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363章: 危险之中

货柜场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陆一琛直接开着车过去。

一路上,他的脸‘色’都十分的不好,因为到现在他根本不知道程海安怎么样了。

他很担心。

担心程海安的情况超出了他想象的范围。

文海心就坐在她的旁边,看着他的侧脸,也没有说话。

良久,陆一琛回过神来,目光看着前方,淡淡的开口,“今天恐怕要委屈你一点了!”

文海心看了一眼他的侧脸,‘精’致的侧脸,线条紧绷,不管何时何地的他,都有让人怦然心动的本事,尽管被他伤害了一次又一次。

敛眸,她平淡的开口,“这些天委屈的还少吗?”每天待在房间里,不能见人,跟坐牢一样,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特别的可笑,她是怎么做到的。

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没有开口,知道自己的做法的确有些过分。

“能告诉我,是谁吗?”文海心好奇的问。

陆一琛想了下,低声开口,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

“呵呵……”文海心讽刺的笑了笑,“你还是不相信我!”声音不是抱怨,而是一种无法诉说的苍白。

“抱歉,我不能拿她的生命开玩笑,如果你要怪我,事后我随你处置!”陆一琛说。

文海心的心,一阵阵的疼。

她多羡慕程海安,能有这样一个男人爱她,为她不惜一切代价,而她呢,爱奢望不来,却连一点信任都没有。

目光看向外面,纤长的睫‘毛’下那双眸是遮掩不住的失落。

陆一琛似乎能感受到她的难过,却没有办法给予她什么。

绝情是他唯一能给她的东西,因为只有这样,她才可以更好的结束,更好的开始,她只得更好的人去拥有……

……

很快便到了货柜场。

车子刚停下,他拨通了那个电话,“我到了!”

“我在里面等着你,来吧!”

陆一琛挂断电话,看了一眼文海心,两个人‘交’汇了一个眼神。

废弃的货柜场,这里似乎很久都没有人来过,四处一片荒凉,要是在这里发生点什么事情,怕是喊破嗓子都找不到一个人。

陆一琛一身黑‘色’衣服,抱着文海心走了进去。

当走进那扇大‘门’的时候,就看到不远处的李秘书,以及被她挟持的程海安。

她虚荣的样子,处于半昏‘迷’的样子,陆一琛眸子一紧,心疼的要命。

李秘书穿着黑‘色’的衣服,头上带着鸭舌帽,带着口罩,完全就看不到她的脸,不过依照她的身形,陆一琛也能猜到什么了。

“海安……”担心的看着她。

听到声音,程海安睁开眼睛,也看着他,“一,一琛……”

“别担心,不会有事儿的!”陆一琛说。

程海安还想说什么,可是,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,只是嘴‘唇’蠕动了下,发不出任何的声音。

李秘书见状,嘴角溢出一抹冷笑,“果然守信,一个人来了!”

陆一琛一步步走上前,抱着文海心,而文海心闭着眼睛,似乎在昏睡,不过在听到这声音后,文海心的身形还是怔了下,陆一琛能感觉到。

显然,她是听出来了!

“人我带来了,你想怎么样?!”陆一琛问。

看着文海心眯着眸的样子,李秘书也心疼的不行,“你把她怎么样了?”

“这话,我是不是也该问你!?”陆一琛冷声问,眸子似刀剑一样看着她。

他不问,不代表不关心,只是他知道,多问无益,他怕会控制不了自己。

听到这话,李秘书眯起眸,“我没怎么样她,只不过饿了她几天而已!”

饿了几天……

“她脸上的伤,也是饿的?”陆一琛反问,离得越紧,越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红印子,拳头紧握,如果不是此刻人还在她的手里,陆一琛一定让她知道,这个世界上什么人不能碰。

“不好意思,没控制的了!”李秘书挑眉,故作轻松的说。

陆一琛盯着她,眸子愈发的犀利,他没有多说,口角之争他从来都不屑。

“怎么‘交’换?!”

“你把人放到那边去,我就放了她!”李秘书看着他说。

陆一琛看着她指定的地方,嘴角溢出一抹冷笑,他直接走过去,将文海心放下,然后慢慢的退回到原位。

这时,李秘书看着,随后直接将程海安推到在地上,直接朝文海心那边跑去。

而在同一时间,陆一琛直接朝程海安跑去。

将她从地上扶起来,抱在怀里。

“海安,海安……”陆一琛叫着她,眼眸中透着无尽的担心。

这时,程海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,尽管虚弱,却还是用手推他,“走,快走……快走……”

“走,我们一起走!”陆一琛说,伸出手就要抱她。

程海安摇头,“不,你走,快走,有炸‘药’……”

听到这话,陆一琛愣了下,目光看向她的身上,直接解开她外衣的扣子,而她的身上就绑着一个炸‘药’。

“走,快走……”这时,程海安还不忘记说。

陆一琛的眸子猩红,目光看了她一眼,“我绝对不会走,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!”说着,他将程海安平放在地上,看着她身上的炸‘药’,想着怎么解开,“不要担心,她没有火源,不会有事儿的!”

