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211章:像个初生牛犊

“怎么了?”程海安看着他问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

陆一琛却伸出手臂,将她抱在怀里。

“你”

“别动,我就是想抱抱你!”陆一琛说,然后将程海安纳在怀里,抱着她,‘吻’着她身上的味道。

程海安没动,但有些无语,“我昨天都没洗澡,有什么好闻的!”

“就算没洗澡,也遮不住你身上的味道!”

“什么味道?”

“爱的味道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这话,她接不下去。

陆一琛抱着她没动,良久,程海安才开口,“可以了吧,快送我回去洗个澡!”

“没关系,我不嫌弃你,让我再抱一会儿!”

程海安觉得莫名的好笑,“两天不见,怎么变的这么粘人了!”

说起这个,陆一琛‘吻’着她的发丝,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不知道吗?两天,我感觉像是过了一世纪!”

“夸张!”

“一点都没有夸张!”陆一琛说,随后抓着程海安的说,直接放在了自己的某个部位,“它可以证明对你的想念,这都是真的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已经不知道一次被陆一琛这样抓着放到他的哪里,程海安虽然说没有习惯,但也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,只是还是有些羞涩。

她要挣脱开手,陆一琛却抓着不放。

“陆一琛,这是在车上!”

“没关系,从外面看不到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所以,这话的潜台词是,他要有所举动?

她还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,陆一琛已经开始‘摸’索了。

一只手‘摸’着她的发丝,‘唇’不安分的‘吻’着她,简直就是火辣辣的舌。‘吻’,在狠狠的一阵索取后,继续‘吻’着她的脸颊,耳朵。

可在‘吻’上她的耳朵时,程海安下意识的想要退回,可陆一琛似乎之前早有准备一样,将她禁锢在怀着,那一晚上,他用了很多的姿势,但更多的是知道了她所有的敏感点。

他知道,那里是程海安的敏感地点,她越是敏感,他就越是要挑战。

程海安一阵酥麻,奇异的感觉在体内划开。

“陆一琛,这是在车里……唔……”

她的话都没说完,便被陆一琛刺‘激’的说不出来。

随后陆一琛转换地带,袭上她的脖颈……

程海安真是形容不出来的感觉。

又刺‘激’,又想拒绝,毕竟,这可是车里……

“陆一琛,回去之后不行吗,我还没洗澡!”程海安试着提醒他。

“我等不及了!”

“可是……唔……”

程海安的话,一次次被他吞没,她简直是‘欲’哭无泪。

陆一琛也不知道按了什么,程海安的座椅瞬间倒了下去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看来,陆一琛是要来真的。

虽然此时,她也有了感觉,可她还是很理智的,看着陆一琛扑来,一副狼吃羊的样子,程海安顿时脑子里闪过一个想法。

她抱着陆一琛,在他的耳边说了句什么。

陆一琛听完后,立即停止了举动,一双眸子难以置信的看着她,“你说真的?”

程海安连连点头,“真的!”

陆一琛笑了。

笑的说不出的开心。

他越是开心,程海安就越是脸红害羞。

“这可是你说的,不准反悔,到时候你要敢拒绝,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么简单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看来到时候狡辩的机会都没有。

不过,也比在这里好的多。

她点了点头。

陆一琛兴奋极了,立即起身,放开了她,“好,回家!”

说完,不等程海安坐起来,直接发动车子回去了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至于么。

至于这么兴奋吗?

可陆一琛真的很兴奋,一路开着车,简直飙的速度回去了。

刚进‘门’,陆一琛抱着她就朝‘床’上滚去。

“等下!”程海安伸出手挡在‘胸’前,阻拦住了他。

陆一琛皱起眉头,“程海安,你别告诉我,你刚才是逗我的!”

“不是,最起码,你让我洗个澡吧,我昨天都没洗澡呢!”

一说起这个,陆一琛嘴角挽起一抹笑,“是该让你洗洗,泡个热水澡舒服下!”

程海安点头,“嗯,那我……”

“走吧,我给你洗!”说着,陆一琛拉着她就要走。

呃。

程海安不动,“不用,我自己去就可以了!”

