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42章:艳压群芳

不过现在看样子,箫声跟陆一琛的关系,很不一般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甚至,有些很微妙的感觉。

曾有人看到这一幕,说箫声喜欢陆一琛,所以曾有一度,传出陆一琛是个GAY的事情。

不过陆一琛好像并没有出面否认,只是带了一个‘女’人又一个‘女’人,那速度,都让人惊讶他的肾接受的了不。

海安坐在镜子面前,箫声给她上着妆。

“你喜欢琛?”最终还是箫声打破了寂静问。

“你觉得我眼光会这么……独特吗?”原本想说差的,但是一想到箫声对陆一琛的感情,她还是斟酌了一下用词。

箫声刚有不悦,看着她没那么直接,这才作罢,继续化着妆容,“那你们怎么会一起来这里?”

“我只是欠他一件事情,今天是来还债的!”海安闭着眼睛说,她这样的坦白直率,倒让箫声不禁勾‘唇’笑了一下,没那么讨厌她了。

“看来,你不喜欢他啊!”

“错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箫声又不悦了。

“我是很讨厌他!”程海安纠正。

箫声,“……”

这‘女’人如此直白,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“喜欢琛的人,可以从外环排队到内环,还绕几圈,不过说不喜欢她的,我倒是第一次听说!!”箫声说。

程海安嘴角挽起,“那你得感谢我,今天让你长见识了!”

箫声,“……”

“你知道慕晴吗?”箫声问。

“知道!”

“那你知道他们什么关系吗?”

“男‘女’朋友!”

“看来,你很清楚吗?”

“天天被当成炮灰,我不清楚也不行啊!”

箫声没忍住笑了起来,“那个‘女’人,的确讨厌的狠!”

听到这句,程海安抬眸看他,“英雄所见略同!”

程海安说话幽默,箫声越看越顺眼,本来打算给她‘弄’丑的,现在看来,改变心思了。

“今天晚上,慕晴也肯定会出席!”箫声说。

程海安一听,对哦。

如果慕晴也在的话,她跟陆一琛一块出现,岂不又是事儿?

“所以,我帮你化美点,今天绝对让你‘艳’压群芳!”

“你确定你不是想让我被慕晴灭掉?”程海安反问。

“谁灭掉谁,还不知道呢!”

程海安一拍桌子,“你懂我,继续!”

……

箫声笑了起来,真心觉得面前的‘女’人说话幽默,有趣,跟他见过的‘女’人,绝对不一样,正确的说,跟陆一琛之前身边出现的‘女’人不一样。

箫声心情大好,化妆也非常认真。

十几分钟后,化完妆,海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竟有几分恍惚。

箫声的技术真不是说的,虽然依旧是淡妆,但是海安看着自己的脸,‘精’致了不少,看起来更有立体感,而且她的肤质本就好,现在看起来,更加的莹白透亮,看着,恍惚间竟然有些不相信那个就是自己。

箫声说,“你的气质适合淡妆,浓妆只会显得你更妖!”

海安一笑,“底子太好,没办法!”

箫声,“……”

真的很想给她一个白眼。

化完妆,就是挑礼服了,箫声看着海安,总感觉白‘色’的衣服衬托不出她的气质,蓝‘色’又显得单调,最后,他一眼挑出一件宝蓝‘色’的礼服。

抢眼,高贵,又为她增添一份‘女’人的娇*媚。

海安在穿上那身长款修身礼服时,箫声的眸光都是欣赏的。

没有人比这‘女’人更适合宝石蓝‘色’了。

优雅的线条,张狂的‘色’彩,配上她‘精’致的妆容和蓬松的卷发,浑身竟透着一股空幽的宁静,却偏又带着一丝的娇媚,如夜晚的星,又如出水的白莲,美的让人无法移开视线。

箫声几乎敢断定,今天晚上,她一定会一压群芳。

正在他暗自赞叹的时候,陆一琛便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身后。

“好了没?”

话说完,他的视线便看到了站着的程海安,在看到她这一身装扮的时候,目光闪过几分的诧异。

虽然知道这个‘女’人很美,但是看着她的后背,曲线竟然也那么‘迷’人,她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若隐若现,散发着‘迷’人的光泽。

不由的,那双幽深的眸子眯起。

箫声在看到陆一琛的时候,朝他挑眉,妩媚一笑,“怎么样?可还满意?”