正说着时,货柜上的‘门’被关上,随后便闻到了汽油味。

陆一琛心底一震,这个‘女’人,还真是狠毒。

随后,火光便开始在外面延伸。

“一琛,别管我,快走……”程海安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说。

“我不会走的!”他十分坚决,随后便开始动手,炸‘药’见到火光就会爆炸,他不能让程海安出事。

绝对不能。

心底只有这一个想法。

尽管手在抖,可他依旧小心,认真,额头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。

随着外面的火光越来越厉害,陆一琛也越来越紧张……

……

‘花’语跟李恪他们开了两辆车过来。

远远就看见前面火光冒出,心底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刚巧这个时候,李秘书开着车从这边开过,在看到她后,‘花’语皱了下眉。

已经料到什么,直接打电话给李恪。

“刚才过去那辆车就是李秘书,你现在去拦截她,我们过去看看!”‘花’语说。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李恪直接调头,朝着那辆车追了上去。

……

‘花’语跟宫曜开车来到跟前,看着货柜上在着火,一下子就判定陆一琛在里面。

“我靠,这个‘女’人真够狠毒的!”‘花’语说。

“爹地,爹地!”宫曜站在‘门’口喊着。

正巧这时,陆一琛从程海安的身上解开炸‘药’,直接朝一边丢去。

砰的一声,发生剧烈的响声,而那一刻,陆一琛直接趴在程海安身上,用身体替她挡住……

宫曜跟宫悦,还有‘花’语在外面都能感觉到那剧烈的声音。

更加担心。

“爹地,爹地……你在里面吗?”宫曜喊着问,说着就要冲上前,‘花’语一把将他捞了回来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爹地在里面……”

“你不要命了?”

“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爹地在里面吗?”宫曜大喊。

‘花’语看着他,眉头蹙了下,开口,“那个背后想有水,你给我拿来!”

宫曜站在原地,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
“快去啊,难道你想让你爹地死在里面啊!”

宫曜立即反应过来,立即朝车那边去拿水,宫悦也跑去帮忙。

只有几瓶光泉水,‘花’语直接将自己的衬衣撕掉一块,拿起水倒在上面。

宫曜跟宫悦都疑‘惑’的看着她。

将布料全都浸湿之后,‘花’语深呼吸,“陆一琛,***,记住你欠老娘几条命!”说着,直接朝那边冲了进去。

“‘花’语……”

宫曜跟宫悦也诧异。

只见‘花’语冲上去后,一脚将货柜长的‘门’给踢开……那样子,简直帅到没有朋友。

那一刻,‘花’语的形象绝对有在宫曜心中放大……

冲进火海的‘花’语,进去之后便大喊,“陆一琛,你在哪,陆一琛……”

“我在这里!”陆一琛回应了一声。

‘花’语扭头,在看到他们之后,立即冲了过去。

“怎么样?”

“出去再说!”陆一琛直接将程海安抱起朝外面走去。

这时,‘花’语直接将湿了的衣服捂在程海安的鼻子上。

陆一琛诧异,可‘花’语却直接开口,“走吧!”

说完,直接在他前面开道。

然而这时,上面的货柜因为着火承受力下降,直接倒了下来。

‘花’语见状,直接用手去挡。

“小心!”陆一琛提醒。

可‘花’语还是被砸了一个正着。

陆一琛看着她,“怎么样,你没事儿吧?”

‘花’语忍着疼,“没事儿,走!”

然后直接冲了出去。

宫曜跟宫悦在里面焦急的等着,在看到他们之后,放佛看到了希望一样。

“爹地,妈咪……”宫曜看着他们。

陆一琛冲出去后,直接将程海安放在地上,随后看着宫曜,“拿水来!”

宫曜点头,立即去拿水。

陆一琛拿到之后,直接打开去喂程海安。

“海安,海安……”陆一琛还不断的叫着她的名字。

程海安躺在地上,一点声息都没有。

宫悦却早已经拨通120急救了……

这时,‘花’语站在一边,捂着被烫伤的手,眉头皱了起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