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44章: 死里求生

正在他们目光空‘洞’的看着前方时,宫曜的手表震动了起来。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ШЩЩ.⑦⑨XS.сОМ 。

也顾不得隐瞒洛拉了,他直接调整位置,接了。

“喂……”

“是我,马上来后区!”

听到是‘花’语的声音,宫曜怔了下,开口,“我知道了!”

于是,转身看着洛拉,“走!”

洛拉虽然诧异,但也没多问,事态紧迫,跟着他一起走了。

两个人小心潜伏在周围,跑了许久到才后区,刚到便看到‘花’语架着步伐阑珊的陆一琛,两个人艰难的朝这边走来。

“该死,怎么这么重啊!”‘花’语看着陆一琛,“没想到你看起来瘦,没想到这么重,程海安也真能受得了你!”

陆一琛半昏‘迷’过去,不知道她说了什么,不过能在这个时候还能开玩笑,‘花’语的心态,也是没谁了。

看到他们后,宫曜加快速度跑了过去。

“‘花’语!”

看着陆一琛到在地上,宫曜立即凑上去,“爹地,爹地!”

“他被暗明的人追杀,幸好我丢了个炸弹才能脱身,不过他看来,伤的不轻!”‘花’语说。

“你也受伤了?”

“我这是小意思!”

宫曜脸‘色’严肃,“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!”

“嗯!”

不过洛拉看着他们,脑子里记得是那句,‘花’语……

没想到,面前的人,是‘花’语!

……

另一边。

程海安在焦急的等待着,忽然,莫名的心脏疼了一下。

目光看着前方,没了焦距,拳头紧握了起来。

这时,顾白从一边走了过来,刚要开口,程海安却忽然起身,朝外面跑了出去。

“你去哪?”

程海安没有回答,跑到很急,很快。

正在这时,影子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,随后到顾白的耳边说了些什么,顾白脸‘色’一变,看着程海安跑出去的方向,“马上备车!”说着,直接冲了出去。

……

程海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心疼的厉害,她往回跑,满脑子都是陆一琛跟宫曜。

如果他们再出点什么事情,她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也不知道跑了多久,刚回去,便看到一辆车停在那边。

‘花’语跟洛拉扶着一个人下来。

“陆一琛……”她愣了下,随后加快速度跑了过去。

一直到跟前,在看清楚面前的人后,她彻底怔住了。

眼眶发红,嘴‘唇’蠕动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“妈咪……”看着程海安,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安慰。

程海安却走到跟前,看着陆一琛,此时此刻,他已经昏‘迷’过去了,但身上的血迹,却十分明显。

颤抖的手,轻轻抚起他的脸,程海安整个人都安静了。

眼泪掉下来,努力的忍着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该做什么,这是那样看着他。

身子都在颤抖。

洛拉跟‘花’语站在一边,都没说话,此时此刻,怕是谁都不忍,谁都为之动容吧。

“妈咪……”宫曜走了上来,“现在现在受伤,还是要赶紧救治,不然……”

听到这话,程海安立即点头,“对,没错,没错,马上送医院!”

“现在暗明的人,应该全程搜索我们,如果去医院的话,怕是很快就会被发现,这都是小事儿,就是怕会再次陷入一次危机中!”洛拉说。

“那现在怎么办,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爹地就这样吧?”宫曜反问,声音有些生气,如果不是洛拉一意孤行,爹地也不会这样。

洛拉看着宫曜,如果在此之前,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,这是他们的选择。

可现在,她说不出来。

她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可能因为他们的特别,那份重义气,重亲情,爱情的感觉,让她羡慕,让她不忍心毁掉。

“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,现在目前最重要的是,怎么救治,他再拖下去就真的没救了!”‘花’语说。

“不管那么多了,先送医院再说!”程海安开口,现在都救不活,还说什么以后。

宫曜点头,表示赞同。

“送我那边吧!”忽然有人在身后开口。

听到这话,他们回头,顾白走了过来。

程海安看着他,“顾白……”

“现在暗明的人已经开始到处找你们了,之前你们在这里找悦悦那么高调,他们一定会有所发现的,还是送我那边去吧!”

“可是你……”

“现在中联刚受了一次创伤,还不敢公然跟我怎么样,放心吧!”顾白安慰她。

程海安觉得又亏欠他,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但为了陆一琛的安慰,点头答应了,“谢谢!”

“走吧!”

