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66章: 碑前忏悔

听到这话,陆一琛眯了下眸,不知道他们到底唱的哪出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

“早知现在,何必当初!”

程华天苦涩的笑笑,“你说的没错,是我当初对不起她,所以,我恳求陆总,以后对海安好一点!”

“这是自然,她是我的‘女’人,我自然会对她好!”说着,陆一琛开口,这话,他说的非常刻意,再次打了程华天的脸。

“是,我以前的确是做错了,可是人的一生,谁没做过错事?”

“程总说的没错,可是,你最错的地方,不是你负了海安的母亲,而是,明明是你错了,你却不懂得弥补,让错过继续下去,还把一切,都加注在海安的身上!”陆一琛一字一顿的说。

这句话,说的程华天非常无地自容。

他垂下头,“我承认,我不愿意面对这个错误,更不想面对海安!”

听到这话,陆一琛挽‘唇’冷笑。

一个不负责的男人,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这时,程华天抬眸,看着陆一琛,“陆总,关于你的新闻,我也看过很多,难道你就没做过这种事情吗?”

“程总,别拿我跟你比较,我们不同,一来,我是单身,二来,我做的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,三,我没有对不起过任何人,第四,一旦我决定跟一个‘女’人过一辈子的时候,我就不会再朝三暮四!”

程华天,“……”

他对陆一琛并不了解,有的也只是听说还有报纸和杂志上听说,纵然他有很多话可以反驳,但陆一琛这么说出来,不由的,让他信服。

敛眸,看着他,“既然这样,看来海安的确找了一个不错的男人,陆总,海安就‘交’给你了,我没让她过上一天的好日子,但我相信,陆总可以!”

陆一琛不说话,对程华天,他没有太多的好感,但也说不上来反感。

只是有点生气。

从知道程海安过的什么生活开始,他就莫名的心疼。

尤其程海安没钱生悦悦跟宫曜的时候,他知道没钱是什么滋味,以前他没钱吃饭的时候,几乎差点活活饿死。

那种绝望的感觉,应该是一样的吧!

陆一琛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度的人,不可能在心里不怪他们。

见陆一琛一直不说话,程华天该说的,也都说了,起身,准备走。

“程总,你就不想听听我的话吗?”陆一琛忽然开口。

程华天愣了一下,看着陆一琛,明明从他的眸中看到了不屑跟责怪,没想到他还想继续跟他说。

坐了下去。

陆一琛看着他,“海安是什么样子的人,你知道吗?”

程华天看着他,抿着‘唇’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对海安,他没有太多的关心,根本不清楚。

陆一琛更加生气,却忍住了,“她是一个嘴硬心软的人,她要的只是你的一个忏悔,当年的事情,是你辜负了她的母亲,你没有悔意也就算了,在她还没有走出悲痛的时候,却将那个‘女’人娶进‘门’,你考虑过她的敢说没?”陆一琛问。

程华天抿着‘唇’,无言以对。

“你不考虑她的感受也就算了,在她失去母亲,最需要人照顾安慰的时候,你却对她冷眼相对,她不恨你,就不错了!”

程华天继续抿着‘唇’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“任由后母对她讽刺,打骂,你却熟视无睹,当没看到一样,你觉得她会怎么想?”

程华天沉默。

说到这里,陆一琛都克制着想起来打她一顿的心理,“你知道我在知道这些后,是什么感觉吗?”

程华天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“我都怀疑,她是不是你的‘女’儿!”

程华天怔了下,“我……”

“这些,她都没有怪你,到现在,她不过就是想要你的一个忏悔,你有一点点的愧疚,曾经对不起他们,可是呢,你没有,你丝毫的悔意都没有!”

如果此时有个地‘洞’,程华天一定想要钻进去,一大把年纪,被他说的,无地自容。

“如果你真的把她当做‘女’人,对她还有一丝愧疚的话,那就让她看到你的诚意!”陆一琛说。

她知道,程海安就算没有他们,也可以过的很好,但他是陆一琛,他更知道程海安需要什么,他不希望在未来的时候,听到程海安说起这个,还有遗憾,如果能做的,陆一琛都想帮她完成。

“我明白你的意思了!”程华天点头。

“谢谢你陆总,海安‘交’给你,我很放心!”说完,程华天起身走了。

陆一琛坐在沙发上,看着面前的咖啡,他不知道程华天是否真的明白了,但是,他尽力了。

如果他还做不到,还取不到程海安原谅的话,如果流言还这样继续,到时候,就别怪他不客气了。

为了维护程海安,他什么都做的出来。

……

关于流言这件事情,程海安都表现出一副没有放在心里的样子。

也不提起,网上的流言,依旧继续,她没有做任何的解释,任何的回应,一切,都还在大家的臆想之中。

而程海安那条微博,陆一琛也看到了,那段话,就像是她的人一样。

活在那样的生活下面,她都可以成长的这般优秀,陆一琛真的要感谢上天了。

这天,星期天,程海安不去公司,陆一琛也趁机休息。

程海安看着他,“你今天有事情吗?”

“怎么了?我今天人都是你的,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!”

“真的?”

“嗯!”

程海安一笑,“那好,你今天跟我去见一个人!”

“见人?什么人?”陆一琛蹙眉问。

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,现在去换衣服,要穿帅一点,别穿西装!”程海安提醒。

陆一琛开口,“我不管穿什么,都一样的帅,这个事情,一直很苦恼我!”

程海安直接给他一记白眼,自恋狂。

陆一琛笑着,上楼换衣服了。

等他下来的时候,程海安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看着她身上的衣服,再看看陆一琛身上的,确定不是情侣装吗?

