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85章: 一家四口的生活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这母‘女’一唱一和的,他竟无言以对,目光看向宫曜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宫曜却立即撇清关系,“爹地,别看我,虽然我们同为身为男人,但这个时候,我不能站在你的立场,我会被集体抗议的!!”

“你能有点出息吗?”

“出息啊,出息就是,我同意妹妹说的话,这个世界上,男人是最不靠谱的,当然,我例外!”宫曜说。

“说的好像我就很不靠谱一样!”

“最起码,爹地你以前的风流史,也让人很难相信你是一个感情专一的人啊!”

“谁还没有点过去,难道要因为过去,就要否认现在吗?”

“没办法,这就是现实!”宫曜无奈的摊手说。

陆一琛一张嘴,说不过这三张嘴,随后看着他,“没有我这个靠谱的劳资,哪有你这靠谱的儿子!”

“爹地,千万别给自己脸上贴金,这点,我随妈咪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“宝贝,说的好!”程海安在一边笑着说。

宫曜直接给了一个大大的小脸,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,宫曜就是。

现在眼看着人家拉帮结派了,他必须朝着人多的地方站啊,不然这个家就没他的立足之地了。

陆一琛败了。

他无奈的点点头,“OK,我错了!”

“知道错就好,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!”程海安笑着说。

“那爹地,你说,这件事情怎么办?”宫悦问。

“首先,我跟这个‘女’人,没有任何的关系,就连肢体接触都没有,因为在我心里,只有你妈咪一个人!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所以,这是记者‘乱’写,造谣我,绝对是无事生非!”

“如果你好好在家里待着,记者也没办法无事生非啊!”

“所以你是在怪我昨天没回来?”

宫悦点点头。

“OK,以后我不会了!”陆一琛索‘性’直接承认错误就可以了,因为说到底,也是他们赢。

“哼,看你认错态度还不错的份上,就原谅你这次,但如果有下一次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陆一琛真的想问下,不客气是怎么不客气,但是他想,他要是问出来,接下来就又是源源不断的“课程”,索‘性’干脆直接闭嘴了。

这时,宫悦无奈的叹口气,“唉,这不是我,如果是我的话,我直接打断了他的‘腿’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这么暴力的孩子,谁生的?

宫曜端上来早餐,看着他们,爹地跟妈咪的气氛,也总算好了点。

“好了,早餐可以咯!”宫曜说。

宫悦端下,无奈的吃着。

程海安跟陆一琛相识一眼,也无奈的吃东西。

一家人,也根本没把这则新闻当成一回事儿。

这时,陆一琛吃着东西,看着他们,“对了,我有件事情要宣布!”

双胞胎吃着东西,目光看着他,都没说话,等待着他的宣布。

“我跟你妈咪的婚礼,可能月底无法如期举行了!”他说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啊?”

宫曜跟宫悦几乎异口同声的问。

“因为我跟你妈咪,要一起去国外,给顾白看病!”陆一琛说。

宫曜的视线打量在他们的身上,随后定格在陆一琛的身上,“你们都想好了?”

陆一琛点头,“是的,你妈咪一个人去,我不放心,所以,我要跟她一起去!”

“可是婚礼的事情,我们都快准备的差不多了,现在……”宫悦十分惋惜的说。

陆一琛看着她,“你放心,你们的心血是不会白费的,我们的婚礼还是要举行的,只是,早晚的婚礼而已!”

宫曜跟宫悦都知道,他们最近都在为这件事情而为难,现在有了这样的决定,也不意外。

毕竟小白对他们的恩情,也绝非如此。

所以……

“那好吧!”宫悦点头。

“只是,爷爷那边怎么‘交’代?”宫曜问,“要知道,现在老爷子对这件事情可上心了,要是知道你们忽然不结婚了,他不得气死啊!”

说起陆殷正,陆一琛想了下,开口,“就算生气,也没有办法,这件事情谁也没想到,谁也不想,更何况,这是我们的事情,他有什么好生气的!”

宫曜撇嘴看着他,“其实有时候爷爷生气,也不能全怪爷爷,爹地,你这话让人听着不舒服!”

“不舒服也是事实!”说着,陆一琛扭头看着宫曜,目光打量着他。

“干嘛这么看我!?”

