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47章: 梦都真实

“悦悦,你怎么了?悦悦……”陆一琛也在一边紧张的开口。

宫曜看着,有些不知所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而宫悦,开始‘抽’搐,口吐白沫,那样子,吓得他们不行,根本止不住,宫曜直接起身,跑了出去。

“悦悦,悦悦……”程海安看着,都吓坏了,不断的用‘毛’巾给她擦,安抚她,可根本安抚不住,程海安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也在一边帮忙,尽管他现在动一下,伤口就会撕裂的疼,可是这种事情他不懂,只能在一边沉着脸,故作镇定的帮忙。

顾白在‘门’口看着,想上前,可是这时候,并不需要他,所以,只是在‘门’口看着,目光担心。

很快,洛拉便被拉来了,看到宫悦浑身‘抽’搐,口吐白沫,立即走了上去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这应该我们问你才对,为什么会这样?”陆一琛开口。

洛拉立即走过去,救治。

立即拿出一个针剂,给她输入了进去。

很快,原本宫悦还在‘抽’搐,可针剂输入进去后,宫悦这才慢慢的平复下来。

看着宫悦没事儿了,程海安这才起身,看着洛拉,“怎么回事儿,怎么会这样?”

洛拉看着宫悦,开口,“应该有排斥现象!”

“排斥,那怎么办?会不会有什么意外?”程海安问。

“我已经给她输入我刚调配的,希望会没事儿!”洛拉说。

他们看着洛拉,现在,也只能这么相信她,别无他法。

后半夜,他们谁都没有走,都留在那边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,他们的视线都停留在宫悦的身上,希望有奇迹会发生,她会醒来。

可是一直到凌晨,宫悦都没有再有一点的反应。

一直到早上。

他们都已经空白了,就算等着,脑子也是呆滞的。

宫曜累的趴在‘床’边睡着了,所有的人也都在休息。

这时,宫悦的眼睛慢慢的睁开了,先是看了一眼天‘花’板,随后看着躺在身边的人。

“妈咪!”

程海安并没有睡,但是整个人已经等的都心都累了,根本没发现她醒来了。

听到她的声音,程海安整个人犹如灵魂回体的感觉。

“悦悦?你,你醒了?”

“妈咪……”宫悦重复了一下这句话。

程海安的声音,惊醒了所有的人,他们都醒来,看了看程海安,随后看着宫悦。

“悦悦,你醒了?”陆一琛也在一边问,所有的人都凑了上来。

洛拉见状,立即凑了上去,帮宫悦检查,片刻后,她开口,“她已经没事儿了!”

一听到这句话,有一种被幸运之神眷顾的感觉,世界都亮了。

程海安感动的都快要哭了,“悦悦,悦悦,你没事儿了,你没事儿了!”

宫悦看着他们,根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,就像是睡了很长的一觉,醒来就看到他们了。

并不知道,这时间发生了多少的事情,过去了多久。

“妈咪,我想喝水!”

“水,好,我马上去给你倒!”说着,程海安就要去,‘激’动的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,手忙脚‘乱’也不过如此。

“等下!”洛拉开口叫住她。

“怎么了?”程海安回头看着她问。

“她现在还不能进食任何的东西,包括水!”洛拉严肃开口。

“为什么?”程海安皱起眉头问。

“她体内的‘药’剂还没有完全流通,还没有化解之前的那些‘药’,如果这个时候喝水,会被吸收,那么‘药’效就会受到影响,会留下什么后遗症,那就不知道了!”洛拉说。

听到这个,程海安点了点头,“可是她……”

“这么多事情都已经过来了,难道要输在这里?”洛拉反问。

说到这里,程海安明白了,她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!”

“过了今天,才可以进食!”

程海安看了一眼宫悦,她说的没错,这么多事情都过来了,现在只要忍忍,一切就会好起来。

她凑过去,看着宫悦,“悦悦坚持一下,只要过了今天,你想吃什么妈咪都给你做!”

说完这句话后,她觉得有些不对劲,因为她什么都不会。

“对,不管你想吃什么,哥哥都做给你吃!”宫曜也在一边说。

程海安太抬眸看了宫曜一眼,随后点点头,“嗯!”

宫悦不知道怎么了,但感觉自己轻飘飘的,“哥哥,我想吃鱼,想吃虾……”

“好好,等明天,我都做给你吃!”

“嗯!”

