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345章: 又被算计了

“我也这么觉得!”宫曜说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“你们一家都是演技派!”‘花’语忍不住吐槽。

“谢谢夸奖!”说着,宫曜站了起来,扒拉扒拉身上的土,“我去进行第二项了!”

‘花’语没说话,直接给他伸出一个OK的手势。

‘花’语还在原地,望远镜看着里面。

……

“好了,今天来看你,还给你造成了麻烦,不好意思!”

“没关系!”文海心说。

“你好好休息吧,我先走了!”陆一琛说。

文海心点了点头,想说什么,话到嘴边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陆一琛起身,走了。

这时,病房里,李秘书看着文海心,“小姐,你怎么样,没事儿吧?”

文海心摇头,“我没事儿!”

“那个‘女’人……”

文海心叹了口气,“我没想到,她会变成这样!”

“‘女’人嘛,总是善妒的,在感情方面,一旦陷入了就是弱者,她变成这样,不奇怪!”

文海心无奈的叹口气,没有再说什么。

不过李秘书看着她,眼神全是心疼。

……

车上,陆一琛等了许久,程海安才回来。

“你去哪里了,怎么现在才回来!”

“哦,我去……洗手间了!”程海安说。

上了车后,陆一琛看着她,“怎么样,刚才‘弄’疼你了吗?”陆一琛一脸担心的问。

程海安摇头,“我没事儿?”

陆一琛直接把她抱进怀里,“委屈你了!”

程海安一笑,“看你举起的手,打不下来,我不但不生气,反而很感动!”

“让我打你,怎么下得去手!”

程海安一笑。

这时,宫曜跟宫悦上了车,看到他们抱在一起,忍不住开口,“爹地,妈咪,现在不是恩爱的时候!”

上去之后,看着李恪,“怎么样?”

“没察觉到异常!”

“先走吧!”

“嗯!”于是,李恪开着车走了。

“怎么样?”

“‘花’语还在那边守着,暂时还没发现到异常,不过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见效,还是要把这个消息扩散出去才行!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点了点头,只要能找到那个人,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,他都要去做。

……

很快,这消息就传出来了。

说各种话的人都有,有的人说文海心可怜,说程海安是泼‘妇’,有的人说文海心是第三者,总之各种言论都有。

李恪拿着爱拍,“喂,这阵仗会不会太大了点?”

“不这样,怎么会让那个人知道!”宫曜头也不抬的说,忽然想起什么,看着李恪,“多找点水军,针对文海心的事情抨击大一点,这样,那人看到后,就会更生气,事情才会越来越顺利!”

“我怎么觉得,这件事情,不是让你爹地以身犯险呢,而是让你妈咪呢?”

“后续故事,请听下回分析!”宫曜头也不抬的说。

这时,宫悦走过来,端了一杯水给宫曜,“哥哥,我担心妈咪不会有事儿吧!?”

“放心吧,我已经找人保护好妈咪了,不会有事儿的!”

“好吧!”都这么说了,宫悦也只能暂且放下心来。

“爹地呢?”

“献殷情去了!”

宫悦,“……”

“这么殷勤?”

“文海心出院了!”宫曜说。

宫悦想了下,“我觉得爹地今天晚上又有的虐了!”

“习以为常就好!”

……

文海心出院后,陆一琛不断的约她见面,吃饭。

文海心看着他,“你这样出来见我,就不怕程小姐生气吗?”文海心问。

说起这个,陆一琛沉默了下,“我跟他之间,现在只剩下争吵了,根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,而且,我们之间只有承诺,没有真正的结婚!”

“没有结婚?”

陆一琛点头,“我跟她曾经是很相爱没错,但现在她已经变成一个我完全不认识,接受不了的人!”说到这句,他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。

文海心看着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陆一琛看着她,“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我知道也有一些对你不好的言论,sorry!”

“没关系,那些新闻都喜欢这样,我已经习惯了!”文海心说。

“今天这顿饭,就让我请你,向你赔罪!”

文海心笑笑,没有说话。

“如果早知道,那天婚礼就应该……”话到嘴边陆一琛怔住了,嘴角扬起一抹冷笑。

文海心看着他,不知道为何,他轻易的一句话,她的心都跟着跳的非常快,“什么?”她问。

“没什么了,来,吃东西吧!”陆一琛说。

可文海心很想听他说下去啊。

可理智告诉她,不行!

不可以!

