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38章:影响公司形象

翌日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海安起‘床’,如往常一样收拾,然后去上班。

可是也不知道这两只怎么了,一个给她做好了早餐,一个给他搭配好了衣服。

“妈咪,美美的上班才能多赚到钱,才能养我们啊!”宫悦卖萌说,就是为了不让程海安起疑心。

“妈咪是靠能力,不是靠脸!”

“脸也是能力的一部分!”

海安,“……”

海安平常化妆也都是很淡的,天生底子好,所以淡妆很适合她。

整体下来,海安比平常打扮的更加鲜丽了一点,因为宫悦给她挑选的颜‘色’,都是靓丽抢眼的那种。

黄‘色’雪纺上衣,衬的她肌肤胜雪,白‘色’的九分‘裤’,将她的‘腿’延伸的笔直而修长,脚踩了一双‘裸’‘色’的高跟鞋,看起来,清纯又时尚,宛如二十出头的姑娘,虽然,海安今年才二十六岁。

“妈咪去上班,又不是去选美,不用打扮的这么抢眼吧!”海安有些为难说。

其实在衣服上,她更喜欢白‘色’跟紫‘色’。

这时,宫悦开口开口,“妈咪,虽然你平常很漂亮,但是‘女’为悦己者容,打扮的漂亮,别人看着你舒服,你工作起来也很舒服!”

“可是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,打扮成这样,会不会有点装嫩?”海安斟酌。

宫曜摇摇头,一本正经的,“不,妈咪,你本来就很嫩!何来装嫩之说?你要是装嫩,天下的那些装嫩的人是不是都要去死啊?”

这话,海安听起来特别舒服顺耳。

目光征求似得看向宫曜,宫曜也一本正经的点头,“妹妹说的没错!”

“……好吧!”海安虽然也不知道这两只的目的,但是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海安也不列外,于是,听了他们的话,上班去了。

她刚走,宫悦就开口,“这应该是爹地喜欢的类型吧!”

“应该吧!”宫曜想了想说,原本想把海安打扮成十八岁的样子,但是怕爹地口味轻,所以斟酌了一下,才把妈咪打扮成二十岁的‘摸’样。

“不管了,不行再换!”宫悦说。

宫曜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……

如往常一样,海安走进公司。

但是那回头率,百分之百的。

“程小姐,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哦!”走过的人朝她笑着打着招呼。

海安朝他们微笑点头,谦虚的笑着,“谢谢!”

虽然海安才来这里上班没多久,但是整个公司传遍了,设计部来了一个美‘女’设计师。

海安待人温和,只要不犯她的,她都很温和,所以几天下来,她的人缘还是很不错的。

走进设计部的时候,也是获得不少的赞美,只不过,海安还是喜欢低调,那两只什么目的,她又不是不知道,只是不想去打击他们的信心而已,索‘性’也就听他们了。

因为陆一琛总不会因为她打扮的好看就看上她!

刚进设计部,就连云朵都说,“海安,你打扮的这么抢眼,你就不怕慕晴找你事?”

海安挑眉,“如果她真有这么无理取闹的话!”

“哈哈哈,放心,她今天没来!”朵朵笑着说。

“没来?为什么?”从海安出现在这里之后,她可谓每天都来,今天没来,才觉得奇怪。

云朵纵肩,“鬼才知道!”

两个人相视一笑。

正在这时,忽然‘门’口有人喊了一声,“请问哪位是程海安小姐?”

大家都听到声音,同时朝‘门’口看去,只见一个快递员,手里捧着一大束的鲜‘花’,包扎的很是漂亮,显眼。

顿时,各种羡慕的眼神朝海安砸去,海安有点愣愣的,想不到有谁会送‘花’给她,可是她还是开口,“我是!”

“你的鲜‘花’,请签收一下!”快递员说道。

海安走到跟前,“知道谁送的吗?”

“没有留署名,但是上面有张名片!”

海安接过单子,在上面签了下,然后抱住鲜‘花’,“谢谢!”

“不客气!”

于是,快递员走了。

他前面刚走,后面云朵首先扑了上来,“哇塞,这么大一束‘花’,谁送的,嗯?”

海安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!”

“追求者?可是为什么不是玫瑰‘花’?”朵朵皱眉问。

“这个是我最喜欢的‘花’!”

云朵嘴巴张了张,很惊讶,然后笑着说,“看来送‘花’的人,对你很了解嘛!”

海安皱眉,看着鲜‘花’,然后拿起卡片,打开,上面只有一句英文,“Luckytomeetyou,Happyeveryday!”

意思是,很幸运的遇见你,快乐每一天!

署名:煜

“煜?那个煜?”云朵问。

煜?

