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300章: 陆少群开始厚脸皮

那人一听,怕了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“不不不不,我知道了,我以后不会了!”那人立即开口,刚才还不服的表情,立即变了样。

“真的?”宫曜挑眉,一副无害的表情问。

“真的,真的!”那人吓得连连点头。

宫曜这才微微一笑,“这可是你说的,如果让我知道你还有下一次,你懂后果的!”

那人吓得,连连点头,再也不敢了。

宫曜一个眼神,那些人便懂了,放开了他们。

那几个人一被松开,吓得而立即走了。

看着他们很快消失在眼前,宫曜也是无奈摇头。

要么别逞强,要么有资本,要么别求饶,这时宫曜所坚持和认为的。

但对于这种‘混’‘混’,教训一顿就好,宫曜不想做的太绝,谁还没犯错的时候。

“走吧,老大!”

“嗯!”宫曜点了点头。

他也是醉了。

都什么时候了,他竟然还有心思管这些小打小闹。

家里发生了多大的事情。

想到这里,他跟李恪离开了。

……

“他挨打关我什么事情?”‘花’语反问,“我才不去!”

“好歹他也是为了你才变成这样啊!”

“为了我?”‘花’语蹙眉,“这话怎么说?”

“是你说的,只有超越你了,才有资格追你,所以这段时间,他拼了命的锻炼,拳击,散打,你是没见他现在成什么样子了!”

说实话,听到这个,‘花’语先是一愣,没想到那草包真这么去做了,可随后又冷笑一声,“给他五年时间,你觉得他追的上吗?”

“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他肯为了你去努力啊!”

“NONONO!”‘花’语摇头,“那不是为了我,是为了他自己!”

宫曜蹙眉。

“他想跟我在一起,是他的事情,他这么去做,是达到他的目的,所以,跟我有什么关系?我并不想跟他有什么牵扯!”‘花’语说。

这话怎么听起来有点强词夺理但还有点道理呢?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只告诉我,我说的对,还是不对?”

“对倒是对,就是……”

“对就行了!”‘花’语打断他,“总之,他是他,我是我,别把他的事情牵扯上我,何况,挨打了还敢说,如果是我的话,早就去死了!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他算是发现了,‘花’语是一点点点都不喜欢没有气魄的男人,而且像她这样的‘女’人,也很不好洗脑啊,反而最后还会被她说服。

想了想,宫曜作罢了。

反正这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,陆少群是挑着硬骨头啃,那也只能怪他运气不好了。

叹了口气,也没再劝说。

‘花’语坐在一边,眸光扫了他一眼,“我发现一个问题!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是在有意撮合我跟陆少群?”

一听这个,宫曜坐直了身子,“怎么会?”

“从进‘门’到现在,你喋喋不休的跟我说他有多好多好!”说着,眸子眯了起来,靠近他,“你以前不是很讨厌他吗,现在怎么了?”

“呃,这个……”

“这个什么?”

“这不是最近化干戈为‘玉’帛了吗,而且,他也没想象中的那么坏啊!”宫曜说。

“哦,是吗?”

“对啊!”

“所以怎么着,打算让我做你婶婶啊!”

“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”

“没想到你这么重口味!”

“呃?”什么意思,宫曜不解的看着她。

‘花’语一点点的靠近他,依偎在他身边,“我可不想跟你,‘乱’/、论!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啊!

看着‘花’语,她却笑的一脸开心。

“我……”宫曜从他的身边一点点挪开,“我有点口渴,我去喝点水!”说完,直接闪开,走了。

他从没觉得‘女’人这么可怕,还是第一次!

简直是太可怕了!

厨房里,端着水,宫曜大口大口的喝着,下次他再也不敢这样劝‘花’语了。

‘花’语双‘腿’优雅的‘交’叠在一起,看着厨房里的人,嘴角昂扬起一抹得意的笑。

他们都不这样打算了,可还有一个人。

宫悦正在跟‘花’语商量着事情,这时,‘门’铃响了起来。

宫曜还以为是陆一琛回来了,立即去开‘门’,可是在看到‘门’口站着的人时,愣住了。

“你,你不是在医院吗,你怎么会来?”

陆少群看了看他,“‘花’语是不是在这里?”

“是啊……”

陆少群的视线看向里面,直接走了进去。

“喂……”

宫曜想说什么,可是根本拦不住啊。

陆少群直接走进去,到客厅,看到‘花’语后,原本想说的话,在看到她之后紧张的全部忘了。

同样,因为他的到来,打断了‘花’语的谈话,宫曜跟‘花’语的视线都落在他的身上。

明显,‘花’语的眼神是嫌弃的。

“‘花’,‘花’语!”陆少群一副羞涩的表情。

“干嘛!”‘花’语不耐的开口,如果不是看在他是宫曜小叔的份上,她早就一个拳头给打趴下了。

“没什么,我就是过来看看你!”

