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361章: 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

“现在还有比‘激’怒她更好的办法吗?”陆一琛冷声道,看着走廊里背影的那双眸,充满了‘阴’鸷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宫曜蹙眉,有些不太理解。

这时,‘花’语在一边悠哉的开口了,“现在很明显那人就没有要让你妈咪回来的意思,如果你爹地不这么做,婚礼一结束她一定会动手的,所以只有用这样的办法才能牵制住她,她有所顾忌,才不敢随意动手!”

听到这话,宫曜这才明白的点了点头。

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宫悦问,眸里全是担忧。

“保护好这里,不要让她见到文海心,只有这样,她才会沉不住气‘露’出马脚!”陆一琛嘱咐。

宫曜点头,“我明白了!”

现在他们除了监视李秘书外,要做的就是等!

妈咪,你一定要坚持!

……

夜晚,夜深人静。

医院的走廊里寂静的可以,值班的护士早已经困的趴在那边睡着了,而这时,走廊里多了一道身影,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李秘书。

她穿了一身黑‘色’的休闲装,头顶带着一定鸭舌帽,看着走廊里没什么人,她直接朝文海心的病房‘门’口走去,然而,走到‘门’口的时候,她却怔住了,目光看着前方,两个身穿黑‘色’衣服的人站在‘门’口,很显然,这就是陆一琛请的保镖。

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这么做。

她很想去看看,可是如果她去的话,一定会惊动陆一琛的,想到这里,她眼眸看向外面,忽然想起什么,直接朝那边走了过去。

原本想从窗户那边进去,可是在绕过去后,发现那边也有人守着。

她的眉头皱了起来。

无疑,这样的举动,很让人怀疑陆一琛有什么目的。

否则,他不可能会这么做。

可是,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?

文海心到底怎么样,她真的很担心!

很想进去看看,但她不想因为自己而害了文海心,看着窗户那边守着的人,她的眸眯起,一抹狠戾从眼底闪过。

最后,她转身走了。

……

而这时,宫曜跟陆一琛他们都坐在电脑跟前看着这一幕。

她怎么进去的,怎么走的,他们看的一清二楚。

不过她‘露’出那样的视线,还真的跟平时的她判若两人。

“怪不得她这么久都没有被人发现,还‘挺’会伪装的!”‘花’语在身后悠悠开口,虽是夸奖,可眸子里全是鄙夷。

“再会伪装,还不是被我们发现了?”云意挑眉。

听到这话,‘花’语直接给了他一记白眼,没有多说什么。

“李恪,她出去了,跟紧他!”宫曜拿起手机说。

“我知道了!”

电话挂断后,李恪坐在车里,刚好就看着李秘书从里面走了出来,看她上了车,李恪准备好,跟了上去。

车距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宫曜再次拨通电话,“怎么样了?”

李恪带着耳机,眼睛盯紧了前面,生怕会错过,“没有什么特殊的,但这条路,似乎也不是她回去的路!”李恪说。

“不管怎么样,不算她去哪里,都要跟我跟紧了!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正在这时,前面的车忽然加速了。

李恪见状,也立即发动车子,跟了上去。

宫曜似乎察觉不对,开口,“怎么了?”

“她忽然加速了!”

“跟紧,也许她是发现你了!”

“我已经隐藏的很好了啊!”

“也许她不过是试探一下!”

总之,这都是他们的猜测。

李恪也顾不得那么多,只能也加速速度,紧跟着前面那辆车。

可是他越快,前面的车就越快。

那速度,似乎在飙车一样。

李恪顿时被刺‘激’到了。

今天如果被一个‘女’人甩了,那就太丢人了,关乎到男‘性’的尊严问题,李恪不能忽视,直接加速,跟了上去。

两辆车在宽阔的马路上疾驰,灯光刺眼,可车速丝毫没有减。

超越一辆又一辆。

对于追上她,李恪十分有自信,盯着她的车,嘴‘唇’扬起一抹笃定的笑,简直小菜一碟。

正在他心里很得瑟的时候,李恪的眸忽然睁大,因为前方的车忽然刹车减速了,他也急踩刹车减速,可尽管这样,车的速度已经慢不下来,惯‘性’向前冲刺。

砰的一声。

两辆车‘激’烈的撞在了一起,顿时冒气烟来。

李恪坐在车里,方向盘硌的‘胸’口疼,头也受到不小的震‘荡’。

靠。

这个疯‘女’人!

李恪能猜测到,这个‘女’人是故意的!

简直就是疯子!

