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66章:暴珍天物

“什么?一千万?”听到这个,慕晴脸‘色’大变,“你怎么不去抢?”

“我要是抢的话,绝对不是这一点点!”‘花’语说,那一本正经的模样,好似做过这样的事情一样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“你”

看着‘花’语,慕晴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看着她的眼神都像是在看一个怪异动物!

“怎么?给还是不给?”‘花’语看着她问,可没那么多的耐心。

“我哪有那么多钱?”

“你哪有那么多钱,我怎么知道,我也别想知道,我只要一千万,你给,还是不给!”‘花’语一字一顿的问,语气强势‘逼’人,就算她死了,都跟她没啥关系的样子。

慕晴不说话,这一千万,她要从哪里‘弄’!

就算把她的跑车买了,东拼西凑也一下子‘弄’不出这么多。

想了想,开口,“好,我可以给你一千万,但是东西你必须删了,不能留备份,不然我跟你没完!”

她跟她没完,‘花’语笑了下,言语尽是不屑。

“你放心,我还真没兴趣看这个!”‘花’语说,表情都是嫌弃。

“好,你现在就删了!”

“钱呢?”

“一千万不是小数目,我这里有五十万,其他的钱,我改天给你打过去!”慕晴说。

“慕小姐,你当我三岁小孩?我删了,你要不给我怎么办?”

“那你说怎么办?我现在在医院里,手里只有这五十万,一千万也不是小数目,我需要时间凑才行!”慕晴一字一顿的说。

她说的,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不过‘花’语提早有准备,她拿出一张纸,放在了桌子上递过去,“那好,我就给你两天时间,到时候你就把钱打进这个账户,而这个东西呢,等你钱到了,我再删!”

“那如果我钱给你,你没有删呢!?”慕晴问,她也不傻。

‘花’语却勾‘唇’一笑,“那你只能认倒霉了,现在你没资格跟我谈判!”

“你”

“两天后,我等你!”说完,‘花’语也不再多说,转身走了。

看着她的背影,慕晴真恨不得将她杀了!

想到这里,眸子越发的充满恨意,此时她拿起一旁的电话,播出了一个号码,“喂……”

……

‘花’语刚走出去便跟陆一琛走了一个碰面。

‘花’语是那种对美好没抵抗力的‘女’人,陆一琛是那种对美‘女’没抵抗力的男人。

两个人见面,一种说不出的喜感。

“陆总,你好!”‘花’语微笑着打招呼。

有传言陆一琛是鬼‘门’的堂主,虽然没有得到证实,但是他的身份却不容小觑,看起来是个商人,但实际,身份要高深莫测的许多。

且不说别的,墨子已经跟他势不两立了,他能安然到现在,绝对是有一定实力的。

陆一琛却淡淡的打量着他,一双妖治的五官看不出任何的表情,“你是?”在他的印象中,并不认识‘花’语。

如果见过的,也一定会有印象。

只是,她为什么会从慕晴的病房走出来。

‘花’语微笑着,“你不认识我,但是我认识你!”

“认识我的人有很多,这不奇怪!”

‘花’语,“……”

她怎么从这话里听出来陆一琛很自恋的赶脚呢!

切。

可惜,‘花’语没兴趣。

“你是慕晴的朋友?”陆一琛问,言语是疑问。

因为,‘花’语给他一种很不同的感觉,那是一种属于同道中人的的气息,跟慕晴是沾不上边的。

如果真是的话,他倒是要对慕晴刮目相看几分,只可惜……

‘花’语却反问,“她叫慕晴?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连名字都不知道,又怎么来找她。

“不好意思,我还真不知道!”‘花’语说,那语气,真的要气死个人。

“那你来这里干什么?”陆一琛问。

“当然是干一些你不知道的事情!”‘花’语笑着,笑颜如‘花’,美的不行。

说着,‘花’语的眼神还特意打量了一眼陆一琛的某个部位,真是可惜了,长的这么祸国殃民,可惜……

真是暴珍天物!

陆一琛没忽略她那眼神,眉头微蹙了下。

随即‘花’语抬头,“不过你很快就知道了……节哀!”说完这么一句话,转身走了。

那潇洒的背影,颇有范儿。

看着她的背影,陆一琛眉头微蹙,随后,嘴角微挑,神情说不出的怪异,让人无法窥视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走出医院,‘花’语直接给宫曜打了个电话。

“事情我已经办了,不过钱要两天后到账……”‘花’语说。

听到后,宫曜嘴角勾起,“OK,我知道了!”

“对了,我刚才还碰到了陆一琛!”

