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346章: 爹地简直要疯了

翌日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晚上。

文海心的生日,如期而至。

陆一琛在酒店里定了房间,特意约她去。

文家。

文海心坐在化妆桌前,看着里面已经收拾好的自己。

明知道陆一琛不可以靠近,可是她还是忍不住。

面对他的邀约,她还是无法抵抗。

谁让她喜欢这个男人,不管他什么样子,她对他的爱,早已深入骨髓,无法自拔。

良久,李秘书走了进来,看着文海心,嘴角扬起一抹笑,“小姐今天很漂亮!”

文海心笑了笑,看着她,“静雯,你说,我应该去吗?”她问。

“如果小姐想去的话,那就去啊!”

“可是我知道这样是不对的!”

“有什么不对的,小姐,人生短短数十日,追求自己喜欢的没有什么错误,何况,也不是你的错,是陆一琛来找你的,而且,他们之间没有感情,这样下去也会很痛苦,而你,只是在一个错的时间,追求自己喜欢的人而已,这没什么错!”李秘书。

听到这话,文海心竟一时之间找不到反驳的点。

最后点了点头,“嗯,我知道了!”

“小姐,既然喜欢就去追求!”李秘书说。

有一点,李秘书说的很对,他们之前也没有感情了……

也许到现在,陆一琛才知道她的好……

既然这样,她又为什么不拼一把呢?

她的人生已经这么苦了,她不想再错失爱的人。

想到这里,她不再犹豫,而是变的坚定。

……

酒店‘门’口。

李秘书将她放下,文海心看着她,“你先回去吧,有事情我再给你打电话!”

李秘书点点头。

于是,文海心看着酒店的大‘门’,走了进去。

李秘书在身后看着她的背影,目光闪过一片伤痛……

站在酒店‘门’口,文海心鼓足了勇气,按响了‘门’铃。

很快,‘门’被打开,陆一琛黑‘色’‘裤’子,白‘色’衬衣出现在她的面前,明明是普通再不能普通的西装,可是穿在他的身上,别有一番其他的味道,似狂野,似‘性’感。

“你来了?”他笑着扬起‘唇’。

面对他,文海心总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,顿时紧张了起来,她点点头,“嗯!”

“你今天,很漂亮!”他说。

文海心的脸,红了起来。

陆一琛没有再多说,打开‘门’,“进来吧!”

文海心看着里面,深呼吸,走了进去。

陆一琛关上‘门’,并没有着急的走进去,而是停顿了一会儿,才走了进去。

而文海心,刚走到里面,却怔住了。

在房间里,到处摆满了蜡烛,玫瑰‘花’,用她们摆成一个心形。

在看到那一幕后,她有些惊讶,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这些事情,从来都没有人对她做过,陆一琛是第一个……

“你……”

“生日快乐!”陆一琛自身后走了上来,手里还拿着一束玫瑰‘花’。

文海心看着,刚才都没有见他拿着,这是从哪里来的?

哪里来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那束‘花’,以及陆一琛送给她的。

此刻,感动已经将她的理智冲走,她丝毫没有后悔走进来。

“谢谢!”她说。

“因为不想给你造成困扰,所以只能以这样的方式跟你庆生,谢谢你能来!”陆一琛说。

此刻此刻,他完全就是优雅和绅士的化身。

文海心的心,狂跳不止,看着陆一琛,此刻,她多想给陆一琛一个拥抱。

可是,并没有。

她还是比较羞涩的。

“走吧,吃点东西!”陆一琛说。

看着那边桌子上,烛光晚餐,陆一琛真是一切都准备好了。

这是她成年以来,过的第一个生日,怎么会不感动。

走过去,两个人对面而坐。

“牛排,八分熟,我没记错吧?”陆一琛笑着问。

文海心看着他,“你记得?”

“当然记得,虽然跟你在一起吃饭不是很多,但该记得的,我都记得!”陆一琛说。

文海心在心里,又是感动一片。

如果对她没有感情,又怎么会记住这些。

她很想问,很想很想,可是她不能。

不能问。

她怕打破现有的一切,到时候,她连一点幻想都没有。

“我知道,我之前做了很多‘混’账事,让你很伤心,但我希望,你今天可以放下一切,甚至放下我们之间的事情,今天,我只想让你好好过一个生日!”他说。

他的话,似乎有魔力似得,文海心听着,不由的就想按照他说的做。

点点头。

陆一琛邪魅一笑,起身为她服务,倒了红酒。

“祝你生日快乐,永远幸福!”陆一琛端起杯子说。

文海心点头,“谢谢!”

