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93章: 疯狂与刺激

躺在‘床’上,程海安等的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。

晚上,‘迷’‘迷’糊糊间,她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双手抱住了她,她一惊,立即起身“谁?”

“嘘,是我!”磁‘性’的声音,带着一丝的沙哑。

程海安愣住了。

她是不是在做梦,或者,是不是出现幻觉了?

“一,一琛?”她难以置信的问。

房间里并没有开灯,而陆一琛就在身后,抱着她,脑袋在她的耳间厮磨,“是我!”

过了许久,程海安才晃过神来,非常确定,自己不是在做梦,也不是产生幻觉了,因为这种感觉,真真实实的存在着。

他的温度,他的味道,他的霸道,还有他独有的强势和温柔……

程海安转过身,满腹的感动和担心,“你,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给你打了多少电话,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情了!”她责怪的说,但是他现在出现在这里,一切都有了一个合理的解释,他在飞机上,所以一直打不通!

“抱歉!”他低沉开口,“每天只是给你打电话,从视频里看到你,这对我来说是一种煎熬,不告诉你,是怕你拦着我,我控制不了自己,所以就来了!”

听到他的话,程海安笑着,却掉下了眼泪。

是,她一定会阻止。

但是也想见他。

此时此刻,内心存在的感动与刺‘激’,也只有陆一琛懂她,能够给予她。

“可是,明天就是母亲的忌日,你……”

“我是凌晨六点的票,所以,赶得及!”他说。

程海安的心,忍不住敲击了下。

他飞了十几个小时,只为了能够见她一面。

这份爱,让她如何能够承受!

“这么急你还要来?”

“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!”他试过,可是,试试说明,他失败了。

海安不知道该说什么,两个人只是那样看着彼此,虽然没有开灯,但他们依然能够看的清楚彼此,似乎,那是一种灵魂的‘交’织,陆一琛伸出手,手‘摸’着她的发丝,充满了怜爱,此时此刻他终于可以碰到真实的她,随后,对着她的‘唇’‘吻’了上去。

那样的浓烈,沉重,带着他全身的力气。

程海安也配合着他,夜里,房间里,掀起一片爱的‘色’彩。

……

一个小时后,两个人彼此依偎着,因为陆一琛还要回去,他们都不舍得睡。

“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?”程海安脸颊泛着红晕问。

她记得,没有告诉他,她住在哪个酒店,哪个房间啊。

这时,陆一琛却抬起她的手,程海安一下子明白了,“所以说,宝贝也是在骗我?”她问。

陆一琛微笑,并没有说那么多,但什么意思,程海安却很清楚。

心里又是责怪,又是感动。

“那你怎么进来房间的?”

“我说我是你老公,所以就进来了!”

“可是‘门’外的人……”

“他们已经睡着了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反正,在程海安的概念里,陆一琛似乎是那种无所不能的人,只要有空子,他就能钻。

“你在这里,顾白怎么把你当成犯人一样囚禁起来?”

“这哪里是囚禁,是保护,他是怕那些人会找事儿,所以才找人保护我!”

听到这话,陆一琛嗤之以鼻,“就那些饭桶吗?如果真有用的话,我也进不来!”

不过,因为陆一琛的一句话,却轻描淡写的在海安的心头上落下一笔。

难道顾白真的是这个意思?

“你瘦了!”陆一琛‘摸’着某地方说。

程海安回过神来,明白他什么意思,开口,“怎么,嫌弃了?”

“不是,是心疼了!”

程海安笑着嘴角勾起。

“你什么时候回去?”他问。

说起这个,程海安笑容一点点垮了下去,叹口气,“我也不知道,顾白的手术,必须要等脑子里的淤血散了才能做,但手术的成功率,也之后百分之七十!”

说起这个,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也没再问那么多,他不想让程海安为难。

“好了,我知道了!”陆一琛说。

程海安看着他,“你不会生气吧?”

“会!”他的刚话说完,“还吃醋,可是没办法,我就是离不开你,所以,也只能答应你!”

为什么,他的每一句话,都让程海安有一种不枉此生的感觉。

她活着的重要‘性’,她存在的重要‘性’,满满的存在感。

这时,程海安伸出手,抱住了他,“我答应你,等这件事情完成之后,我就回到你身边,再也不离开你!”

看着她,莫名的悸动,陆一琛的小弟弟再次斗志昂扬了起来。

“你知不知道,你在是在引/‘诱’/我/犯/罪!”

“我恕你无罪!”

