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304章: 双方对峙

“那次的事情,不是你们安排好的吗?”程海安看着他问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影子也皱了下眉头,“子弹打过脑颅,这个可以安排的吗?”

程海安愣了。

所以说,那件事情,不是安排好的?

莫名的,心底有一种怪异的感觉,她错怪了顾白?

“原本手术几率只有百分之三十,老大都已经立好遗嘱,如果他不在了,他所有的东西,都归你!”

程海安更加难以置信,一双眸子呆滞的看着影子,“你……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“有假的,中间拖延时间是假的,老大以为自己时日不多了,所以一直拖着,可是没想到,复原了,可是一想到你离开,老大就受不了,这才想到这个办法,把你带来了这里!”说着,影子低下了头,“如果程小姐要怪的话,就怪我吧,这个主意,是我出的!”

这个时候,已经不是来追究谁责任的问题了。

“我知道这样不太好,可是程小姐,我真的不忍心看着老大每日都折磨自己!”影子说。

程海安抿着‘唇’,心底有一种像是过山车的感觉,此起彼伏,无法稳定下来。

这个世界上,原本就没有公平的一件事情。

也没有两个她,可以一人一个。

如果真可以,她情愿将自己劈成两半,这样谁也不用对不起谁。

可惜……没有如果。

程海安沉默,目光没了焦距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影子看着她,眼眸充满了自责和愧疚,“程小姐,我希望如果可以的话,您对老大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关心就好!”

程海安看向他,“不是我不关心,我是怕,我的一点点关心,他会以为看到曙光,更不愿意放手了!”她说。

影子抿着‘唇’,沉默了,感情的事情,他不懂,他所能考虑的,就只有站在他的方向,看到顾白。

他是心疼的。

很心疼。

但他也知道,程海安的话,也不无道理。

他没有资者评判什么。

程海安看向他,叹了口气,开口,“影子,如果你真的不能放我离开,那你最起码可以告诉我,他们现在什么情况!”

影子想了下,开口,“从你不见之后,陆一琛就开始发动对联东的攻击,越来越狠,我想,大概就是为了‘逼’老大把你‘交’出去!”

听到后,程海安皱了下眉,“然后呢,还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?”

影子摇头,“暂时还没有!”

“那你有什么消息,立即告诉我!”

影子犹豫了下,还是点点头。

“没其他的事情,我就先出去了!”影子说。

程海安点头。

影子退了出去。

房间里,再次陷入一片寂静当中,程海安看着窗外,那一片蔚蓝无际的大海,而她所有的思绪,也都跟着飘远。

……

“你终于‘露’面了!”陆一琛拿着电话说。

顾白微微一笑,“这不就是你的目的吗?”

“海安呢?”陆一琛直接开‘门’见山的开口。

“她已经忘了你!”顾白淡淡的说。

“你觉得,你说这些我相信吗?”

“信不信,这都是事实!”

“顾白,不想死的,立即把海安还给我!”陆一琛拿着电话暴怒的喊了出来,如果不是因为才刚联系到他,他都能把手机给扔了。

“那你就杀了我!”顾白电话那边轻松的说。

“顾白,你信不信,你的错,我让整个联东来担!”如果此时,顾白真的在他眼前的话,陆一琛真的会一枪打死他。

电话被挂断了。

宫曜立即走上前,“爹地,怎么样了?”

啪的一声,手机被他摔出老远。

陆一琛的手都在颤抖,脖子上的青筋都凸显出来,那一双赤红的眸,在这夜里,更显得惊悚。

良久,他才压下自己的怒意,看着宫曜,“没什么,地址查到了吗?”他强压着怒意,开口问。

宫曜点了点头,“查到了!”说着,自动将地址奉上。

陆一琛看到后,握在手里,嘴角掀起一抹冷笑。

顾白!!!!

这一次,他一定不会把他放弃。

“爹地,我怕这次的事情,有炸!”宫曜担忧的说。

陆一琛没有说话,只是眸光看着他。

“他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,之前的踪迹根本一点都查不到,可现在却能查到他的地方,我觉得,这其中一定有问题,之前,小白就已经怀疑我的身份了,所以我担心……”

“就算是炸,我也要去!”陆一琛十分坚定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好不容易把他‘逼’出来,绝对不能错失这次的机会!”说着,看着宫曜,“你妈咪的消息,就靠你了!”

