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28章: 流入黑.市

翌日。

程海安醒来的时候,已经看不到陆一琛了,她也没多想,简单收拾了一下,便出去了。

宫曜跟‘花’语也刚好出‘门’,走了个碰面。

“妈咪,醒了?”

“嗯!”程海安点头,随后想起什么,看着他,“对了,你爹地呢?”

“爹地,呃,在咖啡厅!”宫曜说。

“咖啡厅?”

“嗯!”宫曜点头。

林潇也没再多问,直接朝咖啡厅走去了。

然而,等她步足咖啡店的时候,瞬间愣住了。

因为咖啡厅里坐着两个男人。

同样绝世的容颜,同样的气场,两个人对面而坐,阳光从外面打进来,照在他们的身上,竟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。

“没想到,有一天,我们俩也会这样坐着,喝咖啡,聊天!”顾白脸‘色’苍白,却也有一种病态美,喝着咖啡,绅士依旧。

陆一琛也勾‘唇’一笑,“这个世界上,一切皆有可能!”

“以前这话,我不同意,但现在,我同意!”

两个人坐着说话,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在宫斗的感觉。

见光不见血。

程海安看着,心底一惊。

立即走了过去。

“你们……”

“醒了?”

“醒了?”

两个人异口同声的看着她问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看着他们,竟不知道该先回答谁。

陆一琛跟顾白对视了一眼,两个眼底‘交’流的深意,怕是也只有他们能懂了。

程海安看着顾白,“你怎么来了?你不是应该在家里好好休养的吗?”

顾白慵懒的挑挑眉,“这就要问他了!”

说着,视线看向陆一琛。

程海安的视线也落在他的身上,陆一琛却起身,“是我叫他来的!”

“呃?”

“我是特意请顾先生过来,感谢他以前对你们的照顾!”

“陆总客气了!”顾白也站了起来,“我觉得你没有必要谢我,因为这是我应该的!”

说着,两个人又对上眼了,“顾先生这话什么意思?”

“陆总可以理解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闭嘴!”程海安开口。

于是,陆一琛跟顾白两个人果然都闭嘴了。

程海安看着陆一琛,“我昨天不是跟你说了吗,顾白现在身受重伤,不宜‘乱’走动!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海安,你不用这么紧张,我还没这么脆弱!”顾白说。

“你忘记医生的嘱咐了吗?”程海安看着他问。

顾白,“……”

看着程海安的眼神,还有她的质问,顾白无言以对,只能乖乖认输投降。

于是,接下来,刚才两个在咖啡店里风度不可一世的人,此时此刻竟像两个孩子一样被训斥。

这一幕,喜感极了。

等程海安训斥够了,顾白开口,“好了,是我不下心,我错了,你别生气了!”

“是我不该叫他来的!”陆一琛也认错。

程海安坐在椅子上,生气,担心,纠结,难过,各种情绪于一身。

她担心悦悦,现在连一点消息都没有,现在顾白又这样,她又怎么会不担心。

程海安一生气,陆一琛跟顾白真的怕了,两个人也没时间斗了,你看我,我看你,谁也不敢说什么。

正在这时,影子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出来,神‘色’紧张。

“老大!”

“说!”

“有消息了!”

一听这个,陆一琛跟程海安都抬起了头,且不说什么消息,但是这两个字,就足够让他们震动的。

顾白也变得一本正经起来,看着他,冷声开口,“什么消息,说!”

“据消息来报,前段时间,的确有个小‘女’孩来到本地!”

一听是悦悦的消息,他们立即变得紧张起来。

“现在呢?”

“现在……”

影子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看着她吞吞吐吐的样子,程海安心底一震,就知道没好事情。

“说吧,我能承受!”程海安说,现在远远比没有消息要好的多。

影子抬眸看了一眼顾白,这才开口,“流入黑市了!”

一听黑市,陆一琛皱起了眉头。

程海安不太明白这个词的寒意,但是宫曜跟她说了那么多关于天刹的事情,她也能猜个七七八八。

“还活着吗?”程海安问。

“流入黑市的时候,还活着,但现在……”影子没说下去,但什么意思,也知道。

顾白的脸‘色’也好看不到那里去,“立即吩咐下去,不管怎么样都要找到,有消息,立即回复我!”

影子点头,立即去办了。

程海安看着他们,“黑市,是不是代表悦悦有危险?”

陆一琛跟顾白彼此看了一眼,谁都没有说,因为不想吓唬她,最终顾白开口,“现在传来悦悦的消息,最起码可以说明,她在这里,只要在这里,我就一定会找到她,相信我!”

