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94章: 一场不知的阴谋

程海安去忙其他的时候是,影子走了上来,在顾白的耳边说了些什么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顾白听完后,脸‘色’都变了。

目光看向影子,“你们是怎么做到?”

影子脸‘色’不太好,“是我没想到,也没注意到!”

拳头紧握了一下,最终开口,“把他们两个人给我换了!”他冷声说,声音让人听了也是不寒而栗。

影子沉着脸点头,“我知道了,可如果程小姐问起来……”

顾白一个眼神扫过去,愤怒不已,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不允许,他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,“如果这个你都解释不了,你觉得,我还要你做什么?”

影子立即知错,一低头,“我知道了!”

顾白收回眼神,虽然没有肯定的答案,但是程海安今天的反应,也说明了一切。

如果不是他来过,又怎么会这样。

想到这里,他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,他原本还有一丝丝的认为,认为她也许想开了,跟他一起也是幸福,可是没想到……

顾白的心中,还是忍不住的‘抽’痛,像是有一把锤子,狠狠的敲击了一下,让他痛的无法呼吸。

影子走了出去。

“影子!”这时,顾白忽然开口。

影子身形怔了下,回头。

“把计划……提前吧!”良久,她才开口说。

“可……”

“按照我说的做!”顾白强调。

影子目光担忧的看着他,最终点了点头,“好,我明白了!”说完,转身走了出去。

顾白躺在‘床’上,看着天‘花’板,幽深的眸慢慢的闭上……

海安。

别怪我。

我会用自己的后半生来赎罪,也来陪伴你!

……

忌日那天。

虽然程海安不在A市,但似乎能感受到那种悲伤一样。

心情,说不上好,但也不差,她只是想,虽然没有在,但她也想跟他们一起。

昨天晚上,她还跟陆一琛通了电话,程海安也跟宫曜宫悦通了电话,一再嘱咐他们要好好的,好好表现,替她尽孝。

宫曜一再点头,“妈咪,你放心,我知道了,你已经说了N遍了!”

“我不在身边,总是不能安心!”

“妈咪,你放心,爹地跟爷爷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你也不用为这件事情内疚,反正,你回来后,我们每年都可以来纪念‘奶’‘奶’!”

一向懂她心的,还是宫曜,他简单的两句话,还是让程海安心宽慰了不少。

“行,我知道了,你有什么事情,再给我打电话!”

“是的妈咪,遵命!”

程海安这才挂了电话。

走廊里,程海安拿着手机,心情沉重。

正在这时,走廊里一阵凌‘乱’。

她回头看去,却看到影子趴在一个车边,推着往那边走。

在看到推车上的人,程海宁怔了下,随后立即跑了上去。

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程海安担心的问。

影子一脸担心,“我也不知道,忽然就发作,不省人事!”

目光看向顾白,他却躺在‘床’上,双眼紧闭,没有一丝的‘色’彩。

“顾白,顾白……”她叫了两声,可顾白一点反应都没有,很快便到了急救室‘门’口,护士接过,影子跟程海安被揽在‘门’外了。

看着顾白进去,‘门’被关上,他们的心也跟着被揪起。

良久,程海安才回过神来,看着影子,“怎么好端端的……会变成这样?”

影子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!”

程海安的心,揪了起来。

两个人站在‘门’口,焦急的等待着。

正在这时,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,焦急的英语流利出口,“病人现在情况危急,必须马上做手术,但是因为血库不足,急需配血!”

影子一听,立即开口,“我马上去找人!”

“不用了!”这时,程海安开口,“我来!”

医生也不犹豫,立即点头,“跟我进来吧!”

程海安点头,跟着走了进去。

‘门’在关上的那一刻,影子止住脚步,回头看着,目光深谙……

……

程海安走了进去,看到顾白躺在手术‘床’上,目光担忧。

“躺这边!”医生指使。

程海安走过去,躺了下来,就在顾白的旁边,侧过头,看着顾白,那一刻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也许就想着,让顾白赶紧好起来吧。

随着针扎入皮肤下的血管里,一开始程海安还有意识,可到后来,不知道怎么的,她的眼镜一点点闭上,慢慢的,昏睡了过去。

让人想不到的是,原本在一边做手术的人,却睁开了眼睛,而一边的医生则是开口,“已经完全昏睡过去了!”

另一个‘床’上的人,良久后才开口,“行动吧!”

