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360章: 你这是禁锢

婚礼这一天还是到来了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▲≥79,.√.≧o

不管陆一琛是多么的不愿意,但为了程海安他还是要去做。

婚礼选在一个偏僻而干净的教堂,几乎没有什么人,都是陆一琛跟文家的一些朋友亲戚。

还是要做做样子的。

大家都在等着婚礼的开始,文海心在化妆室里化妆,穿着白‘色’而漂亮的婚纱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美得让人心动,只可惜,一边的人根本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

人家都说,婚纱是代表爱情,神圣,而她呢,却为了演戏,为了她喜欢的男人的‘女’人,这么说来,是不是有点可笑,就连她也这么认为,可是她还是这么做了。

说她善良也好,活该也罢,她都认了。

通过镜子他看着站在身后的陆一琛,他一身正装,看起来帅气不已,他拿着手机背对着他,纵然看不到他的脸也能感觉到他的紧张和担心。

她在看着他,他却在想着另一个‘女’人,文海心感觉到有点可悲,可这都是她的选择……

她刚要说什么,这时‘门’被推开,宫曜,宫悦还有‘花’语一起走了进来。

“爹地……”宫曜叫了一声。

陆一琛回头,在看到宫曜的时候,皱了下眉。

“你真的要结婚吗?”宫曜问。

“到现在我还有选择吗?只要是为了你妈咪,我什么都肯做!”

宫曜不能说什么。

“打电话了吗?”‘花’语在一边看着问。

陆一琛摇头,“还没有!”

“那人不会再玩你把?”‘花’语怀疑。

不排除这个可能。

这时,陆一琛的眸看着坐在那边的文海心,深沉而浓郁。

“云逸呢?”

“在外面!”

陆一琛点头,此刻,时间一分一秒的在度过,而这每一分,每一秒对陆一琛来说都是一种煎熬。

现场布置好,就等着那人出现,上钩了。

可是那人就跟失踪了似的,一点消息都没有。

而婚礼也该开始了,外面的人早已经就坐等着了,可陆一琛这边,迟迟没有举动,他在等,亦是在赌,等那个人联系他。

此刻,化妆间一片沉默,文海心在那边坐着,一点都不焦急的样子,这个婚礼的意义就是一场秀,她根本不赋予期待。

只是看着陆一琛的担忧,她还是觉得有一丝丝的不好受。

婚礼开始的时间过去了一大半,外面的宾客都开始窃窃‘私’语,可陆一琛这边依旧没有举动。

正在这时,化妆间的‘门’被推开,李秘书走了进来。

在看到她后,陆一琛的心瞬间被提了起来,视线看着她,仿佛要从她的身上看出一些蛛丝马迹。

同样的,李秘书的视线也看了一眼陆一琛,略带恨意的眸一闪即逝,随后她的视线落在文海心的身上,顿时变得柔软许多。

“文小姐,婚礼的时间已经开始了,可是你们为什么还不出去?”

文海心依旧通过镜子看向陆一琛,而这时,他的眸也刚好看过来,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,只是一个眼神,她便懂得什么意思。

牵强的笑了笑,“我有点不舒服,所以休息一下,马上开始?”

“不舒服?怎么了?”

“没事,可能有些紧张!”文海心随意的找着借口。

可是这话,文海心也得相信才行,目光看了看她,又看了一眼陆一琛,那双美眸闪过一丝算计。

她点头,“那好,您休息一下,我出去安抚一下宾客!”

文海心点头,随后李秘书点头走了出去。

陆一琛的视线一直追随她走出去。

文海心在看到他的视线后开口,“李秘书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我,所以不可能是她!”

听到这话后,陆一琛不屑的扬‘唇’,“是吗?”

“我很了解她,所以不可能!”

“有时候你所谓的了解只是你看到的,倘若你用心去看,也许就能发现不一样。”

陆一琛的话里有话,文海心听的出来,“你在怀疑她?”

在没有找到程海安之前,陆一琛不想冒任何的危险,因为随便的一句话都有可能让程海安发生不可挽回的事情,看了一眼文海心,他开口,“我就是就事论事而已,你太漂亮,很容易相信别人,我说的不止是她,还有很多人……”

“也包括你吗?”文海心的问题接重而来。

陆一琛一怔,眸光闪过一丝异样的神情,他随后点头,“是……”

文海心心里一阵难受,涩涩的,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正在这时,陆一琛的手机响了起来,在看到号码他,他的神‘色’立即紧张了起来,文海心看着,大概也意识到什么事情了。

“喂……”陆一琛立即拨下接听健。

“陆一琛,你以为你这样拖着就可以见到那个‘女’人了吗?我告诉我,你拖的时间越久,就越是别想见到她!”