她了一件白‘色’T,黑‘色’连衣裙,而陆一琛则是穿了一身搭配她的休闲装,这一下就就知道他们是一对。

“干嘛穿成这样?”程海安问。

陆一琛开口,“谁知道你要带我去看谁,不过穿成这样,瞎子都应该看的出来,我们是一对吧,这样,免得让人打你注意!”

程海安笑着,“什么‘乱’七八糟的,想什么呢你!”

“那你说,到底要带我去见谁?”

“保密!”

“告诉我嘛!”说着,陆一琛凑上去就要亲她,程海安却躲开,“好了,走了!”

没亲到,陆一琛叹了口气,“好吧,走吧!”

在他们转身的时候,陆一琛却忽然凑上去,对着她的脸亲了一下,随后两个笑着闹着,出去了。

陆一琛驾车,程海安坐在侧驾驶座,在路过‘花’店的时候,程海安买了一束‘花’,很快便到了目的地。

到的时候,陆一琛也确定了自己的猜测。

两个人一边走,陆一琛开口,“原来是带我来见丈母娘!”

“谁是你丈母娘,‘乱’说什么呢!”

“难道不是吗,别忘记,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!”

“我都说了,我还在考虑!”

“你没得考虑了,到时候你就算不去,我也得把你绑去!”

正在两个人说着闹着的时候,程海安脸上的笑容却垮了下去。

顺着她的视线,陆一琛看到不远处的人。

一个人,蹲在一个墓碑前,在说着什么。

“宛心,是我对不起,这么多年以来,我一直不敢来看你,因为我觉得,我没脸见你!”

“你是不是还在怪我?“

“你知不知道,‘女’儿跟你特别像,每次看到她,我就像是看到了你一样,你知不知道,我有多怕见到她?”

“这么多年,我一直冷落她,不管她,就是心虚,不敢面对,一直到现在,我才知道,不管我怎么逃避,都是没有用的,是我对不起你,宛心,为什么你就没有给我一次补偿的机会就离开呢?”

听着这些话,陆一琛看向程海安,她的目光红了,眼泪掉下来,目光看向一边。

“宛心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!”

“如果道歉有用,这个世界上法律就不会存在!”程海安走上去说。

听到声音,程华天回头,在看到程海安的时候,有些错愕。

“海安,你?”

程海安走过去,直接把话放在墓碑前,可是刚要放下的时候,却看到程华天买的百合‘花’。

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,“你还记得妈喜欢的‘花’!”

“我当然记得!”说着,程华天看着墓碑上的照片,“她是那么的喜欢百合,而且,很多人都说,她的气质跟百合‘花’很像!”

程海安嗓子像是忍了一个疙瘩一样,眼泪掉下来,她却擦去,“妈去世这么久,你从没有来看过,就连她下葬那天,你都因为接了那个‘女’人的电话匆匆走了,你知不知道,那个时候,我恨透了你!”

“那个时候,我接到袁琳的电话,她不小心流产了,我才不得不去的!”

“所以说,在你的心中,还是那个‘女’人重要!”

“海安,不是这么理论的!”程华天试图解释。

“够了!”程海安打断他,“我不想听你的解释,我想妈,也无法理解!”

程华天看着她,想说什么,可是话都憋在嗓子里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最终,只能沉默下来。

程海安看着照片,笑着流泪,“妈,你爱了半辈子的男人,在今天,终于来看你了!”

“只是,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?”程海安问。

“海安……”这句话,比打他还难受,程华天还想说什么。

“我不反对你来看妈,但是如果你是想让我原谅你,不可能!”程海安说。

程华天沉默了。

“我知道你还在怪我,这是应该的,但是海安,我现在真心的希望,你可以幸福,陆总是一个值得托付的人,你一定要好好珍惜!”程华天说。

“我会的,这个就不劳烦您费心了,在看人这方面上,我比妈要理智的多!”

她的每一句话,都带刺,故意刺痛他。

陆一琛见状,走了上去,拍了拍程华天的肩膀,示意他先回去吧。

程华天看着程海安的背影,“你好好保重自己,我先走了!”

程海安没说话,眼泪不断的掉下来,她想忍,根本忍不住。

看着程华天走远,陆一琛这才走了上去,将程海安揽在怀里,“好了!”

程海安靠在陆一琛的肩上,眼泪还是不停,复杂‘交’错的感情,让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,唯有眼泪,才可以宣泄这些。

过了很久,陆一琛才开口,“好了,你这样下去,妈看到了会心疼的!”陆一琛说。

听到这个,程海安这才止住哭泣,点了点头,擦掉眼泪。

“好了,不是要介绍我给妈认识吗,快点介绍!”陆一琛说。

程海安看着,随后开口,“妈,我带他来看你了,我是不是说到做到?”

听着她的话,陆一琛开口,“没了?”

“你还想让我怎么介绍?”

陆一琛无奈的摇头,随后对着墓碑开口,“妈,我来看你了!”

他的表情,有几分滑稽,让程海安忍不住破涕为笑,“谁是你妈,我都还没有嫁给你!”

“有什么区别吗?”

“当然有!”

“没有!”陆一琛说,随后看着墓碑,“妈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“‘乱’叫!”

“迟早的事情!”陆一琛抱住了她,随后一本正经了起来,看着墓碑,“妈,我终于见到你了,很荣幸,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,一定不会让她受一点的委屈!”

“只要有我在的一天,就绝对不会允许别人欺负她,我说到做到,如果我违背自己自己的承诺,你可以随时把我带走!”

程海安的眼泪,又掉了下来,她捂着嘴,随后忍住哭泣,看着他,“你胡说什么!”

“我是认真的,海安,如果我做不到我对你说的,我一定会有报应的!”陆一琛看着她,深情的开口。

程海安伸出手,忍不住,直接踮起脚尖,抱住了他。

紧紧的。

似乎要把自己全身的力量都用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