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16章: 斗嘴斗的太激烈了

程海安跟陆一琛面面相觑,有些怀疑,是不是他们看错了?

这时,宫悦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,喝着酸‘奶’走过去,“陆董事长,陆老爷子,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办法收复我哥哥的,但是你别我会认你!”说着,她走过去,直接坐在陆殷正的旁边。,最新章节访问:ШШШ.79xs.СоМ 。

看样子,这两个孩子没一个怕陆殷正的。

陆殷正不气也不急,“那你说,怎么样才肯认我?”

“这个嘛……我可记得当初你说过,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认我们的!”宫悦说,看来,她也是个记仇的主。

陆殷正也不否认,“是,我以前是说过,但怎么样,你才不生气?”

宫悦喝着牛‘奶’,很认真的想了下,“除非啊……”

“怎么样都不会答应的!”宫悦的话还没说完,陆一琛从‘门’外走了进来,冷声说。

宫曜宫悦吓了一跳。

以往爹地跟妈咪都很晚回来的,怎么今天这么早?

站在那边,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“爹地,妈咪,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宫曜却却的开口。

程海安跟陆一琛走进来,“不早点回来,怎么知道家里来人了!”

那句来人了,一下子就把陆殷正放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。

他不满了,回头,“你就是这么跟你劳资说话的吗?”

陆一琛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,“难道不是吗?你可从来没来过这里,更不会过问我的事情!”

“谁说我来过问你了,我是来过问这两个小东西的!”陆一琛不认他,他自然也不认他。

看着父子俩斗嘴,程海安无奈摇头,朝一边走去了。

这时,宫悦聪明的哟,立即从那边下来,朝陆一琛走去了,一副求抱抱的姿态,爬到陆一琛的身边,“我听爹地的话!”

都说‘女’儿是贴心小棉袄,一点也不假,陆一琛被这话取悦的不行。

“乖,还是悦悦好!”

陆殷正在一边气的不行了,直接走过去,“陆一琛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什么意思?”陆一琛抬眸随意的问。

“你这是什么态度,你这是跟劳资说话的态度吗?”

“不然呢?你想让我要什么态度?”

“你”

“爸,这是在我家!”

“你家?什么是你家,你还是我生的呢,什么是你的?”陆殷正开始咆哮模式。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原来,陆殷正发起脾气来,是这样的,程海安见过他威严的一面,但是还没见过这么……孩子气的一面。

不过看着他这个样子,还是蛮搞笑的。

倒了一杯水,“坐下慢慢说吧!”

陆殷正看了程海安一眼,冷哼一声,坐下,“既然这样,那我就不客气了!”

看着陆殷正的样子,大家都讶异,他可没有半点不客气的样子,不过程海安倒没多说什么,直接朝宫曜走了过去。

客厅了,陆殷正还在跟陆一琛辩解,父子俩你一句我一句的拌嘴,但是这一次的拌嘴,要比上一次的吵架,感觉温馨多了。

看的出来,陆殷正变得不一样了。

以前对陆一琛来说,只有严厉和不屑,从没有放在严厉,而现在,却有一副想要靠近的样子……

“妈咪,你不会生气咯?”宫曜看着程海安问。

程海安这才收回视线,看着宫曜,“生气什么?”

“我擅自让爷……陆家的人来!”宫曜连一声爷爷都不敢叫。

但程海安还是听出来了,看来,宫曜跟陆殷正关系处理的不错。

程海安摇头,“不会!”

“真的?”

程海安点头,“他呢,一向对你爹地不太好,如果能因为你的关心,而对你爹地改观,这也是一件好事!”这一点,程海安还是蛮欣慰的。

宫曜点头,“我知道,虽然我以前也不太喜欢他,但是相处下来,他只不过是个老人而已!”

程海安点头,“我明白,你能做到这份上,妈咪很欣慰!”

“所以你跟爹地都不生我的气咯?”宫曜感觉如释重负一样。

“我是不生气,但是你爹地……我就不知道了!”程海安纵纵肩说,她的立场,可不代表陆一琛的。

于是,宫曜刚升起的那点小希望瞬间被程海安浇灭的一干二净,目光小心翼翼的看着客厅,陆一琛跟陆殷正两个人斗的正欢呢,宫曜想,今天有他好受的了……

“行了,多做点饭,今天就让你爷……老人家在这边吃饭吧!”程海安说。

其实程海安就算不明说,宫曜也听的出来,嘴角愉悦的勾起,“遵命!”

