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45章: 为你的情商捉急

程海安在陆一琛‘床’边,守了一夜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翌日一早,陆一琛醒来的时候,便看到程海安守在他的‘床’边,看着她睡的那么沉,陆一琛不忍心惊动她,可是看着她那么睡,又十分心疼。

刚要动下,却发现动弹不了。

陆一琛吃痛的皱了下眉。

这时,程海安似乎有感觉一样,纤长的睫‘毛’动弹了下,随后睁开了眼睛。

看到陆一琛醒了,她立即坐了起来,“你醒了?”

陆一琛点头。

“怎么样,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程海安担心的问。

陆一琛摇头,“没有!”

程海安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看着陆一琛,两个人看着彼此,却都没有开口说话。

最终还是陆一琛落败了,笑着开口,“怎么了?”

程海安眼眶立即红了,眼泪掉下来,“你知不知道你吓死我了!”

程海安是个很坚强的‘女’人,很少哭,可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,她没少掉眼泪,可是她每一次的哭,都像是在陆一琛的‘胸’上‘插’了一把刀一样。

陆一琛伸出手,擦掉她脸上的眼泪,“我答应过你,一定会活着回来!”

程海安看着他,虽然眼泪止不住,但是能感受他在身边,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。

“知不知道,那一刻,我满脑子都是你,海安,怎么办,我想我这辈子离不开你了!”

程海安笑,哭着笑,“那你就好好的待在我身边,哪里都不要去,否则,你一定会后悔!”

“我答应你!”

两个人看着彼此,享受着劫后重生的喜悦。

……

这时,顾白从外面走了进来,“怎么,醒了?”

听到声音,陆一琛看着顾白,语气瞬间变得跟他一样气人,“是啊,让你失望了!”

顾白不以为然一笑,“的确蛮失望的!”

陆一琛冲他一笑,“不好意思啊!”

顾白走过去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“陆一琛,到现在你还是这么不知收敛吗?”

陆一琛看着他,“这两个字,我从没有学过!”

“那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在哪里?”

陆一琛看了一眼四周,“你经常躺的地方!”

顾白,“……既然知道在谁的地盘,就要懂得如何收敛!”

“都跟你说了,我没学过那两个字!”

“你”

看着他们两个一人一句,程海安真是无奈极了,两个大男人跟小孩子似得,见面就斗嘴。

懒得理他们,起身就走。

程海安跟陆一琛几乎同一时间开口,“你去哪里?”

“出去啊,给你们腾地方,让你们继续斗嘴啊!”

两人,“……”

瞬间,两个人都沉默了。

对视一眼,两个人都看向一边,不再说话。

程海安挑眉,看着他们,“怎么,不吵了?”

两个人还不说话。

“你们俩倒跟冤家一样,一拍即合啊!”

“谁跟他一拍即合啊!”

“谁跟他一拍即合啊!”

两个人都不屑的说,可却异口同声到一起了。

这下不用程海安说什么,陆一琛跟顾白两个人看着彼此,都没好意思反驳什么了。

程海安嘴角勾勾,但怕他们发现,故作严肃的样子。

“我出去接点水!”说完,程海安直接出去了。

病房里,只剩下他们两个。

陆一琛轻咳了一下,“这件事情,谢谢你啊!”

顾白像是听错了一样,回头看他,“哟,你认识谢谢这两个字啊!”

陆一琛白他一眼,“人情,我欠了,反正欠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!”陆一琛惬意的说。

顾白回头,看了他一样,她说的人情,他从来都认同。

在他看来,程海安,宫曜,宫悦,都是人情。

从来都不是。

顾白忽然凑上去,看着他,“陆一琛,别一副海安是你的样子自居,惹急我,直接把你丢出去,你应该知道,现在暗明在怎么找你!”

对他的威胁和恐吓,陆一琛不以为然,而是带着笑意看着他,笃定,“我相信你不会!”

顾白嘴角的笑意一点点的敛起,“你猜对了,我的确不会!”

陆一琛一笑。

正在这时,宫曜从外面跑了进来。

“爹地,你醒了?”

宫曜的到来,也打断了两个人。

陆一琛看着他,嘴角挽起一抹笑,“嗯!”

“你吓坏我了!”

“对不起宝贝,让你担心了!”陆一琛十分宠溺的说,随后问,“对了,洛拉呢?”

“她在研究室,正在研究解‘药’,救悦悦!”

