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69章: 顾白归来

说起宫曜跟宫悦,程华天都没忘记第一次时候见到他们的样子,对他们并没有正眼想看,而两个孩子也不是一般的孩子,对他的无视也嗤之以鼻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还记得他们反驳时候的样子,现在想来,程华天心里充满了愧疚感。

怎么说,他们都是个孩子,他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这时,他似乎发觉不对,抬眸看着陆一琛,“你说什么?他们负责这件事情?”

陆一琛非常自豪的一笑,“没错,他们是这场婚礼的负责人!”

“这,这……怎么可能!”

“这有什么不可能的!”陆一琛挑眉,“说到这里,我还是要感谢你,有海安这么好的‘女’儿,我才会有那么好的儿子跟‘女’儿!”

程华天,“……”

陆一琛看了一眼手表,“程总,我还有事儿,要先走了,你请自便!”

程华天起身,点了点头,陆一琛这才走了。

看着他的背影,程华天眉头蹙起,在心底,愈发的愧疚。

有时候,人一生不看好,不重视的人,却往往有着让你意想不到的后果。

现在程华天想起对程海安的种种,十分的后悔,而陆一琛,却要的就是这种后果。

……

在程家一个广告成功后,有记者采访,程华天说,表示对自己以往的后悔,但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卖后悔‘药’的,我能够做的,就是在以后的时间里,做出补偿。

这段话,算是完结了这段‘乱’闹的故事。

程海安也看到了,当做没看到。

对程家的事情,程海安依旧是一副不闻不问的态度。

不苦大仇恨,也不会痛哭流涕他们的后悔与愧疚,随遇而安的发展。

如果有一天,他们的关系缓和,程海安也不会意外,也许就是时间到了,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不‘精’力投到仇恨的当中。

这件事情,总算消弭下去,程海安也过了两天正常的普通生活。

可是事情总是一‘波’未平一‘波’又起的。

程海安怎么也没想到,顾白会回来。

在接到他电话的那一刻,程海安是震惊的,回来这么久,虽然她一直没有表现出来,可是在心底,还是有一个疙瘩存在的,毕竟,顾白已经成为她的亲人,如果就这样形同陌路,是一件非常可惜的事情。

放下手机,她直接冲出公司。

‘门’口,顾白一席白‘色’的衣服,靠在车上,‘精’致的五官,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,一双带有‘混’血一样的眸深邃的让人一眼看下去便再也拔不出来。

在看到她,顾白挽起一抹笑,展开双臂,迎接她。

一切,似乎都在不言中。

程海安看到他后,站在原地,也‘露’出一抹笑,良久,才朝他走过去。

“怎么,舍得出现了?”

顾白却起身,话不多说,直接将她揽在怀里,紧紧的抱着她。

“好久不见!”

程海安并没有动,而是开口,“怎么会来?”

“当然是想你啊!”

程海安挽起一抹笑,随后起身,看着他,“不生我气了?”

顾白敛眸,“生,可是没有办法,还是想见你!”

莫名的,程海安鼻子一酸。

“好了,我刚到,还没吃饭,陪我吃饭好不好?”顾白看着她问。

程海安点头。

这时,顾白绅士的为她打开车‘门’,刚打开‘门’后,程海安愣了下,顾白从里面拿出一束‘花’。

“来的太急,没有带礼物,这个,送给你!”

程海安看了一眼‘花’,随后笑着接过,“这个我就收了,如果下次,折现给我!”

顾白挽‘唇’,程海安笑着上了车。

顾白绕过去,也上了车。

这一幕,就发生在MK的‘门’口。

如果说,顾白不是帅的那么惊人,而程海安也不是那么引人瞩目,可能就没有人关注,可是一个帅的惊人,一个又是最近生活在新闻尖上的人,还是陆一琛的未婚妻,怎么可能不吸引大家的注意。

不少的人窃窃‘私’语。

“这,这是什么情况?”两个同事,你看我,我看你。

“你说,该不会是程小姐出/轨吧?”另一个同事说。

“不会吧?”

“那你说又是拥抱,又是鲜‘花’的,而且看两个人的样子,不像是刚刚认识的……”

“有道理!”

“没想到程小姐也……”

“嘘,不要‘乱’说!”那同事打住他,“最好不要多事,万一陆总知道了,一个不小心,牵连到我们怎么办?”

那同事立即闭上了嘴。

“算了走吧,当做什么也没看到!”

“走走走!”