“你今天晚上别想睡了!”说着,陆一琛一个翻身,房间里,又是一片‘色’彩……

凌晨的时候,陆一琛也一直依依不舍,怎么都不想走。

时不时的给程海安一个‘吻’,如果不是回去还有事情的话,他一定就赖在她的‘床’上了。

可眼下。

不行。

“好了,你赶紧走,再不走的话,就误机了!”程海安看着他说。

“我想把你一起打包带走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好了,听话,再也走,就真的赶不回去了!”程海安可不想陆一琛因为自己,错过了自己母亲的忌日,她会良心不安的。

“那你给我一个舌‘吻’!”陆一琛说。

随后想起什么,又补充了一句,“三分钟的,法式的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看着他那坚定的样子,程海安要不给,陆一琛还真有可能做出不走的事情。

想了下,程海安直接凑上去,给他来了一个法式的‘吻’。

可陆一琛那‘欲’//求//不//满的样子,‘吻’着‘吻’着就要动手动脚,程海安赶紧拦住了他,“好了,再不走,真的要迟到了!”

陆一琛这才无奈的叹口气,依依不舍的从‘床’上起来,穿衣服。

程海安也要起。

“你干什么?”

“我去机场送你!”

陆一琛拦住了他,“你一个人回来,我不放心!”

“可你一个人走,我心里不舒服!”

陆一琛直接在她的‘唇’上印了下一个‘吻’,“那你就不舒服点,就当亏欠我的!”

“对了,别告诉顾白,我来过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我没有办法跟你解释,男人的直觉,总之,按照我说的做!”

程海安点了点头。

陆一琛穿戴好之后,看着程海安,直接在她的‘唇’上‘吻’了下,“别不舍得,就当是一场梦,一场,‘春’///梦!”

这个死流氓。

临走的时候,还不忘记调侃她一下。

“我走了!”

“嗯!”

程海安点点头。

陆一琛朝‘门’口走去。

看着他的背影,程海安说不出的心疼,作为一个‘女’人,她是感‘性’的,陆一琛飞了十几个小时,只为来看她一面,程海安又怎么不感动。

体内的因子,在蠢蠢‘欲’动。

“一琛!”

陆一琛听到她的声音,回头。

陆一琛却猛然从‘床’上站了起来,连鞋子都没有穿,直接朝他飞奔而去。

在他回过头来的时候,直接包住了他。

“我爱你!”她说。

随后,看着他,踮起脚尖,对着他‘吻’了一下。

在这方面,男人从来都是主导,反守为攻,加深了这个‘吻’……

在感觉到真不能再逗留的时候,这才放开了彼此。

“等我回去!”她说。

陆一琛点头,“我会来接你的!”

程海安一笑,“路上小心!”

陆一琛点头,这才开‘门’,走了。

房间里,剩下她。

说真的,陆一琛开‘门’的那一刹那,她真的想跟他一起走。

可是,她不能。

最起码,现在还不能!

她再次回到了‘床’上,他跟陆一琛见证身心合一的地方。

‘床’上,还有残留他的味道,程海安躺在‘床’上,一直等陆一琛给她发来简讯,已经登记,她这才放下心来,随后便沉沉睡去……

这一觉,程海安睡的很沉,很踏实,等她醒来的时候,已经十点了。

她平日里,八点左右就到医院,今天迟早了那么久。

赶紧起来,洗漱一番,去了医院。

“我来晚了!”程海安说。

顾白看着她,总感觉今天的她,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。

那时的顾白不知道,那是爱情的滋润,‘女’为悦己者容,她心情好了,整个人都是容光焕发。

“没关系,如果能多睡会儿,就多睡会儿!”

程海安笑笑,没有再多说。

但她的眉宇间,都是笑意,说不上哪里不一样,但是却跟平日里,真的不太一样。

“怎么了,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?”顾白看着她问。

海安看着他,她表现都有那么明显吗?

但想到陆一琛的嘱咐,她自然没有说,而是笑着开口,“没什么,就是昨天做了一个不错的梦!”

“梦?什么梦?”

“一个……发财的梦!”程海安笑着说。

听到她的话,顾白跟着笑着,虽然她没有说,但是顾白看的出来,她有事情瞒着他。

能够瞒着他的事情,必定跟陆一琛有关系……

虽然心里有丝不舒服,但他知道,这是一个持久战,要让陆一琛从她的心里出去,这需要时间……

不管多久,他都有耐心去等,直到,她完全把陆一琛放下,忘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