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343章: 疯狂追求者

陆一琛看了她一眼,“我是真的怕你会出什么事情!”

“所以这一次的事情,就是纯粹想陷害我?”她问。

陆一琛点了点头。

说起这个,程海安深吸一口气,“哎,我上辈子是做了多少的缺德事啊,这辈子才会有这么多的人想要害死我!”虽说是感慨,可语气并没有那么失落。

陆一琛听到后,看着她,“你上辈子拯救了地球,所以老天把你生的这么美,招人嫉妒!”

“这个解释,我喜欢!”海安笑着说。

陆一琛伸出手,握住了她的手,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一下,随后放在‘胸’口的位置,“答应我,别再‘弄’丢了!”

“放心吧,这一次,我会懂得怎么保护自己!”

陆一琛点了点头,可是握着她的手,力度更大了。

……

“妈咪,等下!”她刚要进‘门’,便被宫曜跟宫悦拦在‘门’口了。

“干嘛?”

“驱除晦气!”说着,还装模作样的拿着柚子叶在她身上洒来洒去的。

程海安给他一个白眼,“你什么时候也信这个了?”

“哎呀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!”

“好了吗?”

“好了!”

程海安这才走进去了。

“妈咪,喝水!”宫悦殷勤的端了水给她喝。

“乖!”程海安接过,像是‘摸’小狗似得,‘摸’了‘摸’她的头。

“妈咪,你在里面,他们没怎么样你吧?”宫悦担心的问。

“你以为是古代啊,还能对我用刑吗!”

“人家这不是担心你嘛!”

“放心吧,我没事儿!”

看着程海安回来,那待遇节节攀升,陆一琛各种不爽。

伸出手,“我的水呢?”

“呃,自己去倒嘛!”

“为什么你妈咪有,我没有?”

“妈咪是‘女’人,你是吗?”

这个理由,好像真的没有办法反驳。

陆一琛乖乖起身去倒水了。

程海安丝毫没有从看守所出来的样子,反而有一种荣归故里的感觉,她知道,宫曜跟宫悦一定都在担心她,所以她怎么样也不可以让他们担心。

说闹了一阵子后,陆一琛端着水,走到他们跟前,“好了,现在可以说回正事儿了!”

一说起这个,大家先一阵沉默。

“怎么都不说话了?”陆一琛看着他们问。

“不是不说,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!”说着,宫曜绕过去,坐在程海安的身边。

“对啊,一点线索都没有!”

“只要是有人做,就一定会留下什么!”陆一琛说。

“虽然是这样,可是到目前为止,我们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!”

“那就是说明还不够仔细!”陆一琛说着,看着他们俩,“那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积极了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这就是你们在天刹学到的东西?”

‘花’语一听,不乐意了,本来她是不愿意参与的,可现在听说这个,她怎么能不反驳,“陆一琛,说话归说话,别搞人参攻击啊!”

“我实事求是而已!”

“事实是,你鬼‘门’出来的,也是一样啊!”‘花’语说,极力维护天刹的清誉。

宫曜点头。

宫悦也点头。

陆一琛最终妥协了,“OK,是我失言!”

“下次注意就好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他全是无奈,感觉跟‘女’人根本讲不出什么道理。

“好了,认真点!”宫曜开口,“妈咪,你最近有跟什么人发生不愉快吗?”宫曜看着程海安问。

程海安认真想了下,“我回来没多久,没跟人吵架,没结仇,我也不知道!”

“‘花’语说妈咪自带招人恨体质,所以问也白问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目光看向‘花’语。

‘花’语也是一副无奈的表情,这两个熊孩子。

“我觉得这个跟我本身没什么问题,主要是某些人的问题!”说着,他把视线看向了陆一琛。

他算是躺着也中枪么?

不过,程海安都这么说了,他也就认了。

“是,我的错,所以这一次我一定会保护好你,不会让你受一点伤害!”陆一琛体贴的说。

程海安满意一笑。

一边的人,简直看不下去了。

不带这么虐单身狗的!

程海安也十分配合,甜美一笑,“好的!”

众人,“……”

看着他们都不说话了,程海安这才笑着开口,“好了,说回正题,最近我也没什么感觉,所以不知道,跟文海心聊了两次,也没出现竭斯底里,也没吵架,所以,我不认为是文海心的问题!”

“可事实是,文海心刚跟那个人出了问题,这边事情就直接到你的身上了!”宫曜说。

“是太过巧合!”

“我看监控录像,那段时间,文海心人在手术室,你们在医院,所以不可能是文海心!”

