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311章: 花语的简单粗暴

砰的一声,‘花’语直接撞开了男卫生间的‘门’,没有别的原因,就因为近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她拖着陆一琛进去,在看到他,吓得一些男人不轻,立即穿好‘裤’子,将自己给遮掩起来。

“你,这里是男厕所!”

“我知道!”‘花’语头也不回的开口,“不习惯的,现在立即出去!”

众人,“……”

搞的‘花’语像这里的地主一样。

不过其他人,看着‘花’语凶神恶煞的样子,还拖着一个男人,最终也走了出去。

‘花’语将他拖到洗手池边,直接打开水龙头,将他的头给按了下去……

简单,粗暴。

陆一琛这才有些清醒,猛然站了起来,可看着他还不是那么清醒的样子,‘花’语直接将水龙头拉起水龙头(大家不用挑这个问题,有一种水龙头是可以直接拉起的,高档场所,没有什么不可以)朝陆一琛的身上喷去……

原本啤酒就浇了他不少,现在水直接上身,很快,陆一琛便清醒了很多,一双愤怒的眸直接看着面前的肇事者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怎么?清醒了?”‘花’语语气狠恶的看着他问,一想到宫曜为此而受伤的事情,她就不能原谅。

看清楚面前的人后,陆一琛眸子眯了起来,“我的事情,不用你管!”

“我今天就要管了!”

“‘花’语,你别太过分了,别以为你是天刹的人,我就不敢怎么你!”陆一琛生气的警告,两个人彼此对峙上,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打起来。

站在卫生间外面的人,看到这一幕,谁还敢进去啊。

‘花’语却冷冷一笑,“怎么,想打死我?来啊,如果你还是个男人的话,就来啊!”

即使陆一琛再愤怒,也不会跟她一般见识的,最重要的是,他现在没心情,警告似得看了她一眼,转身就走。

可‘花’语哪里会给他机会,直接拉过他,啪的一声,一个耳光打在他的脸上。

陆一琛有点懵了。

看着‘花’语,‘阴’鸷的眸布满乌云,“你”

“怎么?想动手?打啊!”‘花’语丝毫不闪躲,看着陆一琛,气到不行,“你知不知道,因为你的事情,宫曜现在受伤了?”

“程海安不在了,谁都伤心,怎么,你以为全世界只有你最伤心吗?两个人孩子跟了她几年,最伤心的是他们好吗,他们都可以坚强,为什么你不可以?”

“陆一琛,枉我以前还以为你是个男人,现在看来,你根本是个笑话!”‘花’语毫不客气的嘲讽。

听到她一顿晴天霹雳的骂,陆一琛愣住了,原本的怒意也渐渐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担心。

“你说什么,宫曜怎么了?”

“怎么,担心了?那我就清清楚楚的告诉你,因为你,你公司的事情,你的堕落,宫曜替你去工地,被那些工人围攻,受伤住院了,陆一琛,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,就给我担起责任来,别让一个孩子来替你承担!”‘花’语看着他一字一顿的说。

陆一琛说不出的担心,看着她,“现在宫曜在哪里,怎么样,伤的重不重?”

“现在知道担心了?你早干什么去了?”

“他现在到底怎么样?”陆一琛忽然吼了一句。

看着他担心的样子,‘花’语这才告诉了他那个医院,陆一琛听到后,二话不说,转身就跑了出去。

看着他的背影,‘花’语叹了口气,希望他能就此清醒过来。

正在这时,‘门’外不少的人都看着‘花’语,‘花’语却皱了下眉,没好气的冲他们吼,“看什么看,没见过美‘女’啊!”

说着,转身,到洗手池那边,镇定自若的洗了洗手,转身,犹如‘女’王一样的走了出去。

目光扫过哪些人,似乎都没有放在眼里一样。

而那些围在‘门’口的男的,还特别自觉的让了一条路……

……

医院‘门’口。

陆一琛到了之后,直接下车朝医院飞奔而去,而酒意,也清醒了很多。

他刚走到‘门’口,就看到宫曜跟宫悦,还有李恪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而宫悦则是手臂包扎着,掉在脖子上,看起来,伤的还不轻。

看着,他顿时心中一击,沉重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“爹地?”在看到面前的人,宫曜愣了下,从外面回来的这段时间内,他极少白天见到陆一琛,也极少见到,他就这样站在他面前,这样的看着他。

宫悦也看着,目前的状况,没有办法解释。

陆一琛一步步朝他走了过去,每一步都特别的沉重,一直到宫曜面前,他蹲下身子,开口,“怎么样,严重吗?”

