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82章:一下当爹了

宫曜虽然年纪小,但是站在那里,也同样有一种说不出的气场,抬眸看着陆一琛,视线中,是坚韧,是笃定。

因为宫曜不知道,陆一琛会有什么反应。

他记得,他说过,他不喜欢小孩子。

所以他也没有必要再他面前流‘露’出很需要他的样子。

结果,陆一琛却做出让他很诧异的事情来。

他看着他,半响才开口,“你是程海安的儿子?”

“嗯!”宫曜点头,面无表情,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。

不知为何,看着宫曜,陆一琛总感觉像是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,坚韧的眼神,让人心疼。

“她不会有事儿的!”他说。

宫曜诧异,没想到他竟然会开口安慰他。

虽然说不想依赖他,但是宫曜的心,却渐渐的平复了下来,也许,就是他在这里的缘故。

也许,他知道,不管怎么样,陆一琛都不会坐视不管的,所以,他渐渐没那么担心了。

他点了点头,“嗯!”

看着手术室的‘门’,宫曜叹口气,妈咪,你一定要加油!

一定要!

看着宫曜的表情,陆一琛久久无法移开视线,如果说只是巧合,应该不会相像到这种地步。

可是,他根本不记得他跟程海安之间有过什么,又怎么会来这么大一个儿子!

这个疑虑,让他很不爽,一向冷静睿智的他,此时此刻说不出的感觉,似乎有个谜团想要急切的抛开,‘弄’不清楚他的心里就会越发的烦躁。

“她是你亲生妈咪?”陆一琛问。

宫曜,“……”

视线忍不住看向陆一琛,宫曜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下,难道还会有假?

“是!”宫曜点头。

陆一琛眉头蹙的更深,“那你……爹地是谁?”他问。

宫曜差点脱口而出就是你。

可是话到嘴边,又停止了。

“这个问题,就要问我妈咪了!”

陆一琛皱着眉头,不解的看着他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是我妈咪一手养大的,我妈咪说谁是我爹地就是谁是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所以,他潜意识里是说,这几年,一直都是程海安在照顾他?

并没有别的男人?

宫曜并没有明说,可是就这样的暗示,却已经让他欣喜若狂了。

似乎,现在他已经断定了,面前的人,就是他的孩子。

至于他跟程海安的事情,怎么有的孩子,这个稍后再议。

看着宫曜,心底说不出的‘激’动。

即使没有任何的证明,说明他就是他的儿子,可是他就是认定了。

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感觉,看着宫曜,他不排斥,甚至说不出的感觉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陆一琛问,他都没发现,他的声音都是颤抖的,看着宫曜,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小心翼翼。

“宫曜!”宫曜说。

宫曜?

为什么听着这个名字,他会觉得那么耳熟?

大概是被眼前的事情冲昏了脑子,他根本就没想到宫悦那边去,只是看着宫曜,很想伸出手‘摸’一‘摸’他,可是手到半空中,却迟迟放不下……

宫曜也看着他的手,似乎知道他的意图,心里也有些‘激’动。

他是不排斥他吗?

看的出,他并不排斥。

不管宫曜再怎么坚强,他都只是个孩子,也希望得到父爱。

何况,他还是很喜欢陆一琛的,只是不知道陆一琛是否喜欢他。

宫曜站在那里没有动,只是平静的看着他,实则,心底早已经‘激’动的翻天了。

陆一琛也不知道自己想怎么样,一向讨厌孩子的他,竟然会对宫曜有一种别样的感觉,猛不丁的出现个孩子,按照他的‘性’格,应该很会生气,恨不得把程海安从急救室拉出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儿,可是现在,却不是。

宫曜的存在,他一点也不排斥。

反而,有一种异样的感觉。

很陌生,很‘激’动,有些不知所措。

最终,陆一琛的手,放在了他的肩膀上,轻轻拍了一下。

“哥哥!”这时,身后响起一个声音。

宫曜一怔,回头,这时,宫悦从身后跑了过来,身后跟着的竟然是‘花’语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问,随后看着‘花’语,“你们……?”

‘花’语冷哼一声,看着别处。

“是我联系她的,我看你们的位置在这里,就直接过来了!”宫悦说,然后看着四周,“妈咪呢?”她担心的问。

说起妈咪,宫曜眉头蹙了下,“你别担心,妈咪受了点伤,现在在急救室里!”

宫悦的脸‘色’变得难堪起来,“妈咪怎么样?不会出什么事儿吧?”

