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48章: 为什么不是我?

“好吧,既然你那么关心我又不想承认,我也就不‘逼’你了!”宫悦大度的说。

宫曜直接给了一记白眼。

都‘逼’到这份上了,还说不‘逼’了。

不过看在她大病初愈的份上,也就不跟她计较了。

程海安在一边看着他们兄妹俩,嘴角勾起一抹笑,心里还是十分安慰的。

终于可以再次听到宫悦的欢声笑语,一切都不再重要了。

只是希望,这样的日子,可以继续持续下去。

这时,陆一琛走了进来,看到他们三人那么热闹,也忍不住凑了过去,“在说什么,这么开心!”

“没什么,就是在说,哥哥平时一副酷酷的样子……”

“咳咳!”

宫悦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宫曜的请咳声给打断了。

呃。

“没想到还是蛮关系我的!”宫悦笑着说。

看着他们,陆一琛嘴角挽起笑容,只要看着他们没事儿,他就放心了。

于是,走过去看着那些吃的,忍不住拿起就吃。

程海安见状,立即拍开他的手,“海鲜你的不能吃,不要命了?”

陆一琛皱着眉,一副很为难的样子,“我就吃一口!”

“一口都不行,要吃,吃小笼包去!”

看着小笼包,陆一琛一副嫌弃的表情,“可以不吃这个吗?”

“可以啊,你可以选择不吃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看着那些吃的,他最终还是伸出手拿了一个小笼包吃了。

看着他,程海安嘴角也勾了勾,笑容,溢于言表。

一家四口,在那边吃吃喝喝,聊天,享受着劫后重逢的喜悦。

对发生的事情,宫悦只字未提。

其实他们有很多疑问,但是看着宫悦不提,他们也就没有提起,最重要的是,她现在好了起来。

可是,她不说,不代表有些事情可以躲过去。

洛拉来了。

其实,宫悦对洛拉,印象并不深刻,除了模模糊糊的哪一点之外,她跟洛拉根本没有碰过面。

但,她也认识,知道。

在看到洛拉的时候,宫悦脸上的笑容,一点点褪去。

程海安跟陆一琛一边看着,这样的处境,是有点尴尬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陆一琛率先起身,看着她问。

“来看看她!”说着,洛拉的视线,看向宫悦。

宫悦也看着她。

洛拉慢慢的走过去,“认得我吗?”

宫悦点头,“认得!”

没想到宫悦这个时候还能这么从容淡定的面对她,这两个孩子,都不同凡响。

“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想告诉你,你的事情,我很抱歉,我并非有意害你,只是刚巧遇见你,你很适合!”

宫悦没有开口,而是直勾勾的看着她,眼神无惧无畏。

“现在,我们扯平了,谁也不欠谁的!”这话,是对宫悦说的,也是对陆一琛跟程海安说的。

一时之间,气氛有些尴尬。

还是宫曜开了口,“嗯,你说的没错,我们之间扯平了!”

洛拉苍白的笑笑,“我就要走了,祝你们一家幸福!”

说着,洛拉转身就走。

“我没有怪你,只是希望那些东西永远都不要再用上!”宫悦忽然在身后说。

洛拉怔了下,并没有回头,“我既然打算离开,而且也报了仇,这些东西我就不会再用!”说完,直接走了。

程海安没想到宫悦会说出那番话,以前她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可现在……

似乎经历了这种事情后,她长大了!

程海安拍着她的肩膀,给她一个笑的鼓励。

……

陆一琛跟着走了出去。

站在偌大的‘花’园外,洛拉目光看着远方,也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“想好去哪里了吗?”陆一琛出现在她的身侧问。

“不知道,不过,却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!”

陆一琛没有多说,而是从衣服里拿出一个信封大的东西,给了她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洛拉接过问。

“打开看看就知道了!”

洛拉打开看,率先出来的,是一把钥匙。

她愣了下。

“这是我以前帮迈克找的地方,他说要跟隐蔽起来,不再过问这些事情,后来他出事儿,那边也只空着,现在,可以物归原主了!”陆一琛说。

看着里面新的身份证,有她的,有迈克的,钥匙,还有,详细地址。

洛拉抬眸,难以置信的看着陆一琛,“我多少以为,这种故事是你杜撰用来骗我的,没想到……”

陆一琛却笑笑,没有多做解释,而是看着她,“既然打算离开,就彻底一点,趁暗明的人还没有找到!”

洛拉直直的看着他,良久才开口真挚的说了两个字,“谢谢!”