她点了点头,继续吃东西。

晚上的时候,陆一琛送她回去。

到家‘门’口的时候,文海心推开车‘门’,“我先回去了!”

“好!”陆一琛点头。

文海心推开车‘门’,刚要下车,这时,陆一琛却一把抓住了她。

文海心回头,看着他,“怎么了?”

“如果……”

话到嘴边,他怔了下,目光看着她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“如果什么?”文海心看着他问。

“我在想如果那天婚礼可以继续,该有多好!”陆一琛苦涩的笑着说。

文海心的心,跳的更快了,看着陆一琛,内心躁动,可是她却什么都不能做。

“好了,很晚了,你早点休息!”

“嗯!”文海心点头。

看着她走了出去,进了房间,陆一琛这才开车走了。

陆家。

陆一琛回去的时候,程海安坐在‘床’上看书。

他想了下,走过去,“老婆,在干什么?”

“回来了?”

“恩恩,今天累了一天!”

“美‘女’作陪,还累啊?”

“美‘女’不是你,当然累啊!”陆一琛油嘴滑舌的说。

程海安却连头也没有抬一下,一直看着手里的书。

陆一琛看着,直接将她手里的书给‘抽’走,“书难道还有我好看吗?”

程海安看着他,“你哪里好看?”

“哪里都好看!”

程海安无奈摇头,“睡觉!”

她刚要躺下,陆一琛直接凑上去,对着她的‘唇’问了上去……

“唔……”

陆一琛‘吻’了一通后,刚要冲破她的底线,程海安却即使制止了。

“怎么了?”陆一琛看着她问。

“困了!”

“这不是借口!”

“这是事实!”

“反正也不用你做什么,我来就好!”

“那也不行!”

“为什么?你在生气?”

程海安摇头。

“可你的反应告诉我,不是这么一回事儿,你在吃醋!”

程海安冲他灿烂一笑,“往后你还有更艰巨的任务,我要是吃醋,现在一定酸死我,你放心,我不会的!”

“那到底是为什么?”陆一琛问。

程海安冲她神秘一笑,什么都不说,“睡觉!”说着,一个翻身,直接去睡了,留下一脸茫然的陆一琛。

这什么情况?

他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,就听到程海安均匀的呼吸声传来……

这么快就睡着了?

有这么快?

他凑过去看了看,还真是……

最后无奈,他也只能带着一身的火意去洗澡了。

……

这几日,他们都一直在监视着文海心的一举一动,可是几天下来,一无所获。

“你们说,会不会是我们方向有误?”宫悦问。

“应该不会!”

“可是现在都几天了,一点收获都没有!”

“那个人能隐瞒的这么深,杀人这种事情都可以做的毫无破绽,那么他就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,所以,只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,还没有彻底刺‘激’到他而已!”‘花’语说。

说着,视线看向陆一琛。

“出大招吧!”‘花’语说。

这时,程海安蹙着眉,“我有一个提议!”

“什么提议?”

“一琛这样去接近文海心,看的出,文海心对他还是有感觉的,如果真是这样,到最后,会不会伤害到文海心,或者,我们可以告诉她!”

“绝对不行!”宫曜直接打断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妈咪,别忘记,她也是我们担心的人之一,现在告诉她,我们的计划都会‘乱’了!”

“可是我看她不像……”

“妈咪,不是看起来像不像,要看事实的,万一因为这样,泄‘露’了我们的计划,那我们做的这一切就白费了!”宫悦也说。

看着双胞胎那么坚持,程海安还能说什么,点了点头,“那好吧,听你们的!”

这时,陆一琛从身后抱住她,“放心吧,如果真相出来后,不是她,我会跟她好好解释,道歉的!”

程海安点了点头。

“好了,那接下来大家各就各位吧!”宫曜说。

大家也都提醒‘精’神,毕竟这一次的人,是连他们都很好奇的一个人。

他们都看不透,很想知道,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,能隐藏的如此深。

“对了爹地,你想好什么借口找文海心了吗?”宫曜看着他问。

“嗯,想好了!”他点头。

“什么借口?”

“过两天就是她的生日,到时候自然就有借口了!”陆一琛笑着说,丝毫没有觉得不妥。

“爹地,你记人家的生日,还是蛮准的吗?”宫悦慵懒的挑眉,冲他开口。

“对啊,爹地,我生日几号?”宫曜也附和着问。

呃……

陆一琛一愣,视线看向他们,再看向程海安,又是那种皮笑‘肉’不笑的笑……

靠!

他又被算计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