两个人碰杯,喝了点。

“这个,是送给你的!”陆一琛不知道从哪里‘摸’出一个‘精’致的盒子,推到了她的面前。

文海心愣了下,“这是?”

“打开看看就知道了!”陆一琛说。

文海心看着,点点头,打开来看。

里面是一条项链。

非常‘精’致,漂亮。

“这个是我亲手设计的,也是这个世界上,绝无仅有的一条项链,送给你!”陆一琛说。

“你设计的?”文海心看着他问。

陆一琛点头,“虽然我不是专业的,但是我的一片心意!”

原本文海心还想拒绝,可现在,她怎么都开不了口。

那条项链对她来说,‘诱’‘惑’力太大了,正确的说,那是因为是陆一琛设计的。

绝无仅有的一条项链……

这是不是说明,她在他的心里,地位也不一样了?

“来,我帮你带上去!”说着,陆一琛起身,绕道她的身后,帮她戴上去。

“谢谢!”文海心说。

陆一琛则是肆意一笑,“你喜欢就好!”

文海心‘摸’着脖子上戴着的项链,目光看着陆一琛,想说什么,可话到嘴边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既然这样,那就按照陆一琛说的,今天什么都不想要,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。

就算是小三,此刻,她也想放纵一次。

“吃东西吧!”陆一琛说。

文海心笑着开口,此刻,她放松了很多。

两个人一边吃,一边聊,一边喝。

文海心喝了很多酒。

在看她有点醉醺的时候,陆一琛起身,音乐缓缓响起,陆一琛故做绅士的样子,朝她伸出手,“文小姐,不知道可否能请您跳一支舞!”

文海心看着他,眼神微醺,脸颊粉红,嘴角扬起一抹醉意的笑,她直接伸出手,放在了他的手心。

下一秒,陆一琛直接将她揽到怀里。

如此面对面的贴近,那样霸道强势的举动,文海心望着他,有些痴呆。

被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所征服,她的骨子里躁动着一些不安分的因子。

陆一琛看着她,开始跳舞。

文海心处于一个‘迷’茫的状态,什么也不清楚,就只想跟这个男人,好好的放纵。

陆一琛眼神,也一直看着她,四目相对,那一刻,放佛只有他们……

一直到,这支舞蹈结束的时候,陆一琛看着她,磁‘性’的声音开口,“海心,生日快乐!”

文海心看着他,体内的不安分的因子越来越雀跃,下一秒,她都不知道自己想了什么,直接踮起脚尖,对着他的‘唇’‘吻’了上去……

陆一琛愣了下。

直接将她拉开。

目光有些错愕的看着她。

文海心也愣住,看着他,“怎么了,难道你不想吗?”

陆一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最后,尴尬一笑,“你喝醉了!”

“我没有醉,我很清醒!”文海心说,“我很清楚我现在在做什么!”

“陆一琛,你到底喜不喜欢我,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,让我每天都像是在受折磨一样!”她说。

陆一琛蹙起眉,目光闪过一丝的不忍,“海心……”

“别说!”

文海心打断了他。

她还是没有勇气听下去。

她怕那个答案是NO。

“别说!”这时,文海心依偎在他的身上,说不醉,是假的,可是她人醉,心不醉。

“一琛,我喜欢你,我什么都不想管,如果你也喜欢我的话,今天就别拒绝我好吗?”说着,文海心再次踮起脚尖,对着他的‘唇’‘吻’了上去……

这一次,陆一琛没有再拒绝。

……

“我靠!”宫曜没忍住爆出粗口。

‘花’语则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,拿着望远镜,“看到没,男人就是这样的生物,什么爱情什么的,都是见鬼,只要遇见送上来的‘女’人,都是来者不拒的!”

“不可能,爹地不是这样的人!”说着,宫曜拿起手机就要给陆一琛打电话。

“别闹,你这个时候打电话,万一被发现了怎么样?”

“我情愿被发现,也不能让爹地做出这样的事情,否则我的家就散了!”说着,宫曜打电话。

可该死的,一分钟过去了,没有人接。

他急得要死。

“哇哦,劲爆了!”这时,‘花’语开口。

一听这话,宫曜也赶紧凑过去,拿着望远镜看。

“两个人倒在‘床’上了!”‘花’语依旧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。

“爹地真是疯了!”宫曜忍不住说。

“你不是对你爹地很有信心吗?”‘花’语问。

宫曜语塞,他是很有信心没错,可是现在……

他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他拿起手机,给李恪打电话。

“喂,李恪,你现在马上去房间……”

手机猛然被夺走。

“你干什么?”‘花’语看着他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