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40章:可以对天发誓的

他刚走,宫爱琳就想起今天的一幕。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ШЩЩ.⑦⑨XS.сОМ 。

今天带着陆池去参加朋友的满月酒,可是在回来的路上却看到一对一个小男孩。

男的可以说是跟陆一琛小时候一模一样,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所以,才会怀疑陆一琛是不是在外面暗度陈仓。

等她让车停下来的时候,却已经找不到那小孩了,刚好他今天回来。

但却看不出任何的不对劲。

是他伪装的太好,还是根本就是人有相似而已?

不行,她一定要查清楚!

……

夜晚。

宫曜跟宫悦等没有睡觉,等着海安回来。

海安一进‘门’,手里抱着一大束的鲜‘花’,疲惫不已。

宫曜“哇”的一声,“好漂亮的‘花’啊,妈咪,谁送的?”说着,便跑过去,从她的怀里接过了‘花’,小‘女’孩对这些总是情有独钟的,宫悦也不例外。

海安疲惫不已,“不知道!”说着,她浑身虚脱了一样,直接甩掉高跟鞋,整个人软瘫在沙发上。

宫悦才不‘浪’费的,找了个‘花’瓶把鲜‘花’‘插’了起来,然后殷勤的跑过去,看着海安,展开自己的无敌笑容,“亲爱的妈咪,您辛苦了……”说着递上小手捶肩‘揉’背的。

“无事献殷勤,非歼即盗!说,有什么‘阴’谋!”海安白了宫悦一眼说,自己的‘女’儿什么‘性’格,她还不知道啊。

“没有了妈咪,只是看您这么累,是不是公司很忙啊?”

“嗯,累死了!”海安说。

宫曜趁机开口,“既然这么累,那不如讲点轻松的,妈咪,你们公司今天有什么稀奇的事情吗?”

海安认真想了想,然后指了指鲜‘花’,“那,那东西,害的我被老板骂了一顿,这算不算稀奇的事情?”

宫曜。

“为什么?”宫曜问。

海安无奈的挑眉,“他说影响公司形象,俗套!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宫悦,“……”

“借口!”宫曜说说道,“他分明就是嫉妒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这时,宫悦开口,“妈咪,上面写这煜,是谁啊?”

煜?

陆梓煜?

程海安认识的人里,只有陆梓煜一个叫煜的。

真的是他?

“不知道!”程海安说,并不想让他们多想。

“不过能知道你喜欢百合‘花’的人,妈咪,肯定是对你用心的!”宫悦说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“妈咪,老实‘交’代吧!”宫曜凑到她跟前问。

程海安想了想,看着她,“我怕你会吃醋啊!”

“这个你放心,喜欢妈咪证明他眼光好,我不会吃醋的!”宫曜大方的开口。

“真的?”

“嗯!”宫曜一本正经的点头。

“这应该是……我的一个学长?”

“就是那个JP公司的总裁?”

“我只是猜测,不确定!”

“帅不帅啊?”宫悦凑过去,这就是她一向关注的重点,只有帅的人,才能获得宫悦第一好印象。

对自己‘女’儿这个小‘花’痴,程海安算是服了。

“还行!”他说。

还行的话,在宫悦看来,是不过关的,“那就算了!”

“什么算了?”

似乎意识到说了什么,宫悦立即改口,“我的意思是,不帅的话,就不在考虑之内了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这颜控严重的‘女’儿,程海安不想说什么了。

“行了,不跟你们说了,我今天有点累,先去洗澡水了,你们也早点!”

“好,妈咪,晚安!”

“晚安!”

看着程海安走回房间,宫悦立即看着宫曜,“哥哥,怎么办?爹地没吊出来,又搞出来一个情敌!”

宫曜却微微一笑,“我怎么觉得爹地已经上钩了?”

“是吗?”

“那束‘花’就是最好的证明!”宫曜指着说,其实,似乎他们什么都不用做,一切都在按照他们发展的期望在走。

……

翌日。

程海安休息,不用上班。

程海安想着,回来这么久都没有带他们到处走走。

于是,当下就决定带他们出去。

可是让她想不到巧合的是,程海安刚带着他们出‘门’,一辆车子便停在了他们的面前。

程海安蹙眉,看着车上下来的人,皱起了眉头。

“爸?”

程华天从车上下来,看着程海安,也难以置信的蹙起眉头,“真的是你,海安?”

程海安不知道该说什么,只是蹙着眉头。

这时,程华天看着她手边的两个孩子,“这是?”

