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0 22:57:49

最新章节: 时界找到陆一琛。.最快更新访问:щщщ.79XS.сОΜ 。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!”时界说。陆一琛脸‘色’沉浸,“那你怎么看?”“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,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!”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,“如果没猜错的话,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!”时界想了下,开口,“我找你,是有个

第188章:花语的往事

“当然……”

“不可以!”

“不可以!”

‘花’语的话还没说完,程海安跟陆一琛便异口同声的开了口,随后两个人看了彼此一眼。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ШЩЩ.⑦⑨XS.сОМ 。

宫悦回头,一副可怜楚楚的眼神看着他们,“怎么了?”

程海安开口,“‘花’语去有事情,你去干什么?何况,你跟着,会拖累她的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如果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?”陆一琛也说。

“‘花’语会保护我啊!”

“她是去玩命,不是去玩,所以,不许去!”

宫悦,“……”

目光求助的看着‘花’语,‘花’语也无奈的纵纵肩。

可是宫悦真的很想去啊,“很危险么?”

“呃,还好!”

宫悦回头看着程海安,“妈咪,我真的想去!”

“你去问你爹地咯!”

宫悦的眼神看着陆一琛,“爹地!”

“悦悦,你是爹地的宝贝‘女’儿,这辈子也是打算把你当成公主培养的,所以不想让你涉及这些危险的事情!”陆一琛说。

听着他的话,‘花’语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笑,“她可是天刹盟的人,你还当公主培养,她以后只会走我的后路!”

“就算是天刹盟的人又如何,也只是暂时的,很快,她就会退出的!”

“她跟宫曜已经曝光了,很快就会有很多人搜寻到他们的信息,你觉得,退出有那么容易吗?”‘花’语反问。

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他倒是忘记这个事情了。

宫曜,他不管了,可是宫悦……

“陆一琛,你也是这一行的,应该知道规则,进来容易,可是想退出就难了!”‘花’语说。

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“就算用尽我的全力,也会护她安全的!”

“就怕外界知道她是你的‘女’儿,更下狠毒!”

陆一琛,“……”

虽然‘花’语说的很不屑,但不得不承认,她的话,很有道理。

而程海安,做外一个外行人,也听的出,‘花’语的话十分有道理。

“那怎么办?有什么好的办法吗?”

“有?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“接受训练,像我一样,当把所有人踩在脚下的时候,就代表赢了!”‘花’语说。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这不是白说嘛,程海安跟陆一琛就是怕宫悦受苦,才会想让她退出,又怎么会让她接受训练。

“除了这个,就没有别的办法?”

“有!”

“什么办法?”

“二十四小时看护,一辈子别出‘门’,这样是最安全的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陆一琛始终抿着‘唇’,没有说话,他在思量‘花’语说的话,他虽然早知道宫悦跟宫曜都加入了天刹,但一直以为,宫悦可以全身而退,但经过‘花’语这么一提点,她说的没错,她不止是天刹的人,也是他陆一琛的‘女’儿。

所以,她的危险系数是双倍的。

看着陆一琛不说话,宫悦暗暗的朝‘花’语伸了个拇指。

“爹地,妈咪,你们可以尊重哥哥的意愿,为什么不能尊重我的呢?难道就因为我是‘女’儿吗?难道你们也‘性’别歧视吗?”宫悦看着他们问。

“我们只是心疼你!”

“难道你们不心疼哥哥吗?”

“当然是心疼的,只是……”只是什么,程海安也说不出来,其实,宫悦说的没错,就是因为她是‘女’儿,才会限制她。

“哥哥能做到的,我也可以,这个世界,早已经不是男人的世界了!”宫悦说。

两个人独特的思想,简单的几句都可以把程海安给说服了。

可她,还是有点犹豫,有点担心。

这时,宫悦看着‘花’语,“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受训练的?”

听到宫悦的问题,‘花’语想了想,“好像是三岁?”

“三岁?”

“我是个孤儿,从小就被遗弃了,从三岁开始,我就接受训练,不过那个时候,记忆不太深刻,我的记忆,是从五岁开始的!”‘花’语说。

听到‘花’语的自述,程海安有些诧异。

没想到‘花’语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呢。

宫悦也没想到,原本只是想说服爹地妈咪,但现在听到‘花’语这话后,一时心疼起来,“那个时候,你懂事吗?”

