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9章:你该不会被爹地吃了

程海安醒来的时候,人在医院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而陆一琛就坐在她的面前。

在看到他的时候,程海安蹙了蹙眉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!?”

一时之间没想到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陆一琛却挑眉,“想不起来了?”

说起这个,程海安才蹙了蹙没,回想起来,她记得她跟张总约了在饭店谈合约,然后他就被灌酒,然后……

那酒有问题!

看着程海安的表情,陆一琛就知道她想了起来。

“想起来了?”陆一琛挑眉,看着她问,想起她之前的那个样子,如果他晚去一步的话,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,什么后果!

程海安看着陆一琛,沉着脸点了点头,随后看着四周的环境,“这是医院!?”

“你送我来的?”

“不然呢!?”陆一琛不悦的反问,想起她之前的样子,他的心里就不由的来火。

这个‘女’人,还真的是大胆,什么都不怕。

看出陆一琛不悦了,程海安也蹙了蹙眉,“谢谢!”道谢完之后,就要下‘床’。

都不知道哪里惹他不高兴了,还是少说话为好。

正在这时,医生推‘门’走了进来。

看到程海安的时候,自然以为是陆一琛的‘女’朋友,看起来有些殷情,“程小姐怎么样?好点了吗?”

看着医生,程海安扬起微笑,点头,“嗯,好多了!”

“程小姐,你知道喝的那种东西,会让人晕过去吗?幸好陆先生送来的及时,不然你可真的要睡上一天一夜了!”医生看着程海安笑着说。

程海安又怎么会不知道。

不过现在想想,还真是后怕,如果陆一琛没有出现的话,真是后果不堪设想。

老天还是眷顾她的。

程海安只是笑了笑,点点头,“谢谢医生!”

这时,陆一琛看着医生,“怎么样?她现在能出院吗?”

医生点点头,“没问题了!”

“确定?”

“是的!”医生点头。

陆一琛这才放下心来。

办了手续后,两个人走出了医院。

‘门’口,这时,天已经很黑了,将近十二点了。

程海安还没开口,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,看着号码,是宫曜打来的,陆一琛就站在面前,莫名的觉得有些心虚。

这时,陆一琛却开口,“他已经打来很多次电话了!”

程海安一怔。

“你接了?”

“我还没有随便到接别人的电话!”陆一琛不屑的说,那表情,还真有些欠扁。

听到这句,程海安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拿着手机,去了一边,背对着陆一琛按了接听键。

“喂!”

“妈咪,你不知道我们家规矩,十点之前是要回来的吗,你现在工作都能谈到12点,妈咪,你是不是打算彻夜不归了?”宫曜在电话那边说,语气俨然像个大人一样。

程海安此时此刻倒是像个小孩子,“我知道,我现在马上就回去!”

“那你现在在那里,跟谁在一起?”宫曜问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余光看了一眼一边的陆一琛,她没有回答,而是开口,“我马上就回去!”

宫曜感觉到不对劲了,开口,“你该不会跟爹地在一起吧?”

“回去再跟你说!”说完,程海安匆匆的挂了电话。

看着她紧张的样子,陆一琛蹙眉,“你男朋友?”他问。

既然他这么误会,程海安也没什么好说的,开口,“陆总,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,我还有事儿,先回去了!”

“我送你!”陆一琛开口。

“不用了!”

“怕你男朋友误会?”陆一琛挑眉,略有不悦,别忘记,可是他救她的!

想到这个‘女’人对别人那么温柔,唯独对他就是保持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,他就很不爽,他有那么可怕吗?

“是!”程海安没有否认,反而点头应了一声。

“如果你男朋友知道今天的事情,应该很生气吧?”陆一琛问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不知道陆一琛什么意思,程海安也没心思多想,“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,不劳陆总‘操’心了!”

“既然这样,那你为什么不跟你男朋友发短信,而是要给我发短信?”陆一琛忽然问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程海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当时她能想到的只有陆一琛了,何况,她那里来的鬼男朋友。

看着她不说话,陆一琛走进一步,“程小姐,你这算什么意思?”

见他走上来,程海安下意识的后退。

“说!”陆一琛‘逼’问。

“说什么?”

“为什么给我发短信,而不是给你的男朋友?”陆一琛‘逼’问,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问出什么,但是看着程海安这个样子,他心里很不爽!

很不爽!!!

看着他走上前,程海安蹙眉,“陆总想知道?”

“是!!”陆一琛说,看着程海安的眸,充满笃定。

程海安想了下,开口,“因为做出这件事情的人是你的未婚妻,慕晴,还有,陆总你权大势大,由你出面,最合适不过!”

