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17章: 宫悦不见了

多半个小时后,宫曜都做好了饭,打算上楼叫程海安跟陆一琛下来吃饭,刚准备上去,‘门’便打开,两个人一同走了下来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最重要的是,两个人都换了衣服,宫曜嘴角偷偷抿了一抹弧度,什么情况,一下子就可以看的出来。

不过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他殷勤的笑着开口,“爹地,妈咪,可以吃饭咯!”

“嗯!”陆一琛懒懒的应了一声,走下去,在餐桌那边就餐,对于陆殷正,完全当没看到的样子,视为空气。

陆殷正也不在意,也当看不到他,吃着东西。

不过对于宫曜的厨艺,他真是吓了一跳,“没想到你小子这么小就会做饭,而且还做的那么好!”

宫曜嘴角微扬,眉飞‘色’舞,“小意思!”

“这可要比某些人好多了,别说你这么小的年纪,就算这么大,都不会做!”‘阴’阳怪调的语气,暗指陆一琛。

陆一琛也不甘落后,抬眸开口,“那是因为他有个好爹地教育!”

一句话吧陆殷正噎的死死的。

暗指陆殷正不好呗。

陆殷正刚要反驳,宫曜见状,立即开口,吃这个,这个好吃!”说着,宫曜赶紧夹菜给陆殷正,打断他们的讲话,以避免更大的战。争爆发。

陆殷正这才白了陆一琛一眼,“哼,看在我孙子的份上,不跟你一般见识!”

陆一琛白了他一眼,什么也没有说,继续吃东西。

其实,不说陆一琛跟陆殷正斗嘴的事情,其实这一幕还是蛮和谐的,这不就是人所希望的生活的吗?

程海安坐在一边,嘴角始终带着淡淡的笑,什么都没有说。

一直到晚上十点,吃过饭后,陆殷正又逗留了一段时间,这才离开。

还不是他想离开的,是陆一琛赶他走的,不然估计陆殷正真的要留在这边过夜了。

陆殷正一走,宫曜宫悦直接倒在沙发上了。

看着他们那个样子,程海安嘴角挽起,“怎么了,一副打完仗的样子!”

“拦架比吵架都累!”宫曜无奈的摇头。

宫悦也表示同意的点点头。

这时,陆一琛从一边走过来,“如果不是你们招惹来的,就不会这样!”

似乎知道陆一琛要说什么,宫曜立即打起‘精’神,从沙发上起来,“那个,今天累一天了,我先去休息了!”

说完,直接走了。

宫悦倒是不紧不慢,反正她站对比较及时,“我也累了,回房间休息去了!”

“‘花’语呢?”程海安看着她问。

“不知道,大概有事情出去了吧!”

程海安这才点了点头,“行了,早点休息吧!”

宫悦点头,“爹地晚安,妈咪晚安!”说完,便回房间去了。

程海安笑笑,回眸,刚要说什么,便对上陆一琛那目光灼灼的眼神,一时之间,心跳慢了半拍。

“干嘛这样看着我?”

“觉得你很美!”

程海安眉飞‘色’舞,“又不是一天两天了!”

见她得瑟的样子,陆一琛走上前,直接将她揽到怀里,“可是觉得你现在,意外的美!”

“少来!”

“我说真的!”

程海安知道,陆一琛知道‘露’出这样的眼神和表情,就预兆着她今天晚上别想睡觉了,她讪讪一笑,开口,“我先上楼休息了!”说完就要走。

可陆一琛一把抓住了她,“去哪里?”

“房间!”

“好像,我们都没有试过在这里!”

“陆一琛,你……”

“厨房也没试过!”

“你”

“就先从客厅开始吧!”

“陆一琛,唔……”

她的话,被如数吞没。

……

陆梓煜还是被人保释了出来,可他出来后,谢绝了所有的采访,甚至连面也不‘露’,任何人也不见,但是到底什么情况,都不太清楚。

而慕晴则是充满恨意的待在MK,一直找一个机会,让程海安永不翻身。

这天。

宫悦心血来‘潮’的去公司看看,去之前,还特意给程海安打了个电话,“妈咪,你在哪里?”

“在公司啊,怎么了?”程海安随意的问。

“有个惊喜给你,你在公司那里也别去,知道吗?”

“什么惊喜?”

“到了你就知道了!”

程海安无奈笑笑,“那好吧,你路上小心点!”

“知道了!”