忍着疼痛,推开车‘门’,走了下去,看着前方的车,她根本没有下来,李恪直接上前去敲‘门’。

而李秘书则是趴在方向盘上,正如跟都昏‘迷’了过去。

……

医院内。

陆一琛跟宫曜收到消息后,直奔医院。

李恪已经被包扎好了。

虽然没有太严重的伤,但也受到一些外伤。

“你怎么样?”宫曜问。

李恪严肃摇头,“我没事儿,老大,那个‘女’人是个疯子,简直不要命了!”

“她不是疯子,她是故意的!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她应该想到我们会找人家监督她,故意‘激’怒你,想让你撞了她,这样她好进医院方便看文海心!”宫曜说。

听到这,李恪嘴巴长了下,有些诧异,原来是这样。

“老大,对不起,我没想到是这样……”

“不怪你,‘女’人心海底针,你想不到,很正常!”宫曜安抚。

这时,陆一琛在一边开口,“她以为进来就可以看到文海心了吗?”说着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“进来也好,正好方便我们去找!”

“爹地,妈咪现在怀孕了,我真怕她坚持不了!”宫曜担心的说。

陆一琛又何尝不是,可现在他们除了这样做,别无选择。

“所以更要抓紧时间!”

宫曜点头,不想再给陆一琛施加压力。

……

李秘书的病房,宫曜跟陆一琛前去看望。

此刻她也办了住院手续。

她的伤要比李恪的严重,甚至脸上都有些擦伤,但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丝毫因为车祸的遗憾表情。

“李秘书可真拼命,为了目的,不惜毁容!”陆一琛看着她极具讽刺的说。

李秘书看着他,目光平淡,看不出丝毫的涟漪,“谢谢陆总关心,不过还是关心一下你的人吧,这次的责任,可都在他,不在我!”

“李秘书放心,该负的责任,我们都会负的,你不用担心!”

“那就好!”

李秘书淡淡的说,跟之前那有点却弱目光的她,判若两人。

她现在越来越不想伪装自己。

此刻,陆一琛真的恨不得直接将她抓起来,用属于他的办法来审问,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,她怕事情会‘弄’巧成拙,而且,有文海心,那就是她最好的筹码。

“既然这样,那李秘书好好休息!”陆一琛沉声说。

李秘书点头,“好的!”

他们要出去的时候,李秘书忽然开口,“我在医院不是更方便监视?陆总,你不用在我身上‘浪’费那么多的时间!”她悠然在身后开口。

陆一琛脚步怔了下,回头,‘精’致的五官散发着戾气,“达到我的目的,我自然会罢休,否则,我最喜欢的就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!”

李秘书脸‘色’变了下。

陆一琛同样留给她一抹残忍的笑,转身走了出去。

李秘书的眉蹙起,眸低隐隐不安。

尤其是那句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话,她更加断定,陆一琛对文海心做了什么事情。

……

他们走了没多久,李秘书便从病房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。

行动有些不太方便,但到文海心的病房‘门’口,她怔了下。

垂头,试图想进去。

正在这时,身后传来一道声音,“怎么样,想进去看看啊?”

李秘书回头,李恪站在他身后,纵然一身病服,但看起来颇有几分放‘荡’不羁的感觉。

在看到他之后,她眯起了眸,眸光闪过一丝狠戾。

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她冷声道。

这时,李恪迈着步伐朝她走了过。痞气十足,“是吗,是不知道,还是装不知道??”

李秘书懒得理他,转身就走。

这时,李恪直接挡在了他的身前,“开车技术不错啊!?”

“让开!”

“如果不让呢!?”

李秘书的视线瞪着她。

李恪笑着,“别以为你来到这里就可以为所‘欲’为,我告诉你,你在这里住着,我陪着你,看看结果,到底是谁赢谁输!!”

李秘书看着他,懒得理他,直接绕过去回自己的病房了。

李恪站在原地,看着她的背影,轻笑了一下。

没想到他的一世英名还是毁了,竟然栽在一个‘女’人的手里,所以不管怎么样,他都要扳回一城,找到程海安,不然老大那边,他真是无颜再见他了。

……

房间里的李秘书,坐在‘床’上,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和微笑,一双眸‘阴’挚的吓人。

她拳头紧握,陆一琛现在完全就是在‘逼’她。

现在到底怎么样才能见到文海心,陆一琛到底对她做了什么,心中是说不出的担忧。

想到这里,她直接拿出手机,发了一条简讯出去。

发完之后,‘阴’鸷的眸才缓解了不少。

陆一琛……

如果你真敢做什么,我一定会让你后悔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