“不懂啊,所以没少挨打!”‘花’语说的风轻云淡。

可她越是这么说,宫悦跟程海安就越是心疼,陆一琛没有说什么,因为他跟‘花’语的经理,差不了多少。

“如果遗弃你的家人现在知道你过的这么好,一定会后悔死的!”宫悦说,这话,有泄愤的心里,也有安慰‘花’语的成分。

‘花’语却无所谓一笑,“我没关系,没有他们,倒是没有累赘,更没有后顾之忧,我不用担心什么!”‘花’语轻松的笑着。

“她说的没错!”这时,陆一琛开了口,在这方面,没人比他更有资格说话。

因为程海安,因为宫曜宫悦,以为他身边一切对他好,对他重要的人,所以陆一琛做任何事情都不敢太绝对,就是因为怕给身边人带来危险。

而‘花’语这样,却是最好的安排。

‘花’语挑眉,慵懒的看着陆一琛,她也知道,陆一琛在想什么,这一点,身为他们,都特别的清楚。

陆一琛看着宫悦,“你说的没错,我们的确限制你了,但你自己要想好,走上这条路,那就是一个不归路,你要承担的,不止是身体上的辛苦,还有一些心理上的痛苦,也许,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!”

陆一琛没有说的很直接,但是他相信,宫悦也听得懂。

宫悦也看着陆一琛,一张原本腹黑的小脸此时此刻严肃多了,“爹地,我都知道,虽然说,我现在有点害怕,也有点担心你们,但是我还是想走下去!”

“你想好了?”

“是!”宫悦点头,“我不知道我这样的决定会不会太自‘私’,但是爹地,我真的想走下去!”宫悦说。

她一向都是以慵懒,腹黑,逃避的状态来面对人,而现在,她却说的极为认真,让陆一琛看到了不曾看到的一面。

陆一琛抿着‘唇’,想了很久,随后开了口,“好,我答应你!”

宫悦有些意外,难以置信的看着陆一琛,“爹地,你同意了?”

“你说的没错,我们是不应该限制你们什么,你跟你哥哥都是一样的,不因为因为你们的‘性’别就限制你什么,是我们太封建了!”

“爹地!”宫悦甜甜的叫了一声,随后一头栽进了他的怀里。

看着宫悦,陆一琛嘴角勾了勾,纵然不舍,但是他必须承认,这两个孩子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人,再不舍,也要放手。

“有你真好!”宫悦说了句。

顿时,陆一琛感觉到心底极为满足,那是一种存在都被人认可和需要的感觉。

程海安在一边坐着,完全被无视了。

“你们经过我同意了吗?”这时,程海安开口。

陆一琛跟宫悦一听,两人立即分开,目光齐齐的看向程海安。

程海安难得的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,宫悦看着都有点害怕,“妈咪……”

“你们俩在做这个决定的时候,问过我的意见和想法吗?”

“妈咪!”

陆一琛看着她,“其实……”

程海安没有说话,忽然起身朝楼上走去了,而这一系列的动作,说明了一个事实。

程海安生气了!!!

宫悦跟陆一琛面面相觑。

宫悦胆子再大,也是程海安生气,一脸捉急的样子,“爹地,怎么办,妈咪生气了!”

程海安能有这么大的反应,也在陆一琛的意料之外,他以为,上次宫曜说出事情的真相,程海安都能爽快的同意,而这一次,也应该能接受,可是没想到会这样……

“别担心,我上去看看!”陆一琛拍拍她,然后起身,朝楼上走去了。

“‘花’语!”宫悦又委屈的投入到‘花’语的怀里。

“哎呀,别矫情,你妈咪也是担心你,现在有妈疼的孩子就是宝,你该知足!”

“可是我也不想放弃自己想做的事情啊!”

“那……那就要看你爹地能不能安。抚的了你妈咪了!”说着,‘花’语像个妈似得拍着宫悦的后背,安慰她。

宫悦也没想到,刚才还好好的忽然间就变成了这样……

……

楼上。

陆一琛上去的时候,程海安站在落地窗前,身影背对着他。

他看着,然后轻轻的走了过去,“怎么了,真的生气了?”

程海安没有说话,陆一琛却从身后抱住了她,“我知道,你是在担心,可是,你没看到吗,宫曜跟宫悦,他们不普通,始终都要过不普通的生活,你这样强制‘性’的留他们在身边,也不会快乐的!”

程海安依旧没有说话。

陆一琛蹙眉,扭过头看着她,“怎么了?哭了?”

程海安转身,一头栽进了陆一琛的怀里,“你为什么要答应,知不知道真的很危险,陆一琛,我怕,真的怕!”

认识程海安这么久,从没见她这个样子过,陆一琛的心一下子软到低了,他搂着程海安,安。抚她,“我知道你很担心,我也很担心,但是不能因为我们的担心,就耽误了他们!”

“我又何尝不想让他们围在我们身边,但是他们已经走到这步,已经说明了一些,真留下也未必是一件好事,所以,何不放手让他们去试试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