“就只是这样?”

“是!”

陆一琛看着程海安,恨不得将她身上看穿一个‘洞’来。

随后,他冷笑了起来,“你就这么笃定,我一定会来?!”

“事实说明,陆总还是来了不是吗?”

“那你知道这意味这什么吗?”陆一琛继续问。

这话一说出,程海安却沉默了。

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他来,说明什么?

担心她?

这怎么可能!

只是微微的冒出这个想法,便被程海安给否了。

“说明陆总和慕总监是两种人,不会利用自己的‘女’员工达成目的!”程海安一字一顿的说。

这话,竟然让陆一琛无言以对。

既没办法承认,也没办法否认。

可却又不甘心。

他再次走进一步,将程海安‘逼’到了角落,“程海安,我没你想象的那么伟大,你也最好别把我想的那么伟大!”

“招惹了我,也别想轻易把我甩开!”陆一琛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。

程海安看着他,不知为何,看着他的眸,却有一种想要泥足深陷的感觉。

最终,她垂眸,“既然这样,“我以后不会再招惹陆总的!”说完,直接绕过他,走了。

而陆一琛站在原地,看着她的背影,眸子微微眯了起来……

……

回去的路上,程海安满脑子都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。

她着他们抱着的画面,想着她是如何倒在他的身上……

程海安都不敢想下去了。

这些事情,是她怎么都做不来的,可是没想到……

不由的,脸颊都开始红了起来。

扫了一眼前面的司机,幸好是晚上,不然程海安都不好意思了。

回去之后,宫曜和宫悦都还没有休息,两个人一本正经的坐在客厅里等着她,一副审判的模样。

今天的事情,程海安又怎么敢让他们知道呢,扬起微笑走了过去,“宝贝们,你们还没睡?”

听着她的声音,宫曜跟宫悦一同回头,两个人一个表情看着她。

程海安感觉到大事不妙,走了过去,“你们俩,怎么了?”

“妈咪,老实‘交’代,你今天干什么了?”宫悦看着她问。

“我……不是跟你们说了吗,有个合同要签约……”程海安说。

“不到九点就出的‘门’,现在都十二点多了,妈咪,一个合同要谈这么久吗?”宫曜接话说。

“谈合约,吃饭,自然时间长了点!”程海安说,这两个孩子,看起来年纪小,可一点也不好糊‘弄’。

“妈咪,只有你一个人吗?”

“不是!”程海安微笑。

“那还有谁?”宫曜问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这孩子真难糊‘弄’。

“还有我们总监,不过她有点事情没有来!”

“那还是你一个人呗!”

宫曜不好糊‘弄’,程海安早就知道,她认命的垂下了头,“嗯!”

“妈咪,你是不是跟爹地在一起?你该不会被他……”说着,宫悦的视线扫着她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她都生了一对什么孩子啊。

早熟不说,也未免太早了点。

“你们想太多了!”程海安说。

“那你今天没跟爹地在一起?”

“也不是说没有在一起,后来因为某些事情……”程海安不知道怎么说,后来发生的事情她又没办法告诉他们,不想让他们担心。

“那也就是……”宫曜刚要说什么时,却眼眸一扫,发现了她手上的医‘药’胶带贴,她蹙了下眉头,“妈咪,你的手怎么了?”

程海安这才看向自己的手背,这才发现,打完点滴,她忘记把胶带拆掉,现在还粘贴在上面。

“哦,没什么……”她立即撕开,丢到垃圾桶里去了。

可是宫曜是多么高智商的孩子,或者说对程海安多了解的人,怎么会发现不了端倪。

宫悦跟宫曜两个人视线直直的看着她,最终程海安还是没接受的了,“其实也没什么了,就是今天去签约一个客户,不小心喝多了,所以就去医院打了个点滴!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喝多了。

但现在怎么看来没事儿呢?

程海安是不是有点太低估这两个孩子的智商了,只不过这样的话一说出来,她自己都垂下了头,太没说服力了。

宫曜跟宫悦都看着。

她不想说,很明显是不想让他们担心。

“既然没什么事情,妈咪你早点去休息吧!”宫曜开口。

没想到宝贝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她,程海安高兴不已,开口,“那好,我先去洗个澡,你们两个早点休息听到没!”

“知道了妈咪!”宫悦乖巧的开口。

于是,程海安起身朝卧室走去了,她刚一走,宫悦跟宫曜两个相识看了一眼,两个人一同朝房间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