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92章:妈咪好欠揍

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程海安问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宫曜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啊。

可是他越是不说,程海安就觉得越是有问题,“你该不会见到……”

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病房的‘门’忽然被推开了,陆一琛神情自然的走了进来,身材‘挺’拔,五官妖治,他刚走进去,一双深邃的眸就锁定在程海安的身上了。

在看到陆一琛走进来的那一刻,程海安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,眸子瞬间放大,放佛有点难以置信。

他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她的第一想法是看向宫曜,可宫曜却也表现的极为淡定。

可程海安却傻眼了!

现在是什么情况,有人能够告诉她吗?

她忽然很想拧自己一把,看是不是在做梦!

可伤口的疼痛提醒她,这不是在做梦!

是真的!

陆一琛已经知道了!

程海安想,她现在晕过去,不知道管不管用?

看着妈咪盯着陆一琛看,那样子,分明就是做贼心虚,不过能看到妈咪这一面,宫曜还是有些幸灾乐祸的。

“妈咪,你怎么了?”宫曜戏谑的笑着。

“你说怎么了!”程海安有些咬牙切齿,目光难以从陆一琛的身上移开,“他怎么会在这里?”

宫曜还来不及回答,陆一琛已经走到她的跟前了,看着这一幕,宫曜跟宫悦立即闪开,坐等看好戏。

陆一琛走过去,凑到程海安跟前,两只手撑在‘床’上,一双凌厉的眸子狠狠的瞪着她,脸上虽然笑着,但是程海安却感觉四周的温度下降了很多。

感觉背后有点凉飕飕的。

“程小姐……”他幽幽的开口。

程海安脸上勉强的扬起笑容,“陆总,你怎么会来了?”

“是我送你进医院的!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的!”

“谢谢啊!”

“不客气!”

两个人的谈话,特别的假。

面上谈着的话,心里却暗自打算着自己的想法。

这个画面太美,宫曜不敢看,于是,他立即开口,“妈咪,我出去有点事情,马上回来!”说完,给了程海安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,转身出去了。

宫悦也看着,哥哥都走了,她还敢逗留么,她也开口,“我饿了,出去找点吃的!”说完,也赶紧闪人了。

于是,房间里只剩下陆一琛跟程海安了。

而双胞胎俩,刚出去,宫曜便趴在‘门’上。

“哥哥,你干嘛?”

“偷看,偷听!”

“这样真的好吗?”宫悦问。

“你不想看吗?”宫曜问。

宫悦一笑,“当然想!”于是,两个人趴在‘门’上,‘门’并没有锁,推开一条‘门’缝,恰好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。

说实话,宫曜很想看看爹地到底是怎么“‘逼’迫”妈咪的,这场撕‘逼’大战,绝对不能错过。

程海安知道如果此时此刻亲手养大的儿子和‘女’儿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看他们,不知道会做何感想。

里面,两个人四目相对,显然程海安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但是她断定,宫曜跟陆一琛肯定是谈过了,不然不会是现在这个画面。

只是,她在暗骂宫曜跟宫悦两个没义气的小东西,就把她丢在这里出去了。

知不知道,陆一琛的眼神很可怕,好想随时会把她吃了似得!

见程海安不说话,一双眸子滴溜溜的转,陆一琛嘴角勾起,“程小姐,你在想什么?”

气氛有点微妙,陆一琛看着程海安,脸‘色’复杂,他倒是要看看,这个‘女’人怎么跟他‘交’代!

“呃……”程海安回神,皮笑‘肉’不笑的开口,“我在想着该如何感谢陆总!”

“是吗?”

“嗯!”

“那想到了没?”

“还没……”

“OK,既然没想到,这个以后慢慢想,程小姐,你不觉得,你应该对我说点什么,有些什么解释吗?”陆一琛依旧笑,但是那笑容有点扭曲,有点咬牙切齿,程海安甚至都能想到,他多么的想要掐死自己。

“什么?”程海安打着马虎眼,装作出一副不解的样子。

“看来,你没有话要对我说了!”陆一琛冷笑着问,天知道他现在看到程海安这种被人撞破还死不承认的样子,他有多么的想要掐死她。

看着他脸‘色’大变,程海安立即开口,“有!”

陆一琛的脸‘色’这才稍稍缓和了一点,“什么?”

程海安却笑着开口,“我现在受伤,恐怕没办法工作,所以需要请几天假,望陆总批准!”

听到这话,陆一琛的脸‘色’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了,她就应该知道,这个‘女’人死不承认,才不会那么轻易坦白的!

