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80章: 小小年纪说情话

“怎么办,在这样下去,我们俩都得死在这里!”李恪看着她说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

‘花’语闭上眼睛沉思了一秒,随后睁开眼睛,“怎么,跟我死在一起,你不愿意?”

“愿意是愿意,但是我都还没有娶老婆……”

“跟我死在一起,是你的福气!”‘花’语说,“放心,下去给你找一个!”

李恪,“……”

这个时候还能谈论这些,他们也是够奇葩了。

‘花’语侧眸看他,原本风情万种的样,此时此刻有一种说不出的坚决,果断,“敢不敢跟我拼一次?”

现在还有选择吗?

李恪看着她,嘴角也勾起一抹笑,属于男人的英气尽显,“好啊,谁怕谁?”说着,看着自己手里的抢,此时此刻竟觉得充满了刺‘激’与挑战。

“你还有几发?”‘花’语问。

“两发!”

“我也是!”

“还有五个人!”说着,‘花’语看向他,嘴角勾起一抹邪笑,“怎么样?来一下?”语气,竟说不出的轻松。

“来就来!”

然后一个眼神的‘交’流,两个人猛然起身,一人一边,起身,朝那边开去。

砰砰砰。

几枪下来。

然而,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。

一人一枪,他们又干掉两个,可是接下来几枪,并没有那么顺利,他们就像是疯子一样,拿着机关枪‘乱’扫一通。

‘花’语在躲藏之际,还因为这样,受了一枪。

她一个翻滚,隐藏在一边去。

李恪也躲藏起来,两个人相隔数米,李恪担心的看着她,“怎么样,没事儿吧?”

‘花’语一直手捂着伤口,忍着痛意摇头,“一点小伤,没什么!”

“没子弹了!”李恪说。

‘花’语也看着自己的枪,“彼此!”

虽然已经面临死亡了,可是两个人之间的气氛,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儿,轻松的,就好像在经历一场比赛一样。

李恪靠在背后,懊恼不已,“该死的,下次出‘门’,劳资一定装一身都是!”

还第一次因为这些东西被人‘逼’的不行,要知道,他们可是造这些东西的啊啊,现在竟然因为这些被困在这里。

他们那么多货,可是现在呢,手里只有一把!

这种感觉,真是说不出的着急。

“能有下次再说吧!”‘花’语忍不住嘲笑。

这个时候,他们还能彼此嘲笑,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事儿。

外面的枪声不断,他们俩还有心情在这里调侃,也是醉了。

看着他们久久不出来,那些人大概已经猜测到他们没有子弹了。

忍不住大喊,“出来吧,我知道你们已经没有子弹了,乖乖出来让我打死你们,兴许不让你们那么痛苦!”

‘花’语跟李恪彼此看了一眼,都没有说话。

一阵抢扫声,那些大喊,“出来,给我出来!”

‘花’语跟李恪就是不出去。

“你们是要乖乖出来,还是让我一个炸弹炸平这里!”

李恪跟‘花’语,还是没有出去。

他们在尽量的拖延视线,他们相信,宫曜一定回来的!

一定会!

“出来,我数到三,如果你们还不出来的话,我就把这里夷为平地!”

宫曜跟‘花’语对视一眼,这是一种心理战,他们也不知道能‘挺’多久,但是,能拖延一会儿是一会儿!

那些人就像是疯子一样。

‘花’语跟李恪没人出来,只听轰的一声,爆炸声响起。

李恪跟‘花’语都闭上眼睛,继续坚持着。

不过,就算他们不出去,也能感觉到他们的脚步声一点点的走进。

难道他们真的要死在这里?

心脏咚咚有力的跳动着,每一份每一秒都是如此的珍贵。

眼看着他们马上就要走过来,‘花’语跟李恪打算拼死一搏时,这时,外面想起声音,宫曜跟陆一琛赶到了。

又是一番新的枪战。

李恪跟‘花’语相识一眼,眸子里都是惊喜。

“到了!”

“看来,你命不该绝!”

李恪说不出的开心。

也不知道打了多久,声音停下来之后,李恪跟‘花’语这才‘露’出头去看。

没有丝毫的意外,那些人被抓了。

“你们是谁?”青年男子看着陆一琛问。

陆一琛看着他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在我的地盘上是动我的人,还问我是谁,你来这里之前,都没有搞清楚吗?”

那人眼眸微眯,“你是鬼‘门’堂主?”

“你眼睛还没瞎!”

这也印证了他们的猜测。

那青年男子,无话可说。

这时,宫曜找到‘花’语跟李恪。

“怎么样,你们没事儿吧?”宫曜担心的问。

‘花’语摇头,“没事儿!”

