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83章: 心思动摇

陆一琛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他爱她,宠她,可是不代表,他会放纵一切,让她离开。

此时此刻,他的沉默,就是最好的抗议。

看着陆一琛不说话,程海安更加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她垂下眸,“我知道这样让你很难接受,但是一琛,我跟顾白去看病,不是因为我变心了,而是因为,我觉得亏欠他的,如果我不能还给他,那么我这辈子都无法安心的!”

“你可知道,这样意味着什么?”良久,陆一琛看着她问,深幽的眸,像个无底深渊,让人看了也看不到底。

“一琛……”

“你照顾他,可以,你陪着他,也可以,但是海安,不代表什么都可以,这辈子,我唯一不允许的就是让你离开我!”陆一琛看着她一字一顿的说。

“一琛,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……”

“这件事情,没得商量!”说完,陆一琛转过身,背对着她。

看着他的背影,程海安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也清楚的知道,这对陆一琛来说,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。

这时,她伸出手,从身后抱住了他,脸颊贴在他结实的后背上,这一次,她没再说什么,就这样抱着他……

陆一琛也没有再说什么,就这样沉默着,走廊里没有人,只有他们一对相拥的身影。

……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宫悦问,随后着急的不行,“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你们都没人跟我说!”

“好了,不跟你说,是为了你好,怕你担心!”程海安看着她安抚。

“那妈咪,你怎么样,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儿,放心吧!”

这让宫悦怎么放的了心,这时,目光看向宫曜。

宫曜却立即开口,“我发誓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,真的是因为情况紧急,来不及!”

现在也不是责怪谁的时候,宫悦看着程海安,“那妈咪,小白呢,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吗?”

程海安深吸一口气,目视前方,“有!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“去国外,那边仪器技术都较为先进,所以如果去国外的话,恢复的几率比较大!”程海安说。

“如果是这样,那就好了!”宫曜说,至少这样,他们都不觉得,亏欠了顾白。

如果他真的有个什么事情,这辈子他们都会心里难安的。

“但现在是,至于结果怎么样,还不知道!”程海安说。

宫悦很担心,凑过去,“那妈咪,小白会有事儿吗?”

程海安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“如果去国外看的话,恢复的机会会比较大!”

“妈咪!”宫曜叫她。

程海安看着他,“怎么了?”

“你该不会想跟小白一起去国外吧?”宫曜问。

程海安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出来的,他能猜到,程海安有点惊讶,却没有过多问,沉默,一时之间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她的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。

“妈咪,你真的想去?”

“现在他这个样子,我不放心!”

“可是你跟爹地马上就要结婚了!”

“我知道,可是现在,小白都这个样子了……你觉得能安心的结婚吗?”程海安反问。

这话,倒是让宫曜跟宫悦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他们都清楚的知道,亏欠顾白的有多少。

在他们童年记忆里,顾白都是充当一个父亲加朋友的角‘色’,这点,他们也没有办法忘记。

“可是,那爹地那边怎么办?”宫曜问。

他也是看出陆一琛这几天都不太开心,才推断出来的,没想到,还真是。

说起陆一琛,程海安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

这些日子以来,陆一琛一直都在依着她,可这件事情……

她知道,对陆一琛来说,很困难。

可是顾白那边,她不得不去。

看着宫曜跟宫悦,她笑笑,“再说吧!”

宫曜跟宫悦有史以来,没支招,因为的确,这件事情,很难办。

如果劝爹地答应,对他来说,是一种伤害。

可是如果劝妈咪放弃,那小白那边呢?

他们亏欠的太多了,所以,他们俩没办法开口。

“妈咪,跟爹地好好商量下,一定会有办法的!”

程海安笑着点头。

“那我跟哥哥先去医院看看小白!”

“你们小心点!”

“嗯!”

宫曜跟宫悦走了。

程海安一个人在家,一直到很晚,陆一琛都没回来。

程海安一直在等,一直到晚上两点,陆一琛还是没有回来,程海安这才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
手机在响了几声后,接通了。

“喂……”

程海安还没来得及开口,那边响起一个‘女’声,程海安愣了下。

“你是?”程海安问。

“你找陆总吗……嘟嘟嘟!”

