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309章: 我好想妈咪

程海安站在甲板上,看着顾白,再看着不远处船上的人。

宫曜,陆一琛……

眼神都不是不舍。

可她知道,只有她消失,这一切才会结束……

看着顾白,“小白,我从不恨你,也不怪你,如果可以重来一次,我希望你不要再遇见我,这样你就不会痛苦……”

顾白现在已经听不进去那么多,都要疯了,“你想要怎么样,我都答应你好不好,下来……”

看着他,程海安一笑,眼神更多的是看向狂奔过来的人,拿着枪,慢慢的对准了自己的心脏位置,那空‘洞’的眼神,让顾白感觉失去了所有的感受能力。

“不要”

砰的一枪。

程海安的身子怔了下,顾白在那一刻,冲上前,可程海安却展开双臂,直接跌入了大海里去。

“海安”顾白扑了个空,眼睁睁的看着她掉进海里去,风吹来,‘乱’了他的发丝,那涨红的脸,青筋都凸显出来,放佛‘抽’去了他所有的力气。

陆一琛跑到一半,看到这一幕后,也怔住了。

脚下像是灌了铅一样,难以移动,而心,更像是被掏空了一样,无法呼吸……

大步朝前跑去,似乎相信还有希望,相信刚才的画面,只是一个错觉,一个幻觉而已。

“妈咪……”宫曜大喊了一声,可是为时已晚,程海安已经从他们的眼前消失。

陆一琛跑到甲板上,看着下面,是澎湃汹涌的大海,他几乎没有犹豫,一头栽了下去。

“爹地”

宫曜跑上前,想拦,可是根本拦不住。

“爹地,妈咪!”他大喊着。

顾白甲板边缘,像个木偶一样坐着,没有任何的生气。

宫曜看着下面,多希望有奇迹发生,多希望爹地可以找到妈咪,一起‘露’出水面,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。

“爹地,爹地!”宫曜大喊,生怕陆一琛会跟妈咪一样,一心求死,害怕极了,他此时都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,整个人内心都是无比害怕的。

“爹地”不管他怎么喊,始终没有一点的动静。

李恪跟很多人都下去找了。

也不知道找了多久,听到有人开口,“那边是不是?”

宫曜顺着视线看过去,看到有个人躺在地上,海水时不时的涌上来,打在他的身上。

在看到那一眼,宫曜就肯定,那是陆一琛。

二话不说,直接朝那边跑过去。

陆一琛躺在地上,浑身湿透,目光空‘洞’而绝望的看着天空,那样子的他,让人心疼的难以言喻。

“爹地”

看着他,宫曜眼泪掉了下来,蹲了下去。

“我没有找到她,没有……”他轻声开口。

“妈咪会没事儿的!”宫曜说,也不知道是在安慰他,还是在安慰自己。

这个消息,对他们谁来说,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无法接受。

这时,陆一琛睫‘毛’忽然动了下,下一秒,他起身,直接朝顾白的方向冲去。

“爹地”看着他的背影,宫曜也跟着跑了过去。

甲板上,一把将顾白抓了起来,“为什么,为什么不抓住他?”陆一琛几乎近绝望的看着他问。

顾白没有任何的生机,任由他抓着。

那一刻,他是希望陆一琛能够‘弄’死他,这样,他就会心理好受许多。

看着他不说话,陆一琛拿起枪,直接对准了他的脑袋。

“我杀了你!”

“爹地”

宫曜上前拦住,“不要!”

猩红的眸,说不出的狰狞,“我要替你妈咪报仇!”

“妈咪就是不希望你们这样,才会自杀的,难道你想让妈咪的目的变成空的吗?”宫曜喊着问。

陆一琛愣了下,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,可是唯独程海安,他没有办法不在乎。

她的名字,就像是他的一道枷锁一样,根本无法挣脱开。

对着顾白的枪,也一点点捶了下去。

他开口,“现在这样的结局,你满意了?”

“顾白,我不杀你,我要你永远都活在愧疚之中!”陆一琛看着他说。

说完后,转身走了。

宫曜看着,顾白跌坐在地上,依旧没任何的生机。

‘花’语的人来之后,不少的人下水进行搜求,可是长达四个小时搜求,根本无果。

看着坐在岸边的陆一琛,宫曜走了过去。

“怎么样,找到了吗?”陆一琛问。

宫曜摇头。

陆一琛埋下了头。

原本那样一个意气风发的人,忽然间这样,颓废的让人心疼。

宫曜除了眼泪可以宣泄,已经没有办法宣泄了。

一天一夜的搜求无果,他们才离开。

陆一琛不走,最终还是‘花’语将他打晕,抬走的。

……

A市。

程海安的这一事情,让陆家一句不振。

陆殷正听到这个消息后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,他知道,这不禁对陆一琛是一个打击,也是对两个孩子一个打击。