挂断电话后,程海安嘴角挽了挽,也没多想,继续埋头工作。

可是,一等再等,宫悦都没有来。

等程海安忙完工作,想起了这件事情,按照说,不管是从家里,还是从哪里,这个时候也该到了啊。

那起手机,看了下时间,电话已经是四十分钟之前的事情了。

“这丫头,搞什么鬼!”说着,程海安拿起手机,给宫悦把电话打了回去,可响了两声,就挂断了。

程海安蹙了下眉头,也没有多想,起身出去了。

“有没有人来找我?”程海安问。

外面的员工摇了摇头,“没有!”

程海安点头,没多说,朝一边走去了。

一直到楼下公司‘门’口,都没有见到宫悦。

程海安蹙了下眉头,拿起手机,再次拨打了过去,这一次电话里传来的却是,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,暂时无法接听……

程海安更说不出的疑‘惑’,难道是她已经来了,去了陆一琛的办公室?

程海安正想着,打算给陆一琛打个电话问问,可这时,她的心脏忍不住疼了起来,那种疼,前所未有过的,程海安捂着心脏,心跳的飞快,那种节奏,她都快要承受不了了。

这时,有人见状,走了上去,“程小姐,你怎么了?”

程海安摇头,勉强的开口,“我没事儿!”

陆一琛这时跟人从楼上走了下来,见状,立即走了过去,“怎么了?”

看到是陆一琛,程海安皱了下眉头,“我没事儿!”

“是不是不舒服,我送你去医院!”陆一琛开口。

程海安摇头,抓住他的衣服,“我真的没事儿,只是心脏不舒服了下!”随后她问,“悦悦有没有说去找你?”

陆一琛摇头,“没有啊,怎么了?”

程海安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惧安,心底不安的感觉在扩大。

陆一琛是最了解程海安的,她的一个表情就能发现不对劲,“怎么了?”

“悦悦说要来公司找我,可这个时候都没有到,都一个小时了,我以为她先去了你那边!”

陆一琛皱起了眉头,二话不说,拿出手机便拨通了宫悦的电话。

“对不起,您拨打的电话,暂时无法接听,请稍后再拨……”

陆一琛知道,有事情发生了。

不好的预感在心底蔓延。

程海安一看陆一琛的表情,也都心知肚明了。

“应该没事儿,或许只是手机没电了,或者她不想来了,我给宝贝打个电话问问!”陆一琛试图安慰程海安,可就连他自己都安慰不了。

在还没确定什么事情之前,程海安就算担心,也不会说什么的,只是点了点头。

宫曜的电话很快就被接听了,“宝贝,你在那里?”陆一琛口‘吻’严肃。

“在家里啊,怎么了?”

“悦悦呢,是不是在家里?”

“她说去公司找妈咪,一早就出‘门’了,怎么,她还没到吗?”宫曜说。

陆一琛的心咯噔了一下,目光看着程海安,四目相对的那一刻,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“是她自己,还是跟‘花’语一起!”

“自己吧,‘花’语现在跟我在一起呢!”宫曜说,随后,察觉到什么不对,“难道她还没到吗?”

“还没有,应该还在外面闲逛,待会儿我再跟你联系!”说完,陆一琛直接挂断电话了。

程海安看着他,“她不会出什么事情吧?”

“应该不会,或许就是在外面玩疯了!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程海安问。

“你先去休息,我出去找找!”陆一琛说。

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相信我,我在这里绝对是待不住的!”程海安说。

陆一琛无奈,只得点点头,回头看着阿杰,“如果小姐过来公司,第一时间通知我!”

“是的陆总!”

随后陆一琛跟程海安就一起出去了。

两个人都没有说出心底的事情,因为那是两个最怕,最担心的,所以,宁愿彼此心照不宣,也不愿意说破。

可开着车,在公司附近,甚至宫悦最喜欢去的地方,都找遍了,可依旧没有宫悦的任何消息。

夜幕渐渐降临,再次拨打宫悦的电话,还是没有办法接通。

陆一琛将车子停到一边,尽管知道,宫悦没有去公司,因为如果去了,阿杰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他,可还是抱着一丝丝的希望打过去电话。

“小姐有去公司吗?”

“没有……”

陆一琛心底下沉,宫悦虽然爱玩,但不至于开这么大的玩笑,所以现在,陆一琛就算不愿意承认,但也必须面对,宫悦不见了的消息。

程海安由最开始的担心,转化为冷静,“我们报警吧!”

“失踪不超过二十四小时,他们是不会受理的!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程海安问,随后垂眸,看到手上戴着的东西,想起什么,“这个这个,这个可以查到悦悦的地址,我跟她的都是相通的,这个应该可以!”说着,程海安都恨不得将手上的手表给扯坏。

陆一琛看着,立即伸过去手,查看着,程海安不说话,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只手表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