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100章:陆总被耍了

‘门’被打开,宫曜跟宫悦看着他,“爹地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陆一琛有些懊恼自己刚才有些太兴奋,更不知道该怎么跟他们解释,索‘性’什么都没有说,直接去找医生了……

而宫曜跟宫悦却推‘门’走了进去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于是,陆一琛聪明找医生回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幕。

程海安坐在‘床’上吃苹果,而宫曜跟宫悦则是围着她在说什么。

在看到这一幕,陆一琛的脑子短路了三秒钟,随后他知道,他被骗了!

“陆总,怎么了?”医生看着他问,慌慌张张的把他叫来,好像没什么事情啊。

陆一琛咬牙,绷着自己的情绪,随后他扭过头看着医生,“没什么事情了!”

医生的眼神在他们之间徘徊,程海安坐在那里一脸幸灾乐祸的微笑,最终医生尴尬的点点头,“那好,如果陆总有什么事情再叫我!”说完,医生走了出去。

医生一走,程海安便看着陆一琛,给了一个大大的笑脸。

那样子似乎在说,看到没,上当了吧!

陆一琛无奈,慢慢的走过去,纵然有气,但是对着宫曜跟宫悦不好发作。

只能自己忍了这口气,但是陆一琛绝对不是光忍不发作的人,等没人的时候再说。

“陆先森,你叫医生来干什么啊?”程海安看着他问,看着他这种有苦说不出的感觉,就爽的想尖叫。

陆一琛却给他一记警告的笑,“没什么,闲了!”

程海安抿着嘴偷笑,陆一琛被耍了,这种感觉还是很不错的!

宫曜也差不多猜到什么了,然后默默的垂下了头,妈咪跟爹地天天这样针锋相对,酱紫真的好吗?

这时,陆一琛看着宫曜跟宫悦,“走吧,我送你们回去!”

“可妈咪呢?”

“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待着吧!”

程海安白他一眼,她也心疼这两个孩子,一直在医院里陪着她,开口,“对啊,你们回去,你们不在这里,我反而能睡着!”

“是啊,所以别打扰你们妈咪好好休息了,走吧!”

听到程海安这么说,宫曜跟宫悦这才点了点头,“妈咪,那我明天再来看你!”

“好!

“我明天给你带衣服来!”

“我给你煲汤!”

这两只一直在程海安耳边说,就是为了让程海安在这孤独的夜里不那么孤独。

程海安点头,宫曜跟宫悦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。

他们一走,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,程海安其实没有睡意,坐在‘床’上开始思考这两天发生的事情……

……

而另一边。

陆家。

慕晴一觉睡到晚上,直到有人过来叫她下去吃饭,她这才走了下去。

陆家人不多,老大陆少言慕晴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人,但是从没见过,陆一琛也没在,只有陆少群,还有一个孩子,陆池。

慕晴下来,看着他们,“一琛不回来吗?”

“没有,先吃饭吧!”宫爱琳说。

慕晴也没再多问,坐了过去。

陆少群看着慕晴,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,“你放心,他不到周五是不回来的!”

周五是陆家聚餐日,其实也不过是宫爱琳发动的,只是想借机会套取消息而已,久而久之就这样了。

听到陆少群的话,慕晴也没多想,点了点头。

“听说你爸被双/规了?”陆少群一边吃一边问,只要想到这个‘女’人要跟陆一琛结婚,他一而不会好脸‘色’相对。

听到这话,慕晴的脸‘色’变了下,吃着东西也怔住了,抬眸看和陆少群,他却是一脸的得瑟。

宫爱琳却开口,“说什么呢你,赶紧吃饭!”

宫爱琳极少训斥陆少群,被她这么一训斥,陆少群也没再说什么,继续埋头吃饭。

宫爱琳看着慕晴,“少群不懂事,你别多想!”

慕晴摇摇头,勉强的笑了笑,此时此刻想到一个词汇,寄人篱下。

原来竟然是这种滋味。

她默默的吃着饭,也不说话,宫爱琳趁机瞪了陆少群一眼,陆少群跟没看到似得,该怎么吃怎么吃。

最后吃了一通后,“我回房间了!”说完,直接走了。

宫爱琳看着慕晴,“多吃点!”

“嗯!”慕晴点了点头。

吃过饭后,慕晴便上楼去休息了。

她洗完澡,刚要睡觉的时候,‘门’却被敲响了。

慕晴去开‘门’,然而看到佣人站在‘门’口,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慕小姐,这个是牛‘奶’,有助睡眠的,你喝完再睡!”佣人说。

慕晴看着那牛‘奶’,笑着接过,“谢谢!”