见他注意已定,宫曜也没办法说什么,只能点点头。

……

夜晚。

顾白深邃的眸盯紧不远处,随着车子停下来,一道身影从车上下来,两道犀利的视线,瞬间在空中撞击出‘激’烈的火‘花’。

在看到那人后,顾白嘴角掀起一抹冷笑,“陆总,好久不见!”

陆一琛上前,看着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杀气。

“确实是好久不见!”

“没想到你能这么快就见到我!”

“怎么,才一段时间不见,就习惯当缩头乌龟了?”陆一琛开口便是毒舌。

可顾白却不介意,只是轻蔑的笑了笑,“陆总还是这么喜欢逞口舌之争?”

“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?!”

“呵呵!”顾白笑出声,讽刺而轻蔑。

这时,陆一琛上前,也不废话,开口,“海安呢?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“你觉得这个答案,我信?”

“不信!”顾白说。

陆一琛知道,他是故意的,愤怒‘蒙’蔽了双眼,他直接拔出枪,对准了他的脑袋。

而在同一时间,顾白身后的人也举起枪对住了陆一琛。

陆一琛身后的人亦是如此。

双方对峙起来。

“顾白,看在你资助海安母子多年的份上,我一次次忍你,放过你,可是你触及到我底线了!”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开枪!”

陆一琛怒视着他,“告诉我海安在哪里,我成全你!”

顾白哈哈笑了两声,“陆一琛,你怎么还是那么天真,如果我告诉你的话,你现在还有机会拿着枪对着我的头吗?”

陆一琛眸子眯起,“看来,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!”

顾白也怒了,“陆一琛,我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一件事情就是放她回来,回到你身边,如今,我就要纠正那个错误!”

“可惜,你为时已晚!”

“不晚,因为这辈子,你都别想见到她!”

“顾白”陆一琛‘激’动的就要开枪。

“爹地!”这时,一辆车从远处开来,他从车上下来,直接冲了过去,阻止他。

“爹地,如果你开枪的话,我们就真的失去妈咪的消息了!”

陆一琛握着枪,手都在颤抖,‘激’动不已。

宫悦也看着,朝顾白走了过去,“小白……”她一叫,眼圈就红了。

顾白也看着宫悦,曾经,他当成小公主一样去宠的人,如今,也为了别的男人,来找他。

果然,即使他做的再好,也拼不过血浓于水。

顾白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“小白,告诉我,这不是真的!”宫悦目光楚楚可怜的看着他,“告诉我,你不会这么做的,对不对?”她的声音,充满了柔弱,小心翼翼。

“是真的!”他冷声说,看似绝情极了。

宫悦看着他,不知道怎么的,眼泪掉了下来,“小白,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……”

“以前?”顾白冷笑,“别跟我提以前,因为那段时间只说明了我愚不可及的过去!”顾白狠狠的说。

“小白!”宫悦走上前,抓住他的袖子。

“别说了!”顾白冷冷的打断她,陌生也极为陌生的看着她,“我把你当亲生‘女’儿一样看待,可你呢,在你眼里,我怕是永远也比不上陆一琛吧?”他讽刺一笑问。

“我……不是这样的!”宫悦摇头。

“好了,我也不勉强你,现在说这么多,也没有什么意义了,以后,你保护好自己!”顾白说,一副永不相见的样子,直接将她甩开。

宫悦看着他,眼泪掉了下来,怎么也没想到顾白会说出这样的话,心,冷到谷底了。

“小白……”宫悦看着她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顾白不去看她,眼神冷漠。

随后看着陆一琛,‘精’致的五官紧绷着,随时一副准备舍身救已的样子,“怎么样,要杀吗,想杀的话,尽快动手!”

“顾白!!!”

“爹地!”宫曜再次拦住他,冲他摇头,“不要!”

陆一琛拿着枪,整个人气的都在颤抖,“顾白,我一定会找到她的,你别以为,你的计划会得逞!”

顾白愣扫他一眼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不再说话,转身走了。

陆一琛站在原地,看着他的背影,一双犀利的眸子赤红的想要将周围的一些都给燃烧一样。

若不是宫曜拦住,他怕是真的会给顾白一枪……

一直到顾白淡出他们的视线,宫曜才看回过神,看着陆一琛,“爹地,走吧!”

“你确定,不会被发现吗?”陆一琛看着他问。

宫曜的神‘色’也很严肃,“我也不知道,希望吧!”他说。

他们没有再说话,而是看着顾白的背影,眸子愈发的深邃……

不好意思,家里有事儿,断了2天,跟编辑请假了,现在开始更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