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85章:我是很喜欢你的

听着外面的超声,宫曜跟宫悦对视了一眼,“我出去看看!”宫曜沉着脸说。

宫悦点了点头。

这时,宫曜朝外面走去。

“不想死的,滚开!”‘门’外,‘花’语对着‘门’口守卫的两个保镖说,浑然天成的气场,颇有一副要动手的气场。

“‘花’语?”宫曜看着他,他及时出现,才阻止了这场“战争”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看着‘花’语,宫曜还是有些惊讶的,原本以为她生气,不会再‘露’面了,没想到她会来医院。

谁知,‘花’语却嗯哼一声,美丽中带着骄傲,“怎么,不欢迎我?”

“怎么会!”宫曜立即否认,走过去,谄媚的笑着,“我只是意外你会来!”

看着宫曜笑,‘花’语心里还是不舒服的,可是,还是止不住担心他,所以就来了,扫了一眼‘门’口站着的人,“这两个家伙不让我进去!”

OK!

明白!

宫曜回头看着‘门’口站着的那两个人,“她是我朋友!”

那两个看了看,这才点了点头,这才放行。

“走吧,我们进去!”宫曜说。

“等一下!”‘花’语开口。

宫曜看着她,“怎么了?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借一步说话!”‘花’语示意他。

宫曜想了想,点点头,两个人朝一边走去了。

刚走到一边,‘花’语直接揪住他的耳朵。

“啊,疼疼疼……”宫曜呲牙咧嘴,直喊疼。

“你这个小‘混’蛋,竟然敢欺骗姐的感情,你找死是不是!”‘花’语恨恨的说,天知道这两天她是在怎么样凌‘乱’中度过的,她心心念念的梦中情人竟然是个几岁的小‘奶’娃,这让她情何以堪!

这件事情绝对在她人生中留下历史‘性’的一笔。

以后,肯定要被黑夜他们取笑,一想到这个,她就恨不得捏死这个小东西。

“我错了,我错了……”宫曜连忙认错,为了自己的耳朵,这是最好的办法。

“错了就算了?”

“那你还想怎么样?”宫曜哭着脸问。

“我……”‘花’语想一想,也不知道。

能怎么样啊!

“其实,我比你还后悔!”宫曜说。

“后悔什么?”

“如果我要大个几岁,哪怕是比你小两岁,我都会果断的追你的,可是……我也没办法啊!”宫曜说的无奈。

看着‘花’语那张脸,不动心都不是男人,他又怎么不惋惜呢,可是他们之间相差的可不是一两岁的问题,他都恼恨死了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,我发誓!”宫曜立即举手对天明示。

‘花’语揪着他的耳朵,没有放开,若有所思的在想什么。

看着玫瑰不说话,宫曜赶紧撒娇,“姐姐,‘花’语姐姐,我真的错了……我也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的呢……”

‘花’语被他甜甜的一声‘花’语姐姐给叫的什么气都没了。

虽然说,也怪过宫曜没对她说实话,但也是真的很担心他,不然也不会听到李恪说他随时都会有危险就立即过来了。

虽然说,他骗了她,但在心里,她还是不希望宫曜出事儿的。

‘花’语眯着一双‘性’感的猫眸,“你说真的?”

宫曜立即点头,那样子,别提有多诚恳了。

‘花’语睨着他,听到他的答案,然后一挑眉,“OK,那就好,你娶我吧!”

宫曜顿时张着嘴巴,愣住了。

啥?

他没听错吧!

‘花’语却蹙起眉头,不悦的看着他,“怎么?你嫌弃我老?”

宫曜赶紧摇头,笑着说,“怎么会,‘花’语姐姐美丽动人,纵然年纪比我大,也正值‘花’样年华,我怎么会嫌弃你呢!”宫曜笑着说,那微笑,绅士‘迷’人。

“那就好,你放心,姐姐会等你长大的!”

“但是……你确定,要嫁给我?”宫曜看着她狐疑的问。

“还说你不是嫌弃我?”‘花’语看着他,颇有一副要蹂/躏他的样子。

“NONONO!”宫曜立即否认,“我不是嫌弃,我只是确认下!”

“你只有这么一个选择!”

“那我肯定赚了啊!”宫曜说的多么荣幸的样子。

这句话,一下子把‘花’语逗乐了。

“反正我不管,在以后的日子里,只能我甩你,不能你甩我,如果我没有遇到别人,你就得娶了我!”‘花’语说。

“这……岂不是太不公平了?”

“怎么?你有意见?”‘花’语反问。

“不是,我只是觉得,这个不公平的意见‘挺’好的……”宫曜狗‘腿’的说。

‘花’语这才满意的笑了笑。

两个人轻松的聊着,解除了那种尴尬的气氛,并且两个人之间变得微妙起来、

不过‘花’语丝毫不觉得跟一个几岁的孩子讨论嫁娶的问题有违和感,反正觉得,宫曜不比成年人的心智低。

也许,这就是天才的作用吧!

