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50章: 毒舌的程海安又回来了

“哪里不一样,只要开心就可以了,不是吗?”顾白问。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ШЩЩ.⑦⑨XS.сОМ 。

程海安看着他,无从解释。

这时,顾白一把将她抱在怀里,“海安,跟我走好不好,我们还像以前一样生活,好不好?”

“他能够给你的,我也可以,海安,跟我走!”

程海安任由他抱着,良久后,开口,“顾白,对不起……”

对不起……

这三个字,已经宣布了程海安的选择和答案。

顾白抱着她的手,渐渐松了,目光受伤的看着她,似乎还在等待她最后一刻的宣判。

“现在,我也有了自己想要陪伴的人!”程海安说。

顾白笑了。

可那笑容,十分刺眼,也让人十分的心疼。

程海安皱眉,“顾白,你也一定会找到那个人的!”

听到这话后,顾白却安静极了,目光看着远方,‘精’致的侧颜,嘴角嘲‘弄’的勾起一抹弧度,却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程海安看着,却不知道该怎么说,怎么来安慰他。

“我的人生,还不需要你来规划!”他冷冷的说。

这样的他,这样冰冷的态度,陌生的语气,程海安从没有见过。

这一刻,她知道,顾白生气了。

真正的生气了。

她抿着‘唇’,“我没有规划,只是希望你也有一个美好的未来!”

“我会的!”

冰冷的语气,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。

程海安点点头,“很晚了,我先回去休息了,你……晚安!”话到嘴边,程海安只是笑笑,说了这么一句,见他没有反应,程海安转身走了。

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顾白端桌子上的白酒,一饮而尽,随后,啪的一声,杯子被他甩出很远,摔碎在地上。

顾白的手,抓着栏杆,手背,脖子上的青筋都凸显出来。

海安!

为什么!

为什么!

我的爱,从不比他的少,可为什么你的选择会是这个!!!!

……

陆一琛刚要出去寻找程海安,刚出‘门’,便看到她回来了。

担心的眸在她身上打量,“去哪里了?”

“去看了看顾白!”

陆一琛眸子微眯,刚要说什么时,程海安却开口,“我有话跟你说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们回去吧!”

陆一琛看着她,打量了许久,最终嘴角挽起,他点点头,“好,我们回去!”

程海安微微一笑,可随后看着他的伤,“可是……”

“这点伤,不算什么,何况,我们是坐飞机回去,又不是跑回去!”陆一琛笑着说。

程海安伸出手,环住他的腰,头靠在他的‘胸’前,“嗯,我想家了!”

“那我们就回去!”

程海安点点头,只要有陆一琛在身边,就觉得有归属感多了。

说走就走。

陆一琛已经命人去准备了,而且,他们尽早离开也好,这样暗明的人找不到他们,也不会再继续找麻烦。

然而,这两天,顾白却不见了。

程海安想跟他告别,可是根本找不到他人。

最终,也作罢了。

宫悦身体也恢复了不少,看程海安闷闷不乐,便开口问,“妈咪,你跟小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程海安回神,看着她,“没有啊,怎么了?”

“怎么会没有,看你们俩都怪怪的!”

“你见过小白?”

“前天晚上,他来看过我!”

程海安怔了下。

“他跟你说了什么?”

“他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一个劲的看着我笑,但是那笑……”宫悦想着形容词,“有点无奈!”

程海安抿着‘唇’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其实宫悦也知道顾白的心思,不过她知道陆一琛也在这边,顾白已经释怀了呢,没想到……

程海安看着她笑,“行了,别担心了,什么事情都没有!”

看着程海安也不肯说,宫悦也不再问了,点点头,“好吧!”

“好了,收拾东西吧!”

“嗯!”

顾白那边,一直没有联系上。

一直到程海安走的那天,还是没有联系上。

机场里。

陆一琛看着程海安,“如果你还担心的话,我们可以再等一天!”

程海安回头,看着陆一琛,一笑,“不用了,既然他选择这样的方式,那就由他!”

“你,想开了?”

程海安点头。

她很感谢过去,感谢那段时光,感谢顾白的出现,感谢他给的温暖。

就算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,她依旧心中充满了感‘激’,从不后悔遇见她。

可是这段缘分要是随着时间流逝,她也不会埋怨什么,不会去责怪什么,因为,这就是人生。

看着程海安都下定决心了,陆一琛还能说什么,“既然这样,那走吧!”

程海安点头。

顾白跟宫曜还有‘花’语在一边。

宫悦四处看着,眉头轻皱,“真的不等等小白了吗?”

