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49章: 最幸运的事情

陆一琛眉头蹙了起来,深邃的眼底,冰冷如窟,“我早就想到了,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!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宫曜担心的问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“现在他们在哪里?”陆一琛沉着脸问。

“现在顾白出去抵挡他们了,但我估计,暗明的人找不到我们,不会罢休的!”宫曜分析。

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俊逸非凡的五官在思考着事情,片刻后,他开口,“现在当务之急,就是保证你妈咪跟悦悦的安全!”陆一琛说,随后开口,“先把她们安抚住,其他的事情,再说!”

宫曜沉着脸,点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,我去安排!”说完,直接走了。

陆一琛站在原地,想着事情的解决办法,现在不知道发展到那种地步了,但是他绝对不会因此事而连累顾白的。

人情,他不想再多欠。

……

安抚好程海安跟宫悦后,他又再次回去,跟陆一琛在一起。

“爹地,都安排好了!”

陆一琛点点头。

“我们要出去吗?”

陆一琛摇头,“不到万不已的的时候,不能冒昧的出去,一旦证实顾白真的帮了我们,那么这件事情,只胡更加复杂!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

“先看看顾白怎么处理再说!”陆一琛开口,纵然担心现在的局势,但是也不能‘乱’了阵脚。

两个人焦急的等待着。

“爹地,你在想什么?”宫曜看着他问。

“暗明还没死吗?”他看的出洛拉的坚定,如果不是暗明一定有什么,她也不会如此舒展。

“来的人,是暗明的爹地,九天!”

“就是说,现在暗明出事儿了?”

“应该是!”

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想起什么,直接拿出手机,拨通一个电话。

“喂,意,帮我一个忙!”

“大哥,能不能不要在人睡觉的时候打电话啊!”云意在那边问。

“现在有事情,必须要你出手!”

云意听的出,是太严重,随即声音都清醒了过来,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我要你找中联的麻烦!”

“找中联的麻烦,为什么?”

“现在我来不及跟你多解释,但是按照我说的做!”

“好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我马上去办!”

于是,电话挂断了。

宫曜在一边看着,大概也明白了陆一琛的意思,于是,在他挂断电话后,宫曜却接着起了电话。

“喂,宝贝,这么晚了,找我有什么事情吗?”杰克问。

“杰克,我有事情需要你帮忙!”

“什么事情?”

“给中联找事儿!”

“这……为什么,难道出什么事情了?”

“是,他们欺负我!”宫曜说。

杰克一听,生气了,“好,我知道了,敢欺负你,就是欺负整个天刹,我现在就去办!”

“嗯!”

挂断电话后,程海安抬眸,陆一琛也刚好看过来,父子俩相视一眼,笑了。

但愿这个办法,能让他们措手不及,不会再继续跟顾白找事儿。

果然,多半个小时后,顾白回来了。

一进‘门’,便看到他们在客厅坐着,似乎在等他。

“小白,怎么样了?”

“他们已经走了!”

“他们有没有为难你!”

顾白摇头。

随后视线看着陆一琛,“我想,中联的人,不会放过你!”

“我做的事情,我自然想好了后果!”

顾白抿着‘唇’,并没有多说,在心中有个疑问。

鬼‘门’的事情,还有一说,那是陆一琛的人,自然可以调动,但是今天连天刹的人都出动。

都对付中联也不奇怪,奇怪的是,竟然是同时。

如果不是这样,怕是九天的人,还不善罢甘休的纠缠。

想到这里,他的视线看向陆一琛。

难道,他已经跟天刹联盟了?

就算是联盟,也不至于这样出动天刹的人,还是说,他们做了什么‘交’易?

看着顾白的视线一直盯着自己看,陆一琛开口,“有什么话,你就直接说吧!”

“你知道,九天的人,为什么会突然撤走吗?”顾白问。

陆一琛只是看着他,没有回答,但什么意思,也很明显了。

“你跟天刹联盟了?”顾白直接问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对中联也好,对他也好,都不是一件好事情。

说起天刹这两个字,宫曜身形怔了下,看着顾白,又看着陆一琛。

还好,这件事情,没怀疑到他的头上来,当时就想让这中联赶紧走,把这茬给忘记了。

谁知,陆一琛却双‘腿’‘交’叠,一副优雅自得的样子,“怎么,你不想让我们联盟?”

这句话给人的意思是,对,他们就是联盟了!