他们俩的默契不回答,程海安也猜到什么了。

只是,悦悦……

她才多小,就要承受这些……

尽管内心痛苦万分,但程海安也忍着,一日不找到悦悦,她都不能倒下去,也不能崩溃。

……

程海安坐在阳台上发呆,宫曜走了过去,到现在,宫曜还不知道有了悦悦的消息。

毕竟这里不是天杀的地盘,想要施展,难得多,但是他相信,顾白一定有办法。

“妈咪!”宫曜走了过去。

程海安眼皮动了下,“宝贝!”

“嗯?”

“黑市是什么意思?”

宫曜不知道她为什么好端端的问这个,但也回复,“黑。市,顾名思义来说,就是为经过批准的存在,但现在很广泛,换句话来说,任何见不得光的都算!”

“那人呢?”

“人?这种也有,就是贱卖给人当奴隶,有的会被人利用来当赚钱的工具,等等,这些很多!”

程海安的睫‘毛’颤抖了一下。

宫曜看着,这时才发觉不对劲了,看着她,“妈咪,为什么会问这个?”

程海安没有开口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宫曜正要接着问下去的时候,‘门’被推开,陆一琛走了进来,看着他们,再看程海安,就知道她现在一定很担心。

“你过来!”陆一琛叫宫曜。

宫曜一副担心的样子,但看了看程海安,还是朝陆一琛走去了。

陆一琛示意他,父子俩去一边聊了。

……

“你说妹妹被流入黑市了?”宫曜脸‘色’瞬间黑了下来。

他一直期盼着,希望是被拐卖了,她到那个家,会想办法联系他们,最重要的是,最起码,她是安全的。

但是流入黑市……

宫曜不敢想象。

“怪不得刚才妈咪问我黑市的问题!”宫曜说。

原来如此。

陆一琛也料到了,没多说,看着他,“相信很快就会有悦悦的消息,但真相也怕是让人……”陆一琛话说了一半,没说完,父子俩看着彼此,心底的震撼跟难过也都是一样的。

他们何尝不难过,不担心,不纠结。

也恨不得想嘶吼大喊,可是有什么用。

最重要的是找到悦悦!

他们必须忍耐。

“爹地,我明白你的意思!”

“对了,明天,我想去一趟顾白那边!”陆一琛说。

“爹地,你……?”

“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悦悦,只有跟他合作,才会更快!”

宫曜明白,点了点头,“好!”

……

“最近一直都不见你,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!”顾白坐在沙发上,纵然脸‘色’有些苍白,但依旧遮掩不住他尊贵的气质。

而洛拉则是站在三米外,恭敬而又敬畏,“最近有点忙而已!”

顾白眼神淡淡的扫了她一眼,“说吧,你今天找我,什么事情?”

“我上次跟您提过的事情……”

“我说了,那件事情,不要在提!”洛拉的话还没说完,便被顾白厉声打断了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就算我想要一统,也不需要用这种办法!”顾白的话,说的很坚定,不容人置疑。

“你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?”顾白‘阴’狠着问。

“属下不敢!”洛拉开口。

“这件事情,不准再提!”顾白几乎是命令般的口‘吻’。

“……是!”洛拉心又不甘,但也无可奈何,不过,她一定要坚持,等她成功的时候,他就会知道了。

这时,影子在顾白的耳边说了句什么,顾白眉头轻蹙,随后开口,“让他进来吧!”

影子点头。

顾白看着洛拉,“如果没其他的事情,你先走吧!”

“是!”洛拉也没再多说,点点头,准备退去。

刚好,陆一琛跟宫曜走进来,他们走了一个碰面,然而,洛拉在看到宫曜的时候,眉头轻皱了下。

怎么会有这么像的人?

她的反应,宫曜没有忽略,只是她为什么会‘露’出那样的眼神?

然而,擦肩而过的时候,宫曜却闻到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
他看着洛拉,也有点疑‘惑’。

发现宫曜看过来,洛拉收起眼神,直接走了出去。

刚到外面,立即有人给洛拉开‘门’,上车后,刚要启动,洛拉开口,“刚才进去的那两人,是什么人?”

“这个,我也不太清楚!”

“找人查一下!”

“是!”

洛拉蹙着眉,眉间带着疑‘惑’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然而很快,车子便消失在这边。

看着宫曜心不在焉的样子,陆一琛看着他,“你在想什么?”

宫曜收起眼神,摇头,“没什么!”

陆一琛也没多想,朝顾白走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