陆一琛嘴角勾勾,没有再多说,直接走了。

洛拉站在原地,看着新的身份证还有钥匙,紧紧的攒在手里……

翌日。

洛拉便离开了。

走的时候,她谁都没有说,她不知道会不会有人送她,但她想,一个人离开,去寻找这些年遗失的东西。

“爹地,她走了!”宫曜出现在身后说。

陆一琛点了点头,并没有多说,因为他也早就料到了。

“爹地,你真的,认识迈克?”这是宫曜一直以来的一个疑问,以前不问是事态紧迫,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放下去了,他也想了起来。

“你说呢?”陆一琛挑眉慵懒的问。

“我一直觉得,你在骗人!”宫曜说出自己的怀疑。

陆一琛叹口气,“我跟迈克,的确认识,但是没有那么多的‘交’情!”

“所以,你还是骗人的?”

“这叫善意的谎言,救了妹妹,也让她脱离了苦海,更救了千千万万的人,不好吗?”陆一琛反问。

宫曜,“……”

这一次,他由衷的佩服陆一琛了。

那‘逼’真的演技,让他都半信半疑,甚至都快要相信了。

最后,他无语的伸出大拇指给陆一琛!

牛!

太牛了!!

看着宫曜,陆一琛嘴角勾起,走过去‘摸’了‘摸’他的头。

“对了,爹地,我们什么时候走啊?”宫曜问。

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,他也想尽快离开这里,毕竟在这里,他做什么事情都不太方便。

说起这个,陆一琛眸子也微微眯了起来,随后开口,“我也想,但这件事情还是要问一下你妈咪,毕竟悦悦的身子才刚好起来,这些我们都必须考虑到!”

宫曜听着,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了!”

“好了,早点休息,有什么事情,明天再说!”

“嗯!”

他们刚要走,这时,忽然这里警报系统响了起来。

陆一琛跟宫曜对视一眼,知道,这不是什么好的现象。

随后,不少的人出动,朝外面走去。

“发生什么事情了!”宫曜看着那边问。

“应该不是什么好的事情!”

宫曜抿着‘唇’,看着这么多人都发动了,他开口,“我过去看看!”

“嗯,小心点!”

“知道了!”说着,宫曜也跟着那些人跑了过去。

陆一琛看着,想了下,蹙起眉头,下一秒,他直接朝宫悦的方向走去。

房间里,程海安跟宫悦躺在‘床’上聊天。

这时,陆一琛走了进来,可能是动作有些大,惊动了他们。

程海安跟宫曜起身,看着他,“怎么了?”

陆一琛脸‘色’不太好,但看到他们好好的,没什么事情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故作镇定的走进去,带上‘门’,“没什么,就是想看看你们在这里聊什么!”

宫悦则是躺在‘床’上,叹息一声,“爹地,这是‘女’人之间的话题,你也要听吗?”

陆一琛走过去,看着她,多久没见到她这样了,眼神都充满了宠溺,“怎么,我就不能听?”

“能是能,就是……”

砰的一声,‘门’再次被撞开,宫曜火急火燎的出现在‘门’口。

“爹地,不好了……”

于是,三双眼睛都停留在他的身上。

看着他们都在这边,宫曜沉默了。

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程海安率先问。

宫曜打量了一眼陆一琛,随后开口,“哦,没什么,就是‘花’语说要找爹地,说要干一架不行……”宫曜随便掰着瞎话。

“‘花’语也来了?”

“她打电话说的!”

程海安这才点了点头。

“行了,你们继续聊,我们就先出去了,不打扰你们了!”陆一琛说,随后跟宫曜示意了一个眼神,两个人都走了出去。

而程海安则是坐在‘床’上,看着‘门’口的方向,久久无法回过神来。

“妈咪,你在想什么?”

程海安这才回过神来,回头看着她,嘴角挽起笑容,“没什么!”

“爹地跟哥哥怪怪的!”宫悦说。

程海安身子怔了下,宫悦都发现了?

宫悦扭头看着程海安,“妈咪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你想的没错,我跟你的直觉是一样的,爹地跟哥哥有事情瞒着我们!”

“也许,他们是不想让我们担心,所以才不说的!”

“哎,是啊,算了,我们就安安分分的当一次‘女’人,做‘女’人该做的事情好了,不管那么多了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嗯!”

于是,两个人继续躺在‘床’上聊天。

而外面。

陆一琛看着宫曜,“怎么了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“暗明的人可能查到什么了,现在正在跟顾白找事儿!”宫曜沉着脸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