……

程海安的电话,打不通了。

事情完了之后,陆一琛就给程海安打电话,可电话里传来的是,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,暂时无法接听。

她的手机,极少有打不通的时候,陆一琛眉头皱了下,拿起手机再打……

可不知道打了几个,依旧是无法接听,最后,他编辑了一条短信,发了过去。

这时,宫曜跟宫悦从身后走了上来。

“爹地,怎么了?”宫曜开口问。

陆一琛打着一把黑伞,今日的A市,下着‘蒙’‘蒙’细雨,在这特殊的日子,更显得悲伤几分。

宫悦也走在一侧,听到这话,也不奇怪,“美国那边跟咱们这边有时常,也许这个时候,妈咪在睡觉也说不定!”

“今天是忌日,你妈咪不可能睡觉!”陆一琛非常肯定的说。

这个时候,她肯定内疚,一定在等着他的电话,怎么可能会睡觉。

这点,他非常肯定。

“也许,妈咪是有事情也不一定!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没有再说什么,而是看着他们,“如果你们妈咪给你们打电话,立即告诉我!”

宫曜跟宫悦一起点头。

“走吧!”陆一琛开口,三个人一起上了车。

车上,宫曜的想法跟陆一琛的是一样的,他也不觉得妈咪在这个时候会睡觉,所以,一上车就开始打电话了。

跟陆一琛一眼,电话暂时无法接听。

这种现象,真的不多。

所以,他也有些担心。

不过,他也劝自己,妈咪去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不会有什么事情的,所以,也没有放在心上。

只是,他们怎么也没想到,这么一失去联系,竟然差点成为他们这辈子的遗憾。

……

程海安眼睛轻颤了下,随后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一个陌生的环境。

不是医院,也不是她住的酒店。

眉头皱了下,她慢慢的起来了。

偌大的房间里,高档的装修,处处彰显着这里的与众不同。

她坐了起来,看着四周,眉头皱了起来,这里是哪里?

她刚要起身,却觉得浑身无力,直接跌坐再‘床’上。

怎么会这样……

程海安在心里想。

正在这时,‘门’被敲响,随后被推开,有人走了进来。

“程小姐!”

看着面前的人,程海安皱起眉头,“你是?”

“我叫Lisa!”

“你是?”

“是顾先生让我来照顾你的!”

“顾先生?”程海安皱下眉,“顾白?”

“是的!”Lisa微笑着说。

“他,他怎么了?这里是哪里?”程海安问,想要起身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Lisa立即走上去,扶住她。

“程小姐,你输血过多,不易‘乱’动,还是休息一下比较好!”

程海安皱眉,看着他,“失血?”

“顾先生做手术,是您给他输血的,所以您晕了过去!”Lisa说。

说起这个,程海安似乎一点一点的想了起来。

“那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手术很顺利,顾先生现在在休息,吩咐我过来照顾您!”Lisa说。

程海安点了点头,脑子还是晕晕乎乎的。

“对了,这是哪?”程海安看着她问。

“哦,因为在手术后,出现了点麻烦,所以顾先生被转移到这里来了!”

“麻烦,什么麻烦?”

“这个……我也不太清楚!”Lisa能说的只有这么说,其他的,也不敢再多说。

“影子呢?”程海安问。

“在照顾顾先生,很快就会过来!”Lisa说。

问影子,总比问她好,程海安点了点头,也没多想,此时此刻,头有些晕,容不得她想太多。

“程小姐还是先吃点东西吧,这样会好很多!”Lisa说。

程海安点了点头。

Lisa把吃的端过去,扶程海安过去吃东西。

Lisa就在一边看着,看着程海安吃下东西,她这才悄悄松了口气。

“程小姐,如果有什么需要的,尽管吩咐我,我在就外面!”

“我想去看下顾白!”程海安说,可是即使吃了东西,体力也没有恢复多少。

“程小姐,您刚吃了点东西,体力还没恢复,我觉得还是等您好一点的时候再去看吧!”

程海安从没想到,输个血,竟然也可以这样消耗体力。

最终,也没办法,只能点了点头。

再次回到‘床’上,程海安不止没有体力,还有些困。

于是,躺在‘床’上,很快便又沉进了梦想。

看着她睡着后,Lisa这才走了出去。

“已经睡下了!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按捺住她!”

“我知道了!”

……

外面传来一男一‘女’的对话,可是在房间里的程海安并没有听到,早已沉沉的睡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