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99章: 开启护犊子模式

陆一琛就像是疯了一样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

没有程海安的消息。

一点都没有。

不管他怎么攻击联东,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消息。

可是他越不‘露’面,陆一琛就越是像疯了一样的去攻击。

就算是把整个联东给端掉,他也要把顾白给‘逼’出来。

他就不信,顾白会为了海安,赔上整个联东!

如果真是如此,他倒是能佩服他一点。

现在,因为陆一琛的疯狂行为,整个道上都大吃一惊。

鬼‘门’虽然跟联东不和,但也从来没有这样光明正大的抨击过,而且,这次还是单方面。

联东只是防备,鬼‘门’就跟发了疯似得。

这一时期,顿时在道上传谣起来,更是引起一阵猜测。

原本跟联东关系不错的人,原本想出面帮一下,可是一听说天刹也参与了进去,便打住了这个想法。

天刹虽然是后崛起的,但是实力不容小觑,尤其在军火方面,任何一个帮派,甚至几个连起来都比不上。

最重要的是,他们不想断了来源。

所以,不轻易的与天刹为敌。

所以现在的局势是,陆一琛疯狂的抨击联东,天刹做帮手,其他的人,都在一边看着,有的是幸灾乐祸,有的是担忧。

因为谁都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。

“爹地,这段时间已经毁了不少联东的地盘,可是顾白,似乎没有要出来的意思!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看着他,想了想,开口,“你觉得,顾白是个什么样子的人?”

“很厉害,很有野心的人!”

“一个很有野心的人,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建立的东西毁于一旦,之所以现在还能沉得住气,是因为还没有触及到他的底线……”陆一琛悠悠的说。

“那万一,他真的为了妈咪,放弃联东呢?”宫曜问。

陆一琛‘唇’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那到时候,就不用我出手了!”

“也对,到那个时候,整个联东恐怕都不会服他!”宫曜说。

这几日的陆一琛,没前几日那样的颓废了。

应该说,他也想通了不少,虽然是顾白将程海安带走了,但起码有一点,是安全的。

而且,他们认识多年,顾白不会做出什么为难和伤害程海安的事情。

而他,更相信海安。

所以,现在就是一个时间问题,虽然说,他非常非常非常想程海安……可他必须忍着。

正在这时,宫曜的手机响了起来,看到号码后,他接了。

“喂,爷爷……”

“什么?好,我马上过去!”说完,挂断了电话。

陆一琛看着他,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听说,陆少群跟人打了起来!”

听到这个,陆一琛眉头皱了起来。

“爷爷让我们过去一趟!”

“不去!”陆一琛直接说,这里的事情已经够他心烦了,陆少群还在外面找事儿。

知道他没心情,宫曜也不强求,“那爹地,我过去一趟!”

陆一琛点头。

其实有宫曜一个人,就够了。

于是,宫曜叫上李恪,‘花’语,原本‘花’语还想去的,可是一听到陆少群的事情,死都不去。

那个草包,真是蠢到家了。

没办法,最终跟李恪一起去了。

等他们快到的时候,群架已经结束,陆少群受伤被送到医院去了,没办法,他们又去了医院。

医院内。

陆少群没有多大事情,也就是皮青脸肿,身上也不少伤,没伤筋也没动骨。

“爷爷,到底怎么回事儿!”

陆殷正一脸无奈,对陆少群,也真是失望极了。

“你问他吧!”说完,看向一边。

宫曜看着陆少群,“到底怎么回事儿啊?”

陆少群看着他,再看看李恪,却没看到‘花’语,他们不是一向三人行吗,怎么今天就来了两个人。

从他的眼神里,宫曜已经看出他在找什么了。

“找‘花’语?”他问。

“他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?”陆少群问。

“干嘛,想让她看看你被打的这么惨的样?”

陆少群,“……我一个人打他们五个好不好!”他说。

听这话,陆殷正的拐杖都抡了起来,“你还敢说,怎么没把你小子打死!”

“爷爷爷爷!”宫曜赶紧拦住,“消气,消消气,你先让我问问怎么回事儿嘛!”

“还用问吗,这臭小子最近也不知道‘抽’什么疯了,又是拳击,又是散打的,这也就算了,现在还跑出去跟人打架,无法无天了他!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莫不是……

宫曜的眼神看向宫曜,“你真的,在打拳击,散打?”

“我陆少群说话什么时候不算过?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没想到‘花’语随便说说的话,他竟然当真了,看样子,还‘挺’拼命的……

看着他们之间的谈话,陆殷正听出点猫腻,“什么情况,你知道怎么回事儿?”

