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99章:程海安的不满

人说,‘女’人最美的时候,是在发出内心微笑的时候,这话一点也不假,看着程海安的笑,放佛感觉时间都安静了一样。

陆一琛嘴角也慢慢扬起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。

端起面前的水喝了一口,他忽然有些贪恋起这样的日子来,看着面前打闹的两只,还有身边安静坐着的人,这一切,都是陆一琛从来不敢想象的画面,而如今,却在他面前真实上演……

他多希望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刻!

陆一琛,能有今天,你知足吧!

有个声音在心底叫嚣。

只是,人都是不知足的,当然也包括陆一琛,他甚至萌生了一种要跟他们在一起一辈子的想法。

只是,会有这样的机会吗?

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,那么他一定不踏上那条路,一条走上就无法回头的路……

这时,宫悦看着陆一琛,眼睛发亮,“爹地,你在想什么啊?”

陆一琛回神,看着她微笑,“没什么!”

这时,程海安侧头看了他一眼,陆一琛安静的时候,其实也‘挺’讨喜的。

其实,不止是陆一琛,就连程海安都觉得岁月静好,嘴角微微上扬着。

“对了,我出事儿的消息,公司的人不知道吧?”程海安问。

陆一琛摇摇头,“我不知道!”

程海安蹙眉。

“我这几天没怎么去公司,今天去了,开完会就直接过来了,所以不知道!”陆一琛说。

他这潜意识也是在说,看,程海安,我多担心你。

不过程海安却没有往那边想。

她这两天没上班,手机也丢了,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找她。

哎,她要赶紧买个手机才行。

正在她想着的时候,服务眼推着小车走了过来,开始上餐。

果然是吃大餐,整整点了一桌子的东西。

还有一碗粥。

粥却被端到了程海安的面前。

“这……什么意思?”程海安问。

“你吃这个!”陆一琛淡定如斯的开口。

程海安看着面前的粥,“为什么?”

“这些食物对你伤口愈合不好,甚至会引发炎症,所以你还是吃这个吧!”陆一琛说,那表情,完全是为了程海安好。

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,程海安一定不会来。

就连宫曜都附和,“对啊妈咪,陆先森说的没错,你就喝粥吧,别让伤口更严重了!”

“爹地好贴心哦!”宫悦在一边少‘女’心的开口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她的表情,应该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

所以,接下来的一幕是,陆一琛带着宫曜跟宫悦大吃大喝,而程海安只能可怜兮兮的捧着自己那碗粥慢慢的喝着。

看着他们吃的那么香,天知道程海安体内那蠢蠢‘欲’动的馋虫是怎么样的。

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画面,她宁愿留在医院里睡觉,也好过看他们在这里大吃大喝,而她却只能捧着白米粥喝。

陆一琛在一边忍不住笑,第一次看到程海安这个样子,竟为了吃的‘露’出一种可怜巴巴的样子。

陆一琛为程海安叫了甜点,还有水果。

纵然贴心,可程海安不领情啊,她要吃‘肉’啊啊啊!

可他们三点的全是海鲜,牛‘肉’,一些吃了会引起伤口发炎的东西。

程海安只能在心底硬生生的忍住!

宫曜跟宫悦也是第一次看见程海安这个样子,真是说不出的感觉,妈咪一向自信,毫无顾忌,现在竟为了吃摆出那个表情,两个人忍不住偷笑。

看的出他们幸灾乐祸,程海安白了他们一眼。

她再也不要跟他们一起出来吃饭了啊啊啊!

一起到吃过饭后,陆一琛看着他们,“怎么样,吃饱了吗?”

宫曜跟宫悦一致点头,“吃饱了!”

“那走吧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于是,一家四口走了出去,程海安有些庆幸自己是左肩膀受伤,不然今天就是要全程看着他们吃。

上了车,程海安还是没有说话,陆一琛看着她,“程小姐,怎么,不开心?”

程海安却冲他微微一笑,“你不开心,我都不会不开心!”

陆一琛挑眉,“OK!”发动车子,往回走。

这时,宫曜悄悄凑前,“妈咪,等你好了,我给你做大餐好不好?”

一听大餐,程海安眼前一亮,“真的?”

宫曜点头,“当然!”

“一言为定!”

两个人还不忘记幼稚的勾了勾手指。

陆一琛通过后视镜看着他们,说起这个,他想起一件事情,“程海安,你是怎么当人家妈咪的,他才几岁,你就让他天天给你做饭吃?”

