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20章: 还是没有找到

慕晴也看到了流出来的血,眸字睁大,这一幕,为什么这么似曾相识呢……

“怎么,怎么会这样?”慕晴喃喃自语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程海安看着她,“你怀孕了?”

怀孕?

慕晴的脑子像是嗡了一下,她并不确定,但知道,上一次那个孩子流失的时候,就是这样。

“求你,救救我,救救这个孩子……”慕晴看着程海安说,伸出手,抓着她的衣服。

“救你?你是不是想太多了,刚才,你可是差点‘逼’死她!”‘花’语在一边说。

她对于这些把戏,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。

“可这跟孩子没有关系,求求你,救救这个孩子……”慕晴说,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全都不见了,现在的她,就是一个可怜的‘女’人,为了自己的孩子,在卑躬屈膝。

“我没给你一枪就是不错了!”说着,宫曜举起枪,对准了慕晴,“说,我妹妹在哪里?”

“宫曜!”这时,程海安开口,示意他把枪手下。

“妈咪,这个时候是问出妹妹在哪里最好的时候!”宫曜说。

程海安看着慕晴,犹豫了下,“先送她去医院再说!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听我的!”程海安笃定的说。

她都这么说了,宫曜还能说什么,只能照做。

陆一琛在一边看着她,“你确定?”

“我相信,作为一个母亲来说,她绝对可以理解我的心情,何况,不管怎么样,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!”

陆一琛点头,既然程海安下了决定,他就不再多问。

抱着慕晴,走了。

医院内。

他们都在外面等着,慕晴则是在急救室里。

宫曜他们并不是在担心慕晴,而是在担心宫悦,要是慕晴出点什么事情,那宫悦怎么办?

程海安跟陆一琛坐在长椅上等着,程海安都说不出自己什么心情。

对慕晴,更是说不出的感觉。

按照说,她都那么往死里‘逼’自己了,她竟然还能帮她,后来,程海安想的是,她不是在帮慕晴,而是在帮那个孩子……

慕晴,也终究不过是一个可怜的‘女’人而已。

只是,如果这个孩子再保不住,她真的不知道慕晴会做出什么样子的事情来……

等待了半天后,急救室的‘门’才打开,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,程海安跟陆一琛迎了上去。

“医生,怎么样?”陆一琛开口问。

“孩子算是保住了,不过病人的体质太弱,需要卧‘床’休息,再见红的话,可就不好说了!”

听到这个,程海安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那我们现在可以进去看她吗?”陆一琛问。

“可以是可以,但是最好别太久,她现在需要休息!”

“好,谢谢医生!”

“不客气!”

说完后,医生走了,陆一琛跟程海安‘交’代了他们一声,一起走了进去。

病房里,慕晴躺在‘床’上,脸‘色’还是有几许的苍白,不过见他们走进去,她也醒了。

他们看着彼此,程海安没有办法此时此刻做出嘘寒问暖的样子,而是看着她,“你的孩子保住了!”

慕晴抿着‘唇’,开口说了两个字,却意外的不行,“谢谢!”

“我不需要谢谢,我只需要你告诉我,我‘女’儿现在在那里!”程海安说。

“在大地停车场车的后备箱里!”

“后备箱?什么车,车牌号!”

慕晴一说出车牌号,陆一琛跟程海安就要走,“等下!”

他们回头,慕晴拿出钥匙给他们,“以后,我们互不相欠!”

欠不欠什么都,程海安都不在乎,她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宫悦。

从她的手里接过钥匙,直接走了。

一班人马赶去停车场。

而慕晴则是躺在‘床’上,看着他们的背影,一只手,悄悄的抚‘摸’上自己的肚子……

不一会儿,警察走了进来,“请问是慕小姐吗?”

……

停车场内,他们到那边之后,像疯了一样在停车场内寻找。

“在这里!”终于,还是‘花’语找到了那辆车,他们匆匆过去,陆一琛拿着钥匙,打开了车,然而,他们抱着‘激’动和忐忑的心打开后备箱的时,却愣住了。

因为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几个人愣在原地。

“人呢,人呢?”程海安问,明知道后备箱里没有人,却还是找了一番,然后车里,那里都找了,可就是没找到。

陆一琛站在原地,脸‘色’紧绷,也是说不出的难看。

“该死,一定是那个‘女’人在骗我们,我去找她!”