“怎么,还害羞吗?”陆一琛问。

“这个,我自己……”

“你别忘记,你在车上怎么跟我说的,你说,回来之后,一切都由我,听我的,不管我说什么……”

“可洗澡……”

“也包括在里面,从进‘门’那一刻,你就应该听我的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于是,陆一琛拉着她走了进去。

尽管再亲密的事情都做了,可这样面对面的洗澡,程海安还是有些不习惯,放不开,可陆一琛却是铁了心要跟她一起,一次次打破她的防线,于是到后面,程海安也顾忌不上了。

……

淋雨下,那对人在狠狠的‘交’。。换着,陆一琛在这方面从不保守,各种姿势都的来,房间升起氤氲,镜子里,渐渐模糊了身影……

半个多小时后,两个人都坐在浴池里。

程海安靠在陆一琛的身上,闭着眼睛小憩,干净澈白的小脸泛着欢。。爱后的红晕,头发湿湿的贴在身上,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。

陆一琛一脸满足的靠在边沿上,嘴角还带着所有若无的笑。

两个人就那样静静的不说话,享受着这静谧的时光。

“宫曜呢?”程海安这会儿才想起那家伙,问。

“不知道,可能又跟李恪去哪里了吧!”陆一琛说。

程海安叹口气,“这孩子太潇洒了!”

“放心,他有自己的主张!”

这时,程海安睁开了眼睛,“我知道他聪明,但是也要好好学习,不能仗着他聪明就可以这样为所‘欲’为,运气是有的,但是老天不会眷顾一辈子!”

知道程海安在担忧什么,陆一琛也睁开眼睛看着她,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回头我会说他的!”

程海安这才满意一笑,“嗯!”说完,她继续靠在陆一琛的身上,喃喃自语的来了一句,“其实有个男人还是蛮不错的,至少,我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……”

这是她的内心台词,不知道怎么的就说了出来。

陆一琛听到后,顿时存在感爆棚,那种被需要的感觉,是前所未有的。

以前也有过不少‘女’人,可从没有过这种感觉,程海安是第一个。

所以,他有些说不出的兴奋。

然后,下面就硬了。

他动了动,从身后抱住了她。

程海安一个‘激’灵,便知道他想要干什么,“陆一琛……”

“来个鸳鸯戏水怎么样!”

“不……”

她要拒绝的时候,陆一琛已经从身后抱住了她,她也感受到了他的强大。

每一次,那斗志昂扬的东西对着她的时候,程海安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心跳加速,这一次,还是从后面。

“唔……”

她都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陆一琛已经冲撞进去。

奇异的感觉,再次袭击而来。

这一次,感觉更为不同。

不得不承认,陆一琛的‘花’样,真的很多,程海安都有些招架不住,可却在这方面,满足的不行。

“海安,有没有感觉到,我对你的爱……”他一边撞,一边允着她的耳朵问。

程海安现在哪里还有心情说这些,脑袋一片空白,能感受的,都是来自于陆一琛一次次深入浅出的爱……

“嗯,回答我!”她不开口,陆一琛便一次比一次狠,一次比一次深。

程海安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发麻,身体都要被贯穿了的样子。

“不,陆一琛,轻点……”

“那告诉我,你感受到吗?”

“感受……到了!”

“你爱吗?喜欢吗?”

对于程海安这样思想还没这么开阔的人来说,这样的话,潜意识的不想回答。

可她的沉默,就是换来陆一琛一次次的狠狠撞击,尤其还是在水下,那种感觉还真是难以形容。

最后程海安还是妥协了,“喜,喜欢……”

陆一琛满足不已,可取而代之的是,更加疯爱表达爱的方式……

程海安都快要死在他的身下了。

……

从淋雨下,到浴池,从浴池,到洗浴台上,再到卧室的沙发上,墙角,穿上……

无一都不被陆一琛占领过。

程海安真的有怀疑过陆一琛的年纪。

毕竟人家说,快三十的男人,在这方面都不太行,可陆一琛哪里像是不行的样子。

简直比初生牛犊还要狠。

到最后,两个人都双双倒在‘床’上。

陆一琛这一次真的是累了,但是就算是累,也是抱着程海安不松手。

不过他今天的表现,有点过度,程海安有些担心,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他问。

陆一琛看着她,“程海安,相信我,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的罪,也不会再让你进去那种地方!”

原来,他是在自责。

程海安微笑,“是我自愿的,何况,你打好招呼,我在里面吃好喝好,就是无聊了点而已,你不用自责!”

陆一琛伸出手,抱紧了他,然而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句话,“以后,我的命,就是你的命……”

程海安在心底为之颤抖了一下。

也对,像陆一琛这样高傲的人,在这种事情上面,他怎么会允许‘女’人去替代他。

他感动,但也自责。

不过对程海安而言,却却心甘情愿,甘愿如蚀。

PS,机场码字,‘交’那个那个错别字是故意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