“有什么好看的!”

陆少群,“……”

默默的垂下头,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宫曜在一边看着,为啥‘花’语特别像个雄的,而陆少群像个雌的……

“你不是在医院吗,怎么跑出来了?”宫曜立即走过去打圆场。

“哦,医院太无聊了,所以出来走走!”陆少群说

‘花’语听到这话,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,“听说你挨揍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真是蠢到家了!”

陆少群,“……”

“如果是我的话,早就躲在家里不敢见人了,你倒好,还大摇大摆的到处走!”‘花’语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把匕首,狠狠的‘插’进陆少群的心脏里啊。

宫曜宫悦在一边看着,真担心陆一琛受不了这刺‘激’,真如‘花’语所言了。

陆少群站在那边,拳头紧握,良久,他开口,“不是这样的,是他们偷袭!”

“管人家偷袭还是明袭,人家就是赢了,你输了就是输了!”

“可是打拳击赛的时候,是我赢了!”

“赢了??”‘花’语挑眉看着他。

“是!”

“赢了现在就这德行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行了行了,别说了,像你这样的人,还是回去当你的千金少爷吧,适合你!”‘花’语笑着说。

可她越是这样说,陆少群就越是觉得不甘,“是,我承认,我以前是个千金少爷,可现在我不是了,我也愿意试着改变!”

“你可别说,你的改变是因为我!”

“就是因为你!”

‘花’语,“……”

没想到她刺‘激’了两句,这草包还上劲了。

这时,陆少群猛然上前一步,吓得宫悦立即腾开地方,让路,站在宫曜身边去了。

“哥哥,这……”

“嘘!”

陆少群走上去,看着‘花’语,是既着急,又无奈,那表情,看起来竟有几分可怜。

“是你说的,只要我变强,你,你,你就会给我机会!”

‘花’语看着他,也站了起来,气势依旧,“你是不是耳朵有问题,或者耳背啊,我是说,你要超过我,才行!”

陆少群憋屈着脸,目光看着‘花’语,有气也只能在心里闷着。

‘花’语看着他,得意的笑了笑,“所以,我劝你还是知难而退吧!”

“不!”

哟呵,还上劲了。

陆少群看着她,“我是不会放弃的!”

‘花’语无奈的掀了个白眼,这孩子怎么就讲不通呢。

她对他没有一丁点的意思,一点点都没有,他到底在执着个屁啊。

‘花’语懒得跟他多说,起身就走,可陆少群却拦住了她,“你去哪里?”

“我去哪里关你屁事!?”‘花’语毫不客气的开口,对他的态度也算是很坏了,可陆一琛完全都不在乎!

反而觉得,很爽。

‘花’语走一步,陆少群跟一步。

‘花’语感觉到后,回头看他,“你干什么?”

陆少群看着她,“你去哪,我也去哪!”

宫曜跟宫悦在一边哗了一声,这货怎么变得胆子这么大了?

‘花’语要抓狂了,“我去睡觉,你也跟吗?”她强压着怒意反问。

陆少群,“……”

“不准再跟着我,否则打断你的‘腿’!”说完,‘花’语走了。

陆少群站在原地,这才没跟上去,不过目送‘花’语的背影,都是依依不舍。

“哥哥,你说他是不是受虐狂啊?”宫悦问。

“你没看到他以前对咱们俩那态度,你觉得可能?”宫曜反问。

宫悦一想,也对,以前他们说句话,陆少群急的都能蹦起来,怎么可能是受虐狂。

“那,这算什么?”

“呃,一物降一物!”说着,宫曜走了过去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我今天能住在这里吗?”

“呃?”

宫曜有没有听错,回头看了一眼宫悦,他是出现幻觉了吗?

“‘花’语晚上是不是住在这里?”陆少群问。

“是啊!”宫曜下意识回答。

“我今天也住在这里!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他都没发现,陆少群什么时候这么疯狂了。

“打住!”宫曜开口。

“干嘛?”

“什么干嘛,这是我家,我都没同意,你别不把自己当外人好不好!”宫曜说,何况,他们之前一直都不和的好吗,怎么忽然就这样了,不太习惯好么。

陆少群无奈的白了他一眼,抿着‘唇’,“说吧,想怎么样?”

“什么想怎么样,我是那种人吗?”

“不是吗?”他反问。

“当然不是!”他怎么可能是那种讲条件的人。

“那就算了!”

“你,哎你这人能有点诚意吗?”

“是你自己说你不是那种人的啊!”

“拜拜,‘门’在那边,不送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