在宫曜说出那句话的时候,程海安已经折身往回跑了。

陆一琛看着,生怕程海安会因为这件事情疯了,于是跑过去,跟着她。

等他们再折返回去的时候,慕晴已经不在了。

程海安真的要崩溃了。

此时此刻,理智不存在了,思考也不存在了,她也以为,是慕晴骗了他们。

站在病房的‘门’口,程海安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。

陆一琛走过去,看着她,“一定会找到的!”

听到陆一琛的声音,程海安真的有些绷不住,一头栽进他的怀里,哭了起来,“陆一琛,如果悦悦出点什么事情,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!”

“不会的,一定会没事儿的!”陆一琛安抚她。

程海安知道,其实陆一琛这么说,也不过是想安慰她,安慰自己而已,他的担心,不比自己的少。

只是此刻,她真的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这时,护士从这边走过,陆一琛拦住她,“你好,我问下,这个病房的人呢?”

“哦,你说慕小姐吧?”

“对!“

“她被警察带走了!”

“警察?”

“是的!”

“知道是哪一区的吗?”

“这个就不太清楚了!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谢谢!”

程海安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抬眸看着陆一琛,总算,慕晴不是消失了,不是故意失踪的,如果是这样的话,还是有机会的。

“我打个电话问问!”陆一琛说。

程海安点头,忍住哭泣,忍住冲动,现在不管怎么样,当下最重要的是找到慕晴。

陆一琛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,不到一分钟,挂断了。

“知道在那里了,我们现在过去!”

程海安点头。

等他们到警局‘门’口的时候,却看到宫曜跟‘花’语也到了,陆一琛蹙眉,“你们怎么会来这里?”

“是我报的警!”宫曜说。

“是你?”

“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,理所当然受到惩罚,这里是她最好的归宿!”宫曜说。

现在,他们也没有计较宫曜到底做的对不对,一心只想找到慕晴,问出宫悦的下落。

走了进去,慕晴虽然被带了进来,但是也在警局隶属的加护病房。

程海安到的时候,慕晴依旧在‘床’上,看到程海安,她没有闹,也没有恨,因为,她知道,结果一定会是这样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慕晴不冷不热的问。

“慕晴,悦悦在哪里?”

“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?”

“你别在骗我了,她根本不在那边!”

慕晴愣了下,抬眸看着程海安,她一双眼睛都是红的,更知道,她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。

“不管怎么样,孩子都是无辜的,我可以放过你的孩子,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‘女’儿呢?”程海安看着她,情绪有些‘激’动的问。

慕晴蹙了下眉,“你没有找到她?”

“如果我找到了,你以为我还会来找你吗?”

慕晴愣住了,随后摇头,“不会的,我真的把她放在车的后备箱里了!”

“别骗我了,慕晴,你到底想怎么样,告诉我,只要你吧悦悦给我!”程海安说。

见她如此,慕晴皱了下眉,“我真的把她放在车的后备箱里了,信不信由你!”

程海安沉默了。

因为到这个时候,慕晴的确没有必要在骗她什么了,而且,她的样子,也不像是骗人。

“我的确是把她放到后备箱里去了,如果我骗你们,就不得好死!”慕晴发誓。

他们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

陆一琛看着她,“她现在人不见了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?”

慕晴摇着头,“不应该会这样,不应该的……你们有没好好的找一找?”

程海安没有在说话,整个人宛若呆滞了一般,最后慕晴说了什么,程海安也没听进去,半个小时后,他们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宫曜就在‘门’口等着,看到爹地妈咪出来,立即迎了上去,“怎么样,问出来了吗?”

程海安什么话都没有说,呆滞的走了过去,宫曜的眼神看着陆一琛,他的脸‘色’同样难堪,冲他摇了摇头。

“这个‘女’人一定在耍‘花’样,我进去找她!”说着,宫曜就要进去,可陆一琛却拦住了他。

“没用,这一次,她没有说谎!”

“那妹妹呢?”

陆一琛摇头,“不知道!”

“爹地,那个‘女’人一定在说谎,她那么诡计多端……”

“现在我们能做的,就是召集所有的人,看能不能找到妹妹!”

“我知道,我已经让天刹在A市所有的人都去找了!”这件事情早在事发的时候,他就已经让人去做了。

陆一琛眼眸微眯,目光发狠,“就算把整个A市翻出来,我都要找到妹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