说着,顾白示意影子让他们把陆一琛给‘弄’了回去。

手术台上。

全透明式的,陆一琛在里面进行进行手术,而他们都在外面看着,等着。

每一刀,放佛是割在程海安的身上一样,让她既担心,却又无法移开视线。

宫曜也在一边看着,担心,揪心,无奈,无力。

顾白在一边坐着,看着他们母子,目光深邃,却又无可奈何。

他看着里面正在进行手术的人,也在心底萌生一种想法,如果陆一琛在这个世界上就此消失了,程海安是不是就可以看到他了?

呵呵,顾白,你可真会给自己找事儿做,竟然把情敌都拉到家里来救了!

但愿,你不要后悔!

端起一杯酒,一饮而尽……

……

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,医生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,程海安跟宫曜立即凑了上去。

“医生,怎么样了?”

“恭喜,度过危险期,没什么生命危险了!”医生说。

听到这个,悬在心口的石头,重重的放了下去。

程海安就像是一个快要窒息的人,终于得到了一丝的氧气,可以让她呼吸。

她充满感‘激’的点点头,“谢谢医生,谢谢!”

“不客气!”说完,医生直接走了。

程海安跟宫曜立即走了进去。

看着躺在病‘床’上的陆一琛,眼泪都在眼眶打转,但最多的是觉得庆幸。

幸好,他还活着。

幸好,他活下去了!

尽管感‘激’的不行,可程海安却‘激’动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“妈咪,别担心了,爹地没事儿了!”宫曜在一边安慰。

程海安点点头,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

她知道,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。

前一秒她还频临失去,这一秒,她却感觉到踏实存在,这种感觉,像是失而复得,无法言喻。

这时,宫曜的手表震动了一下,她看了看,“妈咪,你陪爹地一会儿,我出去一下!”

“嗯!”

于是,宫曜起身走了出去。

程海安陪着陆一琛,握着他的手,也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
顾白坐在外面的沙发上,目光看着里面,那双讳莫如深的眸子说不出的伤痛……

……

许久,程海安走出病房,看到顾白坐在沙发上一杯接着一杯的喝酒,皱了下眉,走了过去。

直接从他的手里将杯子夺过,“你不要命了是不是?”

顾白抬眸,邪魅的五官是难以见到的伤痛,“你终于看到我了?”

程海安蹙眉看着他,“你知不知道你还受着伤?”

顾白挽‘唇’,“看来,只有这样的办法,才能让你注意到我!”

“顾白……”程海安无力开口。

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!”顾白打住她,目光看着里面的陆一琛,“你的心意,我也明白了!”

抿着‘唇’,有太多的话要说,可是到嘴边,程海安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她亏欠顾白,太多。

这辈子,她是还不起了。

“不过,我不会放弃的!”说完,顾白直接走了。

程海安站在原地,看着顾白的身影,眉头蹙起,却不知道该怎么样处理这段关系……

……

外面。

宫曜刚通完电话,刚要回去时,洛拉却出现在她的身后。

宫曜看着他,态度稍冷,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看来,你很不一般嘛!”

经过这次的事情,宫曜知道,有些事情就算想瞒也瞒不住了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那个人,是‘花’语?”洛拉问。

当时情况紧急,宫曜直接喊出了‘花’语的名字,而且,他们都来到这里,只有‘花’语一个人没有来,很明显,避嫌。

宫曜也不转圈,直接看着她,“是!”

“你跟她什么关系?”

“朋友!”

“你们是朋友?”

“怎么,不行吗?”

洛拉点头,“你不用误会,我没其他的意思,关于这件事情,我也会保密的!”

洛拉态度的转换,也有点快,让宫曜有些措手不及。

皱眉看着她,“我也会履行承诺,救你的妹妹!”

宫曜有些动容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最后开口说了两个字,“谢谢!”

洛拉看了看她,纵然心中疑‘惑’再多,也没多问,转身走了。

“对了,暗明呢?”宫曜问。

事情发生的太多,宫曜来不及问,这时才想起。

说起这个,洛拉回头,嘴角挽起一抹笑,“他没死!”

宫曜皱眉,怔了下。

“但也活不长了!”说完,洛拉转身走了。

宫曜站在原地,思考了大概几秒钟,也明白了其中的意思……

不过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们都没事儿,都还活着,妹妹也会很快好起来!

这几天都是双更哦,掌阅的读者可能更新比较慢,不要急哈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