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212章:宫悦回来了

就那样带着感动,带着温馨,入睡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陆一琛还在睡,程海安起身又去冲了个澡,换了个衣服,那件被他撕坏的衣服,被程海安无奈的丢进了垃圾桶里。

那件衣服很贵的好吗!!!

尽管‘肉’疼,也没办法。

看着陆一琛还趴在‘床’上睡觉,那举动倒是跟他们第一次见的时候很是相似,他的五官没有太大的变化,只是更加清晰了很多,所以看起来更加稳重。

刚要走出房间的她,却意外走过去,将他凌‘乱’的头发拨‘弄’了一下,‘露’出‘精’致的侧脸,程海安嘴角微微勾起,然后凑过去,在他的脸上印下一‘吻’。

这还是程海安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,但是却很随心,很舒服。

看着他还睡的那么香,勾了勾‘唇’,起身走了出去。

楼下,宫曜正在厨房里忙碌。

“做什么好吃的呢!?”

“妈咪!”宫曜笑着打招呼。

程海安走过去,坐在吧台前,“你似乎一点都不惊讶看到我!”

“我看到爹地的车,就知道你回来了!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没在家,爹地都不回来,你进去了多久,爹地就在公司待了多久,而且据听说,也没合眼!”

听到后,程海安愣了下,怪不得陆一琛睡的这么沉,原来如此。

不知道为何,在心底,又多积攒了一点感动。

程海安笑笑,“那你睡的很香吧?”

“怎么会,妈咪在里面,我可是吃不好,睡不着的!”

看着他那小脸圆润的样子,程海安真想直接无视。

“做什么吃的!?”

“都是你跟爹地最爱的,马上就好!”

“OK!”

正在这时,‘门’风风火火的被推开了,宫悦从外面冲了进来。

“哥哥,妈咪她……妈咪?”宫悦看着面前的人,眨了眨眸子,她不是被带走了吗,怎么会在这里?难道是她看错了?

看到宫悦,程海安由内心发出一抹笑,“悦悦!”见她到,总算放心了。

宫悦大步走过去,“妈咪?你,你不是被带走了吗?怎么会……”

“怎么,难道你不希望我出来啊!?”

“不是,我都意思是……”

“妈咪是被冤枉的,当然要出来了!”宫曜说,倒是一点也不意外这个时候看到宫悦,因为不管宫悦走到哪里,他都能看到,所以,早就知道宫悦在回程的路上。

一听这话,宫悦的脸‘色’有些微变,“我就知道妈咪是被冤枉的,是谁做的?”

“这个……”宫曜的眼神看向程海安。

程海安却笑着开口,“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,难道你一回来就只想跟我聊这些吗?”

“不是……”说着,宫悦立即变得软软的,趴进她的怀里,“妈咪,我好想你啊,你不知道,我一听说你出事儿的消息,就立即赶回来了!”

这时,‘花’语也慢悠悠的从外面进来,一副慵懒悠哉的样子,“她就恨不得长翅膀飞回来了!”

听到这话,程海安笑了笑,“我没事儿,来,让我看看你,一段时间不见,怎么样了!”程海安笑着说。

“不嘛,人家想多抱一会儿!”

程海安哭笑不得,“你之前可没这么喜欢撒娇!”

“哎呀,人家出‘门’就想你嘛!”宫悦抱着程海安就是不松手。

程海安有些无奈,抬眸看了一眼一边的‘花’语,“她跟你在外面,就这样吗?”

‘花’语立即摇头,“没有啊,她在外面‘挺’好的,不会这样!”

这时,程海安笑了笑,将宫悦推开,看着她,“来,我看看,现在矫情成什么样子了!”

“哪有矫情!”

程海安笑了笑,‘摸’着她的头发,脸,才几天没见,就感觉宫悦长了一点点,一种形容不出来的变化。

“黑了!”程海安形容。

谁知,宫悦这次不但没有反驳,而是来了句,“哎,人在外面‘混’,哪能有那么多的事情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她一度怀疑过,这是她的‘女’儿吗,要知道,宫悦可是最在乎自己的那张小脸的。

不过事实说明,宫悦是成长了,虽然仅仅是几天的时间,看的出来,程海安决定放手,是对的。

让她没有后悔。

宫悦粘着程海安,宫曜便去给‘花’语献殷勤了。

一杯咖啡递上去,“怎么样,是不是很累?”

‘花’语一副‘女’王范,“小意思!”

“那看样子,很顺利?”

“我出马,会不顺利吗?”‘花’语一个眼神撇过来,宫曜立即闭嘴,“我错了!”

‘花’语嘴角轻挽,眸子微眯,凑了过去,“那怎么样,你下次要不要跟我去锻炼锻炼?”

“我?”

“对啊!”‘花’语慵懒的挑眉。

“我是很想去啊,可这边离不开我啊,我要是走了,货咋办!“

“‘交’给李恪!”

