!”程海安笑着说,坐在了她的对面。

“怎么好好的会受伤?检查好了没?要不要再去检查一下?”陆梓煜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,那担心的样子,让程海安怔了一下。

“我已经没事儿了,再休息几天就可以上班了!”程海安尴尬的笑着。

陆梓煜似乎意识到自己有些‘激’动,沉浸了一下,“那好好的怎么会受伤?”

“应该是遇到抢劫的了……”

“抢劫?”陆梓煜又皱起眉头,“那你……除了受伤,别的地方还有问题吗?”陆梓煜不知道该怎么问,生怕程海安吃一点的亏。

“没有,只是受了一点轻伤!”程海安淡定的说。

盯着她看了半天,看不出异样,陆梓煜这才放下心来,“有没有报警?”

“嗯,报了!”

陆梓煜点头,看着她,再三犹豫,“海安,其实……”

当陆梓煜要说什么的时候,啪嗒一声,‘门’被打开了。

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侧卧的‘门’口,正对着客厅‘门’口。

宫悦捧着一个娃娃熊,‘揉’着朦胧的双眼出现在‘门’口,然后懒懒的叫了一声,“妈咪!”

那样子,像是刚睡醒似得。

“妈咪?”陆梓煜怔住了。

看到这里还有另一个人,而且还是一个小‘女’孩,最重要的还是叫程海安叫妈咪,他脑子已经转不过来了。

“她……”陆梓煜看着宫悦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此时此刻,宫悦已经朝程海安走去了,看着家里还有外人,便眨着一张萌死人不偿命的脸看着陆梓煜,“妈咪,有客人哦,这位是?”

“叫叔叔!”

“叔叔好!”宫悦看着陆梓煜微笑,那跟程海安如出一辙的微笑,让陆梓煜当场怔住了。

这,到底怎么回事儿?

看着程海安,久久不知道该说什么,“她是你……”

“哦,这个是我‘女’儿,宫悦!”程海安淡定的说,嘴角带着一抹微笑,对于陆梓煜的反应,丝毫不介意。

宫曜跟宫悦是上天赐予她最好的礼物。

‘女’儿?

虽然已经从宫悦的口中听到她叫程海安妈咪了,可是他还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情。

“领养的?”他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问。

因为在心底,他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