他这一问,海安才回头,看到陆一琛时,才知道他已经来了。

此时的陆一琛,一身正装,白‘色’的衬衣,黑‘色’的西装外套,‘胸’前的扣子开了几个,‘露’出健康的麦‘色’肌肤,他穿西服从来这样,不规则的穿,但是偏偏这样穿,却也能穿出一种味道,野‘性’,内敛的张狂,让人无法忽视。

他就是上天的宠儿,不仅拥有一副好的面孔,就连身材,也好的妒人,天生的一衣架子,穿什么衣服,都能穿出属于他陆一琛自己的味道。

海安勾勾‘唇’,看着他。

陆一琛却回神,眼眸定格在她的身上,嘴角勾了勾,“嗯,化腐朽为神奇!”

……

海安真心觉得,他不贬她,会死吗?

果然她不该对他有什么期望。

但是箫声看着他们,眸子眯了眯,感觉,他们之间有一种微妙的气氛……陆一琛对这个‘女’人,不一样!

明明这个‘女’人就很美,美的让人惊心动魄,他却故意说反话。

箫声的直觉告诉他,陆一琛有心思。

他看着海安的眼神,都带着一种独有的占有‘欲’。

海安习惯了陆一琛的毒舌,却慢慢的走到陆一琛的面前,勾‘唇’反击,“那陆总就不怕我这个朽木丢了您的脸?”

然而陆一琛却没有接话,而是抬起一只手,慢慢的朝海安的脸凑过去。

目光神情,海安看着他,放佛有种错愕的感觉。

陆一琛竟然也会有如此深情的目光?还是她的错觉?

海安有点恍惚,有点看不太真切。

不由的,海安都感觉空气都凝聚起来了,她也不敢‘乱’动,只是站在那里,一双美眸直直的看着陆一琛的手慢慢的朝自己的脸移动过来……

他想干什么?

不知为何,海安的心跳加速,脸也开始红了起来……

正在这时,陆一琛用手指轻轻的勾了一下她耳际的头发,然后挂在她的耳后,这才满意的勾起嘴角,“这样才完美!”

在海安还没恍惚过来的情况下,陆一琛凑近她,在她的耳边低喃一句,“今天晚上,你跑不掉的……”

这句话虽然看似正常,但是海安怎么听,都觉得怪怪的。

陆一琛却是一笑,转身离开。

夜晚,夜‘色’弥漫,灯光‘交’错。

车子在路上行驶,程海安手里拿着一个包包,看似平淡,但是如果仔细看的话,还是有一丝紧张的。

陆一琛扫了她一眼,“怎么,紧张?”

程海安抬眸,冲他微微一笑,“没陆总这么老练,多少有点!”

看着她的笑,陆一琛一刹那的恍惚。

这个‘女’人太美,可在心底知道,这个‘女’人也很腹黑。

扫她一眼,调开视线,目光看着外面。

程海安觉得无聊,缓解紧张,便开口问,“陆总,你跟那个箫声,什么关系啊?”

“没关系!”

“不是吧,他一口一个我家琛,陆总前几年关于你的绯闻,该不会是真的吧?”程海安忽然好奇心发作,看着他问。

夜晚,车里有点暗,但是很明显能看出陆一琛‘精’致的五官有些‘抽’搐,“什么绯闻?”

“你是个GAY啊……”

陆一琛嘴角‘抽’搐,“你想知道?”

程海安还没意识到危险,连连带头,“当然!”

陆一琛咬牙切齿,“要不要我在车里给你证实一下?”

程海安,“……谢谢,不用了!”

程海安立即坐的离他远远的,这个男人,玩笑真是开不得。

看着她,陆一琛眸子微眯,“看来程小姐很关注我,连我几年前的绯闻的事情你都知道!”说着,忽然凑近,“程小姐,你该不会在几年前就开始关注我了吧?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程海安颇显尴尬,随后笑着开口,“这倒没有,我是听公司的员工提起的,几年前,我还在国外呢!”程海安撇清关系。

“员工?那个员工?”