“那你答应我的事情呢?”

“等婚礼完了,你自然可以见到她!”

“我凭什么信你?”

“因为现在,你别无选择!”

“你”

“陆一琛,如果你还想让她活着,那就按照我说的做,否则,你一辈子都别想见到她!”说完,电话直接挂断了!

陆一琛拿着手机,再次回拨过去,那边已经关机了!

他的脸‘色’极为不好。

这时,文海心也走了上来,担心的看着他,“怎么样了?”

陆一琛看着他,目光有些犹豫,有些愧疚,“看来,今天这场戏必须走下去了!”

文海心明白他的意思,点头,“你放心吧,事情结束后,我会跟大家解释的!”

陆一琛不是这个意思,看着她,眉头蹙起,但想到,不管说与不说的结果,其实都无所谓,她也就作罢了。

“走吧!”他开口。

文海心点头,沉着脸跟着她走了出去。

……

婚礼开始。

陆一琛跟文海心两个人,彼此心照不宣的在里面进行,亲友在下面看着。

宫曜跟宫悦他们都在外面,包括‘花’语,等待着可疑人的出现。

可是,两个奇怪的人影都没有。

“我觉得,我们被玩了!”‘花’语说。

“看出来了!”

“但现在别说人了,连个影子都没有!”

宫曜叹了一口气,“他肯定是觉得,爹地跟她结婚后,就是铁定板上的事实了,就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了!”

“这么说来,你妈咪岂不是很危险?”‘花’语猜测。

“暂时还不会,她应该也会考虑一下再做结果!”宫曜说。

‘花’语点头,觉得有些道理。

不过看着里面的婚礼,她忽然笑了起来,“喂,你们俩,看着你爹地跟别的‘女’人结婚,什么感想?”

宫曜跟宫悦齐刷刷的给了她一个白眼。

“现在人家也算是你们的后妈了!”‘花’语笑的一副唯恐天下不‘乱’的样子。

不过宫曜跟宫悦还真没多大的感觉,似乎就是在拍电视剧一样,他们更担心的是程海安,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!

正在他们想着的时候,忽然里面热闹了起来。

大家都朝里面围住了。

宫曜跟宫悦也皱起眉头,看着里面,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不知道,去看看!”说着,两个人朝里面走。

正在这时,陆一琛抱着文海心冲了出来。

看着阿杰,“开车,去医院!”

阿杰点头,立即去开车了。

……

里面在进行检查,很多人都在外面等着。

很快,陆一琛走了出来,李秘书立即凑上去问,“怎么样了?”

陆一琛看着她,随后开口,“现在要留院观察!”

“什么情况?为什么会这样?”

“这个要两天后才有检查结果!”

李秘书眉头蹙着,很是担心,“我进去看看!”

这时,陆一琛直接拦住了她,“不行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她现在需要休息!”

“我进去看看也不行吗?”

“不行!”

“理由!”

“她需要休息!”

“陆一琛,这不是理由,你这是禁锢!”

“李秘书这话就说的难听了,我是她的丈夫,我有权替她这么做,也有权利不让人打扰我妻子!”说着,他对着一边的医生说,“医生,我不希望我的妻子受到影响,所以除了我之外,我不希望任何人进去!”

“好的陆先生!”

“你”

“阿杰,找一些人过来,在‘门’口守着,如果有人要硬闯的话,你们知道怎么办!”陆一琛吩咐。

阿杰立即点头,“是!”

李秘书看着陆一琛,眉头深深的蹙了起来,他到底想干什么?

“陆一琛,你”

陆一琛看着她,“李秘书,虽然你是文小姐的秘书,但是希望你可以为她的身体着想,他们公司的事情,暂时由我来搭理,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,你就先回去休息吧!”

“这个事情,文小姐知道吗?” :(.*)☆\\半^浮^生//☆=

“她现在晕倒了,你说知道吗?”

“你不能这么做!”

“我是她的丈夫,我可以这么做!”陆一琛一字一顿的说。

李秘书竟无言以对。

他怎么都没有想到,陆一琛无耻到这种地步,拳头紧紧的握着,目光怒视着她,最终,她的拳头又放开,二话不说,直接转身走了。

看着他的背影,陆一琛眉头比刚才更加紧蹙。

“爹地,你这么做,不会‘激’怒她吗?”
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