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31章:妖孽一般的男人

想想也应该不可能,敢跟那边合约,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,对MK也没好处,虽然说不上对陆一琛多么了解,但是这一点她还是看的出来,陆一琛从来不做让自己吃亏的事情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所以除了他,程海安也想不到是谁,最后理所当然归成意外了。

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,可是没想到,慕晴根本就不会罢休,现在程海安在她的眼中就是眼中钉,‘肉’中刺,她不把这个刺拔了,又怎么会舒服。

何总的事情刚忙完,她又丢给程海安一个case,“程小姐,如果这个case你还没有做好的话,那么就只好请你离开这里了!”

看着那case,程海安算是明白了,慕晴只要不把她赶走,是不会罢休的。

她可能要不断的面对这样的情况。

可是,哪有如何,慕晴怕是不了解她的‘性’子,她就是愈挫愈勇的人,如果她要是好好的求她离开,没准她就同意了,越是这样用这种办法赶他走,她越是要做的更好。

合上文件,她微微一笑,“慕总监,是不是如果我这个成功了,你还会有下一个类似这样的case丢给我?”
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慕晴不悦的看着她。

因为程海安知道,慕晴能‘交’给她的,绝对不是简单的case,这一次,指不定是什么呢。

她微微一笑,“我只是问问而已!”

“程小姐,你刚进公司,现在就是证明你能力的时候,你应该再接再厉不是吗?”慕晴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。

没想到慕晴的针对如此明显。

她绝对是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。

“不用了吧,海安现在身上就有一个很大的case了,不需要再安排其他的任务了吧!”朵朵忍不住帮海安说话。

“身为MK的首席设计师,难道只需要做一个case吗?有时候会有很多case要一起做,程小姐,怎么样?有问题吗?”慕晴挑衅的问道。

大家都看的出来,慕晴故意针对程海安的。

程海安微微一笑,“慕总监说的没错,我愿意接受挑战,但慕总监,我不是傻子,你什么目的我也清楚,但也请别过火!”

看着她,慕晴冷冷一笑,“如果你离开了,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!”

“那怕是要让慕总监失望了,我本来还有打算辞职,但是现在,不想走了!”

“你”

程海安优雅的慌着手里的文件,“这应该是我从慕总监手里接的最后一个case了,我一定会完成的!”

她不气不怒的样子,却更惹的慕晴看不顺眼,狠狠的瞪她一眼,转身朝办公室走去了。

她刚走,朵朵就走了上来,“海安,她根本就是故意刁难你,你为什么还要接啊!”朵朵忍不住问道。

海安却是一笑,一边收拾东西,“如果我不接,她会想更多的办法刁难我,让我接的,我何不利索的接了,倒省事不少!”

朵朵点点头,“这倒是!”

“不过慕晴也真够小气的,就一点芝麻豆点大的事情,竟然这样刁难你!”朵朵忍不住吐槽。

她那里知道,慕晴之所以这么针对程海安,是因为她心底的那一丝的不自信和不安全呢。

这时,她的手随意的拿起慕晴‘交’给程海安的case,打开一看,顿时愣住了。

“我靠!”她没忍不住爆出了脏话。

顿时,她这一声,都唤来不少的人注意。

“怎么了?”海安看着朵朵问道,第一次听到朵朵说我靠,还是有点意外,嘴角不由的勾起一抹好笑的弧度。

“是JP公司的!”朵朵说道。

“JP?”海安拧眉。

程海安还是有点不懂。

“JP公司怎么了?”程海安问道。

这时,一名男设计师走了过来,“怎么会这样?”

朵朵摇头。

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,程海安还是有些不理解,“可以直接说问题吗?”

朵朵这才开口,“这是一个无法换成的任务啊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也不知道是不是JP公司故意刁难我们,听说JP总裁母亲去世,有一条心爱的项链丢了,所以找我们我们这里的设计师,可是根本就没有人见过那条项链,他们又不提供照片,根本无法做,更重要的是稀有的天蓝钻石!”

所以说,这是一件难以完成的工作。

“这件case已近被当掉了很多次,没想到慕晴会让你去做!看来,她真的有心刁难你!”那男设计说。

程海安挑眉,“真是一个棘手的case!”

“既然JP公司有心刁难,为什么陆总不理会?”程海安好奇,陆一琛看起来,不像是那种无视挑衅的人啊!