“一个已经离职的员工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程海安很聪明,知道陆一琛下面会说什么所以直接掐断了他的话,不过鉴于她这样的想法,也狠狠的怒视了她一眼。

“程小姐要是怀疑的话,可以找我证实,我不介意提供帮助!”

程海安再次坐的远远的……

名苑。

A市最豪华的的酒店,也是上流社会人的聚集地,能包下这里的人,非富即贵。

外面停了无数辆名车,想必,今天晚上的人不会少了。

车子停下,陆一琛从车上走了下来,海安也走下来。

海安参加舞会不会少,可是莫名的,这一次竟然有点紧张,她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。

“那个……陆总,我出现,会不会有点奇怪?”按理应该不是慕晴出场吗?换成她,别人指不定会误会什么呢!”程海安问,也不知道刚才跟箫声贫嘴的气势哪里去了,如果箫声在的话,此时此刻一定会骂她没出息的。

陆一琛双眸冷冷的扫他一眼,深邃的眸子里跳跃着怒意,“程海安,你现在该不会是想打退堂鼓了吧?”

“我只是感觉有点奇怪!”

“一点也不奇怪,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!”陆一琛一字一顿的提醒道。

好吧。

果然,吃人家嘴短,拿人家手短。

酒店的装潢可以用奢华来形容,金黄‘色’的‘门’,明亮的灯光照下来,美的有点梦幻。

可是更吸引目光的是那些名媛淑‘女’,还有一些业界数一数二的黄金单身汉,今天,势必有噱头。

海安挽着陆一琛的手臂走进去时,制造了一场的轰动。

几乎所有的人都朝‘门’口看去了。

“那个‘女’人是谁?那个集团的?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”

“是陆一琛新‘女’朋友吧?”

“开玩笑,难道你不知道陆总的‘女’朋友是慕晴,她可是A市的市/长千金,名正言顺的‘女’朋友未婚妻……”

“那这个就是他的临时‘女’伴吗?”

“错,是临时‘床’伴!”

……

各种说辞,各种嬉笑在耳边响起,陆一琛面无表情走了进去,妖孽的脸,风华绝代,那种由内而外散发的强大气场让人不由的心生钦佩,他就像是一个天生的发光体,走到哪里,都会引起无数的目光,男‘女’老少皆通杀!

海安跟着他走着,平时喜欢低调的她,也不禁被他的其场所渲染,腰板‘挺’直,同样也是面带微笑,温和,‘迷’人,对于身旁的那些低声讽刺仿若未闻。

不管什么场合,海安都懂得一个字,忍。

微笑,就是最好的秘密武器。

虽然大家的猜测各人各异,但是不可否知的是,海安一出场,压‘艳’群芳。

‘女’‘性’羡慕嫉妒恨的目光,男‘性’欣赏,赤*‘裸’占有的目光,各种各样,但是都充分的说明了,海安今天,绝对是‘艳’压群芳。

陆一琛嘴角微勾,似乎习惯了众人的目光,并不在意,只是那些男人的目光直直的看在海安的身上,却让他有点不爽。

直接带着海安走到主家面前,“乔伯父,恭喜你了,又得一标地!”

乔韦天正在跟别人谈话,听到声音,立即转过身,然而在看到陆一琛时,立即笑哈哈哈了起来,“一琛来了,还不是有你的支持,伯父我才能这么轻松,伯父还得谢谢你呢!”

“伯父见外了,你跟我父亲是世‘交’,我能帮的一定帮!”陆一琛客气的说道。

“好,伯父先谢过你了!”说着他的眼眸看了一旁的海安,一愣,随即眯起看着陆一琛,“这位是?”

陆一琛扭头看着海安,眸子微眯,幽深的瞳眸里散发着异样的光芒。

海安见陆一琛不出声,便主动微笑着开口,“乔总您好,我是陆式的员工程海安!”海安伸出手说道,她也看到乔韦天眸子里的那点疑‘惑’。

本该是慕晴的场合,却出现了一个她,她当然要解释清楚。

“你好!”乔韦天也伸出手握了握,随即看着陆一琛,朝他笑着说,“眼光不错,待会儿别忘记邀请你的‘女’伴跳一支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