可说着没事儿,伤口却还在流血。

“你受伤了?”

“小意思而已!”

“对不起,我来晚了!”宫曜歉意的说。

‘花’语却慵懒的挑眉,“怎么,担心我了?”

“我能不担心吗?”

“心疼我了?”

“我……”

宫曜还要在说什么,却看到‘花’语那挑/逗的视线,瞬间止了嘴。

白她一眼,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情开玩笑!”

‘花’语笑着,那一刻,宫曜看着她,知道她是美的,但是还从来没有一刻让他觉得,她笑起来是动人的。

宫曜看着,都愣住了。

李恪看着他们,无奈的摇头,直接走了。

宫曜回过神之后,也扭头就走了,他什么都不知道,没看到。

另一边。

那人看到‘花’语后,眼眸充满了仇恨。

“是你,是你杀了我大哥!”他说。

‘花’语也不避讳,“是我杀的!”

那人眼神充满愤怒的看着‘花’语,恨不得用眼神将她杀了。

这时,宫曜走过去,“你为什么要杀顾白?”

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,既然落在你们手里,要杀要剐你们随便!”那人一副认了的样子。

宫曜嘴角微微一侧掀起,“你为什么要杀顾白,我不是太感兴趣,只是随便问问而已,你爱说不说!”

他不问了,倒是让那人纳闷了。

“我得告诉你,我不是为了顾白而来找你的,而是为了我妈咪!”

说着,他凑过去,看着那人,“你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打我妈咪的注意!”

那人知道他们说的是谁,可是当时也是没有办法啊,既然做了,他们也不后悔,什么话都不说。

“说吧,你想怎么死?”宫曜看着他问。

那人眸子眯起,没想到这么一点的孩子,竟然能够这么镇定自若的说出这些话来。

目光直直的看着宫曜。

充满探究。

宫曜嘴角勾了起来,霸气侧漏,“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可是很抱歉,你永远都不会知道,你栽在谁的手里!”

那人不说话,依旧看着宫曜。

其实宫曜想知道很多,但没想到这人嘴巴竟然这么严,什么都不说。

“我这人呢,比较变态,不喜欢给人痛快,就喜欢慢慢折磨!”说着勾起一抹邪魅的笑。

目光看向陆一琛,“爹地!”

陆一琛点头,“把他带走!”

陆一琛的话刚说完,便有人把那人给押走了。

六个人,只剩下他一个,也是一种悲哀。

这时,‘花’语看着他,“怎么不干脆在这里解决了他?”

“还有很多事情,指望他说呢,如果真杀了他,就什么都没了!”

“他会说吗?”

“他不说,我也不问,就看谁能耗吧!”

‘花’语,“……”

这才是最折磨人的好吗。

“你个小变态!”‘花’语看着他说,对一个俘虏来说,不闻不问,才是最大的折磨,让人感觉无用。

宫曜却绅士一笑,“不要这么说嘛,这只能说明,我脑子比较好用!”

“借口!”

“NONONO,这是事实,有些事情,并不能靠蛮力,要靠这里!”

“怎么解释,都遮掩不了你是个小变态的事实!”

“……好吧!”

跟‘女’人斗嘴,宫曜还是选择早早认输的好。

因为到最后,还不知道演变成什么。

“好了,我们快离开这里吧,一会儿就会有人来,到时候我们就说不清楚了!”李恪说。

宫曜点头,看着‘花’语,“你受伤了,先送你去医院!”

‘花’语点了点头。

这才赶紧离开了这里。

回去的路上,陆一琛全程都没有说话。

都是李恪跟‘花’语还有宫曜再说。

一直到医院,一下车,陆一琛直接去看程海安了,而宫曜则是陪着‘花’语去包扎了。

“你真打算就那么囚禁着那个人啊?”‘花’语问。

“当然不会,只要我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,绝对不会留他!”说着,他‘露’出一抹谄媚的笑,“我怎么会留一个威胁给你,这个世界上,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再伤害到你!”

听着他的话,宫曜笑的姹紫嫣红,“小小年起,竟然就会说情话了!”

情话……?

宫曜想了一下自己说的话,有吗?

‘花’语俯身,在他面前开口,“不过,蛮中听的,我暂时接受!”

这‘女’人真是……三天两头挑。逗他!

“我明明就是想要保护你!”

“嗯,这话也很不错!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啊啊啊!

在被‘花’语一阵洗脑后,宫曜也回想着自己说的话,连他自己都觉得是有点像情话!

真是要醉了。

‘花’语则是喜滋滋的看着他,“别害羞,我很喜欢听!”

宫曜真的要晕过去了。

ps:第二更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