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79章: 查到花语身上

“海安!”

陆一琛叫住了她,走上去,“我不是拦着你去看他,但是现在他正在手术室,就算你去了,也见不到!”

“我知道,可是让我坐在这里等,我等不下去!”程海安说,“就算在手术室‘门’口等着,我也要去!”

看着她这么坚定,陆一琛还能说什么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谁也没料到,而且,程海安的心情,也不允许他此时此刻多说什么,最后只能点头,“好吧,我陪你去!”

程海安也点头。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ШЩЩ.⑦⑨XS.сОМ 。

两个人一起走了出去。

急救室‘门’口。

程海安走过去的时候,宫曜还有‘花’语在‘门’口,两个人似乎在说什么。

程海安走过去,宫曜在看到她后,皱了下眉,立即迎了上去,“妈咪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顾白怎么样了?”程海安红着眼眶问。

“还在里面抢救,已经一个多小时了!”说着,目光看向急救室的‘门’。

海安站在那边,也痴痴的看着急救室,她不知道此时此刻在想什么,但只希望,顾白不要出事。

不要!

宫曜看着她,“妈咪,你放心,小白不会那么轻易有事儿的!”

程海安这才将视线移到他的身上,最终呆滞的点了点头。

陆一琛在一边看着,眉头蹙了蹙,但没说什么。

程海安一直在‘门’口的椅子上坐着,手术进行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,可是每一分钟对程海安来说,都是一种煎熬。

直到,手术室的‘门’口打开,程海安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。

立即走上去,“医生,怎么样了,他怎么样?”

医生摘下口罩,经历了一场斗争,看起来也有些疲惫,“脑袋里的子弹已经取了出来,目前来说,暂时脱离危险,但至于怎么样,还要看接下来24小时!”

“那会怎么样?”

“有可能会感染,也有可能会……”

“会什么?”

“子弹太过近神经线,所以,如果病人的意志力不是很强的话,也有可能,会永远醒不过来!”

听到这句,海安身形一怔,差点站不稳。

顾白跟宫曜也是错愕的相视一眼,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。

“谢谢医生!”陆一琛开口。

医生点头,离开了。

程海安坐在椅子上,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,说不出的难过。

这时,陆一琛走过去,看着她,“别难过了,谁也没料到会是这样的,而且,医生说了,只要熬过这24个小时,就没事儿了!”

这时,程海安目光看向他,“他是因为我,才变成这样的!”

“这件事情,跟你无关,是他的仇人寻来的!”

“可是如果当时不是我执意留下,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!”程海安自责的说,现在想着,如果当时她走了,会不会情况就不一样。

说起这个,陆一琛坐在她身侧,将她揽进怀里,“不要把责任都揽到自己的身上来,如果说错,归根究底也不是你!”

程海安靠在陆一琛的肩膀上,难过的闭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病房内。

程海安走进去,顾白躺在‘床’上,俊颜无双的脸,此时此刻说不出的苍白,他双眼紧闭,无声无息。

程海安看着,有一种说不出的心疼。

一向不可一世的人,此时此刻躺在‘床’上,这种反差,是让人看了最为心疼的。

她走过去,坐在顾白的‘床’边,眼泪一滴滴的掉下来,根本控制不住。

“小白,为什么你要那么傻!”

“你不知不知道,你越是这样,我就越是欠的你多,你这样,让我怎么尝还你,那什么来还你!?”越说,她哭的越是狠,“你明明知道我跟一琛要结婚了,为什么还要这么做!?”

说着,他抓着顾白的手,埋下头,痛哭起来。

她不知道,如果顾白就这样沉睡下去,她该怎么样,该怎么做。

那个时候,她还能不能信甘心情愿的跟陆一琛在一起,结婚。

想到这里,她的心,忍不住的跟着疼。

陆一琛站在‘门’外,通过一闪玻璃,也能看到里面的情况,看到程海安如此伤心,他并没有走进去,也没有打扰,因为这个时候,她需要一个人,也需要跟顾白相处的时间。

想到这里,他转身走开了。

恰好,宫曜跟‘花’语办完事情,走了过来,看到陆一琛后,皱了下眉,“爹地,妈咪呢?”

陆一琛指了下房间,“在里面!”

宫曜看了看,也不纠于这里,而是开口,“爹地,查到了那些人的所在地!”

说起这个,陆一琛眼眸骤然眯起,寒意扩散,“在哪里?”

