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49章:就知道他另有目的

陆梓煜看着她,心里一阵悸动,但还是被她可爱的表情给逗笑了,他的手伸了过去,到海安的头发时,竟然摘下一个小枯叶,然后用一副宠溺的口‘吻’说,“看你不注意的!”

海安看着陆梓煜手里的树叶,笑了笑,那漂亮竟然有几分可爱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“好了,快去上班吧!”陆梓煜宠溺的笑着说。

“恩!”海安点点头,“那我进去了,学长你回去好好休息!”。

“恩!”陆梓煜点头。

海安笑了笑,直接走进公司去了。

看着海安走了进去,陆梓煜才驱车离开。

而站在楼上的陆一琛看到这一幕,觉得刺眼极了。

他猛然拉下窗帘。

吃饭竟然吃到现在!

还那么依依不舍,缠缠绵绵,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接*‘吻’!

很显然,那一幕被陆一琛因为,他们在接‘吻’!

所以才气的那窗帘出气。

楞了楞,陆一琛忽然想起什么,然后扭曲的笑了……

莫良走进办公室,“陆总,时间已经约好了,下午三点十五分!”

陆一琛恩了一声,随机想起什么,“对了,让程海安跟我一起去!”

“恩?”莫良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“怎么?没听清楚?”陆一琛冷声反问,只要想到那个‘吻’,他就很不爽,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人觊觎了一样。

感觉到陆一琛身上散发的寒意,墨良赶紧点点头,“是,我知道了!”

海安是踩着点进入公司的,没想到刚走进公司,却接到上面的命令,要出去谈一个合资案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,慕晴没有在,这个任务就到了她的头上,海安也没有推辞,直接接了。

按照秘书说的,海安走到停车场,却没想到竟然看到了陆一琛!

这时,她才恍然过来,跟她一块出去的人就是他!

海安微愣了片刻,还是走过去打招呼,“陆总!”

陆一琛斜靠在他的跑车上,欣长的身子看起来充满了魅力,然而他在看到海安的时候,目光一下子就凝聚在她的‘唇’上,眼眸中闪过一抹怒意。

海安只是淡淡的看着,便能看到他眼眸中的怒意,心想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。

“上车!”陆一琛收回眼神,冷冷的丢下两个字,便上车了。

海安也不介意,正确的说,她应该喜欢了陆一琛的喜怒无常。

海安走过去,打开车坐了进去,刚坐好,陆一琛猛然发动车子,飙了出去。

海安一愣,差点碰到头,可见陆一琛是故意的。

眼神怒视了陆一琛一眼,见他没有反应,海安也没说什么。

一路上,陆一琛都把车子开到了极限,看着高速路上,超越一辆辆的车,简直有种疯狂的状态。

海安忍不住开口,“陆总,你想死,可我还不想死,请你珍惜生命!”

话刚说完,吱的一声,车子停了下来。

陆一琛扭过头看着海安,眸子充满了怒意。

海安暗忖,哪里得罪他了?

正在这个时候,陆一琛忽然压了上来,不由分说的,对着海安的‘唇’就‘吻’了上去。

海安怔住。

陆一琛的‘吻’,霸道,强势,舌头直接探进海安的嘴里,忽然的吸允了一通。

然而放开。

海安看着他,有点恼怒,“陆总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‘吻’你!”

……

海安怒,刚要开口,却被陆一琛按住,“你跟陆梓煜什么关系?”

海安皱眉,双手放在他健壮的‘胸’前,都能感觉到他的心跳,不要的海安也感觉到窒息,却努力的让自己镇定,“陆总,这是我的‘私’事!”

“你们在一起?”陆一琛无视她的回答,继续问。

“没有!”

“没有那他为什么‘吻’你?”陆一琛问。

海安皱起眉头,“陆总,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“别装蒜了,我都看到了,程海安,你胆子真大,竟然敢在公司‘门’口跟别的男人接‘吻’!”陆一琛的语气怎么听都有一种酸酸的味道。

海安这才想起在‘门’口的时候,陆梓煜是给她摘下头上的树叶。

“就算这样,那又怎么样?这跟陆总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?”海安反问。

是,是没有什么关闭,可是陆一琛就是不爽!

陆一琛狠狠的瞪着他,然后扭曲的笑了,“既然你们没有在一起,他可以‘吻’你,我为什么不可以?”

……

靠!

