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347章: 爱情价值观

“当然打电话让李恪去阻止啊!”宫曜理所当然的说。

“开什么玩笑,现在去,一切就泡汤了!”

“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爹地……”

“你不是很相信你爹地吗?”

“这个时候,相信归相信,但谁知道会不会犯傻呢!”说着,他就要拿过手机,“快,给我!”

“不行,这样的话,全盘计划都泡汤了,我们就白折腾了!”

“‘花’语!”

“既然你选择相信,那就相信,别整这些婆婆妈妈的事情!”说着,‘花’语直接将手机塞进衣服里,随后趴在地上,继续用望远镜看着。

宫曜那叫一个无奈啊。

可是对‘花’语,却一点办法都没有,又担心里面的情况,也趴下,继续看。

可是,里面的状况已经完全看不到了。

“这,什么情况?”宫曜到处找着看。

“不知道啊!”

“怎么看不到了?”

“要不是你刚才打电话,也不会错过!”‘花’语说。

宫曜想说什么,可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他扔下望远镜,起身就跑。

“喂,你干什么去?”‘花’语问。

宫曜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
就算他不说,‘花’语也知道他干什么去了,无奈的扔下望远镜,也赶紧跟了上去。

一直到房间‘门’口,宫曜刚要按响‘门’铃,这时,‘花’语及时拦住了他。

“喂,你干什么啊?”‘花’语问。

“哎呀,‘花’语,你别闹了,再闹的话,我可能会多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或者妹妹了!”

‘花’语无奈叹气,“我的意思是,不要那么冲动嘛!”说着,她拿出一张房卡。

宫曜诧异,“哪来的?”

“当然是前台拿的!”说着,‘花’语走过去,轻轻的刷开了‘门’。

“怎么会给你?”宫曜问,意识到‘门’被打开后,他立即放低了声音。

“老娘自有办法!”她用着口型低声说。

宫曜也不说话,跟着悄悄走了进去。

‘花’语在前,他在后。

他们打算悄悄的叫陆一琛出来。

可是到房间后,他们发现,只有文海心一个人在‘床’上躺着。

“人呢?”宫曜问。

‘花’语看着他,示意卫生间的地方,宫曜立即去找了。

最后两个人碰头,没有陆一琛的身影。

“先出去再说!”‘花’语开口。

宫曜点头,两个人又悄悄的退了出去。

一直到外面,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爹地去哪里了?”宫曜疑‘惑’的问。

“肯定是吃饱了,跑路了呗!”

“不可能!”宫曜一口拒绝。

“怎么不可能?”

“距离我们从那边到这里,也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,爹地哪能这么快?”他问。

听到这话,‘花’语笑了起来,“哟,你对你爹地,倒是还蛮自信的啊!”

“那必须!”宫曜开口,这男‘性’的尊严,是必须要维护的嘛!

“现在还是想象,你爹地去哪里了吧!!”‘花’语说。

宫曜想了下,拿起手机,立即给陆一琛打电话。

……

电话还是处于未接听状态,他皱了下眉,“还是没人接!”

“你爹地这是搞哪样?”

“谁知道,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!”宫曜说。

‘花’语点了点头,这才跟她一起回去。

他们回去的时候。

陆一琛已经在家里等着了。

在看到他后,宫曜跟‘花’语的眼神,特别奇怪。

“爹地,你怎么在家里?”宫曜问。

“我不在家里,那该在哪?”

“你不是在酒店里吗,我……”刚要说什么,却看到程海安也在一边,于是,给硬生生的止住了。

“完事儿就回来了!”陆一琛也颇为尴尬的说,说实话,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听的出,陆一琛语气那语气里的避讳,‘花’语扬起一抹笑,“是吗,可我亲眼看着你跟文海心倒在‘床’上的……陆总,你也未免太快了点吧?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坐蓐针毡,目光看了一眼程海安后,狠狠的瞪了一眼‘花’语,“你别‘乱’说!”

“我没‘乱’说啊,不止我看到了,你儿子也看到了,不然我们也不会急匆匆的跑到酒店找你!”‘花’语笑着说,完全就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。

陆一琛的目光,尴尬的看向程海安。

她却笑的愈发灿烂了。

还滚到‘床’上了……

好。

真是好样的!

陆一琛看着‘花’语,“你别胡说八道,那只是意外!”

“意外还会‘吻’在一起啊!”‘花’语睁大了眸,无辜的看着他问。

陆一琛又恼怒的瞪了她一眼,这个‘女’人,绝对是故意的!