“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个?”陆一琛沉着脸,咬牙切齿的问,他发誓,这个‘女’人再挑战他的极限,他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。

程海安很不愿意说话,但是看着他威胁的眼神,还是摇了摇头……

陆一琛冷冷一笑。

好!

很好!

程海安!

你成功的挑战了我的极限。

陆一琛怒极反笑,猛然凑过去,“程海安,你没有,但是我有!”

他突然凑近,吓了程海安一跳,他离的如此近,那张‘精’致的脸带着冷笑,一双深邃的眸如幽深不已,看的出他很愤怒。

程海安心跳加快,不去直视他的眸子,垂下眼睑,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。

“想不想听?”陆一琛问,脸上笑容扭曲。

程海安脸‘色’看起来苍白,但故作镇定,她可以说不想吗?

可陆一琛的那表情已经说明了,她要是说不想,他真的杀了她。

见她不说话,陆一琛开口,“宫曜跟宫悦……”他说的极慢,可是越慢越对程海安来说,是一种折磨。

程海安只是看着他,不言不语,等着他的话。

见她没有反应,陆一琛换了一种说辞,“你不觉得,宫曜长的很像我吗?”

“是吗?陆总不说还没发现,一说,倒真有点像……”程海安故作惊讶的说,那样子,不知道她脾‘性’的人还真的会相信了。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怒瞪了她一眼,她扮猪吃老虎的‘性’子,可谓练的炉火纯青。

“是吗?但你不觉得很像吗?”

“人有相似,这很正常,何况,宫曜还小,还没长成!”程海安说,反正她绝对不会承认宫曜跟宫悦就是他的孩子的!

陆一琛拳头紧握,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个‘女’人一点悔改之意都没有!

不见棺材不掉泪。

“是吗?”他冷冷一笑,“那你不觉得相似的过分吗?”

“不觉得啊,还好吧!”程海安是死不承认。

“程海安!!!”陆一琛急得大喊起她的名字。

他是需要多大的忍耐力,才不掐死她的啊。

程海安也不敢说什么,毕竟这事儿,她心虚啊。

而外面,宫悦有些担忧,“哥哥,爹地不会跟妈咪动气手来吧?”

宫曜看着,情况也不太乐观,妈咪这死不承认的‘性’格,怎么就那么……让人无奈呢。

“不会,爹地不会打‘女’人的!”宫曜说,这一点,他还是了解的。

纵然妈咪看起来是有些欠揍,但是他还是非常坚信,陆一琛不会动手的!

宫悦有些担忧,兄妹俩继续看着。

“他是不是我儿子?”陆一琛冷着脸看着程海安问。

听到这个,程海安的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,却故作镇定的开口,“陆总开什么玩笑,他是不是你儿子,你问我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陆总,我们认识才多久,你未免想太多了点!”程海安还是想趁机糊‘弄’过去,因为她看着陆一琛并不记得几年前那个夜晚,更何况,那个夜晚,谁都有可能,何况,陆一琛并不知道。

看着她到现在还死不承认,陆一琛也打算跟她周旋到底,看她到最后还有什么话可说。

反正,他是认定了宫曜跟宫悦就是他的孩子。

这个,是无法更改的事实了。

“是,我们的确没认识太久,但程海安,你就这么肯定他们不是我的孩子吗?”陆一琛一字一顿的问,好似他已经有了证据证明他们就是他的孩子一样。

程海安看着他,不知道该怎么说,但是依照她不见棺材不掉泪的‘性’格,怎么样也都是要否认到底的。

“陆总,既然你都说,我们根本没认识那么久,他们又怎么会是你的孩子呢!?”程海安反问,既没承认,也没否认。

陆一琛都不得不承认她很聪明,很懂的伪装,只可惜,她用错了地方。

他慢慢朝她凑近,开口,“八年前,华苑,那个晚上,是不是你?”陆一琛一字一顿的问。

听到这个,程海安彻底傻眼了。

原来,他还记得。

他竟然还记得!

看着程海安怔住,陆一琛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,“果然,那天晚上的人,是你!”陆一琛说不出的惊喜,还是生气。

看陆一琛如此果断,程海安立即否认,“什么华苑,什么那一晚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都已经把话挑明了,程海安还是死不承认。

“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,所以我已经调出八年前,华苑的摄像头,进入我房间的人,就是你!”说着,陆一琛从自己的身上拿出一个小小的优盘,“怎么,要一起观赏一下吗?”

看着他手里的东西,程海安当真无奈了。

几年前的监控路线,现在都还能查到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