可佣人并没有要走的意思,慕晴看着她,“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慕小姐把牛‘奶’喝了,我好把杯子拿下去洗了!”佣人说。

听到这个,慕晴点了点头,“哦,好!”说着,她昂起头喝了一大半。

看着她喝了,佣人的神‘色’才稍稍放松了一点。

“谢谢!”慕晴把杯子递给了她的,道谢。

懂的寄人篱下,慕晴也收敛起不少平日里大小姐的嚣张。

“不客气,应该的!”佣人说,然后那住杯子后,便出去了。

慕晴也没多想,关上‘门’去休息了。

而外面,佣人刚下去,宫爱琳站在那边等着,“怎么样?她喝了吗?”

看到宫爱琳,佣人身子微微低了点,“喝了,我亲眼看着她喝下去的!”

听到这个,宫爱琳的脸‘色’才稍稍缓和一点,“好了,很晚了,你也早点去休息吧!”说完,宫爱琳直接回房间去了。

另一边。

慕晴坐在‘床’上,却怎么也睡不着,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慕天青进去,就连她的母亲都被牵扯进去,带走了,她找了很久的关系才知道,如果慕天青能一力承担下来,那么母亲很快就会出来。

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,她又怎么会不担心。

她很想知道,他们在里面怎么样了。

看着手机,她想着给陆一琛打个电话,可是又不知道该不该打。

犹豫了许久,还是决定打一个。

抱着期待的心拨了出去,可那边却传来的是,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……

慕晴有些失望。

她并不确定陆一琛会不会帮他们,按照他说的,这件事情是很不简单,但是她还是相信陆一琛是有点办法的。

她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,期待着。

现在除了陆一琛之外,她已经没有人可以依靠了。

这么想着,抱着这样的想法,入睡了。

……

翌日。

程海安一觉睡醒之后,却吓了一跳。

因为,陆一琛就在她的面前。

他,他不是送宫曜跟宫悦回去了吗?怎么会在这里?

似乎察觉到动静,陆一琛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“你醒了?”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程海安反问。

“怎么,我不能在这里?”陆一琛很快清醒过来了,纵然刚睡醒的他,有些慵懒的气息,但更为他增添了一分邪魅。

程海安四周观察了一番,只有他自己。

“那两只呢?”程海安问。

也只有程海安才会称呼自己的孩子为“那两只”。

不过陆一琛也习惯了,开口,“在家里睡觉!”

“那你昨天走了之后,又回来的?”程海安问她昨天睡的不算太晚,可陆一琛什么时候来的,她却一点都没有察觉到。

难道是他送那两只回去之后又特意赶来的?

想到这里,她的心里竟然升起一股怪怪的感觉。

“不然呢?”陆一琛反问。

不然呢……

还真是。

程海安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“怎么?感动了?”陆一琛邪魅的望着她。

程海安白他一眼,刚才一丝丝的感动被他这眼神就消灭完毕了。

“陆总,我有话跟你说!”程海安看着他开口,刚好宫曜跟宫悦不在,她有机会可以说。

“说!”陆一琛挑眉。

程海安想了想开口,开口,“虽然你是宫曜跟宫悦的爹地,你们也相认了,但是我们还是觉得,保持目前的状况最好!”

“保持目前的状况?什么意思?”陆一琛蹙眉,她这话什么意思!

“意思就是,你是他们的爹地没错,但是你有你的生活,我们也有我们的生活,所以我们的生活还是保持原来的样子,保持不变!”程海安解释着说道。

陆一琛皱眉,保持不变?

不知为何,心里十分抵触,直接爽出一句话,“不行!”他反对。

宫曜跟宫悦是他的孩子,这是他感觉这辈子感觉最有意义的事情,如果保持不变,那跟之前有什么区别?

何况,他已经跟儿子错过了这么多年,不想未来也这么度过!

“为什么?”程海安问。

“没有为什么!”陆一琛直接说。

原本未来的生活他都设定好了,是因为他们的出现,才改变了这一切,现在又要保持原样,绝对不可能!

看着陆一琛,程海安大概也猜到了他的想法。

“陆总,他们是你的孩子,我无可否之,你想跟他拉近关系,可以随时带他出去玩,我也没意见,但是我并不想让外界人知道他们是你的孩子!”程海安说,如果外人一旦知道,他们的生活将永无宁日,她并不想这样。

听到这个,陆一琛蹙了下眉头。

对于这件事情,他也很矛盾,虽然他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有儿子有‘女’儿,但是却又不敢,最起码,现在不能。

如果让别人知道,这对宫曜跟宫悦来说,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