一听爹地的名字,宫曜怔了下。

“是比杂志上要帅,只可惜,暴珍天物……”

对这个词,宫曜真不知道如何替陆一琛辩解,索‘性’也就什么都没有说,反正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,到时候他们就知道了……

“OK,我知道,其他的事情,我再通知你!”宫曜说。

‘花’语点头,“只不过,我都到A市了,你不打算出来见见我?”对宫曜,她可是充满了好奇。

从没服气过这么一个人,宫曜是第一个!

所以,‘花’语一直都很想见到他!

只可惜宫曜太神秘,认识这么久,别说视频了,照片都没见过一张!

这更让‘花’语好奇的不行!

呃?

这个……

宫曜想着,虽然迟早都有见面的那一天,可是要真见了……应该整个天刹盟都会知道。

他还要解释。

现在事情这么多……

想想都头疼。

“现在不行,我有点事情,没有时间!”宫曜推掉。

“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

“过几天!”

“那好,到时候你不能再找借口推脱!”‘花’语说,她能感觉的到,宫曜一直在找各种借口不见他们,所以,她必须要抓准时机。

宫曜无奈,点了点头,“嗯!”

“OK,那你忙吧!”得到他的“承诺”,‘花’语开心多了。

宫曜,“……”

这才无奈的挂断了电话。

……

而另一边。

程海安一脚醒来,舒服多了。

有人说过,睡觉是可以疗伤,还真有,让一切的问题,都变得不太重要。

醒来后,心境都不同了。

于情于理,她都没有做出半点对不起人的事情,所以她不需要愧疚。

想到这里,她松了一口气。

想到昨天宫曜还来安慰她,她都有点对不住宫曜,肯定让他担心了一晚上,想到这里,她换了衣服,走了出去。

原本还想着跟宫曜怎么说,可是一走出去,就看到桌子上摆好了香喷喷的饭菜,海安心底一阵感动。

宫曜穿着小布裙,在厨房跟餐桌之间来回走动,在看到海安走出来,他脸上‘露’出一抹笑,“妈咪,你醒了?”

宫悦也从厨房走出来,一向懒得什么都不干的宫悦此时此刻像个乖乖‘女’一样帮宫曜端着东西。

“妈咪,马上就可以吃饭咯!”

看着他们的笑,顿时让程海安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,因为人生最重要的人,就在她的眼前。

程海安散去心底的不安,笑着走了过去,“做了什么好吃的?”

“都是妈咪爱吃的哦!”宫悦笑着说。

看着宫悦的笑脸,程海安开口,“辛苦了,来,妈咪亲一个!”

宫曜却嫌弃的走到一边,“别,你已经夺了我的初‘吻’,请放过我!”说着,宫曜便躲进厨房去了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无奈的笑笑。

宫悦坐下,准备开吃。

这时,宫曜从厨房端出最后一个菜,也坐过去,准备吃。

程海安看着他们,想了想,开口,“宝贝们,妈咪有话要说!”

似乎料到了程海安会说一样,宫曜跟宫悦对视了一眼,宫曜开口,“好啊,妈咪,你说!”

程海安深呼吸一口气,于是,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他们,包括陆一琛也回来的事情。

说完后,程海安看着他们,“事情就是这样的,虽然跟我没直接关系,但是慕晴现在怎么样还不知道!”

宫曜跟宫悦听完后,脸‘色’没有丝毫的变化,因为整件事情,他们已经知道的很清楚了。

看着他们无动于衷,程海安蹙眉,“你们就没什么想说的吗?”

宫曜吃了一口菜,开口,“妈咪,如果真是你吧她推下去的,我倒是高兴了!”

程海安蹙眉,“为什么?”

“不解气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“妈咪,像那种人,你再忍让,她也不会明白的,她一心想害你,你没有害她之心就已经很不错了!”宫曜说。

宫悦点头,“对啊妈咪,我们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,我觉得哥哥说的很对!”

听着他们的话,程海安想着。

慕晴之所以,不止是环境造成的,也可能是因为太过爱陆一琛,患得患失,才会变得如此。

有时候人太在意一件东西,就不会允许别人去碰,不然就会变的抓狂。

尤其慕晴还在这样优越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环境下,自然是被惯坏了,只要是她想要的,就一定要得到!

见程海安不说话,宫曜开口,“好了,妈咪,你就别多想了,我跟妹妹也只是担心你而已!”宫曜说,虽然程海安也是那种爱憎分明的人,但是太过容易心软,这是她的弱点。

但宫曜不一样。

他更极端一点,对事情的看法只有黑白,只要是碰了他的人,他就不会放过他,不管是谁!

从上架后,你们就没收藏过,也没打赏过,这样真的好咩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