“呃,我,我不知道!”宫曜赶紧摇头,撇清关系。

这可跟他没有关系啊。

陆少群白了他一眼,也没多说,目光看向别处。

不过陆殷正也不傻,看的出来,他们之间有秘密。

不过他们之间能有秘密,说明相处的还不错,倒是让他释怀不少。

虽然这么想,但也没有表现出来,眼神扫了他们一眼。

这时,趁着老爷子没看过来,宫曜凑过去,用着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开口,“好吧,就算你拳击散打,那今天怎么回事儿,怎么跟人打起来了?”

“这可不怪我,是他们找事儿,比赛输了,输不起,找人围堵我!”陆少群愤愤不平的说。

“哟呵,看不出来嘛,还打赢了!”宫曜忍不住对他刮目相看了。

“哼,哪算什么!”

越说,陆少群还得瑟上了。

宫曜看着他,“那现在怎么样,这次是赢了还是输了?”

陆少群眨了下眸,“他们五个人……虽然说我没赢,但也没输啊!”陆少群提着气说。

这话,下意识也就是输了呗。

宫曜的脸‘色’也好不到哪里去,对他这个护犊子的人来说,又怎么能看到自己的人受委屈。

他笑了笑,“知道什么人吗?”

“当然知道!”

“那就好办了!”

打发走陆殷正后,李恪走了过来,在他的耳边说了句话,“找到了!”

“现在在哪?”

“现在在外面吃饭!”

宫曜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走!”

……

车子在外面停着,宫曜跟李恪在车里坐着。

“他们现在就在里面,应该很快就出来了!”

宫曜点了点头,“出来后,直接给我打,别客气,只要不残废,不死人,随便!”

“OK!”李恪做了一个OK的手势。

然后,他们都看着里面。

“老大,你发现没,你不一样了!”李恪一边看着,一边开口。

“哪不一样了?”

“你对陆家的人,越来越好了!”

宫曜怔了下,“有吗?”

“有!”

“错觉!”

“如果不是的话,那你为什么听到陆少群受欺负了,现在来帮他报仇!”

“我……我这不是报仇,我是觉得,这件事情我有责任,所以才出面的!”宫曜使劲的找着借口说。

“是吗?”李恪问。

“当然!”

“可信度高吗?”

“当然!”

“反正,我是不信!”

“唉,你……”

“出来了!”宫曜刚要说什么,李恪却忽然开口。

宫曜听到后,也赶紧看着外面,果然,有个人醉醺醺的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嘴角挽起,“可以动手了!”

李恪拿出手机,拨出号码,只说了两个字,“动手!”

于是,只见一‘波’人朝那四五个男人冲了上去,那些人还醉醺醺的,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便被围住了。

“你们干什么?”

“打!”

于是,那几个人,稀里糊涂的挨了一顿打。

正在他们怨念极深的时候,宫曜开口,“走吧,下车去!”

“好嘞!”

宫曜跟李恪下了车,朝那边走去。

“老大!”

那些人见到宫曜跟李恪后,齐刷刷的叫了一声。

而挨打的几个人抬头,看着宫曜,看着李恪,“你们是谁,我不认识你们,跟你们无冤无仇,为什么打我!”

这时,宫曜走了过去,蹲在他面前,一脸笑容,“你不认识我不要紧,我认识你!”

那人看着宫曜,一个小孩子,身上由内而外的散发着一股狠劲,虽然是笑着,可那笑,怎么看起来都都有几分慎人。

“你们到底想怎么样?”那人看着宫曜问。

“其实也没多大事儿,我就是来做下免费教育,让你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!”

“还有,身为一个男人,要输就输的起,别回头找麻烦账!”说着,拍着他的脸颊,“不像个男人!”

那男人都不知道他到底在说什么,到底什么意思。

鼻青脸肿的脸,一副茫然的表情。

“还不懂?”宫曜挑眉问。

那人摇了摇头。

宫曜无奈叹口气,“这智商,真让人着急!”

“我是告诉你,以后不准在找陆少群麻烦,以后你要是敢动他一根头发,我就让你身上少一个零件,如果你不信的话,大可以来试试!”

原来是为了陆少群。

那人心中不服,可对宫曜有一种莫名的忌惮。

这时,李恪在身后开口,“老大,我看他不会信的,不然你今天就跟他示范一下好了,呃,要么,就先‘弄’掉一只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