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367章: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

翌日。≤79,.▽.o√

芷萱‘迷’‘迷’糊糊的醒来,头疼不已,侧过头,慢慢的睁开眼睛,然而在看到面前的人后,她愣了下。

瞬间整个人清醒了很多。

她睁大眼睛,一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,而是真的,猛然坐了起来。

旁边躺着的人,不是别人,正是云意。

所以昨天,她把他给睡了?

我去!

她忍不住在心里暗骂自己。

可到底是她睡了他,还是他睡了她,这她不清楚,唯一清楚的就是,他们俩此刻躺在‘床’上,一丝不挂。

芷萱想‘弄’死他的心都有。

可是事情到底怎么样,她也不清楚,而且,看着云意,她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与担心。

所以,犹豫了许久,最终她选择悄悄离开。

慢慢的从‘床’上下去,从地上一点点捡起衣服,生怕云意会醒来似得,时不时回头看一下,好在云意没有要醒来的迹象。

她一点点将衣服套上,可是她的小内内不知道哪里去了,找来找去,都找不到,急的她在房间里转来转去。

“应该在椅子的下面!”这时,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
芷萱听到后,整个人一怔,回头,诧异的看着身后的人,而此刻,云意一直手撑着脑袋,‘精’致的五官笑‘吟’‘吟’的看着她。

芷萱吓得,立即拽下被子将自己遮住。

“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

“你醒的时候我就醒了!”

所以他一直都在看着自己?

那么她刚才的窘态,他都看在眼里了?

想到这里,她的气更不打一出来,“死流氓!”

云意并没有因为这三个字而生气,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开心,她的声音细软,从她的嘴里骂出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凶他,而像是在撒娇……

想到这里,他调转了一下身姿,直接朝她凑过去,趴在穿上,笑‘吟’‘吟’的看着她,“骂的很好听!”

芷萱简直无语了。

看着他那样子,气的不行,现在想当着他的面穿衣服也是不可能,“你先出去,我要穿衣服!”

“你见过流氓在别人换衣服的时候,出去的吗?”他反问。

“你——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芷萱气呼呼的看着他问,这个男人怎么那么讨厌。

云意不急不气,冲她眨眼,“想让你负责!”

“负什么责?“

“昨天你对我做出那种事情,难道你不想负责吗?”云意问。

所以说,昨天真的是她主动的?

芷萱懊恼不已,不过也就是在心里懊恼,看着云意那样子,她深呼吸一口,“大家……”

“别跟我说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之类的话,我玩不起,纵然我是个成年人,我也想吧我的第一次给我一辈子最重要的人,所以,你要对我负责!”

芷萱差点没一口气给憋死。

第一次?

开什么国际玩笑。

眼神在他的身上打量了一番后,“你能正经一点吗?”

“你看我哪里不正经吗?我可是很认真的!“云意说。

芷萱都要醉了。

云意看着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可是说起这些话来,特别的有违和感,让芷萱有点接受不了。

她深呼吸,“我,我不想跟你谈论那么多,我要穿衣服,你先出去!”

“可是我现在也没穿衣服!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所以你要我现在起来吗?”云意问,不带她开口,云意就作势要站起来。

“啊!”芷萱吓得立即捂住眼睛,看着她的那害羞的样子,云意笑了起来,不过依旧站了起来,只是她穿着一条‘裤’子,只是上身‘裸’搂着,他的皮肤有点偏白,但腹肌很明显。

平常他穿衣服多是偏白‘色’,看起来很干净,不像是有肌‘肉’的样子,而此刻看着,身材却出乎意料的‘棒’。

不过芷萱捂着眼睛,没敢看。

云意笑着,凑过去,直接到她的跟前,蹲下,将她的手从脸上拿开,”好了!“

“你别碰我,你这个死流氓,你离我远一点!”芷萱挣扎着。

云意却不在意,抓着她的手臂,“你睁开眼睛看一下!“

“我才不要看,你这个变态!”

“如果你不看的话,那么我只好看你了!”

“你敢!”

在说这话的时候,芷萱睁开了眼睛,先看上身,再看下身,在看到他穿着‘裤’子时,松了一口气。

“怎么,没看到想看的,很失望?”云意挑眉,戏谑的看着她问。

“你胡说什么呢!”芷萱别过脸,随后脸颊一阵滚烫。

云意笑了,目光直直的盯在她的身上,愈发觉得她很可笑。

“好了,别生气了!”云意哄着说。

下一秒,芷萱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忽然觉得自己身子腾空了起来,她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抱紧了云意,“你干什么?”