看着他们还能对话,说明宫悦没有太大的问题了,放在心里的大石头,总算放了下去。

那种开心,他们想要尖叫,想要大喊。

洛拉在一边看着,松了一口气,这件事情,总算结束了,告一段落了。

不耽误他们一家欢聚,洛拉朝顾白走了过去。

“我有话想跟你说!”

这样的世界,顾白参与不进去,看着洛拉,点了点头,他们走了出去。

……

外面。

顾白看着她,“你真的决定了?”

“是,我知道这样做不太好,但是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了,对不起!”洛拉说。

顾白想了想,点头,“好,既然这样,我答应你!”

洛拉看着他,眼神充满感‘激’,“谢谢!”

“不用!”

洛拉抿着‘唇’,想说什么,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,而是开口,“既然这样,那我先回去了!”

顾白没有看口,而是看着这夜‘色’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洛拉走了几步后,回头,“有时候,爱一个人,也可以去争取下,最起码,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竞争!”

说完后,看着顾白没什么反应,洛拉直接走了。

顾白站在原地。

抬头看着这月‘色’,一望无际深蓝的天空,心头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。

现在,宫悦已经醒来。

最多休息几天,她就会没事儿,很快,他们就都会离开。

想着程海安,他的心脏忍不住的‘抽’痛。

他跟陆一琛是死对头,可为了程海安,他已经做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。

甚至,他都不介意陆一琛留下,只要能看到程海安就好。

明知道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可他情愿在这种痛苦中打转,也不愿意看不到她……

顾白深吸了一口气,‘插’在兜里的手,越握越紧……

……

宫悦‘挺’了一天,第二天一早,宫曜便‘弄’了许多好吃的给宫悦。

而宫悦的起‘色’也已经好了很多,但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,浑身软趴趴的。

她靠在‘床’上,眼神,言语间,依旧像个公主。

“我想吃小笼包,哥哥,有吗?”

“有,你爱吃的,都有!”

说着,宫曜推进来一个小车,里面放满了食物。

他一样一样打开,上面放着的都是宫悦所喜欢的。

馋的宫悦口水直流。“快,给我吃一个,我都快要饿死了!”宫悦虚弱的说。

看着她那馋的样子,程海安刚巧走了进来,笑着开口,“好了曜曜,别逗妹妹了,快给她吃点!”

宫曜笑着开口,拿了一个小笼包递过去。

宫悦却不接,“哥哥,你不知道吗,我现在是病人,虚弱的手都抬不起来,你喂我!”

如果换在以前,宫曜一定给她一记白眼,但现在不会,反而笑着开口,“好好好,我喂你,公主!”

宫悦一笑,张开嘴吃。

可是吃了一口后,她皱了下眉头,“哥哥,这不是你做的!”

“实在抱歉,想做这个,这边的材料不全,所以才去买的,不过那些菜都是我做的!”宫曜说。

“好吧,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,我就不挑了,不过这顿你欠我的!”

“是是是,我欠你的!”

宫悦一笑,幸福的不得了,现在能享受着待遇,绝对不矫情。

不过最重要的是,她现在真的是饿极了,哪里还有心情挑吃的。

吃了这个吃那个。

十几样菜,宫悦是一口一个,吃了个遍,甚至每吃一口,她都能吃出,是不是宫曜做的。

那嘴厉害的,也让程海安直摇头。

“行了,你哥哥费了半天的劲儿给你做的,你还这么折腾他!”程海安都在一边看不下去了。

宫曜却开口,“没事儿,没事儿!”

“看到了吗,妈咪,哥哥都说没事儿!”宫悦笑着说。

宫悦真的是那种,给点颜‘色’就可以开染坊的人,看着现在宫曜这么宠着她,她也绝对会恃宠而骄。

这也就算了,宫悦吃了一半后,忽然开口,“对了哥哥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昏‘迷’的时候,做了一个梦!”

“什么梦?”

“我梦见你在我‘床’边哭,一边哭还一边告诉我,以后一定什么都听我的!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程海安的视线看向宫曜,她从没见过。

宫曜在他们的面前一直扮演着一个很坚强的人,几乎什么事情,他都是表现的很淡定的样子,从没有见过他哭过。

现在听到宫悦这么一说,她的心底竟然有一种心疼的感觉。

宫曜表情有些不自在,好歹他也是个男子汉,哭这种事情,说啥也不能承认。

他调开视线,“你都说你是做梦了,怎么可能!”

“可是梦很真实!”

“做梦都觉得真实!”

宫悦,“……”

第二更,这是十五号的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