这段时间,宫曜一直都在忍着,尽管只要一想到程海安不在,他就忍不住想哭,可他一直都在忍着,忍着。

可现在,陆一琛的一句话,却让他的鼻子酸涩了一下,眼眶瞬间蓄满泪水。

他强制‘性’的忍着,笑着摇头,“没有,我没事儿!”

陆一琛的目光,都是内疚,自责,“对不起,这些原本都应该是我承担的事情!”

能听到他这么说,宫曜就已经知道,他清醒了。

“我们是一家人,应该相互承担责任,不用说对不起!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看着他,不知道该怎么说,直接将他抱在怀里了。

宫悦在一边看着,走上去,也抱住他们。

陆一琛将他们两个都抱在怀里,多日来的不安,终将落地,虽然说,他还免不了伤心,可为了他们俩个,也要重新振作起来。

……

因为陆一琛恢复情绪,宫曜开心的不行。

邀请李恪跟‘花’语都去家里吃饭。

‘花’语站在阳台上,这时,陆一琛走了过去,点燃一支烟,慢慢的吸着。

‘花’语目光看着外面,当他不存在。

良久,陆一琛才开口,“那天的事情,谢谢你!”

‘花’语不屑的冷笑,“哟,陆总还会说谢谢啊?那天不是都急的要打起我了吗?”

陆一琛知道,‘花’语嘴硬心软,根本就不生气,而是看着她,“那天的事情,很抱歉,是我不理智,太冲动,不过,不管怎么样,还是要谢谢你,如果不是你那一巴掌,我可能现在还在那边躺着!”

听着陆一琛如此有诚意的道歉,‘花’语还能说什么,转过身,看着他,“整的这么煽情做什么,不过有件事情,你也别生气!”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我还跟别人冒充你老婆了呢!”

听到这个,陆一琛一怔,随后笑了下。

‘花’语看着他,忽然认真了起来,“这件事情,宫曜一直不愿意相信,他说,只要一日没有找到尸体,他就不会相信,所以……”

“我明白!”不待她把话说完,陆一琛便点了点头。

看着客厅里的身影,“如果这个是让他们坚强下去的动力,那么,我也愿意去相信!”

‘花’语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也不想说,中了枪,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,可如果他们都愿意去相信,那就去相信吧。

最起码,这是支撑他们活下去的动力。

这时,宫曜开口,“爹地,‘花’语,吃饭了!”

听到喊声,陆一琛这才跟‘花’语走了过去。

一桌子菜,不过这不是宫曜做的,是李恪做的。

在宫曜的熏陶加指挥下,李恪算是忙碌了一下午,但总算成果还不错。

餐桌上。

宫曜看着‘花’语,端起面前的茶杯,“‘花’语,我以水代酒,这杯我敬你,谢谢你把我爹地找回来!”

‘花’语却端起红酒,二话不说,直接给喝了下去,一切尽在不言中了。

宫曜又端起杯子,看着李恪,“也谢谢李恪,这段时间随叫随到,你是天刹的人,却几乎快成为我们家的保姆了,谢谢!”

李恪还有点不好意思,断起杯子,“老大,别这样,我不习惯!”说着,还是喝了下去。

喝完后,宫曜看着他们,“我还有件事情要说!”

他们都没有说话,看着宫曜。

“我想去天刹一趟!”宫曜说。

他刚说完,大家都面面相觑。

很显然,这个想法,这个决定,宫曜谁都没有说话,忽然间下的决定。

“为什么?”陆一琛看着她问。

“实话是,我并不相信妈咪就那样死了,所以,我想去天刹,然后找寻妈咪!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皱起眉头,刚要说什么,宫曜却开口,“爹地,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,可我就是感觉,妈咪还在,她不会那么轻易的离开我们的,所以,我必须要去!”

陆一琛还能说什么,宫曜都已经下了决定了,而且他知道,一旦是宫曜决定的事情,很难改变。

想了下,开口,“什么时候出发?”

“爹地,你,你同意了?”宫曜有点诧异,原本还会以为,会遭到他的反对。

“如果这是你想的,我拦了你,不只是你,我都会后悔一辈子!”陆一琛说。

宫曜看着他,眉头轻蹙了下,“爹地!”

“但我更希望的是,你可以找到你妈咪!”这是陆一琛的希望,内心最深处的希望,可是他不敢提升到心里去,因为他怕一旦有了希望,自己会更痛苦,更难受。

宫曜看着陆一琛,眼眸炯炯发亮,他重重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,我一定会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