只是没想到,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他那颗原本无所谓的心,也跟着不自在了下,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,直接回陆家老宅去了。

而宫悦,也沉默了。

特别的安净。

她没有看到那一幕,但程海安的消息对她来说,也是一个噩耗,一个巨大的打击,无法接受。

所以,除了不说话,没有任何的表情外,一切都正常。

可越是这样,就越是让人担心,让人心疼。

陆家,一片气死沉沉。

陆一琛醒来后,并没有责怪任何人,而是直接起身,没有任何言语,行尸走‘肉’一样的走了出去。

整个家里,最坚强的,莫过于宫曜。

他又怎么会不伤心,不难过,一向视程海安为一切的他,怎么会没有感觉。

只是他知道,这个时候必须有一个理智而冷静的人,那就是他。

陆一琛走了之后,他不知道要去哪里找,就让李恪跟‘花’语去找了。

而家里,他站在宫悦的房间外,听着里面的啜泣声,宫曜心一阵阵的‘抽’疼,最终,他还是敲了下‘门’。

推‘门’走了进去。

宫悦就坐在‘床’上,粉‘色’的睡衣,长发遮住了脸,看不清楚她的样子。

宫曜走过去后,看着她,宫悦依旧垂着头,没有说话,而刚才的啜泣声,也不见了。

坐下,看着她,“饿吗?”一开口,便哽咽了下,他没忍住。

宫悦摇头。

“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做!”宫曜硬是卡着那口气,让他看起来没有异样。

宫悦还是摇头,不说话。

宫曜看着她,想了下,开口,“我知道,你很难过,但是事已至此,你必须要坚强!”

听到这话,宫悦愣了下,慢慢的抬起头,泪水汪汪的看着他。

“哥哥……”她叫了一声。

宫曜鼻子一酸,做好的心底防设也被打破,眼泪掉了下来,他别过脸,把眼泪擦掉,当刚才没有发生过。

“怎么了?”重新看回她,只有红红的眼圈,看起来,除了这个,没有什么异样一样。

“想哭就哭吧,哭完就好了!”他说,这样的她,也让宫悦一阵心疼。

可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开口,“我以前不懂‘花’语说的,那种失去亲人的痛,可我现在明白了,哥哥,我好难过……”说着,她靠在宫悦的肩膀上,哭的不能自己,“我好想妈咪,好想她!”

宫曜‘挺’直了身板,任由宫悦在他肩膀上哭泣。

他硬是忍着,不让眼泪掉下来,“我知道,所以哭吧,哭完就好了!”

宫悦趴在他的肩膀上,一直哭,宣泄着自己的痛。

而宫曜,眼泪也控制不住,眼泪掉下来后,他就硬是撑着眼眶,不哭,可是他越是撑,眼泪就越是掉的厉害。

……

酒吧里,陆一琛一杯杯的喝,最烈的酒,他就是想要灌醉自己,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越是喝,就越是清醒,脑子里就越是想程海安。

怎么都挥不去。

想要短暂的忘记,都不可能。

所以,他就一个劲儿的喝,喝的烂醉如泥。

李恪跟‘花’语找到他的时候,就看见一个‘女’人正在他身上妖娆的行走。

‘花’语眉头一皱,直接走了过去,将她掂起,“滚!”

那‘女’子看了一眼‘花’语,原本还想发威,但看到她那么漂亮后,愣了下后,只是抱怨的开口,“干什么吗,总要有个先来后到!”

“我让你滚,你听不到吗?”‘花’语丝毫不客气的开口。

“你”

“你什么你,是不是要我送你一程?”‘花’语问,倾城的脸闪过一抹狠辣,她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,再多说一句,可能就要让这个‘女’人知道,什么叫做滚了!

看着‘花’语凶的不成样子,而且身边还有一个帮手,那‘女’子这才抱怨了一句,直接走了。

这时,‘花’语看着陆一琛,她堂堂天刹的金牌人,现在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,想想都生气不已。

直接伸过去,一把将陆一琛从沙发上拽了起来,“陆一琛,怎么,现在就开始迫不及待的想要跟‘女’人鬼‘混’了?”

“你别给我装死,给我起来!”

陆一琛已经喝的烂醉如泥,没有意识了,或者说,他不想有什么意识。

“你”‘花’语哪有那耐心,粗鲁的还不知道想要干什么,李恪见状,赶紧走了上去,“还是我来吧,我来吧!”

“哼!”‘花’语这才一把甩开他,陆一琛重新跌躺在沙发上,重重一击。

李恪看着,十分无奈。

在外地出差,今天写这张,都给我写哭了,尤其宝贝那一段,难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