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,老爷子喜欢你,也不是没有道理!”这点,宫曜要比他做的好多了。

他是个记仇的人,而宫曜,且不说老爷子以前怎么对他们,他却丝毫不记仇。

想到这里,他嘴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。

“那是当然,我可是人见人爱,‘花’见‘花’开!”宫曜十分自信的说。

“哥哥,你真是够了,我都没这么说!”宫悦在一边白眼。

“因为你不是这样的啊!”

宫悦,“……”

的确如此。

宫悦要比宫曜腹黑。

宫曜是对人,要么狠,要么忍。

可宫悦不是,她跟程海安的‘性’格很像,看似无害,却有时候像一把匕首,可有时候看着很凶,内心却很柔软。

直接给他一个白眼,“我那是不散发自己的魅力,不然谁能招架得住!”

“对对对,你最厉害!”宫曜说。

“哼,那必须!”

看着兄妹俩斗嘴,程海安嘴角勾了勾,但宫曜的话,不无道理,看的出老爷子对这次的婚礼很重视,现在忽然说要推迟,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程海安看着陆一琛,“这件事情,要么跟老爷子说一下?”

“现在在他看来,婚礼是最重要的,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耽误这件,而且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是他的‘性’格,为了顾白,他不会理解的,搞不好,还会以为你们有什么!”陆一琛说。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算了,还是‘交’给我,让我来解决吧!”宫曜说。

于是,两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宫曜的身上,然后一致认为,这个难题丢给他不错。

谁让老爷子那么喜欢他呢。

“那就辛苦你了!”程海安笑着说。

“妈咪,你的笑容太假,太虚伪了!”

“就算是虚伪,就算是假,这也是笑!!!”

“……好吧!”宫曜气焰下去了。

这时,宫悦看着他们,“那爹地,妈咪,你们什么时候出发呢?”

“还不知道,这件事情要跟顾白还有影子商量一下,但,越早越好,我们要是不在家的时候,你们俩给我乖一点,不准惹是生非!”

一说起这个,宫悦立即看着她,眨着纤长的睫‘毛’,“妈咪,你看我像是惹是生非的人吗?”

程海安却不给面,头也不抬一下,“像!”

“你都没看!”

“看了更像!”

宫悦,“……”

程海安说起这个,陆一琛倒是想起什么,扭过头看着宫曜,“对了,云意来了!”

说起云意,宫曜愣了下,“然后呢?”

“他这次来,带来个消息!”

“什么?”

“说婚礼的事情,很多人都知道了,不少人过来,想借此机会闹事!”

“不会吧!”宫曜说。

“如果单单是我的,应该不会,但是你,都邀请了什么人?”陆一琛问。

“也没什么人啊,就算杰克,黑夜,陆正他们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“这还叫没什么?”

天刹四大头,除了宫曜的身份不明之外,三大头都来了,这还叫没什么!!!

“我只是想让婚礼更热闹一点嘛!”宫曜微微一笑说。

“现在消息已经散发出去了,我估计,跟天刹有关的,没关的,都会冲着这次的婚礼来,如果真如期举行的话,到时候出点什么事情,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了!”

“爹地,关于这点,我早就想到了,你放心,我早就安排好了,绝对不会有事情发生的!”

“而且,我也想趁着这次机会,让鬼‘门’跟天刹的关系更近一点!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看了他一眼,“反正,事情你看着办,消息,我告诉你了!”

“这是云意让你告诉我的?”

陆一琛挑了下眉,不可否认。

宫曜点点头,“爹地,放心,绝对不会有任何意外的!”他再三保证。

陆一琛也只能暂时相信他了,“也好,趁着这次婚礼推迟,这件事情,应该可以停滞一段时间!”

半信半疑的消息,也会好一点。

“不管怎么样,我都不会让任何事情破坏你跟妈咪的结婚的!”宫曜说,这可是他最爱的妈咪婚礼,他说什么也不能砸了。

谁搞砸,他跟谁急。

陆一琛笑了笑,这时,脑子里忽然闪过云意问宫曜的画面。

吃着东西,侧过脑袋,目光打量着他,“云意找你,有什么事情,你们之间,该不有什么协议吧?”

“呃,什么协议?”宫曜立即反问。

可这反问,有点过了。

陆一琛视线打量在他身上,也没多问,他们的事情,就由着他们去了,只要他不受到伤害,就可以了。

这就是陆一琛放养式的教育。

看着陆一琛不说话,宫曜这才悄悄松了口气,爹地简直是太敏捷了。

9号的第二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