“我就怕他跟人干起来!”

“那你就回来干掉他!”

宫曜,“……”

比狠,还是略输‘花’语一点。

聊了一阵子后,‘花’语开口说了,“你们迟早都是要走的,前几天杰克说了,让你跟宫悦回去接受训练!”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越早越好,看你时间了,不过再晚的话,你可能就要比同龄人要差多了!”

宫曜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,想了想,开口,“悦悦也要去吗?”

“不然呢?你们都是天刹的一份子,不去的话,如果有一天被人发现,只能任人鱼‘肉’!”

“如果她退出还来得及吗?”

“这件事情,我问过她的意见,她不想退!”

说起这个,宫曜抿了下‘唇’,“如果这样的话,我跟悦悦都走了,爹地跟妈咪会很寂寞无聊的!”

“有舍才有得,这个你应该知道,何况,这次你爹地跟你妈咪肯让悦悦跟我走,也是做好了心里准备的!”

宫曜也知道,可是,在心里,还是有点舍不得。

‘花’语看的出来,抿了下‘唇’,“还有时间,你可以慢慢想,不过这只是我的建议!”

宫曜点头,“我知道了,我会找机会跟妈咪说的!”

“嗯!”

“对了,最新消息,顾白受伤,应该很危险!”‘花’语说。

听到这个,宫曜蹙起了眉头,“受伤?怎么受伤的?”

“好像是被人暗杀!”

“我们的人?”

“不是,到现在我们还没有跟他们有直接的冲突,所以不是!”

“那是?”

“这个我不太清楚,也是在做这次任务的时候,听到的!”‘花’语说。

宫曜抿着‘唇’,在想什么。

“现在连东盟大‘乱’,如果这个时候吞并的话,对我们来说,倒是一件好事!”

“杰克说的?”

“我还没跟他说,但如果说了,我相信杰克也会这么做!”‘花’语说。

宫曜听了之后,‘舔’了下‘唇’,“我知道了,这件事情我跟杰克说吧!”

“OK,那我就省事儿了!”

“这件事情,悦悦知道吗?”

“知道,当时跟她说的时候,她脸‘色’‘挺’不好的!”

宫悦为什么脸‘色’不好,宫曜是最清楚的了,毕竟顾白对他们……

这件事情越来越棘手,宫曜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了。

“我知道了,我先去做饭,一会儿说!”说完,宫曜装作漫不经心的走开了。

尽管觉得自己遮掩的很好,但还是被‘花’语看出一点端倪。

宫悦当时听到这件事情的表情,再加上宫曜这么问……难道他们是认识的?

正在‘花’语思考的时候,程海安走了过来,跟‘花’语聊着天。

正在这时,陆一琛睡醒了,到处找不到程海安,随便套了件衣服便走了出来。

“爹地!”在看到楼上那到身影后,宫悦甜甜的叫了一声。

听到这声叫,陆一琛朝楼下看去,嘴角挽起,“悦悦!”

说着,他走下楼,到跟前直接将宫悦抱了起来,“回来了?想爹地没?”

“想了!”

“瘦了!”陆一琛抱着她说。

“是吗?看来这样比我在家里减‘肥’有效啊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在爹地眼里,你永远都不需要减‘肥’!”

宫悦则是嘿嘿一笑。

“怎么这么快回来了?”陆一琛看着她问。

“听到妈咪出事儿的消息,就迫不及待的赶了回来!”宫悦说,随后看着他,“爹地,我听哥哥说,妈咪是被人栽赃的,那人是谁?”

“这件事情,我会处理的!”陆一琛并不想让他们参与这其中,更不想他们因此而受到伤害。

看着爹地不想说,宫悦也没再继续问下去,他们不说,她也会有办法知道的。

宫悦笑笑,没有再说话。

这时,陆一琛走过去,看着‘花’语,“怎么样,没给你添麻烦吧!”

‘花’语则是勾了下‘唇’角,“没有,不过陆总,这看孩子的费用,你是不是得报销下?”

“什么看孩子的费用!”

“带着你‘女’儿出去,不是吗?”

“可是她也是你们天刹的人不是吗?这应该找你们内部人去报销吧?”

‘花’语,“……陆总,我听别人你说很抠‘门’,以前还不信,毕竟你以前对‘女’人那么大方,但是今天一见,你果然没让我失望!”

陆一琛嘴角‘抽’搐了下,随后开口,“谢谢夸奖了,我已经小气很多年了!”

程海安在一边笑,她也知道‘花’语这话是故意说的,也是故意吓唬陆一琛的,她倒是不介意,毕竟陆一琛的过去,她也是知晓的。

她能看重的是,一个男人为她的改变,付出,还有以后……

‘花’语直接朝他伸了一个拇指,你赢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