“我孩子!”程海安说,但显然脸‘色’不是很好。

“你孩子?你结婚了?”程华天难以置信的问。

程海安的眼神看向别处,程华天看着宫曜跟宫悦,总觉得有些眼熟,但是又不说上来再哪里见过。

“你结婚怎么都不告诉爸一声!”

程海安冷笑,“我没有结婚!”

“没有结婚,那你……”看着四周,程华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“你现在跟我上车,我们换个地方说话!”

该来的,躲不掉,程海安带着宫曜跟宫悦上了车。

程家。

程华天也算是小有成就,有个自己的小公司,虽然规模不大,但是也够可以了,郊外还有一个小别墅。

程海安带着宫曜跟宫悦刚走进去,袁琳从楼上下来,脸刷的一下就变了‘色’,这个小贱人又回来了。

但是碍于程华天在,她也不好发作。

“哟,我当是谁回来了呢!”袁琳‘阴’阳怪调的开口,慢慢的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在看到袁琳之后,程海安的脸‘色’更差,如果当初不是因为这个‘女’人,她的妈妈也不会……

不过这么多年,都过来了,程海安也已经学会接受和无视了。

程海安直接没理他。

不过宫曜跟宫悦却察言观‘色’,也能看出一点,对于程家的情况,程海安给他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外婆,但是她去世了,其他的,他们知道的并不是很多,程海安不爱说。

“爸,有什么事情,你就直接说吧,我还有事儿!”程海安淡淡的说,都不正眼看一眼袁琳的。

程华天看着程海安,几年不见,她更漂亮了,身上更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程华天问。

“一个月前!”

“回来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

“你关心吗?”程海安反问。

程华天语塞,看着程海安,“我是你父亲,怎么会不关心你!”

这几年,她在国外,多么辛苦,曾有一次她急需用钱,给程华天打电话,可是他却借公司最近很多事情,没有给她。

从那一次开始,她便发誓再也不会跟程华天开口,从那之后,她便再也没有给他打过一个电话,可是没想到,今天会这么巧合的碰上。

想到这些事情,程海安不想提,有些事情,自己知道就好。

嘴角溢出一抹淡淡的冷笑。

见程海安不说话,程华天的视线放在了宫曜跟宫悦身上,“这两个孩子哪里来的?”

看着宫悦,简直跟程海安小时候一‘摸’一样,难道是……

“我生的!”

“你生的?你没结婚,哪里来的孩子?”程华天不可置信的问。

“没有结婚就不能生孩子吗?”程海安反问,当初她还不是搞大了袁琳的肚子,才会‘逼’死她妈妈的,这点,程海安怎么也无法忘记。

“你”

“你就是这么跟你爸说话的?”袁琳走了过来,开始挑拨离间。

不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她也早就习以为常了。

她扭过头看着袁琳,“我在跟我爸说话,跟你有关系吗?”

“你”

“海安,怎么跟你妈说话呢!”程华天开口。

“她不是我妈!”程海安立即反驳,“我妈,从来就只有一个,如果爸你忘记了,可我没忘!”

“你”说起这个,程华天无言以对,这件事情,他承认有愧于程海安。

“华天,你看她,她怎么这样说话!”这时,袁琳扑过去,看着程华天可怜楚楚的开口,看着这个样子,程海安嘴角溢出一抹冷笑,不对着程华天的时候,她可从来没有‘露’出过这样的表情。

她不当演员,真是可惜了。

程华天想了想,开口,“海安,向你……道歉!”口‘吻’,是命令式的。

程华天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袁琳的脸上都是得意的表情。

程海安冷笑,“我不觉得我有错,我为什么要道歉!”

“你……我就是这么教你的?”程华天瞪着眼睛看着程海安。

“爸从小教育我比较少,所以不知道!”

“你”程华天气的青筋都凸显出来了。

“如果没什么事情,我先走了!”程海安一刻都不想多留,她不想让宫曜跟宫悦看到这些不太好的事情。

“站住!”程华天开口。

程海安脚步怔住,回头,“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孩子到底是谁的?”程华天问。

“孩子到底是谁的,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们是我的孩子!”程海安一字一顿的说。

程华天知道,她在暗示自己所做的,这么多年,她始终还是没有释怀。

不过一边袁琳听到后,冷笑了起来,“原来是未婚先孕啊,海安,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可是很给你爸丢人的,你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,你爸还怎么出去见人啊!”袁琳悠悠的说,那样子,一副为了程华天着想的样子。

她的话刚说完,程海安一个眼神瞪了过去,充满了警告。

袁琳一怔,以前如果是跟程海安打打闹闹,那都是表面的,可现在程海安的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慑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