电话被挂断了。

程海安皱起眉头,却不生气,而是在想着什么。

……

另一边。

陆一琛从卫生间出来,一眼就看到有人拿着他的电话,他直接夺了过去。

“谁允许你接我电话的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有什么资格?给我滚!”

看着陆一琛那气势汹汹的样子,‘女’子也不敢多说什么,惹不起,还躲不起吗,起身,转身走掉了。

陆一琛看着手机,看着来电显示,在看到老婆这两个字时,心情沉了下。

不过并没有立即回过去,而是拿着手机,不知道在想着什么。

这时,云意从身后走了过来,看到他,直接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,“我说陆总,就算你马上要结婚了,也不用对其他的‘女’人那么凶,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吧?”

陆一琛没说话,坐下,端起一杯酒,一饮而尽。

看着他这样子,云意也坐下,“怎么了?吵架了?”

陆一琛抬眸扫了他一眼,没说话,但两个人在一起这么久,云意又怎么不懂他的意思。

坐过去,看着他,“来,跟我说说,为了什么这么不开心,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!”

陆一琛直接给他一个白眼。

云意一笑,揽着他的肩,“快说说!”

陆一琛这才不得已,将事情告诉了他。

云意听到后,若有所地的点点头,“这事情,确实有些棘手!”

“你说了句废话!”陆一琛开口。

“我这哪里是废话,我这是公平公正的说了一句!”

“那你就说点有用的!”

说起这个,云意想了下,开口,“你觉得,程海安是个什么样子的‘女’人?”

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“先回答我!”

“聪明,有主见的人!”

“除了这些呢,就没其他的吗?”云意继续问。

陆一琛想了下,“善良,负责人,并且,很认真的人!”

“那就是了,既然这样,那你还担心什么?”

陆一琛蹙眉,“你的意思是,我应该放手?”

“陆总,这不叫放手,这叫成全!”

“那不是一个道理吗?”

“当然不一样,放手,是你把程海安让出去了,成全,是你成全了她一个心愿!”

陆一琛看着云意,丢下一句话,“不管是那种,我都做不到!”

“怎么说,人家顾白都帮你养老婆孩子养了还几年,现在人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你说人家程海安能安安心心的跟你结婚吗?”

“好,就算是跟你结了,但我保证,在她的心里,永远都会有一个疙瘩!”

“对程海安而言,顾白不禁是她在落难时候帮她的人,现在更像是她的亲人一样,你见过亲人有难,撒手不管的吗?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如果真是这样,你才应该觉得害怕,一个‘女’人可以无情无义到这种地步,你还指望她跟你白头到老!?”

一听到有人说程海安的不好,陆一琛就不高兴了,“她不是那种人!”

“那就是了,你知道就行,如果她喜欢顾白的话,早在几年前就跟他在一起了,人家相处的六七年时间里,那个事情不是事情,如果可以,早就感动的痛哭流涕的在一起了,哪里还有你出现的份!”

陆一琛不得不承认,他的这番话,是有道理的。

的确,六七年的时间,多少个日日夜夜……

他很清楚的知道,非常清楚,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还在介意什么。

“反正,如果要是我,我早就感动的痛哭流涕了一头栽进人家怀里结婚了,绝对不会等到现在!”

“感动不是爱,这点,她非常清楚!”

“你看,你什么都清楚,她不是一个对待爱情随便的人,正是因为这样,你才应该更加放心!”云意劝说。

第一次。

第一次陆一琛也感觉到心‘乱’如麻这四个字。

喝着酒,一杯接着一杯,想了很久,他忽然扭过头看着云意,“你怎么处处帮着他说话?你到底是占那一边的?”

原本他的意志非常坚定,可他的一席话后,连他都有些动摇了。

“我是站在一个公平的角度去探讨这件事情的!”说着,云意也端起一杯酒喝着。

陆一琛看着他,眉头皱了下,开口,“那你这次来,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

云意眉头一挑,“没什么大事,这次我过来呢,是专‘门’来参加你的婚礼的!”

婚礼?

陆一琛苦涩一笑,都不知道婚礼能不能如期举行呢!

这两天家里有点事情,耽误了更新,明天开始双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