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腹黑双胞胎:抢个总裁做爹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7 19:41:02

最新章节: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,文海心愣住了。原来这样都可以?“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,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!”“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?”文海心有些担心。“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,所以,放心吧!”李静雯说。她之前是学法律的,对她说的话,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,她点了点头,“好,我知道了!”于是

第186章:秀恩爱没底线

程海安没说话,云朵继而开口猜测,“你跟陆总,是不是好事儿将近了?”

“将近什么啊,别胡说!”程海安打断她。。шщш.㈦㈨ⅹS.сом 更新好快。

“那你们怎么回事儿,双双入院,还在一个病房,一定有问题!”云朵笃定。

听完这话,程海安蹙眉,“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?”

“你那天的表现,很明显有问题好吗,而且那护士的话,已经将你的谎言拆、穿、了!”云朵一字一顿的说。

“哎,我这么不轻易说谎,还被识破了!”程海安无奈摇头。

云朵无视她那副表情,继续说,“回去之后,我又给宝贝发了个微信问了问,所以,就什么都知道了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抬眸,一双眸子看着云朵,“你这样背着我加我儿子微信,真的好么?”

“没办法,都已经加了!”

程海安无奈摇头。

“我还听说,你跟陆总告白了……”云朵笑着说,还有些‘激’动,程海安一听这个,眼眸一亮,“这也是宝贝告诉你的?”

云朵摇头,“我不能出卖他!”

“你已经出卖了!”

“先别说这个,老实‘交’代,你跟陆总是不是……?”云朵朝她暧昧的眨眨眼说,一副你懂得的表情。

程海安刚要否认,却忽然想起宫曜说的那番话,沉思了一下,随后抬起清澈见底的眸低微笑,“是又怎么样!”

难得见程海安这个表情,云朵有一种说不出的视觉错‘乱’的感觉,不过也是羡慕嫉妒,“程海安,你过分了啊,你语气,分明是在秀恩爱!”

“哪有如何?”程海安继续挑眉,嘴角笑容,十分惬意。

心里却想,原来,承认也没想象中的那么难,而且,还夹着着一丝甜甜的感觉,想来,这就是爱情吧。

“你简直要幸福到家了!”

程海安微笑,收拾着桌子上的杂物,“不要羡慕,这事儿你羡慕不来!”

云朵眯眸,慢慢的凑到程海安的跟前,“这不是你的风格啊,你什么时候开始秀恩爱了,而且还这么没底线了?”

“这就是秀恩爱吗?”

“难道不是吗?”

“我……只是坦白了而已,如果这就是秀恩爱的话,我怕你以后可能受不了!”程海安笑着说。

“你想干嘛?”云朵一副嫌弃的表情看着她。

“你要相信,绝对不是我想怎么样,是陆一琛要怎么样!”程海安能想到到,陆一琛回来之后是什么样子,绝对能。

“他要怎样?”

“呃……”程海安好好想了下,随后开口,“等他凯旋归来的时候,你就会知道了!”

虽然能想到点,但是陆一琛那没底线的样子,程海安还是无法想象他会做出什么。

云朵,“……”

程海安笑笑,原来炫耀幸福的感觉,这么爽啊!

正想着,她的电话想了起来,看着那陌生号码,程海安的心忍不住跳动了一下,虽然没接呢,但是好像也知道这个电话来者不善。

“怎么了?”云朵看着她问。

程海安脸‘色’僵了下,随后笑着摇头,“没事儿,我接个电话!”

云朵点头,“OK,那你先忙,我先出去了!”

程海安点头,云朵走了出去,程海安拿起手机,按下了接听键,“喂!”

“是我!”

一句话,一个声音,程海安也知道了对方是谁。

“有什么事情吗陆董事长!?”一接到电话,程海安便一本正经起来。

“我在一琛的办公室等你,你现在马上过来一趟!”

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你来了就知道了!”说完,不再等程海安开口,电话便直接被掐断了。

那命令的语气,高高在上的模样,程海安真是不屑一顾,可是又没办法,放下手机,只能朝那边走去了。

陆一琛的办公室‘门’口,程海安走过去,还是礼貌‘性’的敲了下,然后推‘门’走了进去。

“陆董事长,你找我?”程海安走进去,看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人问,面无表情,也给不了他好脸‘色’看,她没忘记陆殷正在医院对她,以及对陆一琛说的话,他已经完全毁灭了在程海安心中身为一个父亲的形象。

陆殷正看着她,酝酿了很久,开口,“你们到底想把少群怎么样?”

“陆董事长找我,就是为了这件事情?”程海安反问。

“不然你以为我找你是为了什么事情?”