这是TM的什么逻辑思维。

海安怒了,“陆总,如果你让我出去就是跟我谈这些,那不好意思,我现在要回去了!”说完,海安就要走,可是陆一琛手疾眼快的锁住了车‘门’。

“你!”海安回头看着他。

陆一琛也瞪她一眼,却没有再说什么,发动了车子,开走了。

一路上,陆一琛都绷着脸,没有要说话的意思,这样也好,海安也懒得开口,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沉默。

半个小时后,车在一家‘露’天的休闲馆停了下来。

陆一琛率先下了车,海安后面跟着。

刚走进去就看到两个人男人坐在里面,其中一个还是外国人。

陆一琛走过去,简单的打了一个招呼,介绍,“这位是我们公司的设计师,程海安!”

海安朝对方点头微笑,然后落座。

陆一琛直接切入正题,“玛斯,我想要跟你们集团的增资案!”

陆一琛是个生意高手,在谈判桌上从来都不废话,直接开‘门’见山。

玛斯看起来是个很温和的人,面对陆一琛的直爽,他只是淡淡的笑了笑,“陆总,我跟贵公司合作过几年,你们的销售是不错,但是跟我要的理念不同,陆总,这次很抱歉了!”

玛斯是个‘性’情中人,看到陆一琛如此直接,他也索‘性’直接说了。

谁知,陆一琛却只是一笑,然后招了招手,海安递上了资料。。

陆一琛直接把资料退到玛斯的面前,“玛斯,先看过这个之后,再下决定!”

玛斯皱着眉,还是打开了面前的资料。

然而在看到上面的图画时,玛斯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看到他的反应,陆一琛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。

海安虽然好奇,但是却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一旁,心里诽肺着,陆一琛又不知道玩什么‘花’样了。

然而在扫到上面的设计图时,她也愣住。

那不是她画的吗?

那就是她一时灵感画的随手稿,怎么会在他手里?

陆一琛拿着她的设计稿是要干什么?

玛斯看到设计图的时候,目光‘露’出不一样的深情。

陆一琛看着,“玛斯,你看这条项链,有什么感觉?”

玛斯抬起头,看着陆一琛,“这是谁的??”

陆一琛看了看一边的海安,“我们公司的设计师,程海安小姐!”

果然,玛斯把目光转移到了海安的身上。

刚才海安给玛斯的感觉就是这个‘女’人很安静,除此之外有一种很淡然的感觉,可是现在看着她,不知道为何,却感觉这个‘女’人不简单!

玛斯看着海安的眼神,竟然多了一份柔情

和欣赏!

海安,不解。

“这个是你画的?”玛斯问。

海安就知道陆一琛的意思,既然把她的设计带给玛斯看,一定有目的。

海安笑着点头,“是我画的没错,这只是随手稿,让玛斯先生见笑了!”

虽然是随手稿,但是却给人一种很真实的感觉,画的很认真,很有感觉,每一个线条,都充满了味道。

玛斯看着那条项链,目光深沉。

个分天反。“程小姐,你怎么会想到用泪珠当成项链的设计灵感?”玛斯问。

问到这个,海安也恍惚了一下,然后笑着低头,“我不觉得她是眼泪,我觉得她是我妈妈的眼睛,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!”海安笑着说,难得煽情一次。

果然,玛斯听完,身子颤动了一下,显然被海安的话,打动了。

陆一琛看着玛斯的深情,笑着说,“玛斯,如果我们合作成功,这条项链的成制品,就只有一条,送给您如何?”

言下之意,这个设计成品独家送给了玛斯!

海安愣住。

陆一琛这样做……

玛斯看着陆一琛,“你是说真的?”

陆一琛笑,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玛斯先生?”

顿后,玛斯看着陆一琛,然后笑了,“陆总,你真是生意上一把手!”

无论在手段,还是心计上,陆一琛都是提前有过准备的。

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陆一琛从来不打没把握的仗。

陆一琛也笑着附和,“哪里,玛斯先生见笑了!”

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“那谢谢玛斯先生了,还祝我们合作愉快!”

于是,案子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陆一琛跟玛斯商量了一下细节,于是告别之后,海安跟陆一琛也就走了。

海安很郁闷,为什么玛斯在看到项链之后,就同意了合作。

海安是忍不住好奇心的,于是也问了。

陆一琛看着她,“因为玛斯的儿子曾经也画过一个和你几乎差不多的设计图,名字就叫眼泪!”

听到这句话,海安的心底猛然颤动了一下。

“既然他的儿子有了,为什么还要我的?”海安反问。

“因为他的儿子已经出车祸死了,而设计图也被撕毁了!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