“这种事情,真想做的话,也不会亲自去动手啊,她好歹是个大小姐,随便找个人动手都是小意思的事情!”‘花’语在一边不屑的说。

“她进医院,距离事发,还有一段时间,所以不排除这种可能!”陆一琛思忖着说。

“对啊,所以说,她完全有时间去安排,然后栽赃给海安身上,然后等她住进去后,她就可以有大把的时间陪着你,等你移情别恋,这样,她的目的就达到了!”‘花’语分析。

“我去医院看过她,她的表情不像是假的,不像是演出来的,也许,这件事情真的跟她没关系呢?”

听到这话,‘花’语简直想呵呵了,她扬起一抹冷笑,“萧总,请问你看透过哪个‘女’人,你那次不是被‘女’人‘蒙’蔽眼睛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靠,这天还能聊下去吗?

他刚要准备发威,程海安伸出拇指,点赞。

宫曜宫悦也纷纷伸出拇指,点赞。

陆一琛一口气闷在心里,忍了。

算他们人多势众。

“那依你说,这件事情是谁做的?”

“是谁做的,我不知道,我只是告诉你,看事情别太早下定论,没人告诉过你,越漂亮的‘女’人,越会骗人吗?”‘花’语一字一顿的问。

“关键是,我没认为她多漂亮!”

‘花’语,“……”

她觉得,文海心要是听到这话,一准能气死。

谁知,接下来陆一琛来了一句更可气的话,“在我的心里,只有一个人最美!”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程海安。

这一招对她来说,并不受用,程海安笑笑,并没有多说话。

‘花’语翻了个白眼,当没看到。

宫曜宫悦也无奈摇头。

妈咪这次回来,感觉爹地都要疯了一样,无时不刻的秀恩爱,真是够够的了!

如果不是看他受了这么久的单相思折磨,他一定带头抗议。

“其实我觉得不见得是文海心,也可能是她身边的人!”

“文海心亲人淡薄,对她并没有多好,而且现在父母也是为了儿子的事情郁郁寡款,一定不会去管这些事情的!”

“那追求她的人呢,比如暗恋他的!”宫曜说,“我们之前不是这样提议过吗?”

说起这个,陆一琛抿了下‘唇’,“她这几年最多‘交’往的就是生意上的人,生活中并没有出现什么男人,我查过,并没有什么可疑!”

宫曜皱起眉头,“爹地你说的,只要有人做过,就一定会留下痕迹,这件事情不是妈咪做的,一定会有迹可循!”

“我不担心这个,我就是担心那个人并不是想找替罪羊,而是想一箭双雕的把你妈咪跟裴铮海都除掉,如果是这样,那个人必须找出来!”

“关键现在,毫无头绪啊!”宫悦开口。

陆一琛想了下,“我们还是从头把事情屡一下!”

宫曜也纳闷的不行,以他这高智商,还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!

看着一边光吃不开口的李恪,他开口,“把所有文海心和裴铮海的资料全部给我,我还就不信了,以我们几个高智商还破解不了这个谜团了!”

李恪听到后,立即点头,起身拿起去拿资料了。

很快,他拿回来,给了宫曜,“老大!”

宫曜接了之后,看着他们,“既然我们认定了方向,只要仔细找,就一定会找到什么的!”

“有道理,哥哥我帮你!”宫悦开口。

宫曜点头。

‘花’语虽不情愿,可是她也是高智商的哪一行人啊,也不得不参与。

程海安,陆一琛,纷纷参与。

只有李恪,他默默的回归原位,继续吃东西,像个吃货一样。

面前的茶几,放满了资料,全都是关于裴铮海跟文海心的,他们拿起来看。

一夜一夜,一张一张,很仔细。

李恪吃着东西,看着,也没想着参与,继续吃东西,根本停不下来。

良久,宫悦看到什么,开口,“好像有一点奇怪!”

“哪里奇怪?”

宫悦手里拿着两份资料,“你们看,去年6月份的时候,裴铮海就跟文海心闹过一次事情,结果第二天他就出了车祸,虽然不是很大的车祸,但这样,是不是有点太巧合了?”宫悦问。

她一说话,他们的视线都凑了过去。

“我看看!”陆一琛接过,仔细的看着,的确,有点不太对劲。

“还有这里,文海心去年也被一个疯狂追求者‘骚’扰,然后这个疯狂追求者也是出了车祸,但好像比裴铮海要严重的多,都失失去一条‘腿’!”宫悦说。

听到这个,大家都蹙起眉头,如果这样来看的话,的确有点不太对劲。

“难道文海心的身边一直都有一个护‘花’使者?”宫曜开口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