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35章:恶意的吻

苏泽凯皱眉,“难道你被包了?”

他完全是下意识的猜测。

顿时,海安脸‘色’一变。

果然,渣男,无可救‘药’。

海安扭过头看着他,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,“你以为所有的人都跟你一样吗?”

苏泽凯皱眉,脸‘色’不悦,“你说什么?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你比我更清楚!”说完海安已经不想跟他多说什么,转身就要走。

苏泽凯却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你等等!”

海安回过头,目光冷冷的看着他,“放手,贱男!”

苏泽凯的脸‘色’更是难堪。

她相信之前他们是爱过的,只是这一切都跟他的前途比起来,微不足道而已。

海安刚要再说什么的时候这时,一个‘女’人走过来,“怎么了,亲爱的?”

一个身穿黑‘色’‘性’感短裙的‘女’人走了过来,一只手搭在苏泽凯的肩膀上,声音嗲嗲的问道,然后目光看向海安,眉头一皱,“她是谁?”

苏泽凯哑然,不知道怎么介绍。

海安的眉头忽然一挑,清澈的眸子闪过一丝的狡黠,心里又腹黑起来。

她一笑,清纯而真实,“苏泽凯,没想到你还在干这一行!”

这一行?哪一行?

安娜皱眉,目光疑‘惑’不解的看着苏泽凯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苏泽凯,我听说,以前包/样你的那个老‘女’人得了艾滋去世了,怎么样,你有没有去检查一下?”海安笑着问道,然而在看到那个‘女’人眼底的惊恐时,眼底闪过一抹狡黠。

“泽凯,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安娜惊恐的问道。

“不是这样的,你别听她胡说!”苏泽凯走上前,想要解释。

“你离我远一点!!”安娜吓得赶紧后退,吓得面容失‘色’,感觉他是个病菌一样嫌弃。

苏泽凯无奈,看着她解释,“安娜你相信我,她是我的前‘女’友,她这样说只是想报复我,她是故意的!”

“是啊,所以在发现你是什么人的时候,立刻甩了你!”海安不紧不慢的说道。

“你”苏泽凯怒视她。

没想到几年后的程海安,竟然这般腹黑。

而苏泽凯的‘女’朋友,也看着他,后退几步,脸‘色’‘阴’狠,“苏泽凯,我真看错了你,如果我有什么事情,一定会不会放过你!”

说完转身急急的跑掉了。

“安娜,安娜!”苏泽凯急急的喊了两声,最后看着人跑的不见人影。

海安站在一旁,脸‘色’酡红,嘴角却挂着一丝得意的笑,真爽!

而苏泽凯却气的不行,顿时扭过头看着海安,凶神恶煞,“程海安!!”

海安却不屑的扫了他一眼,嘴角勾起冷笑,“这是对你当年的惩罚,如果你真的是个男人的话,就靠自己的本事,靠‘女’人算什么?”

“你”

海安懒得跟他废话,转身就要走。

苏泽凯却一把抓住她,“想走?”

海安一愣,扭过头看着他,“放手!”

“不放!”

海安真觉得自己的眼睛瞎了,以前怎么会看上苏泽凯这样的渣男!

几年没见,他更贱了!

海安刚要发怒,身后却传来一阵不问不愠声音。

“放手!”

海安一愣,这个声音……

苏泽凯也是一愣,随即回过头看去,在看到陆一琛的时候,苏泽凯的脸‘色’变了变。

如果业界还有人不认识陆一琛的话,那就是瞎了眼了。

苏泽凯的脸‘色’立马改变,“陆总?”

陆一琛走了过去,脸‘色’‘阴’沉,冷眸一扫,“放开!”

苏泽凯二话没说赶紧松开手,“陆总您……”

“滚!”

……

苏泽凯的脸‘色’更难看,吹在身体两侧的手握了握,站在原地,却不敢反驳一句。

“是自己出去?还是我找人丢你出去?”陆一琛幽幽的问道,眸子一片凌厉。

陆一琛是谁,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,MK集团的总裁,富豪排行榜前三,在A市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他的一句话,A市都会颤抖一下!

苏泽凯无从反驳,极不甘心,却又无可奈何,看了一眼一旁的程海安,握紧拳头,不甘心的走掉了。

看着他走了,海安喘了一口气,抬眸,看着陆一琛,“谢谢陆总!”

陆一琛却垂头,幽深的目光看着她,“他是谁?”

“人渣一个,不值一提!”海安随意一说,并不想跟陆一琛说那么多,因为如果不是苏泽凯把她卖了,她也不会到陆一琛的房间去……

潜意识里,海安不想提起这些。

陆一琛却一挑眉,目光深邃,直直的看着她,一双眸子,像是有魔力似得,要看穿她的心底。

那样的眼神,让海安心惊。

这男人,真妖孽!