……

可是这种事情,又怎么会瞒住陆一琛。

很快,这件事情便在公司传开了,一向程海安跟陆一琛的事情,绝对是他们公司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
而对此版本,不少人在传。

陆一琛原本正在开会,一出‘门’就听到两个人秘书在窃窃‘私’语。

“不会吧,程小姐看起来不像是这种人啊!”

“可是有人亲眼看到的!”

陆一琛一走出来,那两个秘书瞬间止了嘴,阿杰也看着他们,示意他们不要‘乱’说。

看着陆一琛那锋利的视线,秘书垂了下眸。

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他问。

秘书不说话。

陆一琛便知道,不是什么好事儿,随后开口,“如果你们是来公司讲八卦的,那就请你们收拾东西给我走人!”说完,直接走了。

秘书吓惨了,也委屈极了,阿杰看着他们,偷偷的小声教育他们。

“阿杰,跟我进来!”

阿杰听到后,立即应了一声,“是!”于是赶紧跟了上去。

两个秘书,看着陆一琛的背影,也不敢多语了,立即工作去了。

……

办公室内,陆一琛坐在椅子上,阿杰随后进来,关上了‘门’。

“陆总,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他问。

“呃,没什么啊,没什么!”阿杰说。

陆一琛抬眸看他,抿了下‘唇’后,开口,“阿杰,你跟我多久了?”

“呃!”一听这话,阿杰害怕了,“陆总!”

“有七八年了吧!”

“……有!”

“怎么,最近有什么新打算吗?”陆一琛随意的问。

阿杰害怕了,立即开口,“陆总,我忽然想起来,他们说……”

“说什么?”

“说……”阿杰不知道该怎么启齿。

陆一琛一个眼神秒过去,阿杰看到后,人一震,随后像是背书一样的开口,“有人说看到程小姐在公司‘门’口跟一个很帅的男人拥抱在一起,那男的还送了程小姐鲜‘花’,随后他们就一起走了!”

一口气说完后,阿杰悄悄的打量着陆一琛。

陆一琛蹙了下眉后,“她没有在公司?”

“我去查过了,程小姐确实出去了……”阿杰小声说。

陆一琛沉默了片刻,随后拿起手机,找出号码,直接拨了出去。

可对面却传来的是,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听。

陆一琛皱了下眉,再次拨打出去,可对面传来的还是一样……

阿杰站在一边,悄悄地打量着他的神‘色’,也不敢多说。

陆一琛随后直接拨打了宫曜的电话。

“喂,爹地,怎么了?”电话很快被接听。

“马上定位一下你妈咪的位置!”

“怎么了?妈咪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?”宫曜担心的问。

“不是,你先别废话,先给我!”

“好!”

挂断电话,陆一琛焦急的等着。

一会儿,手机滴滴响起来,陆一琛拿起手机看,在看到地址后,拿起车钥匙就走。

“陆总……”

接下来的会议都推了。

阿杰,“……”

陆一琛已经消失在眼前。

……

餐厅内。

顾白跟程海安对面坐着,吃着东西。

“怎么样,好吃吗?”程海安看着他问。

“还可以!”

程海安挽‘唇’一笑,“这可是A市最好的西餐厅了!”

顾白抬眸看她,“最重要的不是东西好不好吃,而且,有你陪着!”

程海安看着他,垂了下眸,随后开口,“你这次来,是不是有什么事情?”

顾白想了下,眸子直视着她,随后点头,“嗯!”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!”顾白神秘一笑。

程海安也不多问,反正他的事情,无非就是那些帮会的事情,她也并不是很感兴趣,“不管做什么,你一定要小!”

“放心,我会的!”

“你找到地方住了吗?”

“如果没有,你会收留我吗?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好像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她跟陆一琛住在一起,如果顾白……

看着她没有说话,顾白笑着开口,“我暂时住在酒店里!”

“我还有一套租的房子,三室一厅,不过就是太委屈你!”程海安说。

顾白眯眸,“不会!”

“呃!”

“钥匙给我!”顾白直接伸手要。

“你真的要去?”

“当然,有免费的,有为什么不住?”

这话说的,他好像什么时候心疼过钱一样。

程海安从包里拿出钥匙,好在她一直随身带着。

“你自己住吗?”

“不然呢?”顾白笑着。

“影子呢?”

说起影子,顾白笑了下,“这次他没有来,就我一个人!”

“他没来?”程海安有些惊讶,要知道,影子可是他的贴身保镖,不离身的,现在竟然没跟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