“走吧!”宫曜说。

宫悦看着四周,依旧没有看到顾白的身影,最终只能点点头,跟着一起走了。

对顾白,宫悦还是很喜欢的,如果没有陆一琛的存在,她一定认定了顾白,可现在……

虽然心有不舍,可必须有选择,宫悦跟着他们一起走了。

……

影子看着顾白,他目光看着远方,俊逸非凡的侧颜,透着一丝丝的悲伤,那深邃的目光,让人难以看到底。

“他们已经走了!”影子说。

顾白没有动静,依旧像个人偶一样,站着。

看着他这个样子,影子十分心疼,“老大,既然想要,为什么不去争取?”

说起这个,顾白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,“争取?有些事情,争取就可以争取的到吗?”不是他不想,只因为,他看的出程海安的坚定。

“可是,如果不试试,又怎么知道呢?”

“你不懂!”

“感情的事情,我是不懂,可是我明白,人都是有感情的,都是有血有‘肉’的,不试试,永远都不会有想要的结果!”

听到这话,顾白有一丝的动容,他回头,看着影子,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“以前,我也不是跟着老大的,可现在我不是一直跟着您吗?”影子用自己做比喻。

说起这个事情,顾白眸子眯了起来。

的确。

影子之前不是跟着顾白的,十五岁之前,他还是一名打手,顾白看上他之后,想让他在自己身边,可他说什么都不肯,知道被自己的老大背叛,被他救了,这才跟着他……

似乎,他的比喻,没有错。

顾白站在原地,眸子微眯,似乎在想什么。

“如果老大愿意的话,我可以现在就去拦住程小姐……”

“不用了!”顾白开口,目光看着他,“你的意思,我明白!”

“那……”

“就算真的要争取,也是由我自己来!”

……

飞机上。

程海安跟陆一琛坐在一起,程海安全程都在照顾着他。

嘘寒问暖,像个贤惠的妻子一样。

陆一琛看着,嘴角挽起一抹邪魅的弧度,“海安!”

“嗯?”

“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!”

“什么?”

“你贤惠了很多!”

一听到这个,程海安立即白他一眼,“夸我损我?”

“当然是夸你,现在,你特别像一个贤惠的小‘女’人一样!”这样多面化的她,简直让陆一琛爱的不能自己。

程海安嘴角自信的勾了勾,“我一直就很贤惠!”

“哦?是吗?”

“当然!”

“我以前怎么没发现!?”

“你眼拙!”

终于,毒舌的程海安,还是回来了。

陆一琛看着她,目光温柔而宠溺,恨不得将她一口含在嘴里,“那回去之后,我们就结婚,以后就贤惠给我一个人好不好?”

听到这话,程海安笑着,目光看向别处,眼神‘乱’飘,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“你听的很清楚,也很明白!”

程海安扭过头看他,“如果我拒绝呢?”

“你不会拒绝的!”

“你就这么肯定?”

“是!”

“那我拒绝!”

“就算是绑,我也要把你绑在婚礼上!”

“陆一琛,你会不会太霸道了点!”

“你就是喜欢我的霸道不是吗?”陆一琛反问,那样子,颇自恋。

程海安看着,忍不住笑了起来,“无耻!”

“你也很喜欢我的无耻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她拒绝跟陆一琛聊下去。

这时,陆一琛凑近她,在她的耳边邪魅的说了一句话,程海安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。

“陆一琛,你流氓!”

“我只对你一个人耍流氓”说着,用口型说了三个字,“在‘床’上!”

飞机现在不能开窗户,不然程海安一定要求把他丢下飞机。

“看你不像好了!”说着,程海安就要惩罚他,可这是,陆一琛却一把抓住她的手,对着她的‘唇’‘吻’了上去。

“OMG!”宫悦刚好看到,嘴巴都张成O形了。

‘花’语扫了一眼,无奈的摇头,“你爹地跟你妈咪真是不知道收敛!”

宫曜在一边解说了,“用现在的话,叫秀恩爱,你懂什么!”

“秀恩爱,飞的快!”‘花’语接嘴而来。

宫曜一个眼神抛过去,‘花’语当没说,继续看着手里的游戏。

这时,陆一琛放开了程海安,“你已经答应过我了,现在没得后悔!”

“既然没得后悔,那就不后悔!”程海安也看着他说。

他们看着彼此,笑了。

程海安伸出手,挽住陆一琛一直胳膊,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征集,再次问大家一个问题,大家最喜欢什么情节,最想看到什么情节,最喜欢看到哪个人物,请告诉时今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