海安并不想跟他耗下去,转身就要走。

“你去哪?”陆一琛却忽然一把抓住她的手。

“卫生间!”

“去卫生间干什么?”陆一琛问。

……

海安。

陆一琛,你问的问题还能再有营养一点吗?

但是陆一琛却是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,一挑眉,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

“不然陆总还想怎么样?”海安反问。

“我帮了你,就这样走了?”

“我已经说谢谢了!”

“一句谢谢就想算了?”

“不然呢?陆总还想干什么?”

两个人的对话,直接而有力,也许是酒‘精’的作用,海安抬头目光直视着陆一琛。

脸‘色’酡红,看起来,分外‘迷’离醉人。

猛然间,陆一琛将她带入到一边,直接将海安压在墙上,他的身体也覆盖而来,贴近她,整整比海安高出一头多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海安拧眉,不悦的问道。

陆一琛却将她紧紧的禁锢着,眯着眸子,薄‘唇’轻启,发出磁‘性’的低声,“你跟陆梓煜是什么关系?嗯?”

陆梓煜?

海安拧眉。

他这是什么意思?

海安看着他,“陆总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字面意思!”

……

“这是我的‘私’人问题,不方便跟陆总‘交’代!”海安说道。

一听这话,陆一琛的直直的看着她,那眼神,似乎想要把她看穿。

忽然间,他笑了。

笑的妖孽横生!

可是为什么那样的笑,让海安感觉到‘毛’骨悚然呢!

下一秒,海安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,陆一琛的脸猛然间在她的面前放大,对着她的‘唇’便‘吻’了上去。

直接撬开她的贝齿,在她的口腔一阵肆*意*掠*夺,正如他的人一样,干净利索且霸道!

海安有那么一刻的脑子短路。

没有推开,也没有拒绝。

反而,享受这个‘吻’!

陆一琛的嘴‘唇’很柔,也凉,也很薄,让她想起一句话,男人薄‘唇’,也薄情!

海安闭着眼睛,脑袋有些‘混’‘乱’。

正在这时,慕晴的一声喊声,才停止了两个人的‘激’*情*深*‘吻’。

陆一琛放开她,邪魅的眯着眸子,压低了声音,“这个就当做是你的回报!”

……

看着他大摇大摆的走掉,把慕晴揽入怀里,然后一块进入包间,那亲昵的样子,放佛刚才跟她在一起的人,不是他一样!

不知为何,心底竟然有点酸涩。

海安甩甩头,让自己清醒一下,她努努嘴,暗自诽腹,真是一个滥*情的男人!

海安再回去的时候,大家依旧玩的很嗨,她也喝不了了,独自一个人坐在一旁,保持清醒。

大家估计玩到有十一的时候,才打算散局,各自回家。

酒吧‘门’口。

大家都想着要怎么回去。

差不多,大家都是打车回去的。

海安也这么打算。

这时,陆一琛跟着慕晴从里面走了出来,看着海安,“程小姐,你住哪里?要不要我跟一琛送你一程啊?”

慕晴脸上的笑,炫耀成分太多。

“不用了!”海安谦卑的笑着,并没有看陆一琛一眼。

正在这个时候,一辆车子随即停在了海安面前。

朵朵从里面‘露’出头,喊道,“海安,上车!”

海安回头,便看到是李渊的车,朝朵朵眨了一下眼睛,来的真是太及时了。

她转身看着他们,“不麻烦你们了,我先走了!”于是,转身,朝李渊的车走去。

开‘门’,坐进去,车子开走。

陆一琛看着程海安的背影,眸子愈渐的黑了,深不见底……

……………

“她又找你麻烦了!?”朵朵看着她问。

“没,只是虚荣心作祟炫耀一下而已!”海安说。

……

海安回去的时候,酒意已经消散了很多。

已经很晚了,宝贝还没睡觉,一直在等着她。

只要一想到家里有两只宝贝,她就觉得生活一直充满希望的。

“宝贝,妈咪回来了!”海安喊了一声。

宫曜正在厨房做东西。

“妈咪,你回来了?”宫曜走过去问道,可是刚走近,小小的眉头皱起,“妈咪,你喝酒了!”

海安,糟糕,她忘记宫曜的嘱咐了!

她朝着宝贝讨好的一笑,“一点点!”

宫曜皱了皱眉。

海安赶紧转移话题,“这么晚了,你在做什么?”

“知道你没有吃饭,我在给你煮面!”宫曜说,“你回来的太及时了!”

海安凑过去,“曜曜,你真是妈咪的好儿子!”刚要亲一口,宫曜却嫌弃的推开她。

“妈咪,你还是先洗个澡吧!”宫曜皱着稚嫩的眉头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