“在地上坐着着凉了怎么办?“云意问,说着,抱着她走向‘床’上。

“你放我下来,放我下来!”芷萱挣扎着。

云意不为所动,抱着她,然而到‘床’边的时候,芷萱挣扎过度,两个人最终都绊倒在‘床’上。

男上‘女’下的姿势。

虽然说有点老套,但永远都是那么有看头。

云意的心情看起来很好,看着她巴掌大的脸就那样呈现在在自己的眼下。

而芷萱也愣住了。

看着他的眸,一时之间有些失神。

云意的脸,一点点垂了下来,直到他的‘唇’快贴到她的‘唇’后,芷萱瞬间清醒了过来,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一下将他推开了。

“你干什么?”芷萱戒备的看着他问。

虽然有些失落,但云意也很快淡定下来,”不好意思,刚才没克制住!“

一句话将他的流氓形象给拉走了,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独特魅力。

芷萱扫了他一眼,“虽然我不知道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,但是你应该很清楚……我不怪你趁人之危,但我希望好聚好散,这件事情就当没发生过,忘了吧!”

忘了?

“我做不到!”云意直接说,“我永远忘不了你昨天是怎么‘吻’上我的‘唇’,怎么说你有多喜欢我的……”

芷萱的脸刷的一下红了,恼羞成怒的看着他,“你胡说什么!?”

“我没有胡说,是你自己拉着我,说你喜欢我,让我‘吻’你……”

虽然不知道真假,但是这话足够芷萱觉得丢人了。

“不可能!“她否认,”我那么讨厌你,怎么会喜欢你!“

“你说,你讨厌我,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接受我而已!”云意一句不紧不慢,笑着说。

芷萱,”……“

看着他,那张过分好看的脸此刻笑‘吟’‘吟’的看着她,芷萱就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“你别以为我喝醉了就可以胡‘乱’给我按什么罪名,我告诉你,我都可以告你趁我喝醉‘性’侵我!”芷萱气炸了,开始口不择言起来。

“哦,是吗,那你去告啊,大不了我用下辈子来赔你!”

芷萱,“……”

云意就是个无赖!

无赖!!!

这就是芷萱得出的结论!

枉费她以为他是个君子,现在看来,就是个无赖!!!

芷萱气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什么才好。

似乎看的出她有些生气了,云意开口,“那个,你别生气,如果你不想的话,我可以慢慢来!”

芷萱的眼泪开始往下掉。

云意见状,吓坏了,立即凑上去,“怎么了?”

“你滚开,别管我!”芷萱推开他,眼泪直掉,可是依旧倔强。

看着她哭,云意说不出的难受,”好了,都是我的错,别哭了行不行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我错了……“说着,伸出手给她擦泪。

“为什么老是欺负我,知不知道很讨厌,你真的很讨厌!”

“好好好,我讨厌,别哭了,你一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!”云意说,然后为她擦着脸,一脸心疼的样子。

芷萱越哭越凶,云意越来越内疚。

“好了,别哭了,你说想怎么样,我都听你的,好不好?”

“你出去了,我要换衣服!”芷萱说。

“可是你……”

“你不是说听我的吗?“

“看我穿成这样……我去浴室好不好?我保证,我绝对不会出来,也不会偷看的!“云意说。

芷萱看着他,最后点了点头。

云意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她,“乖,我先进去!”说着,他朝里面走去了,到‘门’口的时候,还不放心她,回头看了看,芷萱就坐在‘床’上,看起来很委屈的样子。

云意叹口气,直接走了进去。

‘门’关上的那一刻,芷萱盯着那边看了几秒,‘门’没有要打开的意思,想着,她赶紧拿起自己的衣服,飞快的套上。

刚要走的时候,忽然看着地上的衣服,是云意的,她想了下,直接拿起来蹑手蹑脚的出了‘门’。

云意在里面也没闲着,洗了个脸,等他觉得时间差不多的时候,想要出来,喊了芷萱几句,没人应答,直觉告诉他,事情没那么简单,他直接拉开‘门’出去了。

房间里空无一人,地上的衣服不见了。

他上当了!

不过他并不生气,反而觉得,还‘挺’有意思的。

果然,"qingren"眼里出西施,不过芷萱做出什么事情,在云意的眼里,她都是美好的,可爱的。

只是有一点,他忽略了,他的衣服也不见了,难道他要‘裸’着出去???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