不过,‘花’语决定,以后会好好保护宫曜。

毕竟他后半身的幸福,就在他的身上了。

“对了,你怎么会过来?”宫曜看着她问,他以为‘花’语生气,真要‘逼’着他退出天刹盟呢。

“李恪跟天刹盟联系,说你现在随时都会有危险,我才过来的!”‘花’语说。

“黑夜他们知道吗?”宫曜问。

‘花’语摇摇头……

显然,不知道。

她是在收到消息后,第一时间赶来的。

不知为何,得到这个答案,宫曜心底竟然有些感动,得知这件事情,‘花’语不但不怪他,反而在听到他有危险,赶过来保护她,一种无言的感动在心底划开。

有时候,宫曜觉得,自己太过幸运了,简直是幸运的‘私’生子,因为所有的好事儿都会降临在他的头上。

两个人一边说,一边朝病房走去。

“对了,昨天我看你跟陆一琛在这里,他在这里干什么?”‘花’语蹙着眉问,其实心里还有一些问题,只是还没想起来。

她能这么问,证明‘花’语还不知道,陆一琛是他爹地的事情。

看来,李恪还没大嘴巴到到处宣扬。

“这件事情说来话长!”宫曜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,不过也没打算瞒着他们,因为始终都保不住火的。

只是一时之间还没想好怎么说。

‘花’语点了点头,也没问,跟着一起朝病房走去了。

只是,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……

……

而另一边。

陆一琛刚进公司,便看到宫爱琳在办公室里。

看到她,他的脸‘色’立即沉下了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陆一琛走进去,一夜没睡的他,除了一双眼睛有些红之外,从他身上看不出任何的疲惫。

听到声音,宫爱琳回头,在看到陆一琛的时候,岁月刻过的脸上全是不悦,“你终于回来了!”

“看来,你等我很久了!”说着,陆一琛走进去,随手扯了一下衬衣,‘露’出‘性’感的脖颈,看起来更妖孽了些,“说吧,找我什么事儿!”

这时,宫爱琳直接拿着一沓照片丢在桌子上,他的面前。

而照片上,不是别人,正是宫悦。

他眉头微蹙。

如果在昨天晚上之前,在还不知道宫悦就是他的‘女’儿之前,他也许还可以淡定,但是现在,他没办法那么淡定。

宫爱琳这么做,一定是有所怀疑。

而他,绝对不会让宫悦跟宫曜受到一点点的伤害。

看着照片,他先是蹙下了眉,随后抬眸看着她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这话,应该我问你才对,她是谁!?”宫爱琳问。

陆一琛冷笑了一笑,“你来这里,就是来问我这个?”

“陆一琛,别忘记,你答应过我什么事情!”宫爱琳愤怒的问。

现在的陆一琛,越来越难以掌控,她却没有丝毫的办法,唯有那一个威胁,可是当他的势力真的大到一定程度,她的威胁也就不存在了。

所以,这是她一直担心的事情。

正在她愤怒的时候,‘门’被敲响,秘书推‘门’走了进来,送了一杯咖啡,放下后退了出去。

这时,陆一琛让自己看起来放松和惬意,“怎么,你找到人,就没查出点什么?”说着,他端起咖啡慢悠悠的喝着,尽管只是喝个咖啡,举手投足间都是优雅。

如果上天是公平的,陆一琛童年遭遇不好,但是上天却给了他一副太好的皮囊,以至于让‘女’人看了都会嫉妒。

宫爱琳看着他,气的说不出什么,因为,她真的什么都没有查到。

而同样,陆一琛也是在赌。

他不知道她是否查到了,只是故作镇定的看她能说出什么。

“我是在问你!”宫爱琳一字一顿的说。

看着她愤怒的样子,陆一琛却表现的很平淡,看来,他猜测的没有错。

她并没有查到什么。

其实,他一直都知道,这几年,在他身边出现过的‘女’人,每一个她都会找人看看是不是怀孕了。

她如此小心翼翼,生怕他会有孩子,可是,还是没有挡住宫曜跟宫悦的出生。

想到这里,陆一琛竟然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暗爽。

如果她知道了,一定会气的心脏病发吧!

只是现在,还不能让她知道,因为宫爱琳是一个疯‘女’人,他不知道宫爱琳知道这些后,会做出什么事情,所以为了宫曜跟宫悦的安全起见,他打算暂时保密。

陆一琛笑了笑,放下咖啡,“如果她真是我的孩子,你觉得我会光明正大带出来,让你去查?”他反问。

宫爱琳一愣,看着陆一琛的眸子,半信半疑。

“我还不至于傻到亲自把自己的‘女’儿送到你面前,让你去伤害!”陆一琛说,表情也变得狠戾起来,童年的记忆,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那是来自她给的噩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