顾白蹙眉,眼神微眯,最终嘴角扬起一抹冷笑,“那你们之间的‘交’易又是什么?”

“这个……是鬼‘门’的事情,应该没有必要跟你‘交’代吧!?”

“天刹崛起有多快,你我都知道,如果再这样下去,难保他们不会统一,你觉得到时候,天刹还会把鬼‘门’放在眼里吗?”顾白看着他冷声问。

“这就是鬼‘门’的事情了,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事情!”陆一琛非常惬意的说,那自信而笃定的样子,让顾白更生气,却更说不出什么。

最后,他嘴角勾了勾,没有再说话,转身就走。

“等下!”陆一琛开口。

顾白站在原地,并未回头。

“无论如何,这次的事情,还是要谢谢你,另外,如果悦悦的身体没什么问题了,我们会尽快离开的!”陆一琛的话,不是商量,而是通知。

顾白不管他,可是他说的却是,“我们”。

这意味着,还有程海安。

他们都会走。

拳头握紧,脸‘色’紧绷,什么都没有说,直接走了。

看着顾白彻底消失在眼前后,宫曜却凑了过去,“爹地……”

陆一琛却他示意了一个眼神,让他不要说话,宫曜眼神看了一眼四周,最后点点头,没有多说。

……

夜晚。

楼下一片漆黑。

而顾白却在阳台上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。

一身白衣的他,在这夜晚,格外的显眼。

看着他一杯接着一杯的喝,这时,程海安却走了过去。

看着他喝,没有阻止,而是也倒了一杯。

看着他,顾白眉头皱起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陪陪你!”

顾白看着远方,想说一句,不用,可是话到嘴边,还是说不出来。

因为就算说,也是违心的。

他多希望程海安能一直留在他的身边,永远,永远……

“今天的事情,我听说了,顾白,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表达我对你的感‘激’,我欠你的,还不清了!”程海安说。

听到这话,顾白嘴角苦涩的勾起,“我从来都没有想过,让你回报些什么!”

程海安看着他,眼眸微眯,眼神中透着一抹心疼。

顾白扫过她,眼神看向别处,“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!”

“你知不知道,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三件事情是什么?”程海安看着他问。

“什么?”

“第一,是我生下了悦悦跟宫曜,第二,是认识了你,第三,是我认识了陆一琛!”原本听到自己,顾白是开心的,可是没想到,还有陆一琛。

顾白看着他,“那是不是说明,我对你而言,比陆一琛重要?”

“你们对我来说,一样重要,都是我这辈子,割舍不了的人!”

“可为什么那个人不是我?”顾白忽然问。

为什么!

程海安皱起眉头,目光心疼的看着他,“顾白……”

“既然都一样,为什么可以是他,不可以是我?”顾白有些‘激’动的问。

程海安看着他,“虽然说,你们对我来说,都一样重要,但是却是不一样的!”

顾白忽然抓住她的双肩,“哪里不一样?海安,我的心,你是知道的,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愿意承认!”

看着他,目光透着伤痛和绝望,程海安抿着‘唇’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。

是,她是知道。

只是,她只是把他当亲人一样看待而已。

爱情。

她从来没有想过,跟陆一琛以外的人在一起是什么样子。

似乎从看到陆一琛的第一眼,她就有一种直觉,她会跟那个男人纠缠到老。

但是顾白……

她曾想过,但是却没有办法接受。

爱情这个东西,可能就是一个感觉。

爱便是爱,不爱,便是不爱。

“顾白,我希望我们永远都能像亲人一样……!”

“亲人,又是亲人,你明白我的意思,我想要的不止是如此!”顾白看着她‘激’动的说。

“还是说,就因为他是悦悦的爹地,才会这样?”顾白受伤的问。

“都有!”程海安说,她也承认,从知道他是他们爹地后,对他有那么一点点的关注,她并不否认。

“我也可以把他们当成亲生孩子一样来对待的!”

“顾白,难道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,并不是仅仅如此!”程海安说。

“那为什么,六年,都抵不过你们在一起的半年吗?”顾白不甘心的问,‘精’致而邪魅的五官,如今看起来却有一种说不出的狼狈。

他以为,这辈子程海安都会是她的,六年,六年的光‘阴’,可却没想到,会有一个陆一琛……

“有些事情,不是用时间来形容概括的,我承认,这六年我很开心,但顾白,那是不一样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