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371章: 宫曜宫悦离开

陆一琛白了她一眼,视线不经意的从云意的身上扫过,“你还需要报销吗?”

芷萱连连点头,一副苦情的样子,“当然啦,像我们这种生活在阶层底下的人,去一趟回来得破产!”

云意特别上道,立即笑着开口,“我养你!”

听到这话后,陆一琛挑眉,那眼神似乎在说,看到没,有人养你。

芷萱不止不领情,反而瞪了他一眼,“谁要你养了?”

“当然是我自己,你在法国的一切我都包了。”

芷萱无奈极了,白了他一眼,“怎么哪儿都有你?谁让你包了,我才不稀罕呢!”

“稀不稀罕是你的事儿,给不给是我的事儿!”云意笑着说,那样子似乎看起来永远都不会生气一样。

芷萱真的是无奈到家了,跟这种人根本说不出什么,索‘性’直接不说了,坐在一边跟程海安聊关于拍婚纱照的事儿。

云逸不急也不气,反而饶有兴趣地坐在她的对面,听着她的谈话,纵然听不懂,但是只要看到她就心情很好的样子。

程海安坐在一边看着,也是笑着不语。

云意这种宠溺的程度,也是没谁了!

他一直盯着看,芷萱就装作看不到的样子,爱看就让他看去吧!

跟程海安聊了一阵子,询问去的时候要带的东西,以及到那边要购物的东西,‘女’人了解这些东西来总是不亦乐乎。

云意就在一边听着不说话,时陆一琛端着红酒走了过来,递给他一杯,眼神略显无奈,似乎在说看到没,这就是‘女’人,这就是‘女’人之间的话题,生活,完全听不懂,‘插’不上嘴。

云意笑了笑,表示自己也离这种生活不远了,不过他愿意!

端起杯子,跟陆一琛碰了一杯,两个男人悠闲地喝着,听着她们的对话,虽然说听不懂,但是还是能记住一些关键词的,两个男人虽然都不说,但是也都各怀心思。

正在这时,宫曜宫悦走了进来,神‘色’略显匆忙,“爹地,妈咪!”

看着他们俩,陆一琛眉头蹙了下,“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?”

程海安也打断了谈话,视线看向他们兄妹俩,沉默,不语,等着他们开口。

宫悦的眼神看了一下宫曜,把问题丢给了他。

宫曜深呼吸,开口,“你们是要去巴黎拍婚纱照吗?”

“是啊,怎么了?你们兄妹俩也是要一块儿去的,到时候还要拍全家福。”程海安笑着说。

听到这话,宫曜眉宇闪过一丝为难。

“怎么了,有话就直接说。”看得出他们的为难,陆一琛索‘性’直接问了。

宫曜也不隐瞒,开口道,“是基地那边出了点问题,所以我跟妹妹要一块回去。”

一说起这个,程海安的眉头便担忧的起来,虽然知道他们俩迟早都是要走的,可是当事情真的来临时,她却还是舍不得。

“现在就要走吗?”海安问,事情发生的太突然,她一时之间难以接受。

“是的,事态紧急,我们俩必须现在离开,妈咪,到时候我们俩办完事后,直接去法国找你好不好,到时候我们再一起拍全家福。”生怕程海安会不开心,宫曜想着办法哄她。

程海安蹙着眉头,纵然不舍,可也没有说什么,因为她感觉改变不了什么结果,再多说什么,只会给他们俩增加无谓的负担。

“对呀,妈咪,我们俩办完事以后就立即去法国找你,好不好?”宫悦也问。

想了下,程海安点头,“好!”

天知道,她说出这句好的时候,心中有多么的不舍。

她也知道他们从事的工作,所以每一次的离开都代表着危险降临,他们俩还这么小程海安怎么放心的下?

可是她又知道这根本是无法阻止的事情。

所以纵然不舍,她也得答应。

没想到程海安会这么利索的答应,倒是在宫曜和宫悦的意料之外。

“妈咪,你说真的?”宫悦兴奋地问。

“难道还可以说假的吗?”程海安反问。

宫悦立即笑呵呵的凑过去撒娇,“我就说了嘛,妈咪是最明事理的人,才不会生气呢,对吧,妈咪。”宫悦对着宫曜说,又喜滋滋的看着程海安。

“不用给我戴高帽子,到时候你们要不去法国,我可就生气了。”这话半真半假,他们也听不出来是真是假,不过按照他们的计划,应该是没有问题的。

双胞胎连连点头,“嗯嗯,一定的!”