“不会,不会的!”宫曜安抚她,“你放心,妈咪没事儿!”他说。

宫悦自小就很听宫曜的话,虽然他们年纪一般大,但是她就信服宫曜。

因为他从来都不会骗她。

这么想着,她点了点头。

看着宫悦担心的样子,原本不想让她知道的,没想到她直接过来了。

不过,这都不是事儿。

看着宫曜跟宫悦站在一块,变化最大的应该是陆一琛才对。

宫曜,宫悦!

他恍然明白了什么。

“你们是兄妹?”这时,陆一琛在身后问。

这声,把宫悦也唤了过去,看着陆一琛,“帅叔叔?”

还帅什么叔叔,都快改口叫爹地了!

陆一琛蹙眉看着他们,所以,他们是兄妹,所以,如果宫曜是她的孩子的话,那么宫悦也是?

陆一琛也有一些凌‘乱’,目光求证似得看着宫曜。

最终,宫曜点了点头,“我们是龙凤胎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有些事情,似乎不用说,已经得到认证了。

如果他们不是他的孩子的话,宫悦不会一次又一次的接近他,现在想来,他更加肯定了。

宫悦站在一边,不说话,看样子,爹地跟哥哥已经聊了一会儿了。

不过,没想到,竟然是在这样的场合下遇见的。

宫悦什么都不说,装死!

就算爹地责怪,也跟她没有关系。

宫悦这一点,像极了程海安,扮猪吃老虎也就算了,有人扛责任的话,能躲则躲。

谁知,陆一琛不但没有说什么,反而看着宫悦,更是说不出的‘激’动。

怪不得,她每次看到宫悦,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,他刚开始觉得是因为像程海安,现在,不全是。

“你过来!”陆一琛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,看着宫悦说。

相对宫曜而言,因为接触过宫悦,陆一琛能更自然一点。

于是,宫悦也不陌生,走了过去。

“叔叔!”宫悦扬起一抹灿烂的笑。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看着那笑容,他都说不出的感觉,这会儿,陆一琛才正式的看着她。

的确,跟程海安很像,不止在长相方面,就连‘性’格方面,都很像。

看着她,他有点颤抖,心情十分忐忑。

他不由感慨,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,他就忽然当了爹地,而且还是两个孩子的爹地,一点征兆都没有,虽然有不少的冲击力,但心底还是很欣喜‘激’动的。

看着他们,他的眼神不禁流‘露’出疼爱和宠溺,陆一琛恨不得此时此刻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他们,只要他们能够开心快乐。

陆一琛一生没有什么太亲昵的人,虽然有父母,但是在他很小的时候,母亲去世,他便生活在‘阴’霾里,陆殷正虽然是他的父亲,却从来没有做过父亲该做的事情,对他而言,陆殷正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。

更何况,在他的童年,还有宫爱琳这样的‘阴’霾存在。

他的生活,好不到哪里去。

这些年,他发展自己的势力,纵然手腕狠辣,但是知道他的人都知道,他从不做违背原则的事情,而且,对于亲情,他是很渴望的……

宫曜和宫悦的出现,让他心底某个位置,像是填满了一样。

他绝对不会让他们,重蹈他的覆辙!

“叔叔,你怎么了?”宫悦眨着眸子问。

陆一琛摇头,难以遮掩的‘激’动,“没什么!”

看着他,宫悦也笑了笑,看的出,陆一琛不讨厌他们,最起码,不讨厌她……

而另一边。

宫曜站在那里,看着他们,然后叹了口气。

目光看向‘花’语,他走上前一步,“今天谢谢你!”

“哼!”‘花’语冷哼一声,“没事儿我先走了!”说完,不等宫曜开口,直接走了,那骄傲的背影,任‘性’极了。

看着她的背影,宫曜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‘女’人啊,果然都是嘴硬心软的人。

明明,她很关心自己嘛~

这时,李恪走了上来,弱弱的开口,“老大,你跟陆一琛……你们……”

宫曜看了一眼陆一琛,随后想起什么,“李恪,去帮我办一件事情!”

李恪眨眸,“什么?”

宫曜凑上前,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,李恪听着,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“去吧!”

“不过老大,那什么……?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跟陆一琛,你们……?”

“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儿的!”

李恪,“……”他不是想问他会不会有事儿,他是想八卦一下事情到底什么样子嘛!

“还不快走?”宫曜挑眉,小脸立即变得严肃起来,还别说,那样子,颇有领导人的范儿。

于是,李恪也不敢再多问什么,叹了口气,不甘心的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