这结果,让陆一琛有点诧异,没想到洛拉速度那么快。

不过,也是高兴的。

这时,宫曜看着陆一琛,又看了看顾白,“我是不是打扰你们谈话了?”

“没有,已经谈完了!”说着,顾白微微一笑。

即使他再狠,对宫曜,却永远都是一副无害的样子。

陆一琛躺在‘床’上看着,抿着‘唇’,心里也不知道做何感想。

“行了,你们聊吧,我去看看悦悦!”说完,优哉游哉似得,走了出去。

他刚走,陆一琛看着宫曜,“‘花’语呢?”

“她在外面养伤!”

“她伤的怎么样!?”

“比你轻多了!”

陆一琛这才松口气,他并不知道那么多,但唯一知道的是,在昏‘迷’前的那一刻,她看到是‘花’语来救她。

“那就好!”

“放心吧,她现在在外面养伤,她当时易容的,暗明的人,不会找到她的!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点点头。

“不过……洛拉好像发现‘花’语的身份了,这样的话,她不怀疑她是鬼‘门’派到天刹的内‘奸’,就会怀疑我的身份!”宫曜分析。

“她什么反应?”陆一琛问。

“她告诉我,她不会说出去的,也没多问!”

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点了点头,“既然她这么说了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,不过,一切还是要小心为好,你跟‘花’语,还是要避嫌!”

“我知道,我了解!”

“嗯!”

陆一琛点了点头,这件事情总算告一段落,他也算是心里踏实了,这么想着,他就要起,宫曜立即走了上去,“爹地,你干什么?”

“我去看看悦悦!”

“医生说你现在不易‘乱’动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知道你担心妹妹,可是你再把自己搞坏,妈咪岂不是更忙?”宫曜反问。

“果然,最懂我的,还是我的儿子!”程海安从外面走了进来,手里拿着‘药’,“现在洛拉正在配置‘药’剂,过两天就会有结果,到时候去看也不迟,你现在必须好好休息,我可不想再为了照顾你,而分心!”

别的人,陆一琛真不怕,也不会听,可程海安的,他是又怕又听。

立即点头,接过,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看着他接过,迅速的把‘药’放到嘴里,喝完,那听话的样子,宫曜都膜拜极致了。

这前后变化也太快了。

宫曜的眼神鄙视的看向陆一琛,“爹地,身为男人的尊严呢?”

陆一琛却悄悄靠近,在他耳边开口,“儿子,听我的,男人的尊严,在遇到你认为的‘女’人面前后,早就不复存在了,这个,你以后会懂的!”说着,十分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我才不要呢!”宫曜摇头拒绝。

“哎,你现在不懂,以后就知道了!”

看着他们俩在那边嘀嘀咕咕,程海安蹙起眉头,“你们俩在那边说什么呢?”

“没有,我在说你很贤惠,能认识你,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!”陆一琛笑着说。

宫曜更加鄙视他了。

陆一琛无奈的笑笑,一副你以后会明白的样子。

“行了,既然你没事儿了,就好好休息,我要去看悦悦了!”说着,程海安就要走。

一听这个,陆一琛一愣,随后开口,“等下!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我……”陆一琛想着,忽然皱起眉头,“我伤口疼!”说着,直接捂着伤口,一副很疼的样子。

程海安没多想,听到他说疼,立即走了过去,“怎么回事儿?我看看!”

“我也不知道,就突然间,很疼!”陆一琛继续说。

程海安担心的看着他,“你等下,我现在去找医生!”说着,直接去找医生了。

宫曜的眼神,看向陆一琛,程海安刚出去,陆一琛也没了疼的样子。

“爹地,你装的!”语气不是怀疑,是笃定。

“这叫计策!”

“就因为顾白去看了悦悦,所以你不想让他们单独相处!?”

“嗯哼!”

“爹地,你真幼稚,你别忘记,这里可是顾白的地盘,他们要见,要单独相处,有的是机会,你这样……”宫曜嫌弃似得看着他摇头,对他的智商,感觉到捉急。

陆一琛当然知道,他现在就是减少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,“你懂什么,这叫阻拦,从一点开始,而且,我绝对相信你妈咪!”

“如果你真的相信妈咪,你会用这种办法?”

“我是不相信顾白!”

“爹地,我第一次为你的情商感觉到捉急!”

陆一琛刚要教训他,这时,程海安跟医生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……

陆一琛立即又装出一副很疼,很难受的样子。

宫曜看着,真心觉得醉了,“你们玩吧,我出去了!”

程海安刚好进来就听到这么一句,“你说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