程海安也蹙了下眉,“难道是陆梓煜?”

“陆梓煜?JP的总裁?”云朵惊讶大叫,对号入座了一下。

“这个……”

“我听说他还是你的同校学长,他是不是在追你啊?”云朵好奇的问。

云朵的这一句话,起了带头起哄的作用,大家都表示好奇,都问海安是不是真的!

海安也皱皱眉,其实,她也不确定是不是,如果真的是的话,陆梓煜这么唐突的送她‘花’是什么意思?

正在他们起哄的时候,一个人忽然中规中矩的喊了一声,“陆总!”

大家的起哄也随即停住,转身看着身后的人。

陆一琛站在身后,一身黑‘色’衣服,将他的身材衬托的‘挺’拔英俊,‘精’致的脸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,然而他的眸子在看到海安怀里抱着的鲜‘花’时,勾起一抹冷的讥笑。

送‘花’!

真是够幼稚的!

在陆一琛看来,送‘花’追‘女’人,是最幼稚,最俗套的办法。

陆大爷是没为‘女’人发过愁,从来不知道追‘女’人的辛苦,因为他从来都不需要追‘女’人,都是‘女’人自动倒贴的。

“看来大家都很闲,都不用工作吗?”陆一琛幽幽的说道,声音不大,语调却冷的惊人。

于是,他的一句话,大家都灰溜溜的赶紧回到工作岗位上去,开始工作。

海安也是识趣的人,不想跟陆一琛有当面冲突,也抱着‘花’就要走。

“程小姐……”忽然,陆一琛幽幽的开口。

程海安脚步一怔,有些事情,真不是想躲就能躲过去的。

扭过头看着陆一琛,谄媚一笑,“陆总有什么事情吗?”

白皙的小脸挂着干净的笑容,一身的打扮将她衬托的清纯靓丽,而此刻,她的怀里抱着一大束的鲜‘花’,看起来,清纯的有点梦幻,梦幻的有点不真实。

陆一琛的眸子微眯。

“以后低调点,你是来这里工作的,穿成这样,很容易被大家认为你是一个‘花’瓶的!”陆一琛一字一顿的说,言辞有些锋利。

不是笑里藏刀,是笑里藏针。

扎的你疼,也看不到伤口!

虽然海安穿这身很好看,但是他莫名的就是不喜欢大家把眼神放在她的身上!

海安的嘴角‘抽’搐了一下,陆一琛,你大爷的,有必要说话这么毒吗?

欠你钱啊!

靠,说她是‘花’瓶,MK集团多少‘女’人比她打扮的漂亮多了,她怎么就不去说别人,偏偏喜欢找她的麻烦?

跟慕晴一个德行。

虽然心里不满,但是海安也不好发作,谁让人家是老板,是她的顶头上司呢!

这是一个身份硬就硬的社会,她必须妥协。

“是,谢陆总的提醒,至于是不是‘花’瓶,时间会证明一切,何况,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!”程海安微笑着说,她的笑谦卑却又点到即止。

陆一琛点头,嘴角的笑意更深,只是不达眼底。

“所以,在时间还没有认证之前,麻烦你就先低调点!”他逐字逐句。

总之一句话,你必须服从!

四目相对,两个人的对话,就像是一场不见血的战场,‘波’涛汹涌。

云朵看着两个人之间,就觉得有点怪怪的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陆总!”海安不想跟他纠缠下去,最好的办法就是妥协。

但心里还是忍不住委屈,都是家里的那两只,非让她穿成这样上班,行了,被陆一琛找到刺了!

陆一琛最喜欢的就是看海安服软,感觉很有挑战‘性’,那比他敲定一个过亿的case都要有成就感的许多。

“明天把你的新作品放到我的桌子上!”说完陆一琛转身就要走。

明天……

靠!他绝对是故意的!

程海安在心里将他祖宗八代给问候了一遍。

不过,哪有如何?海安就是喜欢在逆风中成长,只会让她变得越来越强悍。

一天算什么,她曾经有三个小时创造出作品的记录。

“我知道了!”海安依旧微笑着开口,但也只是皮笑‘肉’不笑,对陆一琛,完全没必要好脸‘色’。

陆一琛刚要走,却忽然想起什么,扭过头看着她,“哦,对了,以后要谈恋爱,可以在家里谈,不要让人把‘花’送到公司来!”说着,鄙夷似得看了一眼她手里的‘花’,嘴角勾起挑衅的笑,“影响公司的形象,俗套!”留下这几个字,转身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了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影响公司影响?

俗套?

程海安的脸‘抽’出下

她也见过不少人送‘花’,怎么就不见陆一琛说呢?

他这分明就是针对自己!

陆一琛这个变态!

程海安N次在心里问候他大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