目光担忧的看向程海安,她依旧温和的笑,像是沐浴‘春’风一样,只是那笑容的背后,怎么都给人一种凉飕飕的感觉。

陆一琛不由尴尬解释,“你别听她‘乱’说,事情不是那样的……”

“我的确看到了,给你打电话也不听!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人艰不拆,懂不懂啊!

这两个人,完全就是猴子派来折磨他的。

他看着程海安,朝她坐了过去,“你别听他们胡说八道!”

“儿子也是故意这么胡说的?”程海安挑眉,故作温和,看起来明明小绵羊的样子,但那眼神背后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慑力。

陆一琛知道,谎话难说。

想了下,开口,“那只是一个意外,是她主动的,我没想到会这样,意识到错误,我立马回来了!”

程海安笑的更暖了,笑眯眯的,“所以你承认是有这么一回事儿了?”

“我真的是无辜的!”陆一琛一颗丹心恨不得立即掏出来给她。

程海安不生气,只是微笑着点头。

“嗯,好,无辜的!”

为什么她这么说,陆一琛却越来越觉得隐隐不安呢。

这时,程海安起身,“我困了,上楼休息了!”说完,起身便要上楼。

陆一琛刚要起身跟上去,程海安却开口,“别跟着我!”

陆一琛的脚步,硬生生的怔在原地,看着程海安背影,他还真没敢上去。

只听见咣当一声,‘门’被关上,一切都被隔绝了起来。

这时,程海安看着宫曜跟‘花’语。

那眼神,恨不得要掐死他们。

“我只是如实说话,并没有添油加醋!”说完,宫曜也直接回房间去了。

看着‘花’语,她却无所谓的挑眉,“你要是想打架,我奉陪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“不打的话,我回房间睡觉了!”说完,不待它开口,‘花’语直接朝房间走去了。

留下陆一琛一个人在那边,狂躁不已!

这群人……

他又气又无奈。

看着楼上的方向,他琢磨着该怎么给哄好。

……

翌日。

文海心醒来的时候,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。

衣服。

凌‘乱’的扔了一地。

而她身上则是……

一丝不挂!

她掀开被子,愣住了。

发生什么事情了?

目光在房间里搜索了一边,这时,她才一点点的找回记忆。

昨天,陆一琛给她庆祝生日,然而,他们喝多了,跳舞……

她还记得最后一刻,是她主动‘吻’上了陆一琛……

想到这里,她懊恼的蹙起眉头,一阵羞红。

所以说,他们昨天,是发生了什么?

可,陆一琛呢?

她看了一眼四周,却找不大他人了……

他哪里去了?

“一琛……”

“一琛!”

她叫了几声,毫无反应。

他走了?

想到这里,她拿起手机,拨通了陆一琛的电话。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,请稍后再拨!”

文海心皱了下眉。

不过也没有多想,也许他是有事情要忙,先走了呢?

她安慰自己。

这时,她的手,‘摸’到脖子上的项链,想起这个,她脑海里映入昨天的画面,嘴角,忍不住勾起一抹甜蜜的笑。

最起码,这个是陆一琛对她的心意。

想到这里,她从地上捡起衣服,穿上,要走的时候,给李秘书打电话,让她来接了。

上车之后,李秘书看着她,“文小姐,只有你一个人吗?”

“啊?嗯!”

“陆总呢?他不送你回去吗?”李秘书继续问。

“他还有事儿,先走了!”

李秘书这才点了点头,驱动车子往回走。

文海心坐在后面,虽然对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她一点都不知晓,但根据房间的情况,她也应该知道什么。

想到这里,她嘴角忍不住勾起笑。

李秘书通过后视镜看着她,“文小姐,是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?”

听到李秘书的话,文海心害羞的垂下头,“没什么!”

可她的表情,可不是给人一种没有什么的感觉。

李秘书看着,心里涩涩的,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。

她开着车,也不再问。

文海心带着笑,想起什么,拿出手机,编辑了一条短信,发了出去。

发出去后,她松一口气。

就算会背负上小三的骂名,她还是忍不住想要跟陆一琛在一起,想要爱他。

哪怕千夫所指,她也愿意去承受。

对于程海安,她愿意用一切来‘交’换,只要能换一个陆一琛……

陆一琛。

只要你爱我。

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这就是她的爱情观。

想到这里,她松了一口气,目光看向窗外,嘴角勾着一抹愉悦的笑……

……

而那边的陆一琛。

在看到文海心这样一个短信的时候,眉头蹙了起来。

文海心认真了,他知道。

他忽然觉得,这样对她,或许有点太过残忍了。

但也只有这样,才可以把那个幕后的人给抓出来。

想到这里,他还是愧疚的蹙起眉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