“他们还没离开,就躲在一个地方,而且,就在我们的范围之内,如果想找的话,很容易找到!”宫曜说,毕竟这是联东的事情,他们‘插’手,也不知道好与不好。

陆一琛眼神发狠,“找!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他们跟联东的事情,我‘插’不上手,但是他们敢动我的‘女’人,那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!”

宫曜看着他,嘴角微勾,这个主意,不错。

其实,他也想替顾白报仇,他多么护犊子的人啊,顾白也曾是他最重要的人之一,他又怎么不想,只是现在,局势动‘荡’不安,他们的关系又十分的紧张,所以,他没有办法下手。

但是现在,爹地找的这个借口,很好。

陆一琛拿起手机,打了个电话,随后便有不少的人将这里围住,保护程海安的安全。

“爹地,让李恪也来吧!”宫曜说,随后解释,“不是我对你的人不放心,只是我觉得,李恪在的话,如果有什么突发状况,会更容易一点。

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,陆一琛点了点头,“嗯,如果他在的话,我也放心!”

宫曜听到后,立即给李恪打了个电话。

随后,他们便出发了。

……

某隐藏地点。

房间里,几个外国人都在里面,桌上,‘床’上,都放了很多的枪。

“不,我要知道,到底是谁杀了我大哥,我要替他报仇!”其中一个人开口说。

“既然顾白已死,我们马上离开,不然我们都会死在这里!”

“不,要走你们走,我绝对不走,我一定要找到杀害大哥的人,替他报仇!”一个年轻的外国男子说。

他如此坚定,其他几个人看了看,也无奈,“既然这样,我也留下!”

“我也留下!”

开始有人妥协,便没有办法彻底离开。

最后,他们全都留在了这里,打算替那个头目报仇。

“查一下,看到底是谁是人!”

“枪法如此之准,会不会是顾白的人?”

“不,我查过,他来的时候,就一个人来的,不可能带人,而且我们也观察了几天,他的身边确实没有人!”

“那会是谁?”

年轻的外国男子眉头蹙着,不管是谁,他都一定要找到那个人。

……

有人在电脑面前‘操’作,半天之后,有人开口,“找到了!”

他们立即凑了过去。

“是她!”

电脑上,出现‘花’语的照片。

他们入侵了当时的监控录像,找到了‘花’语出现的照片。

在看到‘花’语照片时,他们瞳孔都缩了下。

“是个‘女’人?”

“对,没错,而且看的出,枪法很好!”

青年男子,嘴角勾起,“有意思,既然这样,立即查出她的身份,我一定要亲手杀了她!!!”

……

宫曜在电脑面前,飞快的‘操’作着,他既然翻遍了整个区域,才找到线索。

“找到了!”他说。

陆一琛立即凑了过去,“在哪?”

“北南,不是很远!”

陆一琛嘴角扬起一抹狠笑,他要让他们知道,在他的地盘上还伤他的‘女’人,是什么后果。

晚上,陆一琛跟宫曜都在医院里陪着程海安。

正在这时,宫曜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拿起来看,接了。

“喂,李恪,怎么了?”

“什么?”宫曜睁大了眼睛,“好,我知道了,我马上过去!”

挂了电话,陆一琛看着他,“怎么了?”

“那些人不知道怎么的找到了‘花’语,想要杀了她!”

“我们还没找他们,他们倒是送上‘门’来了,走!”

宫曜点头,他们立即出发了。

‘花’语那边。

她跟李恪两个人,抵抗着他们六个人。

枪战一触即发,那些人像是不要命似得,用机关枪扫。

他们突袭的很突然,‘花’语始料未及,现在只能躲藏。

跟李恪两个人藏在一处。

“看来,他们是知道你杀了他们的人,所以特意找过来的!”

‘花’语嘴角掀起,随后看着手里的抢,“老娘这辈子遇到的袭击数不胜数,我还不信今天就会栽到他们手里!”说着,目光看着身后,“别看只有一把,我也要让他们知道,什么叫找死!”

说完,她猛然回神,对着他们猛然打了一枪。

而这一枪,却是一个准,打死了他们一个人。

年轻男子说不出的惊讶,没想到不但没有杀了她,却还赔上一个兄弟的命。

于是,更加疯狂。

不停的用机关枪扫,一定要杀了那个‘女’人!

很显然,‘花’语此举,‘激’怒了他们。

‘花’语跟李恪躲在一处,他们随身只有一把枪,而且子弹都是有数的,打了好几发,现在子弹都不多了。

解释一下昨天没有更新的原因,晚上出去跟朋友吃饭,然后朋友跟人打了起来,于是进了派出所,作为见证人,我被带到到里面录口供,出来就已经一点半了,所以,对不起,让你们久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