“NO,你这是自己做的,不是遵命!”程海安撇清关系,朝一边走去了,宫曜嘴角笑着,没再多说,加快速度开始做饭。

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陆一琛跟他说的也累了,目光看着外面,“很晚了,你还不回去吗?”

不说还好,一说,瞬间点起一把火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现在赶我走了?我现在还能活动呢,你就开始赶我了,那要是等我老了,那你是不是直接就吧我扔出去了?”

然后接下来就是一句,“你这个不孝子……”

陆一琛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索‘性’坐在沙发上,什么也不说,当没听到了。

可陆殷正却不善罢甘休,“你越是赶我走,我越是不走,我今天还就要在这里吃饭了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没见过陆殷正这个样子,陆一琛心里也说不出的怪异,索‘性’起身,“我上楼洗个澡!”说完,直接走了。

程海安看着,开口,“我也上楼一下!”说完,跟着一起走了。

陆殷正愣在那边,不知道他什么态度,冷哼了一声。

宫悦在一边看着,无奈的摇摇头,“哎,你啊!”

陆殷正无辜的眨了下眸,“怎,怎么了?”

“哎,你要是想跟我爹地修复关系,就直接说啊,你这样吵架!”宫悦说。

陆殷正似乎被人戳到了心底一样,立即别开脸,“谁想跟他修复关系了?”

“不是吗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

“你好吧,就当我误会了!”说着,宫悦就要走。

“你要去哪?”陆殷正立即看着她问。

“去房间睡觉啊!”

“大白天睡什么觉,过来陪我聊天!”陆殷正命令一般的口‘吻’。

宫悦那叫一个无奈啊,只能折返回去,“聊什么?”

“聊什么都可以!”

“那好吧,聊吧!”

“你哥哥都叫我爷爷了,你打算什么时候改口?”

宫悦,“……”

……

楼上。

陆一琛走进去后,程海安也跟着走了进去,看着他站在落地窗前,程海安从身后抱住他,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!”

“你有没有什么,我还会不知道吗?”程海安靠在他的后背上,“我知道你在不舒服什么,但是你不觉得这样,很好吗?”

陆一琛转过身,有些生气,“好吗?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,你不觉得,对他来说,我什么都不是吗?”

程海安摇头,“换个方位思考,如果你对他来说,什么都不是,他又何必留在这里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看的出,他很喜欢宫曜跟悦悦,如果他因此而改变,我觉得,这也许是一件好事!”

“呵,如果我没记错,他之前还非常斩钉截铁的说不会认他们,现在又想要认他们,他把我当什么,把你们当什么?”

程海安微笑,并不生气,“也许之前他并不知道他们的好,可现在不一样了!”

陆一琛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。

“一琛,其实我知道,你一直都很渴望亲情,既然现在是一个机会,为什么不往前走一步?”程海安看着他说。

陆一琛扭过头,目光看向一边,心情复杂,难以言喻。

“我知道你一时之间不能适应,但是一琛,你可以试着去接受,就当是为了宫曜跟宫悦,我跟宫曜聊过,他说,他之前也不太喜欢他,可接触下来,他也不过是个老人而已!”

陆一琛眼眸阖动了下。

“我看的出,宫曜跟他相处的还不错,如果这样的话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情,最起码,和睦要战争来的好,不是吗?”程海安问。

“我明白你说的!”陆一琛点头。

程海安嘴角微笑,“其实,我能看的出他,也是想跟你修复关系,只是还没找到正确的相处办法而已!”

陆一琛阖动了下眸子,其实他也多少能感觉到点,只是,他不太确定。

跟陆殷正之间的关系,僵硬了这么多年,一下子这样,他的确是有点难以接受。

“不过看着你们斗嘴,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!”

“有趣?”

“你不觉得吗?宫曜跟宫悦可是看的津津有味的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无奈的调开视线,看向别处。

程海安笑了笑,“好了,赶紧洗洗澡,换个衣服,下去吃饭了!”

陆一琛点头。

程海安笑笑,“那我先下去了!”

转身,还没迈出步伐,一下子被陆一琛跟捞了回来。

“你干嘛?”

陆一琛却在她的耳边轻声开口,“不是说洗澡吗?你帮我……”

“喂,陆一琛,不要……下面还有人呢!”

陆一琛才不管不顾,直接抱着她朝浴室走去了。

浴室,一片氤氲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