“不然呢?”程海安反问,似乎宫曜做饭,那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“你知道人家孩子,这个年纪在干什么吗?”陆一琛一边开着车一边问。

“呃,干什么?”

陆一琛握拳,这个‘女’人……

“人家那个孩子不是父母捧在手心的?”陆一琛有些心疼。

“陆先森,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是天天有人伺候着,我在外国的时候,可是还要上班,还要养他们,那有那么多时间!”

“那也不能……”

“有本事宝贝做饭,你别吃啊!”

于是,陆一琛沉默了。

他吃了,的确是吃了。

而且,非常好吃,这个他不得不承认啊。

看着陆一琛不说话,程海安勾了一下‘唇’,“其实,你应该感谢我能把他们培养的这么天才,不输在起跑线上!”

“你所谓的不输在起跑线上就是做饭?”

“别说的这么不好听,做饭怎么了,我是在教他以后怎么当个好男人,做饭给老婆吃,不像某些男人……”这话,若有所指。

陆一琛又不傻,怎么会听不出她在拐着弯骂他。

“程小姐,有话直说!”

“没什么,我只是教育他当男人就要有担当,不要太‘花’心,太滥情……”说着,她看着陆一琛,“你应该感谢我,他没有养成你这样‘花’心的习惯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她已经从暗着攻击变成了明着攻击。

程海安绝对是在报复刚才没好好大吃一顿的仇!

陆一琛侧眸,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程海安爽了。

就是喜欢看陆一琛说不出话的样子。

宫曜跟宫悦在后面坐着,看着爹地妈咪这样互相攻击,有点担心,还有点小‘激’动。

陆一琛没有再说话,一路上忍着程海安。

很快便到了医院,一家四口刚要回病房的时候,陆一琛却开口,“你们俩在外面等我一下,我一会儿送你们回去休息!”

这话,自然是对宫曜跟宫悦说的。

“噢!”两个人应了一声,没再走进去,但是陆一琛的目的,显而易见啊。

程海安都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已经被陆一琛推了进去。

“哥哥,爹地不会施暴吧?”

“就怕强/暴!”宫曜十分淡定的说。

宫悦,“……”

而房间里,刚走进去,程海安刚要说什么,便被陆一琛按在了墙上。

顾忌她的伤口,陆一琛动作还不敢太大,但是不教训教训这个‘女’人,他是在难以泄心头之气。

“陆一琛,你干什么?”程海安就知道他把那两只支在‘门’外,准没好事儿。

陆一琛却将她圈禁在怀里,‘精’致的脸在她面前放大,一抹肆意的笑容看着她,“你说呢?”

“陆一琛,我可是病人!”

“是吗,那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陆一琛反问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看着他一点点凑近,原本还觉得有些凉意,顿时就感觉四周有些热了起来,程海安知道,那是陆一琛的体温。

她别过头,“陆一琛,你离我远一点!”

“程海安,你不是说我‘花’心,滥情么,我就‘花’给你看看!”说着,他对着程海安的‘唇’便‘吻’了上去。

“唔……”

程海安抗拒,可她那是陆一琛的对手,就连那一点的防狼术,都因为受伤使不上,程海安真是说不出的憋屈。

陆一琛却带着惩罚的劲头,狠狠的‘吻’着她,这个‘女’人,不气他就不是她。

他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惩罚她。

原本只是带着这样的念头,可是没想到,一碰上她,他便开始变得情不自禁起来。

要想要她的念头,开始滋生。

‘吻’,变得炽热起来……

“陆……唔……”程海安想要说什么,可刚到嘴边,便被他如数吞没。

她真心要疯了。

这个男人……时不时的就‘吻’她。

这也就算了,而且这是在医院,‘门’外还有两只,她真担心那两只随时会走进来。

被他们看到,程海安就真的不想说什么了。

正在她胡思‘乱’想的时候,却感到身下有什么东西顶到她。

程海安一怔,在心里又将陆一琛骂了N边。

这个下半身思考的男人!

程海安无奈的恨,可是推他,他反而变本加厉,想了半天,她在脑海里极力搜索着办法……

“唔,疼……”程海安蹙眉,发出痛‘吟’声。

谁知,陆一琛真的停止了动作,看着她,“你怎么了?”

“伤口……”程海安说。

陆一琛已经很小心翼翼了,可是没想到还是……目光全是担忧。

“我去叫医生!”说着,不等程海安开口,直接抄外面走去。

宫曜跟宫悦想在外面偷看,可是他们就在‘门’边,而且还是在另一边,根本什么都看不到。

听到陆一琛要出来,两个吓得立马撤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