“这个就不得而知了!”朵朵纵肩说道。

程海安想了想,然后看着朵朵,“帮我把之前的资料给我,我看看!”

“没问题!”

……

下午的时候,程海安坐在位置上,看着朵朵给他的资料,然后上网查了一下,最后,嘴角勾了勾。

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,朵朵走了过来。

“海安,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饭,我们一起去唱歌啊!”

海安想了想,“还是算了,等我把这个棘手的case搞定之后再说吧,不然到时候你们可要为我办欢送仪式了!”海安风趣的说道。

朵朵一听,然后扑哧一笑,“好吧!祝你成功!”

“谢谢!”

……

翌日。

程海安算是做足了准备,这才有所了解。

进公司,打完卡之后,将跟JP公司的案子看了看,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了。

想到这里,站起来朝陆一琛的的办公室走去。

她发现,这个世界真是奇妙,你越是不想见的人,越是让你去见。

走进陆一琛工作的区域内,她不止一次发现,这里的装修风格跟他的烂桃‘花’‘性’格背道而驰。

统一的灰‘色’格调,简约,大方,却又不感觉到沉闷。

看来陆一琛的眼光,也没那么糟糕,只是选‘女’人方面,就不怎么‘精’明了。

海安站在陆一琛的办公室‘门’口,深呼吸一口气,这才鼓起勇气敲了敲‘门’。

“进来!”

陆一琛的低音磁‘性’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。

程海安深呼吸,推‘门’而进。

陆一琛伏案在工作,专注而又认真。

他的侧脸极是‘迷’人,轮廓柔中有硬,如最好的画家一笔一线描绘出来的般,那一身高贵优雅和冷漠倨傲融合在一起,更有一种很特殊的魅力。

上身一直黑‘色’的衬衣,领口微敞开,‘露’出大片麦‘色’的肌肤,光线通过窗户打在他的身上,形容一道柔和的光晕,没想到他在工作的时候,也是这么的魅力‘迷’人。

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,程海安赶紧回顾身来,“陆总!”海安轻轻的叫了一声。

陆一琛正在工作,听到这个声音,倏尔抬起头,望向她。

那样的眼神,让程海安心底一惊。

他狭长的眸子微眯,眉宇间带着一股‘逼’人的邪气,在看到程海安的时候,慵懒的挑眉。

这男人是妖孽!

绝对是妖孽!

就是一个挑眉的眼神,也能做的那么妖孽。

他看着海安,他薄‘唇’轻启,“程小姐,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

程海安努力的让自己淡定下来,不去想想他的那副妖孽样子,怎么说,家里也有小一号,她必须要淡定住。

“找陆总,自然是有事情!”他也学着陆一琛的口‘吻’调调,回话。

陆一琛将面前的文件合住,整个人慵懒的向后一靠,“有什么事情,说吧!”

程海安走过去,将手里的文件放到他的面前,“陆总请看!”

陆一琛挑挑眉,随手翻开一看,是慕晴‘交’给她的case,他略有听说,“这个case慕晴不是‘交’给你了吗?”

“设计图我已经画好了,现在只差陆总贡献出一块天蓝钻石了!”程海安淡淡的说道。

陆一琛眉头一蹙,眼眸瞬间将了几度,他掀眸,望向她,眸底带着几许看不懂的深邃,“谁告诉我有天蓝钻石了?”

“MK集团跟JP集团是敌对公司,这个是JP公司给MK公司的case,如果做不好,就会被业界取消,但是做好了,MK也没有设计师见过那条项链,这才是陆总一直无视这个case的主要原因吧!”程海安推测。

陆一琛听她说着,抿着‘唇’,嘴角一直都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笑,似有情,似无情。

“你就这么肯定?”

“依照陆总的脾气,不会无视别人的挑衅!”

“你很了解我!?”

程海安微微一愣,随即笑着开口,“一点点,来这里上班,总要‘摸’清楚上司的脾‘性’的!”

陆一琛看着她,面前的‘女’人,总是一副微笑的样子,一双眼睛明媚又清澈,让人看不清楚她的真实想法,微笑,似乎就是她的秘密武器,也是她的最好的防罩!

他的薄‘唇’勾了勾,嘴角中带着几分的无情,冰冷,他也不打算再跟她打马虎眼,“就算我有,为什么要给你!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