纵然不放心,可是为了让他们俩放心的离开,程海安还是勉强的‘露’出一抹笑。

陆一琛的心情比程海安的要放宽一点,而且在他的认知里,就是应该出去闯一闯,纵然他们年纪小,但是他们的智商却很高,现在能出去锻炼一下,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儿。

目光看向他们,“什么时候动身?”

“马上就要动身,‘花’语已经在收拾东西了。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点了点头,“不管怎么样,万事小心,有什么事儿随时跟我打电话。”

“知道了爹地!”宫悦乖巧的说。

于是一个多小时后,‘花’语过来接他们,“东西都收拾好了,我们该走了。”

宫曜点了点头,随后视线看着程海安,目光全是不舍。

说是一回事,可是真正离开的时候又是一回事儿。

血浓与水,他们怎么可能毫无牵挂的离开?

“那妈咪我们走了……”宫曜声音低沉了下来,纵然表情上看不出什么,但是他哽咽嗓子还是出卖了他。

程海安却是笑着,“好啦好啦,走吧,走吧,反正很快就会在法国见到了。”

宫曜重重地点了点头,宫悦还是有几分不舍,直接冲上去抱住了程海安,“妈咪……”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不舍和撒娇。

程海安眼圈发红,可是嘴角依旧带笑,“好了好了,别撒娇了,不管怎么样,他那边一定要听话,注意安全,记住,不管什么时候,妈咪的要求只是让你们平安健康!”

听到程海安的话,宫悦的眼圈红得更厉害了,头埋在她的身上,怎么都不肯撤开!

这一幕看得人都有些不忍,不过谁也没有说什么。

良久之后,宫悦自己主动放开了,尽管眼圈发红,但是她看着程海安,目光坚定,“妈咪,到时候我们法国见。”

程海安笑着点了点头。

这时‘花’语在身后开口,“好了,时间到了,再不离开的话,就要误机了!”

双胞胎这才不得不转身离开。

他们把两个孩子送到‘门’口。

“妈咪,你的婚礼我们一定会参加,不用担心我们,一定会好好的。”宫曜说。

听到这话之后,程海安感动得不行,他笑着重重地点了点头!

“爹地,妈咪我就‘交’给你了,一定要保护好她!”宫曜嘱咐!

“放心吧,这次我一定会保护好她的,你们俩也要多多注意。”

彼此真心的点了点头,最后双胞胎上了车,‘花’语直接驱车而去。

很快,车影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。

程海安并未着急离开,而是一直站在‘门’口,直到车影消失之后,她的眼泪才没有控制住掉下来。

陆一琛见状,伸出手抱了抱她,“放心吧,他们不会有事儿的,他们那么聪明,一定不会有任何问题的。”

听到这话后,程海安抬眸看了他一眼,陆一琛却对她安心一笑,她没有再多说。而是直接将头靠在他的‘胸’怀,那个让她备感安全的地方!

其实这话也只是陆一琛用来安慰她的,他也很清楚这样的危险,但他只有这一个选择,别无他选,所以他只能这样相信着,相信着……

希望她们俩不要出任何的事情,哪怕让他付出一切来‘交’换,他都在所不惜。

只要他们俩能够好好的。

这就是父亲,纵然很担心,但还是会放手一搏,让他们自己去飞翔,去创造。

她们两个人‘性’格互补,刚好可以把他们的‘性’格完全挖掘出来。

……

车上,宫悦看着宫曜,眼圈微红,“你看到妈咪的样子了吗?”

宫曜点了点头,怎么会没有看到,只是他们都不喜欢哭哭啼啼离别的画面而已。

“没想到妈咪这次这么容易就答应了。”宫悦诧异的说,虽然庆幸,却也有点失落,不被你念叨他们还‘挺’不习惯的。

宫曜想开了下,开口,“就算不愿意又能怎么样?妈咪也是为了不让我们担心,想太多。”

“但是看着妈咪的眼睛好想哭啊!”宫悦说,听到这话,宫曜愣了下,因为他也有一样的感觉。

“好了,别想那么多了,想得再多,只是让我们心里不好受而已,还不如想一些其他的让时间变得快一点过去,这样,到时候我们又能跟妈咪见面了。”宫曜说,其实他也不想离开,只是没有办法而已。

听到这话,宫悦郑重的点了点头,“对,哥哥说的对,只要我们同心协力,一定就不是什么问题!”

宫曜笑了笑,并没有再说其他的,而这辆车以200时速往机场的路上开去……

……

最近能持续更点,抱歉,凉了那么久,尽量会多更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