“那我告诉陆总,我不知道,他在哪里,我也不知道,如果没事儿的话,我先出去工作了!”说完,程海安不再说其他,转身就走。

“等下!”陆殷正在身后开口。

“如果你肯说服一琛放了他,我也许可以成全你们!”陆殷正开出条件。

程海安的脚步,怔住。

回眸,原本清澈的目光,顿时变得浑浊起来。

“怎么样,这个条件,你可以答应吗?”陆殷正看着她问。

程海安忽然一笑,“陆董事长,我唷个问题很想问你!”

“什么问题?”

“陆一琛不是你的儿子吗?”

陆殷正眉头皱起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明明都是你的儿子,可你为什么偏偏只对陆少群好?”程海安特别好奇的问。

“这关你什么事情?”

“是不关我的事情,不过陆董事长,我只是一琛感觉到可悲!”

“可悲?”

“是你做错了事情,对不起了两个‘女’人,可是到头来承受这些的,却是他们母子俩,难道不可悲吗?”程海安问。

说出这话的时候,她已经完全气懵了,那是一种打心底为陆一琛感觉到不平。

果然,在听到程海安的话后,陆殷正的整个脸‘色’都变了,“你说什么?”

“陆董事长,在这件事情中,最无辜,最无奈的人就是陆一琛,他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出身,也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命运,他的出现,是你造成的,你不但没有担起一个父亲的责任,甚至也辜负了两个‘女’人对你的信任,所以,在这件事情中,最大的错误,是你!”

“我真的怀疑,你是否真的爱过一琛的母亲,如果你真的爱过,又怎么忍心这么对待一琛,难道你就不怕她在天上看着你吗!?”

陆殷正起身,走到程海安的跟前,啪的一声,一个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。

程海安不意外。

她也想到了,这些话可能会‘激’怒他,可是就算这样,哪有如何,有些话,不吐不快。

“恼羞成怒的办法,也不过如此,不过陆董事长,我很想提醒你一句,你的错,别让别人来替你承担,因为有些事情,不管你怎么去忽略,事实就是事实!”说完,程海安不再多说其他,看了他一眼之后,转身走了出去。

陆殷正气的半死,气的手都在发抖。

从来还没有‘女’人敢这样跟他说过话,还没有人这样直接指责过他。

他气的差点要把手里的拐杖给丢了。

该死。

他气的不行。

可是转念一想,程海安的话,不无道理……

这么多年,他的确做的有愧于陆一琛……

不过,他依旧气的不行。

……

程海安脸上的那个红‘色’手印才真是让程海安发愁了。

这要是让家里的那两只宝贝看到,或者陆一琛看到,还不刨根问底啊。

其实这一巴掌,程海安单纯的脸上有些疼而已,心里并不介意,她也知道,说出那些话,会让他大怒,可是说出来后,更多的是爽。

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,程海安叹了口气,正在这时,她的手机响了起来,看着是陆一琛的电话,程海安蹙了下眉,接了。

“喂!”

“我听宝贝说,你回公司了?”

“是啊,既然出院了,也没事儿,就来公司了!”程海安故作轻松的语气。

“谁说你没事儿了?”

“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难道你不应该来医院照顾我吗?”

“宝贝会去的!”

“宝贝又不是你,代替不了你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是她思想有问题吗,总感觉这话,怪怪的。

“我下午下班过去!”

“可是我想你现在过来,现在就想见你!”

“可我现在在公司!”

“你请假!”

“我都请假几天了,今天刚来,再请假?”

“那又怎么样,我是你顶头上司,我都不说什么,谁敢‘乱’说?”

“陆一琛,你能公‘私’分明些吗?”

“对别人可以,对你,做不到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她真的是要无语了。

“行了,别闹,我下午下班之后去看你!”

“现在不行吗,我一个人在医院好无聊!”

“无聊你就睡觉!”

“可我想抱着你睡觉!”

程海安,“……”

陆一琛现在是越来越粘人了,程海安特无奈。

“行了,别闹了,我这边有点事情,先挂了,下班之后去看你!”说完,程海安像是哄小孩一样,挂断了电话。

然后十分无奈的摇头。

而另一边,陆一琛在医院内,电话挂断之后,脸‘色’也渐渐暗沉了下来。

他拿着手机,打开了监控,而里面就显示的是他办公室的一切。

刚才陆殷正跟程海安在里面发生的一切,他都看的一清二楚,虽然没有声音,但刚好,陆一琛学过‘唇’语,他们的话,他也可以读的一清二楚……

第二更